一直没能搞懂剑南花其功效,就搞不懂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帮助。白衣郎君注视着眼前的剑南花,通过观察找出它内在的功效也好揭开此秘密,无意间发现它在一点点的绽放。兴奋之余说到:“大仙,快看,它要开花了。”

    剑南地仙观察甚微岂有不知之理,只是心知不语而已。言语淡淡的说到:“有此动静甚好,就要绽放了。”

    “绽放?”即刻明白了,“奥,原来是花开前的绽放,还以为就要花开呢。对了大仙,此花是何功效呀?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再着,与我练就雁形变剑法又有何关联?请大仙指教一二。”

    剑南地仙撸撸胡须说到:“说来话长呀,既然你问起,就与你详谈,这样,你也好更好的领悟。此花原在蟠桃圆外十里处生长,有名仙鹤草。只因它的根与蟠桃树根相连故形成了千年开花百年结果的传统,其功效可想而知,自然是延年益寿。不过,最为重要的一点,它具备一种特殊的能量,能压制人性恶的一面,从而使你冷静,保持一种良好的心态对待事物。不急燥,不烦心,达到无境界的界限。”剑南地仙悉心的讲解,使白衣郎君深深体会到了灵雁的苦心。修为极深,值得一赞。不愧玉帝坐骑。

    终于明白了,具体分析,它就是一种仙间良药。即如此,更不怕以后会犯错了。谢了剑南地仙后,剩下的就是默默的期待它的花开时段。但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怎么样使用此花?才能更加完善它的功效。

    其实,在心里早有一个模拟,便是有了吃的想法,原因是,即是仙间草,就得吃了它。

    不料,剑南地仙给出的答案截然不同让自己匪夷所思。

    “将剑南花碾碎成膏,用内力吸取它散发出特有的味道,如此,最为适宜而不伤身体。”

    白衣郎君弄糊涂了,这么复杂。

    剑南地仙解释:“此花虽为仙界之物,却是富含剧毒,所以,不能碰触。”

    “那它的气味没有毒?”

    “是的。因为碾压时,会经过空气的侵袭而产生化学反应,很多人都会以为不可用,恰恰相反,有了空气的光合作用使毒雾充分的化解,从而能让人体器官接受。我想,这就是灵雁留有后手的原因。”

    原来如此。

    “对了,有一点你的切记。”

    “请大仙指教。”

    “吸收此花味质者,万不可有恶念。”剑南地仙提醒白衣郎君,深沉的嘱咐。

    自己一向心胸宽阔,侠义作风,从不背后捅刀,这点,自问,能做得到,要剑南地仙放一百个心。

    日出日落反反复复,东升西落有规有矩。

    白衣郎君无时不刻的每日观察剑南花的花开节奏,多么希望它即刻散发出新的花瓣,可是,老是见那幻觉出现就是不能见到花开的真正时候。

    一日复一日,天天候佳音。

    剑南地仙很想安慰他,要他静心等候,待到时机熟,自有蜜枣尝。

    已是五十二个日头了,等的白衣郎君度日如年心急如焚好辛苦。

    每日这个时辰都是离去的时候,因为太阳西下了。转过身准备回去,心有不甘的又掉回了头再看一眼,此刻,眼球里的世界让他欣喜若狂,终于,剑南花开了。

    花开就在瞬间,就在白衣郎君转身的瞬间。花蕊冒出了银绿色的光环,照耀着整个终南山,终南山的花花草草在瞬间都长高了一截,呈现出朝气蓬勃的盛况。

    在这个时候,白衣郎君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将它拿来,就在焦虑时,剑南地仙来了说到:“现在还不是时候,别着急。”

    怎么不着急呢,让自己足足等了五十多天呐。迫切希望得到它。听声音是剑南地仙便没有掉头,而是关注怎么样将它拿到手。“大仙,请指点一二,让我速速拿到它。”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我说了,还不是时候。”剑南地仙理解白衣郎君此刻的心情,但急于求成,就会适得其反。故而音量拉长,但语气柔和。“不要急,还是那句话,一切都是天意。”

    剑南地仙再次的提醒,是天意,那么,必有玄机了。心急永远都是好事成坏事,这是一个自然规律,要想一举成功就得心平气和。突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为什么,灵雁故留疑障,原来如此,是在磨练自己的意志。

    其实,剑南地仙早就观察到了白衣郎君的年轻气盛,虽不是又焦又燥但性情似发狂,这也难怪,毕竟,肩上责任重大。相信,他会把持好自己的心境。故不言语,一切都让他亲自去悟方为重要。又见他神态,瞬间懂悟了不少才开可说到:“怎么样,现在还急于拿不拿剑南花了?”

    白衣郎君被剑南地仙的话顿时激醒。原本还懵懂,这下,彻底明白了。“多谢大仙指点迷津。我这就回去熟练剑法以待剑南花。告辞。”

    剑南地仙恩了一声点点头“不愧有仙根,一点就通。”见白衣郎君走了,满意的点点头。难怪,玉帝会选中他。掉头一看,咦,剑南花开了。于是叫住白衣郎君让他快来。

    花开的消息,让白衣郎君激动万分,总算等到这一时刻了。

    花开的颜色比任何时候都亮丽,明清,光彩夺目,五光十色极其耀眼。那颜色,白里透红,红里亮蓝,蓝中夹黄,黄里有紫,紫包微绿,太美丽了。

    白衣郎君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仿佛爱不释手,难以摆脱与它。嘴里嘟囔“大仙,快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拿到它?”

    他的这个态度,让剑南地仙十分失望。刚刚还说有一副高度冷静的模样,听到剑南花开完全判若两人。说到:“年轻人,你准备好了吗?”

    白衣郎君迫不及待:“好了。”

    “你确定?”剑南地仙拉长音质,目的就是提醒他。

    不知怎么的,或许是高兴过头了,一时失态,完全不吻合自己的言行。有了剑南地仙语音拉长的举动,忽清醒了。脑袋嗡的一下,让自己的热的身体冷静了下来,向剑南地仙道歉,对不起。

    其实,此花有诱人魔力,若不是自己在,今天,白衣郎君定会被它刺伤。他这个表情,完全合乎情理,但不解的是,一个被玉帝选中的人怎么就经不起诱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