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面前有块石头也好,就能解决急需之需,可惜周围平整的像是有人打扫过似的,干干净净,无一杂物,更不要说是像利刃一样的石头了。但不着急,还有随身的乌金剑呢,可惜,它被自己牢牢压制着,无法将它拿回。幻想着,要是它能懂的自己的欲望该多好啊,就不费吹灰之力将它拿到了,可惜它不懂。这是自己唯一的希望,无奈,

    只得放弃。一时,神情显得万念俱灰。

    就在无计可施时,感觉乌金剑在抖动,像是要抽出离开的意思。

    有此感觉,白衣郎君欢喜了,果然是灵剑,能读懂主人之心。于是想配合,但是无能为力,只好放弃了自己的动作,希望它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来。

    抱有极大的希望期待着它尽快走出来,但只是感觉到它在挣扎就是没感觉到有出去的感觉。

    自己想抬起身体帮它一把,无奈不能将身体移动一点点只好再一次的作罢了。

    经过一阵子的不懈努力,乌金剑不负期望,凭借自身的力量终于挣脱了压制,一点点的退了出来,上下悬在白衣郎君的面前等待号令。

    白衣郎君欣喜若狂不知说什么好,想什么就是什么,不愧灵剑也。剑悬在面前在等自己的指意,不知不觉顺其自然的看向了腿部与身体的部位后想说就是这里需要破开。灵剑懂得其意,不等白衣郎君开口已是自作主张,在他还没做好准备之时,已经划开了需破之处,顿时鲜血直流。

    事不宜迟,拉起右肩以下的部位和大腿放置于它们应有的部位后,顿时,鲜血不再流淌,而是,经脉紧密相接畅通无阻了,分开的身体部位通过皮肤组合骨骼结合连在了一起形成了不离不弃得势头后,一切如前,甚至超前。

    如此,自己的构想不是一句空话了,经过了努力有了结果,值得高兴。

    原本以为是一个荒谬无济的想法却得到了实质性的成功,有不可能的想象变成了现实,说明自己的构想是有理可依的。如此,生命之忧再无疑虑,相继,证实了任务完成的可能性已是百分百。于是运起了功,将一道道受阻的经脉打通,何愁功力不得恢复。

    经过一番运作,身体不适之处得到了恢复,疼痛感,麻痹感,瞬间消失,血脉,经脉畅通,气运全身有了新的境界。那就是,身体比以往倍儿棒,好似气运山河无所不能,整个人显得强劲有力。有此,心生意念要起身,还不等用手给自己助力,身体已是飘起空中几尺高,然后成站姿肃立。

    身体的恢复,那道护光即刻消失,漆黑一片,决意,速速离开此处到崖上去。

    依然随心所欲,上的崖上轻而易举。

    外面的空气清新让人很爽,故有想起崖底之环境。崖底的空气是那么的污秽,直让人恶心发呕。好在一切都是过去不想则罢。

    不知什么原因,脑袋里面闪出雁形变剑法来,如灵雁在此,栩栩如生,清晰可见,不由得,四肢不受控制,熟能生巧般完成了一整套的练习。

    此时,乌金剑已不在手中掌控,而是随自己的意念变化而变化。

    一道道剑气冲击终南山将它门击的破碎飞天又似下石雨掉落山间。

    一整套剑法完毕就在眨眼间,十八招一气呵成,精妙绝伦。招招缜密,点到为止。怎么看,都是一套经络针灸法。若不是鬼王造次,可能,谁都不能领略这套奇异的剑法了。

    练完剑法后,顿感全身热流穿梭,手臂强劲有力,明显,自身的内力更上一层楼了。这才真真领悟到齐天大圣说的话,此剑法练就,不但强身健体还有毁天灭地的本事,看来,他之话非虚,真乃大神也。不由得感叹,得到这么厉害的武功,全因自己的善念。

    “善有善报,就是这个理。”

    有声音传来,听之是仙鹤仙子,他没事就好。在自己成就面前,剑南地仙应该不离不弃才是,怎么不见他呀?想想他与鬼王交锋,顿时担心起来问:“仙子,你师傅人呢?”

    仙鹤垂头丧气实话实说:“被鬼王抓走了。”

    抓走了。想来,并无生命之忧,但很危险。不行,得尽快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仙鹤不愿在此闲置,说什么也要一同去寻师傅。

    鬼王抓着剑南地仙来到玉帝面前要玉帝看看他是谁?也好让他就此死心。

    玉帝瞧了一眼大感吃惊,但没有表现出来,若无其事不理不睬。

    鬼王以为他会惊慌,没想到这副姿态,让自己大失神态,再一次的精心部署无情的遭失败真是气人。不过,好的势头已在自己这边,无需理他。说到:“不要以为装作不知我就拿你没办法,不过没关系,你派去的人已被我斩草除根了,所以,劝你一句别在做梦了。乖乖的交出玉玺,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实话说吧,那个小子掉下山崖命大没死,不过又被我分尸了。哈哈哈,,,刺激吧?这下可死心了吧。”

    掉下山崖没死,这是自己想到的,又听被他分尸一说着实让人惊讶呀。难道,雁形变剑法无人能掌控?当初,创此剑法,目的是发扬人间武林惊魂,让武林的武艺再有亮点,不想,无人传承发扬。好在有命属,天命所归,谁承想,也被鬼王分尸,难道,六界遭此一劫无人能助?不会,绝不会是这样的结果。要是有此结果,那么,白衣郎君就没有得到剑南花。有此疑问看向了剑南地仙,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半信半疑的态度,让鬼王看出了玉帝的心思。他是通过剑南地仙了解实情。好,成全他。于是解了封术说到:“你就给玉帝老儿老老实实说情况吧。”

    剑南地仙醒来后,虽是没一丝力气还是挣扎的双手抱拳见礼玉帝西王母,然后说了事情的经过。

    要按剑南地仙所说,白公子无疑难逃魔掌,但在自己的未知界面里出现的人就是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