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残忍

    就在张生赶往领村的路上,野豹已经来到他家。野豹道:“敲门。”

    听到敲门声音,美娘特别高兴,她想到一定是自己的夫君得胜回来了,肯定土匪都跑了,所以回来这么快。

    张生娘觉得有些不合常理,疑惑道:“媳妇,今天生儿怎么回来的这么快,是不是另有情况。”

    美娘道:“我也觉得有些蹊跷,可是我们总不能不开门吧。”

    张生娘疑惑说到“如果是生儿,我们不去开门,呆会他会有声音叫我们的。媳妇,这个世道乱,还是小心为好。”

    美娘原本焦躁的心就很坐立不安,又听到婆婆这样的话,她似乎更慌张了。

    张生娘看到媳妇这样,不由得也为自己的生儿着急。可是着急又有什么用。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这时,婆媳俩真的着急了。

    野豹见没有人来,于是叫道:“把门给我砸开。”

    三两下的砸门声,一道原本很漂亮的铁门就这样被砸的七零八落。

    看到这样的结局,一定是土匪来了。张生娘道:“媳妇,你赶快走,我一个老婆子,对他们没有什么用。快走。”

    美娘道:“不,婆婆,还是你走。”

    “别争了,你们谁都走不了了。”话落,野豹已经来到了上堂屋。“没有想到吧,我们会来的这么快。”

    美娘道:“你是谁,我们家不欢迎你。”

    野豹:“我是谁?这句话问得好,我原本打算在牛头山安安稳稳,过着快乐神仙的日子。可是你的夫君他不让我如愿以偿,你说说,我该怎么办?我是要听你夫君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呢,还是拼死一战呢。当然了,不拼那就是死路一条,拼嘛,还是有一线生机的,所以,我选择了后者。看吧,我是多么的成功,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你们搞定。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来啊,把她们给我带走。”

    话落,土匪们你推我搡将美娘和她娘拉到了院子中央。

    野豹看了看美娘,发现面前这个小娘子长相很不错,就这样杀了怪可惜的,怎么也得过把瘾。于是来到张生娘跟前道|:“我原本就在这里杀了你们,但是我现在改注意了,为什么呢,都是你的好媳妇让我这么做的。”

    听的此话,看来这个家伙要行畜生之事,张生娘急道:“你要干什么?”

    野豹道:“我不干什么,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怜香惜玉,我要把她带到我的牛头山给我做压寨夫人,老婆子,好不好啊?”

    “你这个畜生。”张生娘骂道。

    野豹道:“我看你是顽固不化,应该死有余辜。”说着拿起大刀砍了下去,只见一道血喷出,一个人头滚了好远,足足有五米远。

    美娘看到婆婆被砍了头,一时急得晕了过去。

    野豹道:“把她给我抬回去,老子今夜就好好享受享受。”

    张生心里老是发慌,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他没有没喝几杯酒,就告别了乡亲们来到了家里。到家门口,乡亲们各个哭丧着脸。张生似乎晓得了。想想经过,这完全是野豹的一次预谋。不由得想到娘亲和美娘。来到院中,看到娘亲的头颅他一下软了,抱起娘亲的头大叫了起来,哭了一阵发现周围没有见到美娘的身影,叫道:“美娘,,,,,,:”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任何反映。此时,张生明白了,可以肯定美娘已经被野豹带到牛头山了。想此道“乡亲们,我张生在此求你们了,帮我将我娘葬了,我现在要去救我娘子,拜托了。”

    乡亲们无不悲哀在伤痛中将张生娘梳洗干净后放进了早已做好的棺木中。

    张生看了母亲几眼后就这样速速离开了。因为,他的美娘还在野豹手中。此时,天快黑了。

    野豹抓了美娘在天黑之时已经到了他的老窝牛头山。

    野豹兴致冲冲道:“快把这个娘们给老子带到房中,你们好好看着别出岔子,待老子吃好喝好后,老子在慢慢折腾这个娘们。

    美娘被带到一个山洞,里面收拾的整整齐齐。盗匪们怒斥道:“老实点,不然杀了你。”

    美娘的心已经死了,轻生的念头早已经在心头挂着。可是想想婆婆的惨死她不由得变得有些坚强,虽然心里在流血,但是,无论怎么样,都得试一试。于是心中有一个想法,就是亲手杀了这个畜生为婆婆报仇。此而变得神态安静,就等野豹到来。

    野豹大约在半个时辰来了,而且一股酒味。

    “美人,老子来了,老子要你好好服侍我,一高兴,老子就放了你,怎么样。”

    美娘没有说话,而是在找机会下手。虽然手无寸铁,就算咬也要把这个畜生咬死。

    “美人,你怎么不说话,好,你不说,那就是默许了”说着扑到了美娘身上,死死的压着美娘。美娘奋力抵抗,可是无济于事。一个软弱女子怎能抵抗的了野豹的强压硬施。“美人,别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就从了我吧。”美娘吐了一口痰道:“你休想。”说着要咬舌自尽。野豹手疾眼快两下点了美娘的穴道,美娘此时无力动弹,任由野豹凌辱。

    天刚刚亮,张生也来到了牛头山脚下。手握乌金剑施展轻功从侧山腰迅速的来到了山顶,剑舞四方,剑气飞魂。顿时山顶的建筑物倒塌毁于一旦,因此不少的盗匪死于非命。

    张生大叫“野豹,你这个畜生你给我出来。”边说边打,山顶好似地动山摇,横石乱飞。野豹听到张生大叫,心想,他单身一人来此,他必死无疑,就让他来的去不得。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霸占这个小娘们。想此,得意忘形来到张生面前。“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一个人来。好,我就让你尝尝金鹰拳的厉害。”张生早已经气急败坏,恨不能扒了野豹的皮活吞了这个家伙。于是一道道剑气成紫气招招要野豹的命。野豹几日苦练,终于悟透了金鹰拳的要理,此而功力大增。张生的招招紧逼,野豹都一一化解。算是两人打个平手。野豹心里在放嘀咕,没有想到这个小子武功这么厉害,和前几日判若两人,难不成是他手中那把剑在作怪?如果真是那把剑,那我得小心了。不行,这样下去我肯定会吃亏,等找到机会把他的那把剑搞到手,到时候他就是再厉害也不是我的对手。想此,得意洋洋道:“小子,识相的赶快离开,否则,我就让你娘子死无葬身之地。”张生听到野豹的威胁,看来美娘还活着,于是收起了乌金剑。

    问道:“美娘在哪里?快快让她出来。”

    “别急,她活得好好的。你若放下你手中的剑,我就让你见你的娘子。”

    美娘在山洞里面听到外面的谈话,急得大哭。心里叫道“夫君,别管我,快快杀了野豹,为娘报仇啊。”可惜,她想出来,但是不能动弹。

    张生道:“速速放了我的娘子,不然,我踏平牛头山,叫你们一个不留。”

    野豹道:“既然你不顾你家娘子的死活,好,我成全你。来人,把她给我拉出来。”

    美娘被盗匪拉了出来,头发零乱衣服不整。分明是被人糟蹋了。张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娘子,你受苦了。”美娘只是看着张生,一句话也说不出。

    野豹道:“怎么样小子,你的娘子现在安然无恙你也该放心了吧。只要你放下你手中的剑,我立刻会放了你娘子。”

    张生心中无比伤痛,只要能救回娘子,也只有放下手中剑。

    如果放下剑,那么不但救不了我,还会连累夫君丢了性命。不,绝不能让夫君这样做。我不能让夫君做傻事。于是美娘使劲的大叫,可是无法有一丝声音发出。就在张生慢慢放下剑的一刹那功夫,美娘突然口吐一口鲜血,把点了的穴给冲开了。随后叫道:“夫君不要。”张生听到娘子的叫声立刻警觉起来,接着看到美娘口吐鲜血。叫道:“美娘,你要坚持住啊。”

    野豹怒道:“张生,你是要你家娘子死还是活,就看你的了。”

    张生看着美娘,于心何忍。于是道:“好,我答应你。”

    美娘急道:“夫君,有你这份情意,美娘我知足了,算我没有嫁错郎君。夫君,听我说,我不要你救我,我只要你杀了这个畜生为娘为我报仇,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说后意志坚定的咬舌自尽了。顿时,鲜血流个不停。

    张生看到美娘口吐鲜血心如刀绞,顿时怒气冲天。叫道:“美娘,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顿时剑气横扫,伴着一道紫光劈的牛头山顶横石四飞,盗匪纷纷跌落山头,摔得惨不忍睹。真是打的盗匪落花流水,几乎全军覆没。野豹见此情况,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落荒而逃。可是张生哪能让这个畜生有一丝逃跑的机会呢。剑气道道直逼野豹,可是野豹练就的金鹰拳也不是吃素的。招招挡去了乌金剑的招式,趁机还有还手的机会。由于张生思妻心痛,所以气急败坏,一个不小心,让野豹打中了一招。这一招正好打中了张生的右臂,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这一招使张生的半个身子几乎麻木没有一点知觉。野豹见张生表情迟缓,感觉现在是逃走的最好时机。心想,如果他不是占着手中剑的优势,我可能和他拼拼,可是,再说了,如果现在硬拼,未必自己会占到便宜,与其没有把握,不如留的青山在日后再战。于是施展轻功向另一个山头跃去。

    张生扶起美娘道:“美娘,你怎么这么傻,说走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什么快乐呢?美娘,你等着,待我为你为娘报仇雪恨后我就来陪你。”说着将美娘慢慢放下,又把美娘的满脸的头发拨开,让他显的无比漂亮。

    野豹轻功再好,此时他已经是受了乌金剑气的攻击,所以受了内伤,因而没跑多远,也不过来到了另一个山头。张生拼着全身的力气紧追不舍,还没等野豹歇口气的功夫,张生已经来到野豹面前。

    “畜生,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拿命来。”

    “你来了,你怎么来的这么快呀。”野豹有气无力的说。虽然说话没有多大力气,可是他知道,现在正是生死关头,再弱也不能让张生看出来。于是硬撑道:“小子,你我今日的教练,你也看出我们的力量悬殊了吧。我劝你还是放下手中剑就此言和。这样,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战,否则,我们可是两败俱伤。”

    “放你的狗臭屁,畜生,拿命来。”张生早已经听不进一丝言语,现在他只知道要了野豹的命为娘为美娘报仇。于是挥舞着乌金剑直劈野豹。

    野豹现在的武功已经到了最高境界。也许现在是他拼尽所有力气与其一搏,或许还有生还的可能。金鹰拳路路套环,招招快狠准。由于野豹的急怒,反而使他把金鹰拳打的如此得心应手。至此张生的乌金剑也是拼尽力气对付野豹。野豹让金鹰拳每招每式都得到了因有的发挥,此而威力大增,让张生防不胜防。此时野豹才明白金鹰拳第一章的要理所在。

    就在野豹沉静在思索胜利之时,有了张生还手之机。张生用上了武当剑法的第八式。这一式,也是张生从未练好的一式,突然想到师父经常说的一句话,濒临实践,剑式归一。也就是说,前七式的要绝完全可以打乱从新排序,原来这就是武当剑法的精深。

    看到在空中挥舞乌金剑的张生,野豹也施展轻功跃到空中就用金鹰拳对付张生。乌金剑的剑气与金鹰拳的拳气在半空中对峙有半个时辰不分上下。这一战可是两败俱伤。野豹极力想收回内力,因为他极力想要活着,而张生恰恰相反,他一心要杀死野豹,自己也不想独活于世,所以双方僵持不下。两人内力都全部使出,一绝高低。

    顿时双双落地,各个口吐鲜血。在落地之时,野豹中了剑气,而张生中了金鹰拳,所以两人伤势不轻,张生有些昏迷。野豹硬撑着爬起来,看到张生已经奄奄一息,就想趁机结束张生的性命。跌跌撞撞来到张生跟前,举起拳头准备一力而下打死张生。

    就在千钧一刻之时,在山顶一处传来一声大叫:“张侠士小心哪,危险,你快起来呀。”张生听到声音后,突然清醒了,可是已经迟了。只见野豹一拳打下来,照直是心脏。张生想躲是躲不开了,机智的歪了下脑袋,顺手拿起了乌金剑照着野豹,用尽全身的力气刺去,剑正好刺中野豹的心脏。只见野豹的身体慢慢倒下,一股鲜血直喷几尺高。而张生也中了被野豹打中,这一拳几乎打碎了张生的心脏。

    刚才叫张生的人现在敢出来了,因为他见到了大恶人的的确确死了。可是他也见到了他们心中的英雄也因此倒下了。他来到张生身旁,哭哭啼啼扶起张生道:“张侠士,你没事吧,你醒醒。”

    张生微微的睁开眼睛,见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道:“谢谢你、、、、、大叔,要不是你,我今天、、、、、就杀不了这个畜生、、、、、、”咳嗽了几声,鲜血不断从嘴中涌出。待稍微好些又道“我不行了,我走后请你把这把剑交给我师父,我家的案子下还有一把剑一起呈交与师父。师父在武夷山,名讳无已老人。”言落气绝。老者将张生和美娘费尽了力气葬在了一起,以表他对张侠士的敬重,三天后回张生家取另一把乌金剑交回武当。可是没有想到,来到张生家,已经是家破人亡,无奈只好赶往武夷山。

    第二节发现灵剑

    无己老人已经六十过头了,一生只收了四个弟子,张生是他的三弟子。此刻他拿着一封信,这封信就是张生前半个月寄给他的,信的内容就是张生对牛头山的一些看法。他看了又看,心中十分注重,同时心中总是忐忑不安,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于是叫来他的四弟子青风。

    青风年方十八,所以什么事情都看的蛮好玩,此而一副嬉皮笑脸样子来到师父面前。:“师父,你找徒儿有什么好差事?”

    无己老人道:“都这么大人了,别整天一副小孩样子,严肃点。为师的叫你来是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此事对你来说好比囊中取物。所以,我把这件事情交予你办,希望你不负我的一片心意。”

    “师父请放心,青风一定不负师父厚爱,定能完成任务。请问师父,这次是什么事情。”

    “我要你去见见你的三师兄。他在云州张家镇张家村名曰张生,看看他现在怎么样。见了他,你告诉他,为师的很想念他。好了,你既刻就起程,千万别惹是生非,以免节外生枝。切记,切记,速去速回。”

    “是,师父。”

    由于青风的轻功不到家,也就是张生遇害第三日才到张家镇。他有些饿了便在一家小店要了一碗面条。此时,来了两个喇嘛坐在了青风对面。他们要了酒菜肉。

    店小二跑来道:“客官,不好意思,今日我们店内不售酒肉只售素食。”

    一个小喇嘛叫嚷道:“这是为什么?怕我们不给钱?”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大定银子。

    小二道:“反正我们不售酒肉。”

    另一喇嘛岁数大些的问道:“小二哥,能说明白些吗?”

    店小二难过道:“好吧。前日,我们这的一位英雄战死了,所以我们心中都十分难过。虽然盗匪们也被打死铲除了,可是我们从此失去了一位真英雄,再也没有人能为我们披风遮雨了。”

    “那他贵姓能否告知?”

    “姓张名单字生,就在张家村住。听说他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也遭遇不测了,而且非常惨。”

    岁数大的喇嘛道:“小二,请你说仔细些。”

    小二道:“听说这个野豹十分厉害,他的武功就是江湖失传已久的金鹰拳。要不是张大侠有趁手的武器,可能还杀不了这个危害四方的魔头。”

    两个喇嘛听后,感到十分惊奇。金鹰拳的现世让他们无不惊出一身冷汗。金鹰拳乃绝世武功,无论是谁只要学的此武功,无疑武林将是唾手可得称霸武林,好在现在此人已死。可是,能将金鹰拳打败或是相媲美的武器就不是普通的东西了,这么说来这件兵器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了。正好,自己寻遍大江南北,也没有找到一件像样的武器孝敬师父。真是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此道:“小二,素食也行,不过快点。”话落,他将随手的持扙轻轻立在了桌子旁边。小二看到持扙没有被插进地下,而是就地立起,看来此人武功不简单。

    于是应了一声快步的走向后堂。

    青风听到张生两个字,心中顿时大乱。没想到自己还没有见到这位师傅嘴边常挂的好徒弟,尽然就这样被山贼给杀了,实在是可恨。想此,他拿起手中剑,直奔张家村。

    张村离镇子有好几百里路,青风问了好几个人,左走右拐才来到进张村的路口,可是眼前出现了岔路。正在左右为难决定走那条路,此时走过来一个中年人。青风问道:“叔,走张村怎么走。”

    中年人打量青风一番说了去路,不明白道:“张村已经被土匪屠村了,你去何意。”

    青风难过道:“实不相瞒,张生就是我师兄。叔,谢谢。”声落人已走。

    顺着道路来到张生家里,家中被大火焚烧已经是废墟一片。只有一旁打铁铺的案子还在。青风走到案子跟前,用手轻轻抚摸着案子,心中无比难受。

    就在此时,两个喇嘛也冲了进来。叫道:“小子,你来这里干什么,快走。”

    青风心中一肚子气,正愁没地方撒,见来两个喇嘛如此无理一时气愤。道:“哪来的丑喇嘛,这是我师兄家,该滚的是你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大喇嘛道:“小子,我们今天来不是和你过不去,我们只是路过而已。”

    “路过而已?说得好听,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是强入民寨。识像的快走,趁小爷还没有反悔。”青风对外来的喇嘛已经忍无可忍。

    小喇嘛叫道:“小子好大的口气,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落,用功冲向青风。

    小喇嘛使用一对双钩,招招要命。青风挥动长剑,招式也是步步紧逼,打的小喇嘛步步退回,没有还手之力。大喇嘛见势,心中已经晓得,这小子武功还算可以,但是对自己来说,这小子还相差远些。叫道:“小子,识相的快走,不然我叫你有来无回。”青风道:“就你们这样的武功,还敢在这大言不惭,真是不要脸,我看你们就是癞蛤蟆出气,哈气大罢了。有本事今天你把小爷我撩翻算你本事。”大喇嘛怒道:“给脸不要脸,欺人太甚。看招。”话音落人已经用功一掌打向青风。

    青风不慌不忙用剑发功对决大喇嘛的掌力。二者的功力对决,两人的内力不相上下。其实青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来对付对方,就想一招制服这个喇嘛,好了结此事。谁岑想对方的内力如此厉害,想一招结束战斗,看来是不行的,得从长记忆。

    而大喇嘛接住对方的功力时,让他感到一惊。因为对方的功力强劲有力,心中有些担忧。难道这小子真的是武林高手?他说死去的张生是他的师兄,看来他的武功也不错,算是个人物。可是,假如这个房间有自己想要的兵器,那么,就此离开岂不是便宜了这个小子。无论无何都不能放弃这个机会,起码找找看,没有也就作罢。

    青风道:“怎么样,两个喇嘛,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大喇嘛道:“鹿死谁手还是未知数呢。小子,别太猖狂,别忘了,我们是两个人。”

    青风道:“你们两个人我又何恐惧,人多还不是草包一对。”

    小喇嘛叫道:“师兄,我要杀了他。”

    大喇嘛道:“不错,我也有此意。索拉尼,和我一起动手杀了他。”声落,一起冲向青风。

    青风第一步已经成功,也就是激将法。因为惹怒他们,这样才有赢得机会,接下来就是咋样打败对方。其实青风心中晓得,面对两个喇嘛,赢的概率几乎为零,甚至小命也会丢在这。可是不这样不行,既然第一步成功了,那么第二步就是拼死也要打败他们。他看看周围,周围什么也没有,只有眼前的铸铁案子和墙上面的窗户。窗户长宽都三尺,案子长六尺,宽三尺,一脚踹起案子起到掩护作用,然后从窗户走人,这样的安排应该是没有问题。想此,一脚踹起铸铁案子。只见案子在空中翻了几个来回,不料一道亮光随着案子在空中旋转。

    青风本想将案子踹起然后一掌推向两个喇嘛,借机从旁边的窗户离开。没想到案子下面有东西。仔细瞧去,看到案子正中有一条鉄缝,缝子里面插着一把黑乎乎的东西。这个东西虽然黑,可是明亮无比,此而发出一道亮光。

    两个喇嘛见到亮光,十分奇怪,只顾得找亮光的来源,却是没有注意自己的安慰。

    青风看清楚东西的地点,于是施展轻功跳起一把将砸向喇嘛的案子拖住,顺手抓住发黑的东西用力取出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把剑。脑中立刻就想到了刚才听说的乌金剑。

    大喇嘛见青风取走的东西是一把剑,而且发黑,心中立刻想到这把剑可能就是刚才听说的利剑——乌金剑。

    叫道:“小子,把剑还给我饶你不死。”

    青风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说着将案子扔了过去。

    第三节争夺灵剑

    待两个喇嘛躲过案子之后,青风已经从旁边的窗户跳出去走了。窗外有一条小路,径直通向后山,半路途中有一片小树林。青风想到,就在这里躲避一时,过会喇嘛要是没有追来,这也是一种休息。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两个喇嘛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青风见势躲了起来。这时候,嘻嘻嚷嚷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听传来的声音可以断定是三个人,听到传来的声音青风心中放松了警惕。这下可好,算是逃过一劫。

    声音渐进,人也就出现了。青风远远看到,三个人的体征分别以高胖瘦形容,用得兵器也是一样的都用刀。他们看到两个喇嘛后立刻警惕起来。

    个头高而瘦的一个道:“大哥,他们是西域番僧。”胖子道:“老三,我看到了,不就是番僧嘛,有什么好奇怪的,走。”不胖不瘦的道:“大哥,我们三个还打不过他们吗?这些个日子,找公孙小姐我都闲的生病了。要不大哥,今天我们就拿这两个喇嘛玩玩,也好练练手,你说呢大哥。”胖子犹豫一下道:“也罢,陪他们玩玩就当活动一下胫骨,行。二灵,喊话。”二灵叫道:“前面的喇嘛听着,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这过,留下买路财。”

    两个喇嘛听后,仔细打量了对方。大喇嘛道:“报个名号,也好认识认识。”二灵道::“我们就是川西长圣教三灵是也。这是我大哥大灵行猎,我二灵是也,他三灵瘦黄是也。”索拉尼道:“什么狗屁三灵,老子不知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活的不耐烦了,找死。”说着抡起双钩来到三灵面前。二灵道:“大哥,我来收拾他。”行猎道:“二灵小心。”说着举起大刀迎击双钩。索拉尼武功不到家,可是也能抵挡二灵。几招的较量,二灵分明不是索拉尼的对手。行猎道:“瘦黄,你去帮帮你二哥。”瘦黄答应一声后,举起大刀冲向小喇嘛。双刀对双钩可是还是没有得到便宜。瘦黄叫道:“大哥,你快来帮忙。”行猎准备出手,他要看中时机一刀就可以结束小喇嘛的生命,就在他瞅准机会,正当他出手时,却被大喇嘛拦住了。其实大喇嘛一直注意着行猎的动向,只要有对索拉尼威胁的招式他都不会袖手旁观。大喇嘛挡去胖子的一刀道:“你们这样做,不配做中原武林江湖人士。三比一也就不说了,没想到还要偷袭,简直是卑鄙无耻。”行猎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了自己还顾及什么江湖道义。我不可能眼看着我弟兄有难不管吧,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大喇嘛道:“话虽有些道理,今天我可以不为难你们,可是你们这样刁难我们,我想你们应该要付出一些代价吧。”听到这样的话语,三灵刀心中不是个滋味。二灵有些按耐不住性子道:“臭喇嘛,你想怎么样。”大喇嘛道:“我不想怎么样,我的意思就是你们留下点什么你们就可以走了。”瘦黄道:“大哥,这下麻烦了,你说怎么办。”二灵道:“有什么好怕的,士可杀,不可辱。大不了咋们和他同归于尽。”行猎道:“事到如今,只好如此了,可是这么做了,那么小姐怎么找。不行,怎么的说,我们不能把小命丢这,看看再说。”

    大喇嘛早就看出了三灵的意图,他们只是想活命息事宁人罢了。再说了,还有事情要办,没有时间耗着他们。道:“你们想好了没有,要是你们没有决策,那我就替你们决定,我可没有耐性。”

    行猎道:“也许刚才是我们鲁莽了,其实我们是想和你们比比武艺罢了,希望你们不要在意。我想你们也不会为了此事而坏了江湖规矩,从此在中原没有了立足之地。不如今日暂且就罢,以后我们说不定还是朋友呢。”

    大喇嘛想想道:“其实我并不是为难你们,我也不想和江湖朋友为敌,只是你们今天的做法实在是让人不齿。也罢,今天就放了你们,希望你们能有所觉悟。你们走吧。”

    青风听到三灵要走,想到事情不妙。两个喇嘛可能已经猜到自己的行踪离此不远,故要三灵快快离开。不行,不能让他们离开,如果离开无疑自己深陷其中。想此,一计上心头。一直躲在一旁的他只有出来。举起乌金剑道:“三灵,你们要是和我一起打败他们,我就将这把创世奇剑给你们了。

    三灵见到乌金剑,黑乎乎的,可是黑亮而且闪着亮光。行猎道:“这,,,这难道就是刚刚出世不久的奇剑——乌金剑。”

    “不错,算你聪明。这几个喇嘛就是为了这把剑才一路追到这的,他们本是番僧,不应该来到我们中原窃取我们中原的东西。三灵,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青风这么说就是要挑起三灵和自己一起赶走喇嘛。

    三灵见到乌金剑,心中胜是喜欢,于是交头接耳商量了起来。虽然他们在一路寻找公孙雯没有下落,如果能把这把宝剑给师傅带回去,也是奇功一件,到时候师傅不当不会责怪而且还会有赏。

    行猎道:“小子,你刚才的话当真?”

    青风听到三灵的问话,心中高兴道:“当真,只要赶走他们。”青风这么答应他们,目的就是自己既然带不走这把剑,可是也不能将此剑拱手相让与番僧,答应三灵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他们也是中原人士,剑在他们手里,到时候也会想办法将剑取回。

    三灵刀与青风的合作就这样达成了。青风听说乌金剑是一把利剑,可助自己的内功提升,再加三灵,他们应该能打败两个喇嘛。

    大喇嘛看到眼前的情况,不由的猖狂道:“你们中原人就是这样,总是喜欢拉帮结派,结果呢,一败涂地。”

    青风道:“臭喇嘛,少在这口出狂言,识相的现在走还来得及。”

    索拉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我让你们知道知道我双钩的厉害。”

    听到索拉尼的话,众人差点笑出声来。三灵瘦黄道:“你别在那里惺惺作态,狐假虎威。我看你才不是个东西呢。有本实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索拉尼早就火了:“来就来,我今天不杀了你,我咽不下这口气。”声落举起双钩冲向三灵。就凭索拉尼的武功和三灵打架可以说是以卵击石。如果说大喇嘛出手,三灵必败无疑。而这个时候的大喇嘛根本顾不上三灵他们几个小丑,而是死死的顶住青风。青风心想有乌金剑的借助,应该不会像刚才那样不战而退。即使打不过,也不至于败与番僧。乌金剑持在手中,感觉轻盈顺手,可以说是一把趁手的兵器。于是挥动乌金剑,亮出武夷山的剑法。原本想着能借乌金剑本身的剑气,施展武夷山剑法,让这个番僧一败涂地,可是没有想到乌金剑没有给自己力量,和平常剑一模一样。二十几招过去了,大喇嘛的武功就是厉害,对武夷剑法招招破解,一点没有伤到。

    大喇嘛对青风使用的乌金剑,也感到不解,照传言,此剑应该威力无比,可是它丝毫没有一点特点。这个时候他也持怀疑态度了。难道这把剑有它的天生本性?还是有特别的问题。想此道:

    “小子,我看你用那把宝剑无疑是浪费世间资源,这样,你把它给我,我一定将它在兵器世界里发扬光大,也许你用那把剑,或许就是你的内力不足,导致宝剑无法正常发挥它内在的潜力。小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青风看看乌金剑,心中也在想。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个谜底终究会一一解开的。眼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怎样才能离开。想想道:“一个小小番僧竟敢在此胡说八道,告诉你,就算我现在不能领悟它的其中奥妙,不过你放心,我会驾驭它的,不用你操心。”

    大喇嘛怒道:“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好我成全你。”

    青风早就观察了周围的地形。虽然一条小路径直向前,可是左边是五十多米的深崖,右边则是陡壁高坡的树林。想走,就是树林,可是树林树木依稀,没有几个像样的大树,不过树木枝条茂盛,说不定还真能起到不菲的作用。想此,他此时此刻只有借助树木枝条了。于是钻进了树林。

    大喇嘛见势叫道:“想溜没门。”说着追了进去。

    树木枝条密密麻麻,形成一个个大的树坑,里面呆个人不注意还真找不到。青风施展轻功,就呆在了事先看好的树坑里面。

    大喇嘛紧追而去,可是没有发现青风的踪影。除了一堆一堆树枝形成的树坑,其它什么都没有了。大喇嘛准备在树坑里面找,因为他知道那个小子一定在树坑里面。就在这个时候,索拉尼叫道:“师兄,你在哪,我不行了快来救我。”大喇嘛只好调转方向来帮索拉尼。青风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快跳起来了。因为只有这样,那个番僧就无暇顾及自己,而自己也可以趁机一走了之。转身要走的时候,心中好像不是个滋味。这样做,毕竟不是君子所为,也不好面对师傅。想此,罢了,舍命陪君子。谁叫自己和三灵有不盟之约呢,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和番僧拼了。青风跳出树坑来到番僧面前道:“你们这两个臭番僧,死不要脸抢夺我们中原的东西,看打。”说着一剑已经劈向大喇嘛。

    大喇嘛手持持扙将三灵打的东倒西歪,见青风刺来一剑他反而高兴道:“小子,看来你也是个人物,这么好的机会给你逃走你都不走,行,今天我无论无何也不会要了你的性命。”话落,持扙也随之抡起。就听得兵器碰到一起发出的声音后,青风感到双臂麻痹,被内力震得差点掉了乌金剑。这个时候青风才感觉到对方的势力是多么可怕,难怪三灵这么惨,看来今天是难逃一劫。大喇嘛看到青风的体态,已经猜出青风现在的情况。道:“小子,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只要你把剑给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青风道:“你别在那痴心妄想,我是不会给你的。”大喇嘛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声落,持扙已经抡向青风。青风知道,这一扙从天而下是迎自己脑袋而来,如果稍有差池自己定会一命呜呼。想此,后退几步顺手举起乌金剑想挡去持扙,然后再来个斩妖除魔一招从大喇嘛的半腰扫过,这样,大喇嘛不死也得受伤。可是谁料想,他的身后就是几十米的深沟,也就是说他已经在深沟边缘。他退了几步后,一脚踩空掉了下去。由于他边退边出招,乌金剑已经与持扙相结吻,青风失足导致功力不足所以没有握紧乌金剑,至此乌金剑打落掉在了地上。大喇嘛欣喜若狂的捡起乌金剑道:“小子,别怪我没有跟你说,我好言相劝你不听这就是你的下场。索拉尼,我们走。”索拉尼道:“他们怎么办?”大喇嘛道:“我们跟他们俗日无怨近日无仇,今天就当是给他们个见面礼。好了我们走。”

    三灵见番僧走了慢慢爬起。行猎道:“他奶奶的,没有想到这个喇嘛的武功这么厉害,兄弟们,你们没事吧。”二灵道:“都怪我们平日里不好好练武功,现在还是什么也不要说了,丢人。”瘦黄道:“大哥,现在怎么办,小姐没有找到,现在就连宝剑也被番僧抢走,你说,现在继续找小姐还是回去。”行猎道:“回去,不管怎么说,这么些日子也该回去了。”

    青风掉下了山坡,山坡只有三十多米深,而且下面有村民收集的树枝堆,青风就掉在了上面。青风爬起来感觉身体疼,不过全身没有骨折的感觉。忍痛看看上面,番僧早已经离开,只好整整衣装准备回武当将事情告知师父。

    第四节被囚山洞

    白衣郎君醒来后发现自己是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只是依稀能听到水的嘀嗒声。水的声音离自己要远,好像在左边。他用手摸摸周围,探探有没有路可走能找到出口。此时他急需要找到出口,现在的他又渴又饿,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个不停。摸了摸,他摸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于是往前拉了一段,边拉边感觉到这个东西是一条蛇,而且已经死了。知觉告诉他这不是偶然,而是有人精心安排。是谁呢?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有企图?一系列的疑难问题一瞬间摆到了他的脑海中。就在他无法得到答案之时,突然,四周蜡烛瞬间被点燃,光辉一般明亮。

    仔细观察一番后,发现有一人点亮了蜡烛。此人一身黑衣打扮而且面目全遮,根本无法看到他的真面目。只有一点就是从声音来判断此人多大年岁。

    这个时候,黑衣人笑了几声后一个沙哑的声音道:“小子,在这个地方呆着还不错吧,你可真能睡,整整三天三夜,瞧,我把食物都给你准备好了,好好享用吧。”

    白衣郎君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怪不得自己怎么这么饿呢。同时也想起了他被一个神秘人相救,接着就不知道了。想此道:“我不管现在我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管你这样做有什么企图,更不管你的做法对我有利还是弊,总之有一点就是我得谢谢你。”

    沙哑的声音道:“是嘛,不错,是我救了你。既然你这么的直截了当我也就直言不讳。其实没有什么隐瞒的,当然了我救你的确是有企图的,不过我现在决定不告诉你,好了,你还是把你的肚子填饱再说。”话落人已经走了。

    白衣郎君还想要些热水,还没有等他开口黑衣人已经走了,无奈的拿起蛇将蛇头拧断,接着撕去蛇皮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嚼了起来,虽然蛇肉不是那么美味并且还有股腥味难以入咽,可是再没有其它食物充饥,只能如此坚持才能有一线生机离开此处。

    第五节安全到达武夷山

    老者带着乌金剑一路将剑用布裹好,安全的来到了武夷山。当“武夷山”三个字在老者眼前出现时他十分激动,因为一路的隐藏和一路的担心使老者日夜没有停下脚步连夜行走终于来到了武夷山。此刻的喜悦那可是无法比喻的。由于没有休息好,所以体力感觉不支此而晕倒了。这个时候,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也来到了武夷山,他看到一老者倒在了路旁边,就赶紧扶起老者叫道:“大伯,大伯,,,”连叫几声后也没有反映,此而用手测了老者的脉象。脉象很弱说明体力不支,需要好好休息,待调理几日便可恢复,于是他背起老者上了武夷山。

    无己老人此刻在房中打坐,见自己的大徒弟青玉逍遥一郎回来了感觉十分亲切。见到他背着一个人进来,于是他的神情有些变化,问道:“一郎,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是什么人。”逍遥一郎放下老者,将老者扶住道:“师父,此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我在山下见到他倒在路旁边,我把过他的脉象他只是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无己老人道:“既然是这样,我想他不会无缘无故来到我武夷山,这样吧,将他先放在我的房间待醒来再了解。”

    逍遥一郎将老者放在旁边的屋子后,将老者背上的乌金剑取下。当逍遥一郎拿到被包裹的乌金剑时感觉此物相当沉重,心中有些疑惑。看包裹的样子来判断,此物应该是一把剑。什么样的剑这么沉重?这个问题在逍遥一郎心中有了问号。不必多想,这件事情以后会明白的,现在还是问问师傅他老人家身体如何。

    于是来到师父面前,跪地道:“师父,我走的这些日子你可安好?”无己老人道:“一郎起来说话。我一切依然,倒是你,你在外面快半年了,你有什么收获没有。”青玉道:“现在的世道可以说太安静了,静的让人无法呼吸,这种情况我觉得有些不正常,所以,我觉得好像将要发生什么大的事情”无己老人道“此话怎讲。”逍遥一郎道:“我觉得江湖这些日子不正常。比如说,中山寨寨主花玉海无故失踪,我觉得疑点重重,也太奇怪了。”无己老人道:“这么说,现在有些门派已经蠢蠢欲动了。但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真是厉害,深藏不露呀。嗯,是有文章。”逍遥一郎道:“是的,就连平日里经常打打闹闹的门派也都凭空消失了。”

    无己老人听后逍遥一郎的言语想了一时道:“也许是好事,也许是武林即将发生大的变故。也罢,其它的事情先不管了,待老者醒来问问他有什么情况。”

    老者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一张床上了。心中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他慢慢爬起来看看周围的环境,感觉的到自己已经在武夷山了。

    无己老人见老者醒来,赶忙走了过来问道:“你醒了,你的身体无恙吧?你是哪里人士,到我武夷山有何事?”老者打量了无己老人一番,感到面前之人与张生描述的人大致相符。道:“我姓王字水恒,是大梁山一柴夫。那日,我在山顶打柴,忽然听到有武斗的声音我就顺着响声走去,待我走到时我看到有两个人在武斗,其中一个我见过,就是方圆百里闻名的英雄张少侠。而另一个我没有见过,不用问,与张少侠作对的一定是土匪。当时的那一幕太惊险了,那土匪不知道用了什么功夫,将张少侠打倒而且昏迷了过去。眼见那土匪一拳打死张少侠,我却无能为力只好大声叫到,张少侠,你快醒醒,贼人要杀你了。就是这一声我把张少侠给叫醒了,于是张少侠一剑杀了土匪。我来到武夷山也是奉张少侠临终前遗言,来找他的师父无己老人。不用问你就是张少侠的师父无己老人对吧。”

    无己老人点点头道:“王水恒,我就是你要找的人无己老人,说吧,他有什么事情要你转告。”

    王水恒道:“实不相瞒,我来就是为了把张少侠生前用过的剑交与你。”说着将乌金剑拿起撕去剑上面的布子“此剑名曰乌金剑,是用乌金和最好的钢和铸而成,此剑锋利无比而且天生就有一股超强的剑气。如果能驾驭的它,我可以说,得此剑着必得天下。所以,我一路小心翼翼将此剑送回武当,也算是对张少侠的一种敬仰。”

    无己老人听到张生已经死了心中无比难受,可是事情已经如此,再难过也只能是无济于事帮不了张生,只好忍痛为死者默哀。

    无己老人拿起乌金剑,仔仔细细寻看着乌金剑。此剑除了黑而亮,也没有什么地方与其它剑不同的,而且乌金剑中间开一道缝子,这是剑类最忌讳的事情,难道是此剑的独特之处?道:“此剑短小精悍,的确灵巧,可是你说它有称霸天下之美誉,我想这是你言过其实了吧。”

    王水恒喝了一口水道:“我说的再多,你是不会相信的。因为你不身历其境,你是不会知道这把剑有多厉害。”

    无己老人拿着剑点点头道:“也许我忽略了它的优势,只是在意它的外表。按你说法这把剑极其厉害有剑霸之美誉,但是我徒弟的势力我知道,再加上此剑的威力应该不会输给对方。”

    王水恒道:“这事我也感到意外,我也说不上个一二三。”

    逍遥一郎此刻走进来道:“师父,我今天想离开。”

    无己老人道:“你昨天才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逍遥一郎道:“师父,昨天提到中山寨的事情,我觉得最近中山寨可能发生事情,所以我想去看看。另外王伯的到来就已经说明一件事。”

    无己老人问道:“什么事情,难道、、、、、、、”

    逍遥一郎道:“师父,你的猜想我知道,不错,我的直觉也告诉我,江湖就要发生大事了。”

    无己老人撸着胡须想想道:“从此事看来,只是一件除强惩恶的事情,对方只不过是当地的土匪而已,怎么就两败俱伤呢?这让人匪夷所思,甚至不敢相信。一郎,既然你要下山,也好,顺便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前几日,我让你师弟青风去看你的二师弟张生,想这几日应该该回来了,但是都几日过去了,现在都没有消息,我怕他出什么意外。一郎,此事关系到武林安慰,你务必找到你的师弟青风,那时候我们就会知道事情的发生经过。”

    逍遥一郎道:“师父你就放心吧,我定不会让你失望,”说着告辞了无己老人。

    王水恒道:“无己老人,我还有一事先告。”

    无己老人道:“你说。”

    王水恒道:“我想起来了,这乌金剑他有两把,另一把我没有找到,所以我就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无己老人大吃一惊。一把乌金剑就可以叱诧风云,还有那还了得。“你没有弄错吧。”

    王水恒道:“当时我怕这把剑出意外,情急之下就赶过来了。你务必要找到另一把,这样,我就会对得起张少侠。”

    无己老人看王水恒的表情觉得没有说谎。“我一定找到它。”

    王水恒道:“在这有一把乌金剑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告诉其他人,请你答应我。”

    无己老人道:“好,我答应你。”

    第六节崆峒派

    青风拖着受伤的身体一路艰难跋涉,经过黄河无意间来到了崆峒山。

    崆峒山有崆峒派,崆峒派立派已经有数年,此派掌门子云子。

    青风来到崆峒派门口,被守门弟子拦道:“来者何人,到崆峒派何事?”

    青风道:“我乃武夷山无己老人的徒弟青风,我有要是要告知子云子掌门。”

    守门弟子道:“请稍等。”

    子云子身着白色长袍在崆峒派客厅走来走去,偶尔想起了他的多位好友,打算这几日和他们联系一下。这个时候守卫弟子报告说:“门外来了一位自称是武当山无己老人的弟子青风求见。”子云子喜出望外道:“真是好时机,我正要去找他,这么巧他的徒弟就来了,好快请。”

    青风得到崆峒山掌门的允许,顺利见到了子云子。青风进门见礼道:“无己老人弟子青风见过子云子大伯掌门,祝子云子大伯身体安康。”

    子云子道:“初次见面就这么有礼,不愧是无己老人的徒弟。好。既然你称我声大伯,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祥侄,你是不是奉你师傅来请我的。”

    青风听后子云子的话语,感到此人和蔼可亲,可是他的问话又让青风有疑问,难道子云子早就有,要和师傅会面的打算?“既然子云子大伯有意要和家师会面,那么机会就在眼前。”

    子云子疑虑道:“你果然聪明,不错,我正有此意。说说,你说机会就在面前,此话怎讲。”

    青风道:“此话说来话长。十几天前,我奉师父之命去张家村去看看师兄张生,谁料我还没有见到我师兄他就已经与土匪同归于尽了。我打听有关张生的消息后找到张庄并且来到了张生家里,没有想到被两个喇嘛跟踪。我在和喇嘛争斗中无意间发现了一把剑,此剑黑而发亮,名曰乌金剑。据说,我师兄就是用这把剑一人铲除了牛头山的土匪。听说匪头会金鹰拳,要不然我师兄也不会死去。两个喇嘛武功高强,我和另外三个加起来也不是喇嘛的对手,最终剑被两个喇嘛抢走了,下落不明。紫云子掌门,你要尽快通知武林豪杰阻止喇嘛将剑带出中原,不然,武林即将腥风血雨,因为此剑它有自身的剑气,能使拥有它的主人的内力好像提高数倍。正因为这样,金鹰拳才和它平衡。不然,后果将无法估计。”

    子云子疑虑吃惊道:“金鹰拳不是已经消失殆尽了吗,怎么现在又出现了?”

    青风道:“此时此刻我也怀疑过,可是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而且铁证如山。”

    子云子看看青风,话到了嘴边又没有出声,只是一幅不愿意相信的表情。

    青风道:“子云子大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现在在想什么,不过我听师父说起过当年的事情。刚开始我也不相信它是真的,可是它就发生了。现在,我们应该面对事实,子云子大伯你就相信我发武林快贴吧。”

    武林快贴是他们六家之约而制定的一种信物,其哪一家受到威胁或是得知武林有了重大事件后,哪一家就会发出武林快贴,以达到相互帮助的作用。

    子云子看着青风道:“祥侄,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此事关系重大,一旦发出武林贴,就会牵动整个武林,甚至江湖中的大小门派也会参与其中,那个时候武林又是一场骚动。如你所说的那把乌金剑如此厉害,你想想,江湖中有多少武林高手在试目以待?登上武林最高峰已经是虎视眈眈了。假如他们要是拿到那把乌金剑后果会是怎样?如果我们六门约现在大动干戈,岂不给他们带来机会,自此借寻找喇嘛夺回利剑为由行凶武林,那时,我们该如何应对。”

    青风急道:“以子云子大伯之意该如何是好。”

    子云子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么多,而是尽快的将武林贴送至各个约口,尽最大努力将乌金剑寻回。当然,我们最可能的在武林人士得知此事之前办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传令,传出武林贴,七日后在祁山路口见。”

    青风不解问道:“子云子大伯,为何在祁山路口见呢?”

    子云子道:“首先,他们得到乌金剑毕竟会尽快离开中原,而离开中原得到安全的路唯一路就是祁山路口,除此之外还有一条路就是翻越雪山,以我的判断他们应该会走祁山路口而不是雪山那条小又窄的崎岖路。”

    青风点点头道:“子云子大伯就是有过人之处,我师傅也这样说你。”

    子云子道:“我可不敢邀功,我只是考虑事情细心罢了,对了,那天你就随我一起去。”

    青风高兴的答应了。

    第七节拜师学艺

    白衣郎君被困在山洞无依无靠,幸亏有一丝灯光照亮才找到一条狭窄的曲曲弯弯的路。顺着小路来到一个平台,平台大约有十个平方,而且三周都是平整的墙壁。墙壁上面还有几个大字,隐约依稀能看到字。曰:持回台。看看这个持回台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白衣郎君想从这个持回台看出个端倪然后就可以找机会离开。可是周围平淡无奇什么值得参考的都没有,只好顺着墙壁四处寻找机会。墙壁平整冰凉好似千年冰蚕,可是这个山洞却是常温因而不冷,这让白衣郎君不解,想了好久,让他终于明白了。一面热一面冷,这就说明墙的背面还有空间,只是不知道如何能进的去,既然这里能有一冷一热的反映,那么它就已经告诉我进去的门就在此处,于是一丝一毫的差别白衣郎君都十分仔细的观察。抚摸了一遍,什么感觉都没有,也许是受墙体温度的影响吧。白衣郎君搓搓手不甘心的又去找万分之一的机会,因为他十分自信,他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他耐着冰凉的墙体一遍又一遍的找,而且微弱的光线几乎看不出墙体有任何出众的特征,忽然,终于让他感觉到了一个细小的方形小块。借着一丝光线看到此块约有三厘米长成正方形,图案的线条及其细致,不仔细观察是不可能发现的。白衣郎君喜出望外心中此刻有着一种预感,此图案可能就是开启某个机关的钥匙,也或许是一种致命的秘密武器的开启开关。不管怎么说,是好是坏都得开,毕竟开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想此毫不犹豫的按了图形,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图形是活的。白衣郎君按下了图形等待奇迹的出现,果然,周围想起了石块的相互摩擦声音,待声音停止后,也就是不到一刻钟时分,那扇冰凉的墙壁慢慢向左右移动分为三块,而中间一块转动形成一扇门。

    白衣郎君走了进去,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感觉手指碰到一个什么东西,接着,门关住了,随之周围亮起了火把,顷刻间灯火透明,照亮整个房屋。石屋长约十五尺,宽约九尺。中央矗立一宗石像,石像威武挺拔,胡须长顺飘飘好个潇洒。左手握一把剑,剑靠着肩膀,右手则指着前方。白衣郎君明白了,他刚才触到的就是他的右手指,原来这宗石像有机关存在,也就是说出去是可能的。再看看墙壁正面,上面刻有几个字。曰,余角一教。这个门派白衣郎君听义父提过,而且余角一教的教主玛子那是何等厉害,可以说武林第一。可惜他的四个徒弟是无恶不作真是江湖败类。看看石像白衣郎君好像明白了一点,原来这个石像就是玛子。义父说过,玛子在不到四旬就死了,死因谁都不知道,至今是个谜,就连余角一教也神秘的在江湖中消失了,今天,没有想到在这里让自己见到了。按义父讲的,这里的环境似乎不合情理,因为现场太小了。石像右边有一个石桌,石桌不大,约有一个平方。石桌上面有一点沉灰外,再什么都没有。白衣郎君又看了看石像觉得这个石像好生奇怪,值得细细研究。他想了想,觉得应该还是好好在这个石像身上摸摸,说不定就能找到出去的开关。从头到脚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最后到了右臂,圈起的大拇指动了一下,此刻从石桌旁墙角突出一石柱,石柱高约三尺有一尺大小,上面放着一封信,信下面好像是一本书,拿起信封拆开看到。

    本人玛子,一身正气凛然,在江湖除强惩恶从不欺善盗世,所以在武林有极高的美誉,不料被奸人所害,致使我在此苟且偷生。今日所写,因我余生不多,今生除两件事情外再无遗憾,可是这两件事情我分明是办不到了,留此此信就是等有缘人的到来帮我完成。一:我身中剧毒,又遇到了仇家独孤剑,虽然躲过仇家,可是用功过盛,所以体力不支没发清除剧毒此而终身之遗憾。要求有缘人,无论无何帮我杀了他,目的不是为了我报仇而是此人野心勃勃对武林也是一个恶魔。二:我的不告而别来到山洞,对余角一教弟子没有交代,其中有四个弟子心术不正。收他们为徒时,原本可以让他们改邪归正,如今我命在旦夕看来也是不能如愿了。要求有缘人,如果他们恶贯满盈,就替我清理门户。最后,要求有缘人必须答应加入余角一教,而且拜我为师,才能去做这两件事,同时,也是余角一教的第二任教主。下面放着教主信物和一本书,书里武功是我一生所创,三个月后它能助你离开此处。

    白衣郎君看看了教主信物,信物是一个金线圈,线圈上面有几个字——大****教主。拿起书,书皮上著有【子功】两个字,翻开第一页写到,子功之金刚火。第一节,火功。此功只听义父讲过,如何的厉害,而且自己也是亲身经历过,的确堪称武林奇功。又翻了几页显示第二节,气功。他又翻了几页显示第三节,轻功。第三节完后是第四节,笑功。第四节完后接着显示子功之子爵剑法。白衣郎君一口气翻阅了全书,感觉此书精髓其深,既能强身健体又能功夫超强,妙,实在是一身受用。想此,白衣郎君心甘情愿的跪在石像面前道:“我白衣郎君今日愿拜玛子为师傅,学的此功发扬余角一教。”说着磕了三个响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