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祁山路口

    两喇嘛抢得乌金剑高兴的连夜走路,恨不得即可返回他们的老巢-------藏教。赶了几天的路程终于来到了甘肃境内,到藏教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祁山路口,另外一条是翻越雪山。走祁山路口要多走七天的路程,走这条路可以保证安全。因为这条路除了逍遥宫的人出现,就没有他人出没了,所以他们得意洋洋。

    抢得宝剑的消息极其隐秘,所以,逍遥宫是不会得知此事的,此而逍遥宫的人就不会拦阻,所以酥舞置选择了祁山路口。

    索拉里道:“酥舞置师兄,我们来的时候是祁山路口,而今,我们得到了乌金剑,是不是还要走祁山路口?”

    “为了我们能尽快离开,我们应该走雪山这条路,因为这条路它有它的好处,一来我们的敌人已经认为我们必经祁山路口,所以,他们可能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知道我们已经晓得有埋伏,所以认为我们会走雪山,此而他们会在雪山等我们,因此决定走祁山路口。”

    索拉尼道:“高,师兄高见。”

    来到祁山路口,此处只有一家客店叫—祁山客店。客店老板是一个中年男人,一身灰布长衫装扮。见是两个番外喇嘛,而且一身的武林人士打扮,特别是大喇嘛身上背着的用黑布缠绕的东西让他十分好奇,于是笑脸相迎道:“两位客官是吃酒还是住店?不过看你们两人想必一定是住店的对吧?”

    索拉尼道:“你说的不是废话嘛,好酒好菜上,另外再给我们找一间上等厢房就是。好了,快去。”

    酒菜准备就绪,两个喇嘛高兴,就在房间喝上了。

    店掌柜贼眉鼠眼,不停的在琢磨刚才住店的两个喇嘛,那个年长些的喇嘛背着的是个什么东西,如此的隐秘,看来是个好东西,看此外形应该是兵器类。他越想越要弄明白,于是叫店徒过来悄声道:“小三,你去打听一下,那两个喇嘛用黑布缠绕的是什么东西,记住,千万要小心,不可走漏半点风声,否则,你就不要回来了。去吧。”

    小三端着一盆汤蹑手蹑脚来到喇嘛客房跟前附耳倾听。

    吃饱喝足,他们都有些头晕。索拉尼道:“师兄,我们现在可以看看这把剑了吧,你看,周围多安静。”酥舞置道:“我们得到这把乌金剑来之不易,还是小心为宜。”索拉尼道:“我们在房间,没有其他人的。师兄,就让我看看吧。”酥舞置硬不过师弟的要求,无奈的只好将剑取出道:“这把剑虽然完美,可是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它的精妙之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懂。”

    小三透过门缝看到乌金剑,只见此剑乌黑而且发亮,心中无比激动动了一下,结果将门碰了一下。听到门被人动了,酥舞置叫道:“谁在那?”

    小三明白,如果此刻快速离开,或许还能躲过一劫,但这样做分明不行,因为手里端着东西。听喇嘛的谈话得知,这把发黑的乌金剑原本也不是他们的,现在自己已经得知这个消息肯定是凶多吉少。怎么办?就算自己留了一手,端着汤来的,但知道了他们的秘密,他们能轻易饶过自己吗?走,就会引起他们的警觉,真是打草惊蛇了,老板那里不好交代了。留,只有死路一条,不过或许还有九死一生的机会。想此道:“两位客官是我,本店的伙计小三,给你们送汤来了。”说着就推开门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索拉尼道,:“我们没有要什么汤,你鬼鬼祟祟的,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就拿起刀准备杀了小三。因为索拉尼知道,这个家伙在撒谎,实则是打探消息。酥舞置道:“师弟不必惊慌,就算他知道了又怎么样呢,他只不过是个小二罢了。”小三赶紧放下汤谢道:“谢谢大爷不杀之恩,小的什么都不知道。”言落一溜烟跑了。

    小三来到店老板面前气喘道:“吓死我了,差点没有命了。”店老板见到小三这幅样急道:“瞧你这幅样,肯定没有打探到消息。”小三道:“消息倒是打探到了,幸好虚惊一场,要不我就回不来了。”店老板道:“那你快说什么情况。”小三道:“听他们说,他们得到那把剑不容易,此剑好像是他们抢来的,你说用布裹着的是什么东西,其实就是一把剑,黑乎乎的,不过它黑而发亮,而且是用乌金铸成的,好值钱。”店老板听后笑嘻嘻道:“看来我们今天要发财了。”小三不明白道:“我们能发什么财。”店老板道:“你当然不知道了,好了,你给我好好伺候他们,我去去就来,记住,千万不要给我惹是生非,否则我灭了你。”

    店老板来到一个山洞洞口,四周有好几个守洞口小兵,其中一个认识店老板道:“于老板,半夜三更你跑这来有事吗?”店老板道:“当然了,槌鱼,前几****在我那吃酒时你不是说要是有好生意就告诉你一声嘛,这不,我来了。”小兵高兴道:“快说说,你有什么生意。”

    事情经过告知了小兵,小兵立刻叫出了自己的头道:“头,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他说在客店里有两个喇嘛抢了人家的宝贝,听说此剑是乌金铸成的,你看要不要告知组长。”头道:“我看可以,这样吧,你带他进去。”

    店老板战战兢兢随着小兵来到山洞里面,里面火把通红。周围有二三十个小兵,清一色服装,蓝色为主。各个精气十足,看来训练有素。正中坐着一个人,头发半红半白看似吓人。店老板明白,这个人一定是这个山洞的主人。

    “槌鱼,你把他带来有什么事吗?”

    “报洞主,他有重要情报要报”

    店老板赶紧接话道:“洞主,我有要事要报。”

    组长出了一口气道:“我不喜欢绕弯子,你就开门见山吧。”

    店老板一五一十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洞主听后也是有些高兴,可是自己又没有把握将此事情办妥,想来想去只好将此事告知自己的上司——逍遥宫。“于老板你的消息非常有价值,所以我也不让你白跑。来人,取一百两白银赏与于老板。”于老板得意忘形的跪谢洞主。洞主又道:“这一百两白银可不是好拿的,于老板你可知道我们的规矩。如果有假你可吃不了兜着走。”于老板发誓道:“如果有假,我甘愿受罚。”洞主道“你这样说了,我就应该相信你。好,捉白鸽过来。”

    第二节夺下乌金剑

    逍遥宫位居青海湖旁,是一个风景及其幽美的地方,此处可谓冬暖夏凉。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武林人士都选择了在这里隐居,不问世事。由于长时间的人来人往,自然的这里就成了江湖豪杰必争之地。在这块地没有主人的情况下,有一个人想霸占此地,他叫独孤剑,是武林一等一的高手。他打败无数武林高手,在此立派成威,所创门派叫逍遥宫。为了不让自己的逍遥宫有一丝威胁,他勤学苦练别派的武功秘籍。一年前,他寻得武林失传的武功秘籍——幻影大法,练就此功就能克制玛子的子功,在练幻影大法功时,要必得少林寺达摩大乘金刚经内力心经相助,不然会走火入魔。独孤剑想用自己的内力完成他的意愿,可是内力远远不及,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就是去少林寺盗取金刚经,临走之时吩咐宫主之位有他的女儿独孤飞雁代理。为了不让武林人士怀疑他的举动,此而对外宣布因练功走火入魔身亡。

    独孤飞雁年方十八,长的亭亭玉立,漂亮大方,再加上她特有的服装打扮,让这位原本就倾国倾城的美人更是绽放光彩。此刻她正在书房读书,听到外面有人禀报。

    “宫主,有祁山洞洞主洪山飞鸽所报。”

    “是绿凤吗?”

    “是我,宫主。”

    “你念我听”

    “在祁山路口发现有两个喇嘛,抢了一把用乌金所铸成的剑,此剑漆黑却发出一道明光十分罕见,祁山洞主问要不要将其拿下。”

    独孤飞雁听后也是一惊,世间尽然还有这样的宝剑真是罕见,可是用乌金所铸能是一件好的兵器吗?不管怎么说,它毕竟是乌金剑,就算不是一把趁手的兵器,将来也可放在逍遥宫作为稀罕之宝所收藏。如果自己所驾驭了它,岂不是给逍遥宫增添一件神兵利器。它毕竟是乌金所铸看来没有厉害之处,可是没有特别之处,喇嘛为何要抢呢?可惜现在不知道此剑的用处。也罢,剑是我中华之物绝不可走出中华大地。

    “绿凤,速传八大高手,会聚逍遥宫大殿。”

    “绿凤领命。”

    一个时辰后八大高手齐聚逍遥宫大殿。随着一声宫主驾到,八大高手齐祝宫主吉祥。独孤飞雁入座宫主位后道:“你们几位都是我逍遥宫的元老,而且武功高深莫测,在武林中赫赫有名。我不知道你们是为了啥才到这里来,而且和我爹打拼下了这块天地,现在功名利禄都有了,也可以说安享晚年是不用愁了,可是我现在想问的是你们知足了吗?”

    八大高手相互照望了一下,一个身穿银白色的中年男子道:“不错,我们当年要不是你爹的教化指点,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干什么,虽然和你爹打拼一番也算是小有成绩,要说满意知足我想我们哥几个应该都会说满意的,因为有吃有喝好似人间天堂啊。”

    独孤飞雁点点头道:“尹馨说的对,你们几个都是我爹一手培养出来的,一向对逍遥宫忠贞不二,这一点我深感欣慰。今日急招各位,是有一件非常中央的事情要你们去做,此事事关我逍遥宫生死存亡,望大家不可掉以轻心。”

    尹馨道:“宫主,你就下命令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据可靠消息,有两个喇嘛盗取中原宝剑一把,此剑是用乌金所铸而成,我招你们来就是要你们去,把这把乌金剑给我抢回来唯我而用。当然了,这是一则理由。最重要的还是为了逍遥宫的安慰,我们必须这么做,而且我们也就得这么做,因为此剑要是落入喇嘛之手,那我们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你们也都知道,喇嘛可是藏教的人,藏教与我们那是水火难容,所以,此次任务,它的重要性你们应该清楚了吧。这次任务我就让尹馨带队,如若失手,宫规处置。”

    “宫主你就放心,你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请问宫主,喇嘛行踪可否告知?”

    “他们现在应该就在祁山客店,准备向我们这里走来,如果不出意外,三日后应该在惊木峡出现。”

    尹馨道:“多谢宫主指明方向,尹馨这就告辞。”

    酥舞置与索拉尼第二天早早就赶路了,一路算是顺利,因为他们已经过了险境惊木峡。众所周之,惊木峡乃盗匪出没,江湖败类聚众之地,而今他们却是十分顺利实属侥幸。

    索拉尼道:“师兄,你不是说惊木峡有盗匪嘛,如今却是这般安静。”

    酥舞置道:“我也不知道其中缘由,总之,我们这次走过应该不是侥幸,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平安的过来了,是好是祸走着便知。”

    索拉尼道:“以师兄只见,是有人在此动过手脚?”

    酥舞置道:“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逍遥宫的人干的。”

    索拉尼道:“逍遥宫?”

    酥舞置道:“是的,逍遥宫。逍遥宫距离这里有一百多里,而且宫中有八大高手,各个功夫深不可测似虎豹”

    索拉尼道:“这些事师兄你可从没提起过,他们残暴似豺狼。哎,怎么听起来都是野兽。”

    酥舞置道:“你可不要小瞧他们,他们可是智勇双全之辈,并且十分残暴,杀人如麻。如果我们这次遇到了,那我们可就麻烦了。”

    索拉尼道:“我们此次进中原,没有人晓得,我看逍遥宫的人也不会知道的,师兄,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

    酥舞置道:“事事难料,我看未必。”

    尹馨带领众人的确在惊木峡打扫了一番,因为他觉得此处动手多有不便,于是先把惊木峡的盗匪和江湖败类给说服了,其后他们又在距离逍遥宫不远的冷玉崖设伏等喇嘛的出现。

    “尹馨刀客,你为何在此落脚,我们在惊木峡就可以收拾他们,这岂不多此一举。”一个全身黑衣装扮的人问道。

    尹馨道:“黑虎使者,这一点你就不懂了。难道你忘了宫主怎么吩咐的吗?”

    黑虎使者道:“你看,我又给忘记了。保密。”

    “对,这就对了。”一个笑嘻嘻全身白衣装扮,手摇铁扇的人道:“一切听从宫主安排,我们才能有更好的施展。”

    黑虎使者道:“笑面虎,就你会说,难道我黑虎使者是孬种,信不信我打趴下你。”

    笑面虎道:“我不想窝里斗,还是留着力气抓喇嘛吧”

    尹馨道:“你们俩好了,少斗嘴,我看时辰也差不多了。”

    “尹馨刀客,你就别管他们,让他们闹闹也蛮有兴趣的。”

    尹馨刀客不高兴道:“麻子六,我看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眼前大事在即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麻子六道:“尹馨刀客,我就是说说而已,这不是哪两个喇嘛还没有来嘛,不说话多无趣,大家说说是不是。”

    大伙一起嚷嚷说尹馨太过小心了,就凭咱们的身手害怕两个喇嘛。

    尹馨刀客急道:“剪子李,长枪鲁一手,快刀尹更,长鞭乙狼你们都是高智商,怎么回事,是不是想搞砸此事,你们才痛快。”

    此时众人鸦雀无声。

    黑虎使者不耐烦道:“尹馨刀客,你在此设伏,一定有你的道理,麻烦你说说。”

    尹馨刀客道:“说你有勇无谋一点不为过。此路是通往西域的必经之路,而前面有三条小路也可以走,而这里地处高峰,站到这能看到前方,如有小黑点,这里就能看的清清楚楚,就知前方一切情况,所以对方插翅难飞,而我们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唾手可得,这样一来安全二来隐秘,可谓两全齐美。”

    “妙,妙。”大家伙一起称赞尹馨刀客不愧为八大高手之一。

    过了一会,酥舞置和索拉尼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剪子李指着前方道:“看,有黑影出现。”

    尹馨刀客道:“大家注意隐蔽,待目标接近我们再动手。”

    酥舞置和索拉尼一路小心翼翼来到冷玉崖附近,他们周围看看,并没有发现异常。索拉尼道:“酥舞置师兄,此崖高耸入云,人要在上面,可眼观千里,我们到此,一个人影也没有见到,莫非?”酥舞置道:“师弟你的猜想也是我的担心。不错,我们的敌人要在崖上面埋伏,那我们现在的行踪就一定在他们眼皮底下。”索拉尼道:“我们一路顺利到此,抢得宝剑并非有人知晓,师兄,你所说的我们的敌人是哪一门派或是个人。”酥舞置道:“我们的敌人说起来可就多了,整个中原武林人士,可是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威胁了,我们现在的敌人应该就是逍遥宫了。”索拉尼道:“也是,我们现在离逍遥宫只有数里,这里毕竟是逍遥宫的地盘。师兄,按你分析,今天我们是凶多吉少了?”酥舞置道:“一点没错。”索拉尼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歇歇再走吧。”酥舞置看看索拉尼,道:“听你的口气你是不是已经认输了。”索拉尼道:“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好好休息一番,做好一切准备迎战。”说着坐在了一处干地方。

    尹馨刀客见到前方两个人在休息,但看不到相貌,直觉告诉他此二人就是他们要找的人。道:“咱们要找的人就在前方,大家注意了。”

    黑虎使者道:“好啊,我已近等不及了,尹馨刀客,就让我打头阵吧。”

    笑面虎道:“你总是这么的毛毛躁躁,他们现在还只是个人影,你连他们的特征都没有搞清楚,你怎么打头阵,如果不是呢,你岂不是坏了好事。”

    长鞭乙狼道:“不是我说你,我觉得笑面虎说的在理,所以我挺他。哈哈哈”

    尹馨刀客道:“你们还是消停下,待我前去打量一番便知。”

    快刀尹更道:“大哥,还是我去吧。”言落人已走。

    快刀尹更来到酥舞置索拉尼面前,见他们果然是西域番僧心中窃喜。刚要开口却被索拉尼拦言道:“你是何人,盯着我们看什么?”快刀尹更道:“我乃过路人,有事情要问二位。”索拉尼道:“你问什么就快些,不要磨磨蹭蹭。”快刀尹更道:“请问二位要去哪里?”索拉尼急道:“你管我们去哪,碍你事吗?”快刀尹更道:“当然碍我事”

    索拉尼越说越急被酥舞置拦住了。酥舞置打量了来人,此人服饰装扮可以看出,眼前之人不是一般人,肯定是逍遥宫的人,而且武功高强,莫非是逍遥宫的八大高手之一。看他手握刀鞘,应该就是快刀尹更。如果至此他一人便好说,如果都来,那、、、、、、想此道:“请问兄台,你是问路还是有别的事情?”

    快刀尹更道:“我的到来,我想你们也猜到了我的身份,不错,我是逍遥宫的人,快刀尹更就是我,我想这个名号你们应该不陌生。”

    酥舞置道:“不错,兄台的名号闻名武林有谁人不知,就是不知道你今日来此有何事?莫不是不放心我们的到来。”

    快刀尹更道:“你说的没错,我是不放心二位。因为这里经常有中原人士出没,时不时的还打伤我们逍遥宫的弟子,经常来逍遥宫闹事。这里是我逍遥宫的地域,岂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我看你们是武林人士,而且杀气重重,所以我们要十分警惕,小心翼翼的护着我们的逍遥宫。你说,我说的对吗?”

    索拉尼急道:“对个屁,分明是来找差的。我们本是藏教灵光殿弟子,与你们本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今日与我们过不去?”

    快刀尹更道:“我们也不想和你们为敌,只是你们不应该做不该做的事情。”

    索拉尼道:“我们奉师傅之命去中原比武,以证实我们的武功,怎么说我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此话怎讲?”

    快刀尹更道:“我看未必,你们本是去找中原宝剑,还说什么奉师傅之命去比武,也罢,比武也好找剑也好,看在我们逍遥宫与藏教素无瓜葛,井水不犯河水份咱们就长话短说,只要你们交出乌金剑,我愿放你们一条生路。”

    索拉尼道:“这么说你们已经在此等侯多时了?”

    快刀尹更得意道:“不错,你们的行踪我们了如指掌。”

    酥舞置道:“师弟,今日看来我们在劫难逃,这样,你先拿着乌金剑走,我来掩护你。”说着将剑交予索拉尼,此刻空中大笑道:“你们想的太好了,你们一个也别想走。哈哈哈”声落其它几个高手随即出现在喇嘛面前。

    尹馨刀客道:“如果你们听我二弟的,你们还可以回去藏教报个平安,可是现在不行了,迟了,走不了了,我们来了。”

    酥舞置哼了一声道:“你们在此多时了,看来势在必得。”

    长枪鲁一手道:“怪只怪你们走漏了消息,记住,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来吧,剑交出来吧。”

    酥舞置道:“你们休想。”

    麻子六道:“吆喝,这么的不识曲,刚才我本想给你们留个全尸,这下可好,我无能无力了,必须剁了你们喂狼。”

    剪子李道:“不要嘛,人家好歹把宝剑带到了我们逍遥宫,我们应该感谢人家才对,所以怎么的也给人家个全尸嘛,不要那么残忍嘛,对不对,哈哈哈”

    笑面虎道:“大哥说的对极了,你看我们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酥舞置道:“久闻逍遥宫八大高手,今日得见果然非同凡响,岂不知都是些以多欺少的家伙。”

    看到逍遥宫八大高手,他们的武功绝技都不相上下,今日横竖都是个死,可是这把乌金剑绝不能落入他们之手,否则藏教危亦,幸好此剑有通灵性之效,谁都不可能轻易驾驭,看来我们与剑无缘,想此,他要折断乌金剑。他拿出乌金剑用自己的内力使其折断,可是失败了。索拉尼见此情况道:“师兄,你要干什么?”酥舞置道:“这把剑的威力如此厉害,绝不能落入逍遥宫,来帮我一把。”酥舞置和索拉尼一起的内力也没能将其折断,他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看来此剑要留与逍遥宫了”

    黑虎使者急道:“大哥,他们要折断乌金剑。”

    索拉尼道:“师兄,有乌金剑在,我们怕谁。”

    酥舞置道:“不错,我们有剑怕谁,可是此剑我们不能驾驭,既然不能驾驭它不如将此剑给与他们,或许还有逃走的机会。”说着将剑扔了过去,其后和索拉尼转身跑了。

    尹馨刀客看到此景一边飞身接住乌金剑,一边叫道:“不要让他们跑了,一定要将他们毁尸灭迹。”

    酥舞置和索拉尼再快也跑不过逍遥宫八大高手的追击,瞬间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黑虎使者道:“这么急着走似乎有些太不礼貌呀,怎么的也得和我过上几招嘛。”酥舞置道:“今日落在你们手里我酥舞置认栽,好,我就和你过几招。”索拉尼道:“师兄,让我来。”说着迎战黑虎使者。没过几招,就被笑面虎的飞镖所伤,顷刻间毒发生亡。黑虎使者道:“看你,功夫不行就别来,找死。”酥舞置看着自己的师弟被杀死,心中不由得一阵剧痛。这个时候,其他人也纷纷而上,想及早的结束战斗。此刻的环境,身后是万丈深渊,眼前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硬拼只能是死路一条,不如跳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长枪鲁一手看出酥舞置的心意道:“跳呀,怎么不跳呀,是不是害怕了,要不然你像狗一样爬过来我就放了你。呵呵呵”酥舞置道:“此仇不报,天打雷劈。”‘啾啾’两声,笑面虎煽动铁扇,只见两把飞镖扎向酥舞置,酥舞置只顾说话没有注意还有暗器飞来,所以飞镖就扎在了他的大腿上面,接着一个身体半倒顺势就掉下了山崖。

    八大高手欢欣鼓舞,都看着被他们掠夺的乌金剑而自豪。长枪鲁一手道:“尹馨刀客,给我拿一下好吗?”尹馨刀客道:“此剑宫主特点名要的,我们还是围观一下它的外观可至。好了,我们现在打扫战场,不要让人晓得我们逍遥宫的人做了此事。对了,酥舞置喇嘛掉崖了,你们觉得他应该会怎么样。”快刀尹更道:“我觉得他没有活路。”笑面虎道:“不错,他已经中了我的飞镖,就算摔不死毒也能毒死他,尹馨刀客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尹馨刀客道:“那另一个喇嘛怎么处理。”黑虎使者道:“哪个喇嘛死于我的飞镖之下,你们即可放心。你们都知道,我的暗器可是武林的独门暗器,并且,我的用法和他们十分相同,我看没有人说是我逍遥宫干的。”长鞭乙狼道:“我同意黑虎使者的观点,我觉得言之有理,我们这样做,既可以推卸我们杀人的证据,又可以嫁祸他人,还能挑起中原武林的厮杀,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指挥整个武林,那个时候,我们多威风啊。”剪子李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剪子李也没有白活啊。”尹馨刀客道:“你们别忘了,现在的江湖还是有六门约控制,这次之事,我们要格外警惕,千万不可有一丝纰漏,否则,逍遥宫不太平。”笑面虎道:“瞧你,就数你担心,我逍遥宫现在人丁兴旺怕他们干嘛,算了,你看这个尸体怎么处理。”尹馨刀客道:“我们就将尸体放在远处的那棵树下,将尸体好好隐秘一番,也罢,留一丝线索给他们,让那些所谓武林正派好好琢磨琢磨吧”

    这棵树已经有百年的历史,所以周围郁郁葱葱。一会功夫尸体被隐藏的十分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