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祁山客店

    天已经黑了,六门约也在祁山路口相约了。

    子云子道:“各位,这次邀你们来,你们一路辛苦了。”

    青风见到师傅跪地道:“师傅,徒儿没能完成你给的任务,请师傅责罚。”

    无己老人道:“事情的经过我已近晓得,你不必自责起来吧。”

    青风谢过师傅站在了一旁。

    无己老人道:“我们这次来,不知喇嘛过去没有。”

    子云子道:“以我的推算他们已经走了,而且是在今天早晨出发的。这样吧,今夜我们就在祁山客店住下,我们再详细把事情拟定一下。”

    大家都表示同意。

    来到祁山客店门口早有店小二迎来道:“各位,里面请,里面有上等的厢房,还有可口的饭菜,一定让你们满意。”走进客店,店老板贼眉鼠眼盯着所来之人,一看服饰打扮就知道是武林人士,于是上前道:“各位,你们想吃什么,吃素还是荤。”子云子道:“来几道素菜,再来些馒头就好,另外再安排几间厢房就是。”店老板眉飞色舞的使唤店小二打扫房间,然后安排厨师菜的味道要上等。

    无己老人环视了客店周围,周围算是清静明亮,是个可以安心用饭的地方。

    子云子道:“店小二,你过来。”小三赶忙过来道:“客官,你有什么事情请讲。”子云子道:“我问你,昨日是不是来过两个喇嘛,并且住了一晚,今天早晨离开的。”小三看看店老板支支唔唔的想说又不敢说。店老板道:“客官,我们就是个开店的,而且小本生意,至于来什么人,这倒是没有注意,还请客官见谅。这样吧,我问问伙计看看他们有没有影响。小三,你平时接触的人几乎都记得,好好想想有没有来过喇嘛。”小三道:“番外喇嘛?让我想想。”子云子道:“有没有来过?”小三道:“我的记忆模糊,让我问问其它的人。”声落他来到了后堂做饭的地方想到:老板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不说还的问我,这究竟是说还是不说。想想喇嘛的离开时间现在说了也无妨。想此他走出后堂道:“我记起来了,的确来过两个喇嘛,还是我接待的,时间就和你说的一样,十分吻合。”子云子道:“看来你没有说谎。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们的行踪,只不过想再证实一下。”店老板插嘴道:“你们这么一说让我想起了他们还背着一把剑,此剑乌黑可是还有发亮,看起来此剑十分不一般。”子云子道:“你说的可是实话?”店老板道:“千真万确。”店老板现在已经明白这些来人的目的,都是为了那把剑,看来那把剑十分值钱。

    这个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就绪,无己老人道:“大家先用餐,待会我们再仔细商议。”

    他们快速用餐后,都来到了一间厢房。无己老人道:“青风,你把两个喇嘛的特征说说,看我们认识不。”青风道:“一个高瘦一个肥胖,肥胖的武功高强,手持持扙。瘦的那个用双钩和我打了个平手。虽然有三灵的帮助,可是我们还是不敌番僧,至此乌金剑被抢走了。”无己老人道:“上官一,你前几年与番僧接触胜多,你想想,他们应该是什么人。”上官一道:“那是七年前,我遇到了一伙番僧,要说使用持扙,我想他应该就是扎西灵的大弟子酥舞置。扎西灵酷爱兵器,尤其是剑,如果这次他能得到乌金剑,可谓如虎添翼。当时我与他交手时,他的长棍耍的精妙之极可以说无懈可击。那时候我们约定比试,所以他的徒弟有几个在,包括酥舞置。这次他的徒弟公然抢我中原兵器,看来事情有蹊跷。”“说来听听”

    一个身高七尺,一身华丽服饰装扮的中年男人问道:“是何原因。”上官一道:“天山客,你想想,我与他们师傅比武之时已有约定,输者将永远不再踏入中原半步,可是现在他的弟子肆无忌惮、抢得宝剑据为己有,而且连夜赶回,看来,这个扎西灵不知此事。”

    大家伙好像听明白了一点,就是他们偶然遇到了宝剑起私心。

    无己老人道:“看来这两个喇嘛是自作主张了,抢得宝剑孝敬他的师父,这样的理解我看也是行得通的。”天山客道:“话虽如此,但毕竟这样做他就犯了武林大忌。无己老人,事已至此我看大家就不要念他的这份孝心了,一切按武林规矩办。”子云子道:“柳一天,你意下如何。”

    柳一天是大华门门主,现年三十有八,华丽富贵的打扮使他潇洒。大华门位居华山西。

    柳一天道:“就这样办,不知清苦大师有何看法。”清苦大师道:“我本以为他们这样做,完全出于好奇,此而可以得到原谅。但是此剑非同一般,为了维护武林大局我们不得不追回此剑,我清苦无异议。”子云子道:“既然大家表示通过,我们明天就出发。”天山客道:“过了祁山路口可是逍遥宫的地盘,而且在惊木峡住着上百个武林败类,如果这次稀疏遇到他们还可以打发,就担心他们一起出来作祟。”清苦大师道:“如果他们要是那样,那我们多年的努力将化为乌有。再说了,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就该得到此报应,怪不得谁。”无己老人道:“要是那样,就兵来将挡吧。时隔多年,我们不必为了以前的事情而有所顾忌。当年,我们要不是存得善心,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们现在还能活着吗?所以,他们要是良心发现就不会为难与我们,所以不必担心他们。”柳一天道:“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思索以前的事情,他们都是些无恶不作的家伙。假如在惊木峡遇到他们看他们的态度我们再做决定。”天山客道:“话虽如此,对于他们,我们问心无愧更是无需担心,我们现在的对手应该是逍遥宫。自孤独剑死去,逍遥宫风平浪静,好像与世无争。据我了解逍遥宫的八大高手各个武功高深莫测,我担心他们在酝酿什么。所以趁这次,我们就试探一方。”柳一天道:“现在说这些,我看有些打草惊蛇,我们毕竟是在逍遥宫的地盘,所以应该诫勉一切不必要的事情发生,如果事情要是牵连逍遥宫,那时我们再作打算不迟。”清苦大师道:“言之有理,我们就这样做,大家还是早点休息,明日五更上路。”

    店老板琢磨一时,觉得这些人都是为了那把剑而来,所以想发财的念头又上心头,于是跑到祁山洞口见到洞主洪山道:“洞主,今天来了好几个武林人士,各个不一般,最主要的是他们也是为了那把乌金剑而来,洞主,这个消息值钱吧。”洞主道:“他们一行有几人、”店老板道:“有七人,看他们样子,好像武功挺厉害的。”洞主道:“拿十两银子给他。”随后,将消息用信鸽传到了逍遥宫。

    第二节八大高手

    八大高手拿着乌金剑来到逍遥宫正堂,只见独孤飞雁早在哪里等候。八大高手齐呼:“宫主吉祥”独孤飞雁道:“看你们的气色,想必那把乌金剑已经到手。”尹馨刀客举起乌金剑道:“宫主请看,这把剑就是奇特。”说着将剑递给了绿凤。

    绿凤将剑交给了独孤飞雁,在她接过乌金剑瞬间她感觉到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在贯穿她的全身,她此刻晓得此剑的厉害,心想,宫主得到此剑,看来是我逍遥宫之福,以后会越来越更加辉煌。想此将乌金剑交给了独孤飞雁。

    独孤飞雁接过乌金剑后,并没有什么奇特的表现。

    绿凤看到宫主的表情感到奇怪,宫主为什么没有反映呢?是不是宫主在掩饰什么才这样若无其事。

    独孤飞雁看到绿凤这样看着她道:“绿凤,你有什么问题吗?”绿凤赶忙道:“没有宫主。我是在为你得到宝剑而高兴。”八大高手道:“恭喜宫主贺喜宫主得到天下第一奇剑。”

    独孤飞雁迫不及待的撕去乌金剑上面的布子,果然,乌金剑和书信上面说的一模一样。她看了八大高手道:“不愧为八大高手,做事就是雷厉风行、万无一失,在这里我为你们高兴也为逍遥宫的兴衰高兴,绿凤,传令下去,赏八大高手黄金百两,另美酒一坛。”八大高手共谢独孤飞雁。

    就在此时,有一小卒报:“祁山洞主有报。”绿凤赶忙接过书信交给了独孤飞雁。独孤飞雁看过书信道:“这几个老家伙,果然消息灵通,他们已经到了祁山路口。”

    尹馨刀客道:“宫主所说的可是六门约?”独孤飞雁道:“是的,要不了几日他们就回到了逍遥宫。”笑面虎道:“敢问宫主他们有几人?”独孤飞雁道:“他们只有七人。”笑面虎道:“他们胆子也太大了,七人也敢来我逍遥宫,来一个灭一个。”剪子李道:“他们也太给我们逍遥宫面子了,区区七人也赶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麻子六道:“我让他们来得去不得。”黑虎使者道:“以我之见,他们来就来嘛,来了我们照旧欢迎他们,我们这么大逍遥宫,也给他们一点面子,这样呢,显的我逍遥宫为人处世都是一流的。”快刀尹更道:“我不同意你的看法,这样做岂不有损我们的尊严。”黑虎使者道:“不然不然,我们要做到仁至义尽,那样才会做出有理的事情,到时候,他们还会大闹我们逍遥宫吗?”独孤飞雁道:“你们别争了,我看黑虎使者说的也有道理。绿凤,依你之见呢?”绿凤道:“依我说,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争斗,如今乌金剑在我们手上,他们并没有证据来证明我们拿了乌金剑,所以我们尽可作观虎斗,要是他们真的来我逍遥宫,我们也可尽地主之谊。倘若有变我们也不会受损,这里毕竟是我逍遥宫。”独孤飞雁道:“看来绿凤说的,我们应该考虑。”麻子六道:“宫主,不要听她的,她那可是标准的妇人之仁,到时会毁了我逍遥宫。”独孤飞雁道:“虽然绿凤说的有些仁慈,可是仔细想想也不无道理,真不愧是我贴身心腹。好,就这样办,传我命令,如有中原人士前来,尽可放他们进来。另外,八大高手做好一切准备。好了,你们可以下去了。”

    八大高手心有不甘的退去了,因为他们的目的不是对来者谦让而是一举歼灭。

    第三节惊木峡

    天随着公鸡打鸣而亮了,六门约的人也相继起床。洗漱完毕后,踏上了西行之路。

    来到惊木峡,此处松树茂密,而一条小路显得十分宽敞明亮。

    上官一道:“看此情景,两个喇嘛在这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子云子道:“从何而讲?”

    上官一道:“你们看这里的情况,什么东西都那么的完好无损,根本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所以我判断,两个喇嘛在这里没有遇到任何危机。”

    子云子道:“以你分析,事情就有些复杂了。”

    天山客道:“也是,这里江湖败类又加强盗出没,难道两个喇嘛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过去了?这是为什么。”

    无己老人道:“有你们这样的解释,事情就已经明朗了。”

    柳一天道:“不错,事先有人已经来过这里并且安排了一切。”

    清苦大师道:“这里地处逍遥宫境界,除了他们我看没有其他人。”

    柳一天道:“事事难料啊。”

    清苦大师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有不同的看法。”

    柳一天道:“这里虽然是逍遥宫的地界,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呀。这样吧,我们再这里就不停留了,还是往前赶我相信,事情会一步一步水落石出。”

    “往前赶,说的轻巧。”

    “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嘛。”

    突然间从四面传来了声音。

    清苦大师道:“有胆说话就有本事现身。”

    “臭和尚,没有想到你会在这里和我们相遇,哥几个,不要怕,今天就是报仇的好日子,出来吧。”声落,从东西两面飞来十几支箭。

    清苦大师叫道:“小心有毒箭。”

    六门约的人迅速挡去毒箭的瞬间他们面前也忽然间多了十几个人。清苦大师看到面前的来人,熟悉的面孔让他感到不以为然道:“原来是你们呀,怪里怪气我还以为是那方的大罗神仙到了,没有想到是你们几个。”“不错,是我们江西罗刹门,真是老天有眼让我们今日在这里遇到你们。”清苦大师道:“当年你们罗刹门在江湖无恶不作,而且欺男霸女,有多少良家妇女被你们欺凌。我们放过你们就是希望你们能改过自新,谁知今日仍不知悔改,也罢,纠差肃,我们今日就成全你们。”纠差肃哈哈笑道:“笑话,真是大言不惭,你还以为我们是在当年吗?我告诉你们,我们这十几年在这里苦修武功,为的就是有一日报仇雪恨。老二,老三,老四,你们准备好了吗?”老二阎三里,老三扎巴恨,老四揪玉一起叫道:“为了当年的仇恨拼了。”话落十几个人蜂拥而上。

    对于江西罗刹门,六门约按当时的情况来说应该给了最轻的惩罚,就是将他们赶出了中原,永远不得踏进中原半步。如今,他们好像成了气候,当年的四兄弟,而今已经有十几个人的小帮派,看来不可小觑。无己老人道:“我们今日再不可心慈手软了。”子云子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各位,都要小心哪。”

    虽然对方人多,毕竟都是些武功平平之辈所以不足为虑,不出是招,都在地上打滚嗷嗷叫。江西罗刹门的四兄弟见情况不妙伺机逃走了。柳一天道:“可惜让那几个家伙溜了,当初我们的恻隐之心或许对他们无济于事。”清苦大师道:“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这就是因果关系。”无己老人道:“邪不胜正,这个道理永远都是真理。好了,我们也该起程了。”

    走过三里之地,前面路中央站着一个人,四十来岁,一身黑衣妆扮,手握大刀正恶狠狠看着六门约的人。天山客仔细一瞧原来是山西大刀门大刀刘一刀。天山客道:“刘一刀,你处在这看来还是没有想明白,你说都这么些年了,怎么就冥顽不灵呢。”刘一刀道:“虽然我做过很多愚蠢之事,可是你们没有必要将我逐出中原,我虽然鲁莽,可是我杀的都是该杀的,因为他们该死。你们去问问,他们各个奸淫掳掠,勾搭成奸,我杀了他们有什么错?今日,我就想要个说法。”天山客道:“如若如你所说属实,我们何必要对你下手呢,我问你,张家小两口他们该死吗?李家十七岁的小翠该死吗?就因为人家和同村的小伙说几句话,你就认为他们勾搭成奸,真是迂腐之极。”柳一刀道:“我不听你的狗屁道理,今日在此碰到爷爷,算是你们的福气,大家出来吧,咱们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话落有三十多个人冲了出来。

    六门约的人十分淡定,各个提气用功迎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三十多个人全撂倒了。刘一刀其实就在旁边躲着看情况,见势不妙他早就撒腿跑了。

    第四节冷玉崖

    柳一天道:“今天怎么回事,他们都各个不怕我们。”

    子云子道:“以我看来,他们分明就是有人安排。”

    无己老人道:“不管他们怎么安排,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我们知难而退,如此看来,对方已经晓得喇嘛持有乌金剑,不然,不会这么做的。”

    天山客道:“这里是逍遥宫的地盘,八九不离十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上官一道:“不论我们怎么说,我们现在缺少证据,看来我们这次西行,就得去一趟逍遥宫,否则,什么都不会知道。”清苦大师道:“这样做,也许会遭到逍遥宫拒绝,到时候我们还不能硬闯,那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应对。”

    子云子道:“逍遥宫我们必定要去,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到时候一切都会船到桥头自然直。”

    柳一天道:“如此这样的折腾,两个喇嘛能轻易的躲过逍遥宫的耳目吗?”

    天山客道:“既然是事先安排,你想,喇嘛肯定在此相安无事,前面就是冷玉崖了,要是在哪里还没有喇嘛的蛛丝马迹,看来,喇嘛已经过了此地。”

    来到冷玉崖,面前有三条路口,就在这里有好多脚印,而且非常的乱。

    上官一道:“按这样的情况分析,这里应该是有人争斗的地方,而且在场的不下十人。”

    无己老人道:“这样的推断看来是正确的”话落他往前走了几步看着地上有几点血继续说:“你们看,这里还有血迹,很明显,喇嘛已经遭到不测。”

    上官一道:“但愿酥舞置和索拉尼有惊无险。”

    天山客道:“我看生还的概率不大,就凭这些脚印就可以判断喇嘛他们的对手绝不是善差,而且凶残,一定将他们杀害并且毁尸灭迹,原因就是干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柳一天道:“你们看,这里还有托拉过尸体的痕迹。”

    所有人顺着痕迹走了百十步来到了一颗大树旁边,有一堆树叶堆起。柳一天看着树叶心中早就明白了,这堆树叶是有人堆起的,理由就是用树叶掩埋了尸体。他抛开树叶,果然,一个尸体出现在大家面前。看装扮就是喇嘛服饰。

    柳一天道:“看此情况,喇嘛已经遭遇了不测。”

    无己老人道:“眼前只有一具尸体,或许另一个还活着。”

    上官一道:“喇嘛只有两个人,而对方是他们的几倍,我想另一个活下去的可能性机会很渺茫。”说着他看看周围的地形接着说:“你们看,此处有三处通点只有一点是死点,那就是悬崖。你们想想他的对手能给他机会活吗?所以我说,另一个不死也是掉下山崖了。”

    清苦大师道:“我同意上官一的分析,其实我也有同感。”

    子云子看了看尸体,其肤色没有变化,看来是内伤而死。他扒开衣服看了看前面,前面没有什么致死痕迹,接着又翻过了尸体,然在后心处插有一把暗器。他小心翼翼的拔出暗器。暗器成四棱形利器,尾巴还带有红色线条。道:“大家看,这把暗器就是致这喇嘛死亡的凶器。”

    子云子刚拔出暗器,索拉尼的尸体立刻变成青黑色。

    天山客道:“有毒。这些家伙也真没有本事,暗箭伤人。”

    柳一天道:“我看这暗器似曾相识,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清苦大师道:“不错,这把暗器我也有影响,他就是乐庆菲的独门暗器——追命锥。”

    子云子道:“此毒真是厉害,竟然在体内完好保存,看来此毒乃是见风疾走。”

    柳一天道:“这没有道理呀,如果见风才运行,那这个喇嘛就不是死与毒镖。”

    子云子道:“此毒是剧毒,虽然暗器不拔,其肤色完好,但是其毒已经贯穿五脏六腑,中了此毒可以说就是无药可救。”天山客道:“在逍遥宫的地界,竟然有隐山居士乐庆菲的追命锥,这个事情可是不好分析。”

    清苦大师道:“乐庆菲一向独来独往,行踪不定,如果说这件事情与他有关我是不会相信的,地处逍遥宫地界,他们的八大高手各个武功高深莫测,我想这件事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无己老人道:“清苦大师的分析不无道理。只是现在证据不足,但是他们的嫌疑最大。假如有别人来此,可逍遥宫却毫无察觉,那你们说,逍遥宫是不是快要在江湖上消失了。当年独孤剑一直想独霸武林,要成为武林至尊,虽然没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去了,但他女儿现在继承了逍遥宫宫主,难保没有野心呐,说不定这次事件就是她一手策划的。”

    上官一道:“看来这次西行免不了逍遥宫一趟,看看这个独孤飞雁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天山客道::“那我们到逍遥宫去以什么理由呢?”

    子云子道:“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商量此事,到了逍遥宫看情况再随机应变。”

    无己老人道:“也好,我们现在讨论,也不会有个结果。这样吧,就按子云子说的到了逍遥宫一切以静制动,大家看行不。”

    大家一致通过。

    第五节逍遥宫

    来到逍遥宫一路畅通无阻,这使得大家心生疑虑,难道逍遥宫对外来者真的不闻不问?门前小卒拦道:“这里是逍遥宫,闲杂人等不得擅自进入。”

    清苦大师道:“我们是六门约,今日来此是要见你们宫主独孤飞雁。”门卒道:“你们有约吗?”清苦大师道:“你去通报一声便知。”门卒道:“那好,你们稍等。”

    独孤飞雁拿着乌金剑仔细端详着,问道:“绿凤,我从听说这把剑,是用乌金铸成时我好惊奇,此剑削铁如泥且锋利无比。当时我就想,如果我能拥有它那将是逍遥宫的福。当年,阿爹一心想称霸武林,使整个武林挥动在自己臂下,可惜阿爹没有完成他的夙愿,今日,我要替他完成。绿凤,你说我能不能?”

    绿凤道:“宫主聪明伶俐定会完成的,我祝宫主早日实现心愿。”

    独孤飞雁道:“这把剑这么厉害,我怎么就觉得它在我手里不是那么随心所意,和平常的剑没有什么分别。今天早晨我练了一个时辰,可是我就是没有看出它的不同之处。绿凤,你也接触过这把剑,你有何感想。”

    绿凤听独孤飞雁这样问,可把她难住了。如果说这把剑真的和其它剑没有区别,那就是说一无是处。可是自己亲自拿过,也感受到此剑的特别之处,此剑并非寻常,相反是件宝贝。可是她怎么说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呢,莫非独孤飞雁感受不到此剑的奇特?难道我有错觉?想此。

    道:“宫主,如果说此剑是平常一般,那我们拿着岂不是引火烧身,但是,我们现在又不能公开拥有这把剑。所以,今后我们还得万般小心一定的保密才是,否则那些六门约的人不会坐视不管,何况他们已经追过来了,说不定快到我们这里了。”

    独孤飞雁道:“不错,我想他们也快来了。听你这么说,你是害怕了?”

    绿凤道:“回宫主,卑职没有这意思。”

    独孤飞雁道:“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绿凤道:“回宫主,我的建议其实都是为了逍遥宫着想。我不是害怕他们,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大动干戈只是两败俱伤,所以以和为贵最为适宜。”

    独孤飞雁看看绿凤道:“你总是那么仁慈。就算两败俱伤,也不能让他们随心所欲,我逍遥宫可不是想来就来的地方。”她犹豫一时又说:“话又说回来,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以和为贵?也罢,小不忍则乱大某。”

    “禀报宫主,外面来了一伙人,自称是中原六门约,请求见宫主。”

    独孤飞雁道:“说曹操曹操就到,真是有意思。让他们在大殿等着,也让八大高手在大殿候着。”

    小卒出门传道:“各位,宫主请你们在大殿等候。”

    六门约的人来到大殿,大殿里面空无一人。一刻钟时分,从围帐里面传出话来“各位不辞辛苦来到我逍遥宫一路辛苦了。”随着话音从围帐后面走出一个人,她就是独孤飞雁。

    独孤飞雁一身红色飘纱装扮,一双大眼睛显得冷漠。脸遮红色纱巾,头发用红纱卷起,可以说漂亮大方,亭亭玉立在众人面前。“各位前辈,独孤飞雁这厢有礼了。”

    众人对独孤飞雁的态度表示认可,尽管她的眼神冷漠,也对独孤飞雁的装扮给予高度评价。虽然众人没有说出口,但在心里已经是肯定的。唯独众人不喜欢的就是她的强颜欢笑。众人的眼睛同时也赞赏了独孤飞雁身边的一个人,她就是绿凤。绿凤一身绿色装扮和独孤飞雁打扮手法是一模一样,丝毫没有一点差异,唯有一点不同的就是她们的长相,绿凤瓜子脸,

    丹凤眼,一幅和善面孔,人见了十分舒服。

    子云子道:“想必你就是逍遥宫宫主独孤飞雁了。”

    独孤飞雁道:“正是小女子。一年前我奉阿爹之命接管逍遥宫,今日与你们见面是第一次。久闻武林六门约,今日得见果然气度非凡。听阿爹提起你们都曾相识,见到各位真是荣幸,论辈分我还得称呼各位一声大伯啊叔的。对了,你们中间的那个小子应该不是六门约的,他是什么人。”

    青风不高兴道:“我也是六门约的,我不是小子,无己老人就是我的师傅,我叫青风。”

    独孤飞雁一开始就注意了青风的举动。冷笑道:“年轻就是好。不知各位远道而来有何事,不会是来我逍遥宫欣赏风景吧。”

    子云子道:“今日来此,可以说是顺路。自独孤剑创立逍遥宫,我们六门约的人没有到此致贺,这次武林发生了一点事情,也正好顺路,所以就来了。”

    独孤飞雁道:“如果我的消息没错,你就是崆峒派掌门子云子。”

    子云子道:“正是,想不到逍遥宫的确厉害。”

    独孤飞雁道:“敢问子云子掌门,武林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来此逍遥宫。”

    子云子道:“有两个喇嘛,抢了我中原宝剑,我们一路追到冷玉崖,发现有一个喇嘛已经遇害,而另一个下落不明。此事发生在逍遥宫地界,我们过来就是问问,宫主可否听闻此事。”

    听到子云子的话,独孤飞雁心中已经有底,因为他们没有证据证明此事就是逍遥宫干得,尹馨刀客你真行。想此道:“不瞒各位,我逍遥宫虽然地界宽广,可是逍遥宫人才甚少,所以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各位,见笑了。”

    六门约的人相互直视,在没有一点证据面前他们难以开口。虽然事出逍遥宫地界,但是现在拿不出一点东西证明。此而大家心知肚明怎奈无权发言。

    青风问无己老人道:“师傅,此事这样下去,我们就会被动,我看那飞彪有问题,不如从它说起。”

    无己老人思索一时点点头道:“我们在死者身上发现,死者是因为中了毒镖而身亡。我想说的是,请问宫主,你逍遥宫高手如云,有没有使用飞镖的。”

    独孤飞雁道:“这个问题我不会关心,所以我不晓得。”

    无己老人道:“原来如此,要不请宫主将他们唤来让我们见上一见如何。”

    独孤飞雁早就做好准备。“绿凤,传八大高手来见。”

    八大高手形成一对与六门约的人形成面对面,各个气焰高涨不可一世,用一种瞧不起的眼神对视着对方。六门约的人见到如此傲慢的八大高手,心中无比气愤。面对逍遥宫八大高手,六门约人人都明白,今日要是打拼并非上策。现在的问题是要找到线索。

    无己老人道:“今日得见八大高手果然名不虚传,各个神清气爽看来一定是武功卓绝骁勇善战。”

    八大高手听后无己老人的话,人人眉飞色舞得意忘形。尹馨刀客道:“多谢你的夸奖,这都是我们勤加修炼的结果。”无己老人道:“既然如此,那就请练练你们的身手如何。”

    笑面虎大摇大摆摇着扇子来到无己老人面前道:“既然你们有这个雅兴,我们兄弟也就恭敬不如从命。”

    黑虎使者道:“久闻六门约的人武功天下第一,我们兄弟正想去中原找你们比化比化,没想到你们来了,好,不请自来,也算机缘巧合。”

    独孤飞雁道:“既然六门约的人这样想和八大高手过招,好,我就成全你们的心愿。绿凤,灿峰亭。”

    绿凤明白独孤飞雁的意思道:“各位,宫主想请你们到灿峰亭依序。”

    灿峰亭是逍遥宫的练武场,地方宽阔而且环境幽美。只是在边缘有一个墓碑,上面刻着独孤剑之墓。独孤飞雁道:“各位,这灿峰亭是先父的墓地,这里也是我逍遥宫的练武场所,大家今日就在这里切磋。”

    六门约的人来到独孤剑墓前抱拳见礼。

    子云子道:“独孤剑武功卓绝,可以说一代宗师,怎么就走火入魔致死呢?不可思议。”

    独孤飞雁道:“这是事实,无可非议。各位,你们是一对一,还是一起来。”

    无己老人道:“我看这样吧,我们有三人,你们随意即可。”

    独孤飞雁道:“也好。八大高手,你们谁出来比试。”

    黑虎使者,笑面虎,还有麻子六,这几个上前一步道:“宫主,我们希望与他们比试。”

    独孤飞雁道:“也好,记住,点到为止,切不可伤了对方。”

    六门约的人商量一番后,无己老人道:“我们有三人,你们也是三人,我看你们再派三个才是。”

    笑面虎道:“无己老人,你也太夸张了,我们三个就够了。来吧。”说着攻向六门约的人。六门约还没有决定谁上,这样一来,柳一天、天山客、青风迅速出手,迎击对方。

    几十招后,青风明显不是黑虎使者的对手,差些被打成重伤。而笑面虎、麻子六却被柳一天、天山客打的防不胜防步步退却。笑面虎刚要使用他的飞镖,却被麻子六拦着说:“今日只是切磋没有必要。”笑面虎气急败坏道:“我要杀了他们。”麻子六道:“你若使用飞镖,今后逍遥宫可就不太平了,你想想吧。”笑面虎想想道:“你说的在理我们就认输。”

    尹馨刀客道:“武林六门约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得见佩服佩服。”

    子云子道:“承认。八大高手才是精英。”

    独孤飞雁道:“这是一局,要不我们所剩之人来挑战你们,这就算是第二局吧。”

    无己老人刚才已经看的明白,就算再比上几局,他们也是不会使用飞镖,与其如此不如早些离开,寻找其它证据。想此道:“我看就不必了,八大高手的武功可以说出神入化炉火纯青,在争个高低也没啥意义,事已至此我们也该告辞了。”

    独孤飞雁道:“既然来了就请多住几日,我逍遥宫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呢。”

    无己老人道:“下次吧,多谢宫主美意,我们就此告辞。”

    独孤飞雁道:“既然各位执意离开,我独孤飞雁就不强留了,希望各位有朝一日来我逍遥宫好好游赏一番。送客。”

    看到离去六门约的人,独孤飞雁有一个想法,就是派一个人去走走武林,看看武林中都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她挑中了绿凤。“绿凤,这次派你到中原,主要是打听武林有何动向,一有好的消息即刻飞鸽传书。”绿凤道:“宫主放心,我定不辜负你的期待。”独孤飞雁道:“要的就是你这股胸有成竹样,另外,有红相陪你一起,去吧。”

    六门约的人离开逍遥宫,又来到了冷玉崖仔细观察了地形。无己老人道:“从此处看,两个喇嘛已经遇害,一个当即死亡,而另一个则掉下了山崖,应该说生死未卜。”上官一道:“就算如此,我们也没法去这山底探险。”子云子道:“不出一个月,我相信会水落石出的。”清苦大师道:“为今之计,我们得先找到隐山居士,否则,我们一头雾水无从查起。”柳一天道:“待我们回去,就派人手去找,还事情真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