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惊人的消息

    六门约的讨论就这样定了,找出隐山居士,探查冷玉崖山底。一个月后少林寺议事再做定夺。

    三灵刀没有抢得宝剑,又没有找到公孙雯的下落只好回到了他们的老巢------长圣教。长圣教位于川西,风景独好。自公孙常胜创教以来,在江湖上可以说赫赫有名,尤其是他手中那把关公刀无敌于世。他们刚进教门就有人去通报。三灵刀走进教堂,只见教主早已坐在那里等他们。

    三灵刀跪拜:“拜见教主,教主万福。”公孙常胜嗯了一声:“好了,我让你们办的事情怎么样了?”三灵相互瞅瞅,一个让一个先说。瘦黄道:“大哥,你就说吧。”公孙常胜道:“看到你们这个样子,事情一定没有办好。行猎你说,怎么回事。”行猎道:“师傅,大小姐性格你是知道的,她要是不让我们找到,她会藏得十分隐秘,,,,”“哼,没有用的东西。”公孙常胜打断话头:“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这次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你们就别回来了,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回来。”话虽这样说,其实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女儿,性格确实刚烈。也罢,在外面她会想的很多,说不定那天想通了就回来了。“你们起来吧。这件事从长计议吧。”三灵刀谢过教主站在了一旁。行猎道:“教主,过些日子,师母的忌日就到了,我想,到时侯大小姐一定会回来。”公孙常胜道:“这个我比你清楚,问题是她的态度。好了,我们就不说她了。你们出去这么些日子了,江湖中有没有奇闻异事。”

    三灵刀听到这个话题都是争先恐后回答。“师父,确有大事发生。”看到三灵刀的样子,不用说江湖一定有事情发生。“行猎你说。”行猎上前一步道:“师傅,自吃人魔王萧傲天失踪后,江湖基本是相安无事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只是在牛头山不远的一个村子,有个叫张生的把牛头山的土匪头子野豹给清理了。”

    公孙常胜听到野豹这个名字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他晓得这个野豹,野豹武功不算第一也和自己打个平手,怎么会败给一个无名小卒。道:“这个消息可是千真万确。”行猎道:“毋庸置疑。”公孙常胜道:“这么说来,这个张生的确是个人物,那他现在何处?”行猎道:“听说他们两败俱伤双双身亡。”公孙常胜道:“这样啊,我还以为他还活着。”行猎道:“据消息说野豹用的是金鹰拳。”

    “金鹰拳?”

    公孙常胜感到吃惊,金鹰拳在武林已经消失近二十年,今日凸现非比寻常,好在此人已死,从此,江湖就会平安和谐了。可是金鹰拳霸道无比,武林没有能制服它的人,但现在有人做到了,看来这个张生武功高深莫测,可惜啊,不能领教他的高招了。听到这个消息他将信将疑,还是不肯相信三灵刀所说的。

    行猎看到师父在犹豫道:“师父,你在犹豫什么?”公孙常胜道:“你们说的我怎么就半信半疑呢。”瘦黄道:“师父,这个事情确有此事,师傅你说金鹰拳威力无比不可能有人会打败它,但是这个事得改改。如果没有利器帮他,那小子怎么可能杀了野豹。”公孙常胜道:“你是说另有其他原因。”三灵急道:“看你说个话也说不明白,我来。师父,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张生武功平平,不过喜欢铸铁,所以开了个铸铁铺,平时呢给乡村百姓打造农具,偶有时也会给人铸造兵器。土匪经常出没乡村糟蹋乡邻,于是张生就想方设法除了这个祸害,于是自己打闹了牛头山,结果土匪没除反而惹急了土匪,可以说惹祸上身。过了几日,土匪调虎离山之计血洗张村,杀了他的全家。于是张生连夜铸造了宝剑,听说是用乌金所铸,称之乌金剑。据说此剑通灵性,能让主人内力大增,至此,张生凭借这把乌金剑大败野豹,最终灭了牛头山的土匪,也因此,自己被金鹰拳击中,碎了心肺而亡。”公孙常胜好像在听神话,道:“如此说来,这般灵奇之剑要是我长圣教得到岂不乐哉。”行猎道:“是啊师父,如得此剑可横行江湖。”公孙常胜大笑道:“此剑现在何处?”三灵道:“这把宝剑被两个喇嘛抢走了,弟子无能,请师父责罚。”公孙常胜怒道:“你们三个连两个喇嘛都打不过,你们还回来干吗。”三灵刀低头无语。公孙常胜道:“速派弟子查探宝剑的去向,我一定要得到。”

    第二节温家堡

    “报”有一小卒跑进中山寨大堂。尹回亲问道:“有什么事情这么急。”小卒道:“据信鸽消息回报,卢志和他娘子向温家堡驶去。”尹回亲道:“你下去吧。”转身又道:“寨主你看如何。”义泉笑道:“这样啊,虽然不是我预料中的,不过这也算是好消息。吩咐下去,把他们的路给我封死,我要他们有去无回。三位护法,这次就看你们的了,我希望你们能如我所愿。”听到这个消息,奉峰真不想去,可是现在别无选择,只好迟疑的答应了义泉。

    温家堡位于云南西北,一年四季如春,万物百资争样。温家堡堡主温笑佳是方圆百里的琴、棋、书、画世家,武功自然不是泛泛之辈。由于温家堡堡主为人正派,所以在武林中有一席之地,在江湖武林人士眼里他是象征和平大使,此而温笑佳在人品还是武功方面都是赢得尊重的。尤其雁形变神功堪称武林一绝,如得到它就等于得到天下。温家堡是一个村子,堡内有四百人口,温家有四十多口。温笑佳老伴去世早,有一儿一女。儿子叫温怀玉,女儿叫温慧慧。温怀玉十五岁就被隐山居士带走,学习心法,至今没有回过家。温慧慧从小练习琴棋书画,尤其是琴艺,不到十四岁家喻户晓,远近闻名,被卢家堡堡主卢少天之子卢志看中,十七岁便嫁入了卢家。

    温慧慧细条身材,四方脸,不算绝世美人也可称得上倾城倾国的美女。她不但琴棋书画出众,武功也是超群,此父亲的销魂琴声她已经十分领悟。这日,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他与相中一起赶往温家堡,去贺寿父亲的六十大寿。他们备了厚礼,带上不满一岁的儿子上路了。卢家堡与温家堡路程不远,两日便可到达。

    “老爷老爷,小姐姑爷他们来了。”一个家丁叫着跑向温笑佳。温笑佳听到女儿的到来非常高兴,在堂屋静坐等候,一边吩咐家丁取琴准备谈凑一曲。温慧慧还没有到自己家中,温家堡的村民见了她各个见礼,自己也被这样的喜悦感到如痴如醉,像在做梦般飞跃。此刻,一阵美妙动听的琴曲飘扬整个温家堡。温慧慧听得出,这首曲子叫家乡情。快到温家门口,早有家丁守候门口。丫鬟小翠道:“小姐,你看今日气氛多好。”温慧慧道:“是呀,是爹爹为人造就了这样的一切,今日,难免乡亲们各个兴高采烈。”温笑佳在堂屋等女儿,可是他心中着急,于是边吹边走出大门,在院子中央等候。温慧慧、卢志见爹爹在院落,赶紧跪地道:“爹爹安福。”温笑佳忙搀扶女儿女婿道:“快快起来,不必多礼。你们一路奔波,一定劳累,快到屋里坐。”

    来到堂屋,温笑佳抱起外孙道:“日子过得好快啊,转眼都一年多了。对了,我的外孙叫什么名字。”温慧慧道:“爹爹,他的名字叫骄梓,是他爷爷起得名。爹,好听吗?”温笑佳道:“骄梓,好名字。对了,你们一路没有遇到什么奇异之事吧。”温慧慧道:“我们一路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爹爹,你这是怎么了,今天问这么多事。”温笑佳道:“最近江湖中发生了几件大事,而我们温家堡又是武林秘籍收藏最多的地方,尤其是金鹰拳谱,我担心贼人对它不怀好意。”温慧慧道:“金鹰拳谱?爹爹,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温笑佳把孩子给了小翠道:“你俩跟我来。”

    出了堂屋又从右边绕过堂屋来到一个小屋,小屋里面乱七八糟,而且灰尘厚厚的,好久没有打扫了。温慧慧道:“爹,你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好脏。”温笑佳道:“脏就对了,这间屋子谁都不许进来,除了你们。”

    说着他走了几步在正面墙壁上轻轻按下了一块石砖。只听的咯吱的声音响了几下后,只见正面墙壁开了一扇门,门宽三尺高六尺。走进门,门口有楼梯,楼梯直下地下室。

    温笑佳道:“你们小心,走楼梯跟着我走,它有节奏,二四六八。”来到地下室,室内有一排柜台,柜台上面摆了好多书籍。温笑佳道:“这些都是江湖中各门各派或是个人练就的武功秘籍,虽然不是什么上乘武功,不过也算是江湖一流之功。”卢志道:“爹爹,我想看金鹰拳谱。”温笑佳道:“这本书是你爷爷留下来的,你们想看也无妨。”说着将金鹰拳谱给了卢志。

    卢志接过书,封皮上面写着金鹰拳谱。打开书首页,著有两篇。一、拳路篇。二、内气篇。看了首页,他再没有往下看而是给了温慧慧。温慧慧接过书,也是简单的看了一下,但是她过眼后,觉得此书精气神贯通与一体,充分的将此拳法展示的天衣无缝,更是无懈可击。如此拳法,的确是武林一绝。要不然,怎能在江湖威名远赫。金鹰拳谱,这是爹爹第一次提起,想必它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道:“爹爹,这本拳谱,怎么只有上篇。”温笑佳道:“这本拳谱来之不易,是时候让你们晓得了。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你爷爷预知先生听到江湖人士要对金鹰拳封杀,于是执意要把这套拳法记载,不惜生命安全踏上了金鹰教。”

    第三节金鹰教

    创金鹰拳之人真名你爷爷暂不晓得,只知道他姓金。他创出此拳法后,随即开创了金鹰教,自此,江南一些门派对新开的金鹰教指手画脚,意见纷纷,于是相约一日到金鹰教比划武功,想以此将金鹰教在江湖上消失。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各个被打的伤痕累累,灰头土脸而归。至此,金鹰教在江湖名声大旺。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此人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很多门派都遭到了惨痛的代价。这个消息传出后,有江湖正派人士联手,准备讨伐金鹰教。

    历经磨难终于来到了金鹰教。金教主高坐大椅,喝着极品好茶,一口一口品尝其中的味道。听守门弟子报:“外面有一个六十多岁的人,他自称是温家堡堡主温预知求见。”

    “温预知?温家堡堡主?有意思。请。”

    温预知来到大堂,见一人高坐堂椅心中便明白了,此人就是金教主。此人一幅嘻皮笑脸样,浓眉大眼,皮肤白皙,年岁不过二十七八。这样的岁数,能创出一世绝活可谓天才。一身金黄色长袍显的贵气。

    “见过金教主。”

    “你就是温家堡堡主温预知?”

    “正是本人。”

    “不知温堡主大驾光临我处,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

    “来呀,让座。”

    温预知对金教主给自己座位坐感到十分诧异,因为外人都说他是恶魔,从来不把人当人看,今日看来也并非如此。他坐在椅子上面反复思索怎样才能取信于这位不可一世的教主。虽然自己能说会道,并且江湖人士看得起给了个美誉,未卜相知,但在这位面前未必使得开,因为他好像不信这一套,所以,以预测来取信将是不可行的。想了半天,决定走一步看一步随机应变。

    “温堡主,你不在你的堡内安享晚年,跑我这有何事干。”

    “金教主,你有所不知,我这个人天生就不是呆得住的,转着转着一不小心就来到你这了。金教主,你该不会不让我歇歇脚吧。”

    “既然温堡主这样看得起,我怎么会赶你走呢。来人,泡茶。”

    喝着好茶,温预知仔细观察着金教主。

    “说吧温堡主,你的来意。”

    听到金教主要开门见山了,温预知还是玩笑道:“我不说你也知道,金教主你猜猜看。”

    金教主想了想道:“我虽不知道你的真实意图,可我晓得你一定知道了,此而是来看我金某笑话的,是不是。”

    “岂敢岂敢,金教主你开玩笑了。实话说,我是知道了武林门派要对金鹰教不利,可是我不是来看你笑话的,真的。

    金教主奥了一声,“那你说说看,我能否躲过此劫。”

    “以金教主的为人,我看应该没什么大碍,就请金教主放心做你的教主好了。”

    金教主听后哈哈大笑一阵道:“好,好,我相信预知先生的话。不过,数倍之敌与我金鹰教,如何才能化解这次危机。”

    “以金教主的金鹰拳,他们应该不会轻举妄动,请教主放宽心,一切小事尽不去理会就是。对了,到现在还不晓得教主真名实性。”

    “这个怪我。我姓金名飞鹰。”

    金飞鹰话落笑了一时。温预知借机把话题转移到金鹰拳谱上。

    “金教主,你的金鹰拳闻名天下,可以说独步武林,真乃武林盟主也。”

    金飞鹰一听此话忽然间不高兴起来。“别人这样说,我就当没有听到,就当没有这回事,可是预知先生你也这么说,我真的很伤心,看来没有人了解我心。”

    看到金飞鹰的表情,温预知更加相信,面前这位所谓大奸大恶之徒,其实并非传言那般。“对刚才的言语,如果伤到金教主我温预知深感歉意,不过,传言胜威,整个江湖都对金鹰教虎视眈眈,恨不能早意灭了金鹰教一图后快。对于这个问题你就没有什么辩解吗?”

    “江湖传言,我金飞鹰杀人不眨眼,是个十恶不赦的魔头。不错,我是与武林高手交过手,可是他们都是心服口服,各个没有怨言。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尽然是这样的结果。也罢,既然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我也无需再做解释。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了。温堡主,难得你来我金鹰教,今日我就尽尽地主之谊。来人,大摆宴席。”

    “多谢金教主美意,可是我、、、、、”

    金飞鹰打断温预知的话道:“既来之则安之。其实,我早知你的来意。你一向以收集武功秘籍而闻名,所以,你不会离开老本行的。”

    “金教主这么说了,我也就直言不讳。不错,我是奔着金鹰拳而来。”

    金飞鹰看看温预知,此时他心中很是矛盾,不知该怎么处置这件事。是留还是赶走?他一时难以抉择。赶走?如果这样做,武林那班人联手一举灭了金鹰教,到时候,自己所创的金鹰拳就会凭空消失。留下?如果这样做,自己就算与武林人士玉石俱焚,将来,自己的金鹰拳也会永世得到流传。对,就这样办。

    “温堡主,给予你的人品和修为,我金飞鹰是信得过的,所以,我请温堡主帮忙,不知温堡主意下如何。”

    “承蒙金教主看得起,我若能及定在所不辞。不知金教主有何事?”

    金飞鹰看似很忧伤。道:“我从小无依无靠,在六岁时,我饿昏在街头,是师傅把我捡回去,教我武功,使我有了深厚的内功,至此我创出了金鹰拳,并且创立教派,没想到周围的门派接二连三找茬,无奈,我只是想教训教训他们而已,并没有滥杀无辜,更没有强抢民女。我知道,现在外面怎么说我,我是一清二楚。他们聚集金鹰教,目的可想而之,到时我能如何?只是可惜了我这套拳法,没人能将它发扬光大。”

    温预知听到此话就明白了,原来他担心无人继承他的金鹰拳,看来凶残加自私。道“这个问题,金教主完全不必担忧,你手下弟子众多,各个勤奋好学,一定能将金鹰拳发扬光大,这一点应该毋庸置疑。”

    金飞鹰苦笑几声道:“我金鹰教虽然有几百弟子,可是让他们学,我看,得要上十年以上才行。据我所知,武林各派已经向我金鹰教逼来,不出一月,我的一切基业将化为灰烬一无所有。”

    听到此话,温预知心感同情,可是有因必有果,种什么豆得什么果理所当然。对于魔头不必同情。但是眼前的魔头怎么感觉十分善良,他的所作所为极不符合魔头字样。

    “金教主,眼前燃眉之急应该是速让你的弟子都熟悉金鹰拳,这样,或许可解危机,不然,只有等死。”

    金飞鹰听到温预知的见解迟疑了。

    “金教主,我这主意,你不必犹豫,为了金鹰教,你也应该这样做。虽然金鹰拳练习困难,可是几百人抱成团,那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如果你还有顾虑,你所创的一切将真的一无所有。”

    金飞鹰在大堂内走来走去,突然停步道:“也只能如此了,明天我就传他们基本拳法。”

    “不,你一定要传绝招,否则没用。”

    “以预知只见,只能如此?”

    “不错,虽然远水解不了近渴,可是几百号人似座山呀。”

    金飞鹰点点头,“如此行事,但愿能化解此次危机。预知先生,我们到玉香亭喝几杯。”

    温预知痛快的答应金飞鹰的要求。

    酒菜已经上满,整个桌面摆放着十几道菜,有鸡鸭鱼鹅,山珍海味。看着丰富的美味佳肴,温预知晓得了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得过且过,从来不考虑后果之人。

    笑道:“金教主丰衣足食,可见无忧无虑。”

    金飞鹰冷笑道:“平日里我可是十分节俭,今日就不同了,这顿酒席,纯属为先生而做,先生,请上坐。红玉,去吧夫人请来。”

    一会功夫,金飞鹰的夫人慢慢走过来。头发高卷,金簪闪耀。瓜子脸,大眼睛,俏鼻樱桃嘴,再加一身粉色的绫罗绸缎,真是绝世佳人。

    金飞鹰向前走了几步,拉着她夫人手道:“温先生,这就是我的夫人------华玲玉,快,见过温家堡堡主温先生。”

    华玲玉行礼道:“温先生好。”

    金飞鹰拿起酒壶将酒倒满道:“玲玉,敬温先生一杯。”

    华玲玉端起酒杯道:“先生,久仰温堡主为人,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先生,请喝了它吧。”

    温预知高高兴兴将酒喝下。

    金飞鹰道:“玲玉,你怎么不喝,这样没有诚意呐。”

    温堡主放下酒杯道:“无妨无妨,这样挺好。”

    金飞鹰道:“先生莫要见怪啊,来,我们喝。玲玉,你也喝。”

    华玲玉道:“教主,我不能再喝酒了。”

    金飞鹰不解道:“为什么?”

    华玲玉刚要解释,就觉得发呕想要吐。

    金飞鹰紧张道:“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温预知看出了问题道:“恭喜教主,贺喜教主,你夫人有喜了。”

    金飞鹰听到这个消息美不胜收“什么,我有儿子了?玲玉,你真了不起。”说着将华玲玉紧紧搂在怀里。

    温预知看到眼前的情景十分感动,不由得想起了当年他和妻子的一幕。

    金飞鹰道:“夫人,你现在身体不适,我看你就别练习袖手飞丝了,好好休息才是。”

    华玲玉道:“夫君你就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

    温预知道:“看到你们这么恩爱,我真为你们高兴。”

    金飞鹰道:“是的,我和玲玉相识已经有六年,在我金鹰教成立之时,我就把她接过来了,四年了,我终于有了儿子。”说着留下了热泪。

    华玲玉看到夫君流下了喜悦的泪水,自己也万分欣慰。

    第二日,温预知一早来到大堂,见金飞鹰一个人在堂内走来走去,看他十分焦虑。

    “教主,人逢喜事精神爽,可你这是焦头烂额啊,太说不过去了。”

    金飞鹰为难道:“我正为此事犯愁呢。温堡主,你给我想想办法吧。”

    “教主别急,什么事情你这样犯愁。”

    “我金鹰教危难当头,夫人好不容易有喜了,到时,江湖上千人讨伐金鹰教,我怕到时没有机会保护她们,我总不能看着她们母子让他们杀害吧。”

    温预知听到金飞鹰的话,觉得此人有情有义,道:“教主如若信得过,我将你夫人带去我温家堡如何。”

    金飞鹰道:“如果玲玉要是同意,我是没有意见,真是个好主意。这样吧温堡主,如果你不嫌弃我连累你,我愿与你结为异性兄弟。”

    温预知高兴道:“我当然愿意了。”

    于是两人走出大堂,跪在众弟子面前。金飞鹰道:“今日我金飞鹰愿与温预知结为异性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温预知道:“我温预知愿与金飞鹰结为异性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说完两人端起大碗酒一喝而光。金飞鹰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大哥。”温预知道:“二弟”

    来到大堂金飞鹰道:“大哥,现在我们已经是兄弟,所以我就直言不讳了。我希望大哥你尽快带玲玉走,以免遭险。”温预知想说再待上一段时间再走,可是金飞鹰如此关心他的夫人,再说自己的意见,金飞鹰更加心急。道:“既然二弟如此关切弟妹的安慰,那我就立刻启程。”金飞鹰道:“好兄弟,她们母子就托付你了,如果我要脱险,我一定会去温家堡。”说着,从衣袖里面拿出一本书给了温预知。温预知接过书看到,原来是金鹰拳谱。道“二弟,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待你的儿子或是丫头长大后,我一定让他们练习这套拳法,你就放心吧。”金飞鹰道:“红玉,快让夫人收拾一番随温堡主走。”

    过了一会,华玲玉简单打扮来到大堂道:“夫君,我不走,我不能就这样走了。”金飞鹰道:“玲玉,我也舍不得,可是现实不能允许我们共缠绵,如果我能度过这次危机,我一定去接你们回来,那时候,我们就会永远的比翼双飞。”华玲玉哭道:“你就会捡好听的说,我走了,我会失眠的。”金飞鹰道:“玲玉,为了我们的将来,为了我们的孩子,你就听我的好吗。”华玲玉哭着点点头道:“你要记住你说的话,我在温家堡等你回来。”金飞鹰道:“我会的,我一定会的,走吧,快走。红玉,路上照顾好夫人。”红玉道:“放心吧教主,我会的。”

    离开金鹰教不到百里,有一个小茶馆,茶馆周围是一片树林。

    温预知道:“弟妹,在这歇歇脚,喝杯茶再走。”华玲玉道:“也好,有劳大哥了,一路辛苦了。”温预知道:“你快别这么说,答应二弟的事情,我怎能言而无信。”在这个小茶馆喝茶的人足有三十多个,各个千姿百态,藏有杀机。这一点温预知早就看出一二,只是没有揭穿,因为他需要静静的离开。如果揭穿他们一定会节外生枝,故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茶水喝完之后,他们继续赶路。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放出了一只鸽子。温预知对对方的所作所为,其实了如指掌。他本想发功擒住鸽子,可是又一想,面前的几十人足以伤害到华玲玉,如果华玲玉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向二弟交代,至此带着华玲玉、红玉、加紧脚步离开此地。在途中,温预知将金鹰拳谱一撕为二,给了华玲玉一半道:“好好保存,如果我有意外就将拳谱拿走以免落入坏人之手。”

    就在树林端头之时,一个沙哑的声音道:“你们跑的可真快,不过,我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

    温预知挡在华玲玉面前,道:“你是什么人,我们跟你并无冤仇,你在这里等我们何意,是人就出来,别躲躲藏藏的。”

    瞬间,出来八个黑衣人,各个蒙头盖脸,向温预知冲杀过来。虽然八个人,可是武功平平,根本不是温预知的对手,十几招便被后,八个人只有防范之意不敢前进一步。这个时候,沙哑声音道:“温堡主果然武功了得,今日得见佩服佩服。”声落人到展现在温预知面前。温预知瞧去。来人蒙头盖脸,黑衣打扮。从身段体型判断,此人不过四十。他是什么人,怎么一点信息都联想不到呢。

    道:“既然你这么清楚与我,我想我们应该见过面。”

    “你错了,我们并非相知,不过你的一举一动我了如指掌。从你来金鹰教时,我对你的行踪无所不知。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动手。”

    温预知与来人交手过了几十招后,感到对手内力浑厚,而且武功高深。面对强大的敌人只有防御。

    “你今日没有消魂琴,我看你能奈我何。”

    “比功夫,现在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只可惜我死不瞑目。”

    “哈哈哈,这就对了。”说着一掌打向温预知。

    红玉见温堡主危在旦夕,奋不顾身挡在了温预知面前,挡着了对面击来的一掌。只见红玉惨叫一声后倒在了温预知面前,接着口吐鲜血死去。

    “没有想到,临死还要个替死鬼,有意思,受死吧。”说着手势似刀力劈温预知而来。

    这一招要是中了,温预知就会被劈为两半。虽然身体不会分开,但在身体内部就会留有被内气所伤的伤势痕迹。对方速度极快,温预知极力的向后移动躲开此招,然而退步速度跟不上似刀的刀气快。这个时候,温预知才明白这就是江湖失传百年的形刀手。形刀手之功,无人能敌,今日死于它下,也算有值,于是闭上了眼睛。就在千钧一刻之时,一股强有力的大手将温预知推到了一旁。

    “快躲开,赶快离开。”

    听到声音,自己已经躲过了形刀手,于是拉住华玲玉准备离开。

    “想走没那么容易。”声落,一把飞刀插在了温预知的腿上,随即晕了过去。因此,华玲玉温预知分开了。这个时候,从树林里面轻步飞云般来了一个青衣打扮,蒙头遮脸的男子,他扶住温预知施展轻功速度极快的走了。

    黑衣人想追,就听一人道:“师傅,你别追了,温预知中了我的毒刀必死无疑。倒是这个娘们该怎么处置。”

    “还用问嘛,我走了。”

    “是,师傅,徒儿知道了。”

    华玲玉这个时候才想起夫君给她练的袖手飞丝之功。看着八个人步步逼近,也只有拼死一搏。由于初学此功,袖口的线丝不听使唤,根本不能御敌。这个时候她发现对面就是一个山坡,要想有一线生机就得去山坡处,可是对面全是敌人,而且危机四伏。怎样才能冲破防线这才是关键。想了想,最后决定与他们慢慢周旋,一有机会毫不犹豫跳下山坡寻找出路。

    一个蒙面人道:“大哥,我们还等什么,速战速决了事走人。”

    “你懂什么,你没看见她会袖手飞丝。”

    “袖手飞丝?这个功夫是厉害,可是我们不能这样耗着吧。”

    “我们的找机会呀,笨蛋。”

    听到对方的对话,华玲玉信心倍增,于是按书中要求,来了第一势飞丝贯穿。蒙面人见势不妙于是全部躲到了一边,这个时候华玲玉夺路而出快速来到了山坡,放眼看去,原来这个山坡及其陡峭,约有百尺之深,不过有好多树藤。

    蒙面人得意的叫道:“你跳啊,怎么不跳了。哈哈哈”

    “原来你是蒙人的,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说着各个逼近。

    华玲玉别无选择道:“你们给我记住了,来日我再找你们算账。”话落跳了下去。

    蒙面人见此情况后,觉得她跳下山崖一定活不了了就此离开了。

    温慧慧道:“爹爹,爷爷中了毒镖,好了没有?”

    温笑佳道:“没有,救你爷爷的大侠运功暂时不让毒攻入六脏,才坚持到了温家堡,在堡内只是住了三天就去了。”

    温慧慧道:“堡内不是有祛毒疗法吗?”

    温笑佳道:“我什么药都用了不管用,此毒来自西域,见血封喉。他老人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让我无论无何要找到华玲玉,给他兄弟一个交代。”

    温慧慧道:“那华玲玉跳崖后是生还是死。

    温笑佳道:“华玲玉在跳下山崖时,就已经准备好了,她要用飞丝拉住树藤,就此可以安全着陆。果然,她做到了。只是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她。”

    温慧慧道“这么说,她们母子平安。”

    温笑佳道:“理论上可以这么讲。”

    温慧慧道:“爷爷真有本事,不愧预知先生,可惜没有做一丝防备。”

    卢志道:“世事难料。不过此书确为奇书,可惜它的主人尽然是一个魔头。”

    温慧慧道:“到现在,我好像已经明白了,这个金飞鹰并非魔头,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

    温笑佳道:“从你爷爷的看法来讲金飞鹰是一个侠士,有情有义,难得的汉子。”

    温慧慧点点头道:“爹爹,我能不能将它带走,我要好好研究一番。”

    温笑佳道:“我已经重新整了一遍,你看的时候才那么顺眼,你想研究就带走吧。”

    温慧慧道:“谢谢爹爹。”

    卢志道:“爹爹,今日不早了,我们回去休息吧。”

    第四节拜寿

    第二日,亲朋好友以及江湖朋友都纷纷来此,此时的温家堡热闹非凡好似人间天堂。随着管家安福的一声“大寿现在开始。”温慧慧、卢志双双跪在温笑佳面前道:“爹爹万福,寿比南山。”温笑佳道:“你们快起来。”

    接着便是乡里乡亲,还有江湖朋友的祝福万语。这个时候有一个十分生疏的面孔一直注视着温笑佳,而且面部表情十分阴险。管家安福对这个人的行踪起了怀疑,他来到温笑佳面前道:“堡主,有个人及其陌生,而且行动诡异,要不要将他拿下。”温笑佳道:“今日是个喜庆日子,我不想节外生枝,你叫人注意那个人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