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道路坎坷

    三日后,卢志夫妇告别温笑佳踏上了回家的路。他们坐着马车和十几个随从无忧无虑向前行驶,来到红柳坡,枝叶茂盛,绿树成荫,但原有的小路被堵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痕迹。

    小翠看到这个情况后来到温慧慧马车前道:“小姐姑爷,大事不好了,前方的路让人堵死了。”卢志温慧慧下车看了情况以后,卢志道:“来时一切顺利,现在却是如此,看来不祥之兆。”温慧慧道:“夫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还是回去再议。”卢志道:“大家小心了,这有可能,是有人精心策划的阴谋,所以我们要尽快移开堵路之物离开这里才是上策。”这个时候,四周想起了大笑声。

    卢志道:“哪路朋友,在此设伏。我卢志与江湖人士从未有恩怨,还请你们给个方便。”

    “行啊,只要你交出雁形变,我们就此离开,从此与你们毫无瓜葛。”

    卢志一听原来是为了雁形变而来,怒道:“无耻之徒,雁形变乃我祖上相传,岂有尔等非分之想,简直痴人做梦。”

    此刻从四方出现无数个黑衣人,各个蒙头遮脸,他们就是三位护法。

    卢志道:“我卢志从不杀无名之鬼,请你们先报个姓名。”

    奉峰道:“我们你就不必知晓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是请卢公子给个痛快,我们好交差。”

    卢志道:“哼,我要交出,你们是痛快了,那我呢,你们怎么不为我想想,真是岂有此理。”

    尹回亲道:“大哥,既然给了他机会,就不要怪我们了。”

    卢志冷笑一声道:“好个大言不惭,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权具拫拔出刀准备迎战,被奉峰拦到:“三弟,不可鲁莽。”

    温慧慧道:“雁形变,是我们卢家堡振堡之宝,岂有你们这些强盗想拿就拿的道理。”

    尹回亲道:“大哥,如今看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虽然我们很不情愿干,但这样做或许也是对中山寨有利无害,如果你是只想拿走东西而不伤无辜,我倒有一计。”

    奉峰道:“快讲。”

    尹回亲道:“我们将他们擒拿,带着人直接逼卢少天交出雁形变。”

    权具拫道:“看来只有这样做了,你看他们各个要把我们吃了似的。”

    奉峰道:“如果雁形变果真厉害,我们岂不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所以我们一起上,争取一举拿下。”

    卢志上前一步拔剑出鞘道:“我看你们不见黄河不死心啊。也罢,就让我杀杀你们这些强盗的气焰吧,也好为民除害。”权具拫道:“既然这样,咱们就练练,我倒看看雁形变神功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说着轻轻一跃,举着大刀向卢志迎头劈来。

    面对当头而来的大刀,卢志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担心周围的人。对方在此设伏想必有备而来,因此,只能打退强敌,不可恋战,否则,敌人会趁机伤害其他人,尤其是娘子和骄梓。对劈来的大刀,卢志只是侧过身体,剑尖直指权具拫的胸膛而去。

    权具拫见势不妙只好用大刀挡住剑头,趁机接力回到了原位。这个时候他也许明白了,想取得雁形变何其难。“大哥,这个家伙还真是个人物,一起上,或许还有机会。”奉峰想了想道:“全部出动。”随着一声令下,四周忽然出现大批黑衣人围攻卢志一伙。卢志一行只不过是十几个家丁,至此防御能力极差。这个时候三个护法一起围攻卢志夫妇,温慧慧只好将骄梓放在马车里空手对峙三个护法。尹回亲挥刀劈来,而温慧慧正与权具拫交手,根本顾忌不了其他的攻击,此而没有看到危险正向她靠近。小翠看到小姐毫无防范之心,大叫:“小姐,小心”喊着扑向温慧慧。温慧慧还没有明白过来,已经被小翠推开,自己躲开了,可是小翠叫了一声后倒在了血泊中。原来那一刀正好劈中小翠的大动脉,顿时鲜血四溅。看到小翠的离去,温慧慧大打出手,她从车里取出消魂琴,对付三个护法。

    消魂琴长约二尺,宽约半尺。琴有七根,其长短不一。随着手指的拨动,琴声震撼。大护法叫道:“不好,这是温家祖传的消魂琴,快把耳朵用功闭起来,不然会头痛,到时会七窍流血而死。”温慧慧此时的愤怒以各种琴声一并发出,顷刻间黑衣人被琴声震得痛不欲生,瞬间死伤大半。卢志一伙静立原地闻风不动,而是用破解之功挡住威力极大的消魂琴音。看着倒下的弟兄,奉峰没有办法保护他们,只是眼睁睁看着他们饱受折磨而死去。他的心中无比难过与自责,怪自己没有好好练功,导致今天的结局。此时,权具拫和尹回亲也是顶不住了,一口鲜血吐了出去。奉峰无奈只好左手拉权具拫右手拉尹回亲跳出了琴声区逃走了。温慧慧看此情况立刻停止弹琴扶起小翠哭道:“小翠,小姐给你报仇了,小翠,你死的太冤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卢志看看周围,黑衣蒙面人死的死走的走算是安全了,接着找了一块木头写上了小翠的名字道:“娘子,人死不能复生,就让她安息吧,再说她虽死忧荣,我们会记住她的。”话落后,就此葬了小翠,又叫人打开通道回府。

    第二节卢家堡

    一天多的时间,卢志一伙终于回到了卢家堡。早有家丁出来相迎,也有通报卢少天的。卢志和温慧慧见过卢少天便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脸色分明难看。

    卢少天见儿子儿媳心情不悦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回了一趟温家堡,怎么变得如此憔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温慧慧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悲痛,于是哭泣了。卢志道:“不瞒爹爹,确实发生了一件大事。”卢少天听到有事发生了先是一惊忙问:“什么大事?”卢志道:“我们回来时经过红柳坡,原有的道路被盗匪给堵死了,接着就出现大批黑衣蒙面人。”卢少天急道:“他们是哪里的盗匪,尽然敢拦截你们。”卢志道:“以我的判断,他们不是盗匪,倒像是门派中人,因为他们提到了雁形变。”卢少天明白了“原来如此。事隔多年,还是有人惦记着它。对了,你们现在没有什么伤害吧”卢志道:“小翠死了,而且死的好惨。今日如果没有带消魂琴,我们今日恐凶多吉少。”卢少天道:“他们什么武功,你们能看得出来吗?”卢志道:“看不出来。依我看,他们好像不是我们这一带的,感觉很陌生。”卢少天道:“这就有些奇怪了,莫非、、、、、如此说来,这场浩劫在所难免。”卢志道:“爹爹,你说的我怎么不明白。”卢少天道:“这件事情你以后就会知道的,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做好防范任务,以防敌人来袭。只是现在还弄不明白他们来自何方,哪门哪派。”温慧慧道:“以来着目的而论,他们不得目的不罢休,看来得派个人去我爹那给他老人家抱个信以防万一。”卢志道:“也是,岳父他那里有好多武林奇书,有必要通报一声。”卢少天道:“来去路程得几天,我担心敌人会就此动手。也罢,就派卢伟去吧,他去我放心。”转身叫卢伟进来。

    卢伟二十多岁,比卢志小三岁,他们是兄弟,但不是亲兄弟。卢伟进门道:“叔叔有何吩咐我去做。”卢少天道:“我写封信,要你连夜赶往温家堡,把信交给温堡主,不得有误。卢伟,事关重大,你可一定小心。”卢伟道:“叔叔,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卢少天写好信交给了卢伟道:“伟儿,你是我侄子,也是卢家堡的大管家,所以我相信你,你手中的信非比寻常,关系到温卢两家的安慰。你到温家堡后,温堡主看了此信他就会明白。”卢伟道:“叔叔,伟儿绝不辜负你的厚望,定会完成任务凯旋而归。那我这就起程了。”卢少天挥挥手道:“走吧,路上小心。”卢伟听到叔叔的嘱托,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忧心忡忡的离去了。

    第三节围堵卢家堡

    就在卢伟赶到温家堡同时,奉峰一伙也来到了中山寨。

    义泉听到三个护法回来了便喜冲冲赶到议事厅,看到三个护法垂头丧气的样子,觉得事情没有办好顿时大怒。“我让你们办点事情就这样难吗?你看看你们这个样子,狼狈不堪,真是奇耻大辱。”大护法道:“禀寨主,我们无能,没能完成任务,前来谢罪,请寨主责罚。”义泉道:“好,我就按寨规处理你们。来人哪。”

    “来什么人哪”接着走出淮西四子。黄水道:“什么事呀,这般生气。”义泉叹口气道:“让他们办点事情真是好难,没用的东西。”易亮道:“好徒儿你可千万别生气,当初派他们去,其实我们就有些怀疑。你想想,消魂琴何等厉害,就凭他们能搞的定吗?活着回来就是万幸,所以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他们,我们应该从长计议。”义泉道:“几位师父可有妙计。”赖齐道:“我看此事急不的,一来我们没有掌握温家堡完全的信息,二来温笑佳近来武功达到了何等地步,我们都一无所获。所以我的决定是不可操之过急。”王玉道:“大哥是不是害怕了,我看你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赖齐道:“我要是想当年之事,我就不会参与其中。”义泉道:“师父刚才之说,弄的徒儿不明白,所以还请王玉师父说明白些。”王玉道:“此事说起来有些难过,也罢,既然徒儿想知道,我也就不隐瞒了,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们为了提高自己的内功,听江湖人士说,江北有一种及其稀罕的热蛙,找到它将它和人参一起炖汤喝。由于它是热性,服下后你的九经八脉立刻会自动相通,达到内气相聚,最终气聚丹田,这时,人也会神情高涨。寻找到它,就等于我们少练二十年功夫。一日,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让我们找到了这个热蛙,就在我们扑捉它时,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人,他就是温笑佳。”

    温笑佳道:“大胆狂徒,竟敢来我温家堡的地界抓捕,真是岂有此理。”赖齐道:“我们是捉一只蛙,与你何干,再说了,它又不是你家养的。”温笑佳怒道:“做出这等偷盗之事还强词夺理。看招。”说着摆出消魂琴。

    琴声幽美似仙境,使人幽幽入境,好似在一片花海中欣赏美菊。突然,美菊消失,花海也消失了,接着出现了成千上万的热蛙向他们袭来。

    这个时候赖齐才明白这是个幻境,可是怎么也挣脱不出这个幻境,就在他们求助无缘时,他们面前的幻境消失了,他们也回到了眼前。

    温笑佳道:“怎么样,热蛙是不是很多,而且它们恨死你们了。”

    黄水道:“这只是一个幻觉而已,我才不怕你的鬼把戏,有本事咱们真枪真刀干一场。”

    温笑佳道:“看来还是顽固不化,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声落已经来到了四子面前“看招。”淮西四子还没有拢起他们的兵器,就被温笑佳打的东倒西歪。“你们服不服?”

    王玉道:“要杀就杀,何苦这样戏弄与人。”

    温笑佳道:“你们虽然闯入我温家堡,但是你们没有对堡内造成什么损失,所以你们不应该接受严厉的惩罚。这只是一次教训,希望你们今后到别人领地时最好打声招呼,否则后果不可估量。”

    易亮道:“好,我们这次技不如人,我们认了,有朝一日我们会回来的。”

    温笑佳道:“好,我等着。”

    赖齐道:“既然如此,我们告辞了。”

    义泉道:“没有想到师父们还有这样一段往事。这么说来,二十年前你们还不是余角玛子弟子。”

    赖齐道:“就是当时,我们被温笑佳羞辱后,我们决定去余角,拜玛子为师。当时玛子对我们有所耳闻,对我们的所作所为简直是了如指掌,所以,对我们的影响糟糕透顶,说什么也不收我们为徒。当时,我们没有放弃而是在教外跪了三天三夜,第四天,玛子终于让我们进了余角,收我们为徒。可是他处处防着我们,不肯将他的子爵剑法传授于我们,至此,我们就这样离开了余角。”

    义泉听后笑道:“师父们果然厉害,不管怎么说,你们的诚信感动了玛子,收你们为徒,不然现在的你们也不会如此耀武扬威,也就不会成为我的师父了。”

    易亮道:“好了,我们不说此事了,我们还是说说怎么对付温笑佳那个老鬼吧。”

    义泉道:“师父们,如今你们报仇的日子来临了,可以施展你们神功的时候到了。”

    赖齐道:“当年,我们不懂消魂琴的厉害,吃了个哑巴亏,如今,我们就用赤笑功来对付他的消魂琴音。”

    黄水道:“当年的羞辱之仇,我们让他十倍偿还。”

    王玉道:“消魂琴音,奇妙无比,我们不可掉以轻心。”

    黄水道:“你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以我们现在的势力足可以灭了温家堡一洗羞辱。”

    易亮道:“话都到这个份了,我看即可行动才是。”

    义泉道:“二师父言之有理,我的计划已经开始,如果行动迟缓,现在我们就好比打草惊蛇了,趁他们还没有防范措施,我们应当行动迅速,绝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赖齐道:“好徒儿,我们就听你的。干。”

    义泉道:“三大护法听着,带三百弟子即刻赶往卢家堡。”

    卢伟快马加鞭来到温家堡,气喘郁郁见到温笑佳,便将信交予温笑佳,待看信后,温笑佳急问:“你家少夫人可安好?”卢伟道:“少夫人一切安好,请堡主放心。”听到这个消息,温笑佳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了。道:“据信中所说,我的建议是,黑衣人不是盗匪,因为他们做事从来不蒙头盖脸,以身手看,倒像是川边中山寨所为,领头的应该就是三个护法。自中山寨老寨主花向海离奇失踪后,就有他的弟子义泉接任寨主之职。此人心术不正,并非善类,至此和多个山头的土匪称兄道弟无恶不作,这次的事件百分百是他们所为,目的就是卢家堡的雁形变神功秘籍。”温笑佳撸着胡须“你速速回去,将事情原委告知,以便做好预防。”卢伟告别温笑佳,速速赶往卢家堡。

    第二天夜里,大批盗匪和中山寨弟子赶往卢家堡。动静之大,真乃鸡飞狗叫。火把通红照亮了整个卢家堡。三位护法一字排列一边,淮西四子排列一边,中间则是义泉。尹回亲道:“寨主,这就是卢家堡。”

    卢家堡守卫只有两个,见此情况则向里面跑去通报,顺便把门关了。义泉道:“把门给我打开。”于是十几个盗匪来到门口准备砸门。刚要动手门开了,前面的几个人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原来门被人打开了,接着从门内飞出十几个石子打杀了盗匪。义泉见此情况,心中暗自叹口气,这个人的功夫也算是厉害。道:“没有想到卢家堡还有这等高人,佩服。高人就请亮个像吧。”此刻从里面传出话来“大胆狂徒,敢闯我卢家堡。”声落从门内飞身一人脚落门前。义泉见面前之人也不过五十,但面色清秀,他立刻想到她就是笑苍天之女、卢少天之妻笑云儿。义泉道:“没想到笑云儿的功夫也算可以,不过让我想不通的是,你们卢家堡家大业大尽然无人,出来个女人接待我们。哈哈哈。”

    听到盗匪要来的消息后,便主动请命,要求守卫大门。听到贼人前来,早在屋内的她走了出来,外面的叫声震耳,听到他们要砸门,于是叫守卫把门打开,早已准备好的石子也用上了,顺脚一踢飞出六颗将前面六个人打倒在地,手中又扔出去六颗,这样,十二个人全部倒下。

    笑云儿打量一番义泉道:“看你这幅德行,也配我夫君出手?有我一个就够了。”身边两个丫鬟道:“夫人,你要小心,你可不能有闪失。”义泉道:“我今天来,不是和你打架的,我的目的,我想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只想拿走雁形变秘籍。”笑云儿道:“痴心妄想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笑家一派的功夫。”说着飞身迎战义泉。

    义泉坐在马背之上一动不动,只是等待机会一招拿下笑云儿。他想将笑云儿作为人质,其要挟卢少天交出雁形变秘籍。十几招过后,笑云儿感觉到对手的确厉害,但是为了卢家堡的安慰,今日就算是拼上这条命也值了。想此,来了一招笑家拳最后一式苍天盖顶。这一招,如果对方不能接住,对方将是天门被震碎而亡。义泉见笑云儿速度极快的临空而下,而且又在空中有好多变化,一时不晓得如何应接。

    犹豫之时,赖齐叫道:“使拳变化为掌,好徒儿。”义泉立刻明白,这一掌是奔向我的脑袋而来。

    于是用尽全身力气,掌心对着笑云儿之掌,准备比内力。笑云儿没有想到这伙贼人尽然会有人晓得破解笑家拳,临时改变路数,显然已经来不及,无奈只好与对手对掌。双双都是用尽全身力气,所以一股强有力的掌气相互对峙。不出一刻钟,笑云儿已经感觉吃力,因为对方的内力十分强大,她想脱手可是对方死死顶着她,稍有不慎,就会被对方的内气所伤,但是这样下去,也会受伤害的,轻者残废,重者就此散命。

    丫鬟心莲看到这个情况见夫人有危险,于是跳上前去,一剑刺向义泉,这样一来,义泉就不会对夫人造成伤害。可是旁边的淮西四子不让她这么做。黄水将他的砍命斧扔向心莲,心莲一心救主没有注意外来的侵犯,所以砍命斧命中她的胸部她倒下了。

    笑云儿见心莲倒下,再加她体力不支,就此被义泉的掌气打落,掉在了十几米远的地方。丫鬟心静赶忙扶起笑云儿,这个时候笑云儿已经口吐鲜血晕了过去。三护法权具拫这个时候见到义泉的武功高深莫测是他为之一动,于是鼓动献殷勤,便冲向笑云儿想一刀将其杀害。心静看此情况,动作迅速的将笑云儿拖回大门内,随即大门关闭。

    卢志这时赶到母亲面前,他抱起笑云儿使劲的晃动,嘴里也是使劲的呼唤。“母亲,你快点醒过来呀。”过了一时,笑云儿终于醒了,接着一口鲜血涌出口。与义泉的对掌,笑云儿被义泉掌气伤了五脏六腑,几乎全身瘫痪,所以无法开口说话。卢志道:“心静,快扶老夫人回房休息。”心静应道:“少堡主你就放心吧,老夫人她会没事的。”

    卢志打开门,即可他的面前出现了大批盗匪,黑压压一片。三护法权具拫道:“小子,识相的赶快交出雁形变,不然,卢家堡的人性命不保。”卢志哼了一声道:“厚颜无耻的家伙,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二护法尹回亲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所以,不要为了一本破书毁了卢家堡。”卢志道:“书在人在。”

    “对”这个时候温慧慧走了出来“夫君你说得对极了,我倒要看看这些盗匪有多大本事想取咱家宝贝。夫君,你没伤着吧?”卢志道:“我没事,我不是让你不要出来吗,你怎么不听我的。”温慧慧道:“我们夫妻同心与共,绝不苟且偷生。夫君,就让我们共同迎敌吧。”

    义泉道:“好个秀恩爱,果真同命鸳鸯,可惜你们在这个世上的日子太短了。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就看你们要不要了。”卢志道:“闭上你的乌鸦嘴,只要你从这里滚开,我们就是好机会。”义泉道:“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好,我成全你们。三位护法,将其拿下。”

    奉峰三人无奈,只好大打出手。

    卢志剑法精湛,三位护法根本就近不了他身。义泉看此情况骂道:“三个废物,真身没用。”说着跃身来到卢志面前道:“没想到你的剑法还不错,就让我来领教一番吧。”言落一掌击向卢志。

    此一掌阴狠狡诈,如果击中,卢志将命丧黄泉,虽然他的剑法无一漏洞,就看他的内力能否挡住义泉来袭。剑尖对掌心,拼得就是内力。义泉感觉到对方内力不足时道:“太差了,难道你们就这些本事吗?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眼看卢志再也无法抵制对手而束手无策,就在这个时候卢少天赶到,一掌打向义泉,义泉跳起一丈躲过了卢少天致命的一击。

    义泉道:“想必你就是卢少天了。”卢少天怒道:“尔等少在此撒野。”义泉道:“撒野谈不上,说话不要这么粗鲁嘛,我们只是想借你一样东西而已。”卢少天道:“放屁。少在这强词夺理。”义泉道:“既然如此,也好,只要你能打败与我,从今往后我绝不再来打搅卢家堡,假若我要赢了,到时候就不好说了,你想清楚。”卢少天道:“废话少说,来吧。”卢少天挥剑而上与义泉打斗在一起。剑法变化多端,游刃有余,可是招招都能被对方轻松解招。

    就在他们打斗之时,淮西四子翻越围墙进了大院,把家丁打的东倒西歪,死的死残的残。这个时候他们又用上了赤笑功。院内上百弟子头颅几乎被震碎,各个口吐鲜血而亡。

    心静在屋内照顾笑云儿,她想出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笑云儿伤势越来越严重,她只好守着笑云儿。这个时候淮西四子走了进来,黄水道:“大哥,我说的没错吧,她们果然在此。”王玉道:“有了她,还怕他不交出雁形变。”易亮道:“先看看她死了没有,不然,白忙活一场。”说着走向笑云儿。心静护着笑云儿道:“你们这些畜生,伤天害理,人死还不得安静。”易亮上前拉开心静道:“想活就滚一边去,别碍老子办事。”心静拔剑对着易亮道:“我杀了你。”说着刺向易亮,就在心静动手之时,黄水快速的扔出手中大刀刺进心静的心窝,心静遗憾的倒下了。就此,他们将笑云儿架空来到了卢少天面前。

    上百招已过,双双没有分出胜负。这个时候赖齐叫道:“卢堡主,还不住手,你看她是谁。”卢少天一伙转身看到笑云儿被抓,而且笑云儿已经奄奄一息根本没有反抗能力。卢志叫道:“娘,你、、、、、”赖齐笑道:“怎么样,卢堡主,咱们谈谈吧。”卢少天没有想到敌人尽然如此卑鄙,怪自己一时疏忽了。易亮道:“好徒儿,现在你可以大可放心,一切将随着你的意思进行。”义泉道:“多谢师傅们相助。”他转过身“卢堡主,你想不想要你夫人歇歇啊?”卢少天怒道:“你要是对我夫人下毒手,我要你死的难堪。”义泉道:“是吗?这个问题要看你是怎么做的,主要取决与你的态度,而不是我想怎么做。”

    卢少天明白,要想夫妇安然无恙,只能答应他们的要求。可是雁形变乃武林奇学,要是让一个心术不正之人得志,那江湖岂不是血海一片。

    义泉得意洋洋道:“怎么样啊卢堡主,你是要人还是要书。”

    温慧慧有气无力道:“夫君你千万别干傻事,我已经、、、、、”义泉道:“其实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得到雁形变,给不给已经无任何意义。师父,还等什么。”只见黄水举起拳头,准备打杀笑云儿,此时易亮松手道:“你不必动手了,她死了。”卢少天叫着娘子的名字十分伤心。卢志叫着娘十分痛苦。于是父子两联手攻击义泉。义泉面对卢志父子的攻击连连败退,不到五十招,就被卢少天差点击中要害,新亏有权具拫眼疾手快,抡起大刀劈了过去才使义泉逃过一劫。卢少天道:“我还以为你有三头六臂,原来也不过如此。”义泉道:“我看你是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怎么死的。”说着他的眼睛慢慢变绿,脸也开始变色,接着手也变,全身都在变。

    面对这样一个怪物,卢少天真是闻所未闻,世上尽然有这样的武功,那它是什么功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们。这个时候,怪物打来一拳,卢志和卢少天同时用功想顶住怪物一拳,可是谁知,怪物此拳力大无比,直接将他们打倒在地。温慧慧见此情况道:“我来帮你们。”于是摆起消魂琴大战。义泉虽然变成怪人,力大无比,可是他无法用功挡去消魂琴的震耳琴声,叫道:“师傅,快帮忙,我受不了了。”淮西四子用起赤笑功将消魂琴声抵制,使其无法对义泉构成威胁。

    卢少天看此情况想到,要是再这样下去,卢家就会家毁人亡,不如找机会让卢志和温慧慧带上骄梓离开。

    这个时候,赤笑功和消魂琴相互对峙,双方不分上下。卢少天叫道:“你们都住手,我愿交出雁形变秘籍。”义泉听到这个消息,如饥如渴。叫道:“师傅们,你们先停止攻击。”卢少天从袖口拿出一本书道:“这就是雁形变秘籍。”义泉迫不及待道:“快把它扔过来。”卢少天道:“扔过去可以,不过我是有条件的。”义泉道:“到这份上了,你觉得你还有机会提条件吗?”卢少天道:“即然这样,大不了与它同归于尽。”说着用功准备销毁书籍。义泉急道:“你说。”卢少天道:“让我儿子儿媳离开。”义泉想想道:“可以。”卢少天道:“志儿,你带慧慧和骄梓立刻离开。”卢志道:“父亲,你不走我也不走。”卢少天道:“你娘已经走了,我也不想独活于世。如今大敌当前,你们应该速速离开,为卢家留下一根苗吧。孩子,听我的,赶快走,否则这个魔头回过头就不好走了。”说着将雁形变偷偷塞给了温慧慧。温慧慧道:“如果没有看到书籍,他们会下毒手的。”卢少天道:“这本秘籍绝不能落入他手,否则武林腥风血雨。记住我的话,快走。”

    卢志和温慧慧来到房间,将一岁的骄梓裹好与卢志骑马离开了卢家堡。义泉密命三位护法追踪卢志夫妇将其杀害,因为他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看到离去的儿子儿媳,卢少天深感欣慰。义泉道:“按你的要求,他们都走远了,把书拿来吧。”卢少天冷笑道:“好,给你。”说着将手中书扔给了义泉。义泉接住书,看到书的内容全是空白,大怒道:“你个老不死的,尽然耍我,我杀了你。”说着跃起临空,居高临下一拳直击卢少天。卢少天用尽自己全身的内力反击义泉,两人的势力旗鼓相当。这个时候淮西四子见自己的徒儿还无法将卢少天拿下,于是一起出手,将卢少天当场毙命。

    义泉命人将卢家堡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雁形变秘籍,可是挖地三尺也没有结果,义泉大怒下令将卢家堡夷为平地。顿时大火四起,浓烟滚滚。

    卢志见到火光冲天,料定爹爹已经出事,流下了泪水。道:“慧慧,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个仇恨。”温慧慧道:“此仇此恨今生没齿难忘,咱们先去我爹那里再议。”卢志道:“如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三位护法紧追不舍,马蹄声由远而近。卢志道:“慧慧,看此情况我们不到温家堡,就被贼人缠住了,不如将骄梓隐藏此处,以防万一。”温慧慧道:“此处杳无人烟,放于此处无疑将他丢弃,你于心何忍?你可真狠心。”卢志道:“我这做,也是为了骄梓。贼人将至,万一我们没法走脱怎么办?慧慧,我不是狠心。”温慧慧泪水滚滚,看着骄梓熟睡的样子,她心碎了。可是不这样做,就等于害了他。也罢,找个地方把他隐藏起来,就听天由命吧。她放下骄梓,咬破手指写了血书,血书就写在骄梓的衣服内面,随后将雁形变秘籍藏于骄梓衣服内,把骄梓放到一处低凹之地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走了不到几里路,面前是岔路口。一条通往温家堡一条通往白云镇。温慧慧将自己的马放向白云镇,而自己和夫君共骑一匹马赶往温家堡。就在通往温家堡的路途中,义泉早已料定有人要去温家堡报信,所以就在路途中设伏。卢志夫妇正好通过,就被他们给拦住了。面对大批盗匪,夫妇俩拼尽了全力,而这个时候三大护法也赶到了。权具拫道:“看你还有什么能耐。”温慧慧道:“贼强盗,我杀了你。”说着冲向权具拫。权具拫的大刀根本不是温慧慧的对手,十几招就被打的丢了大刀,温慧慧想一剑杀了权具拫,奉峰见此举,立刻举起大刀挡住温慧慧一剑,权具拫才以安全离开。温慧慧道:“又来一个,好,我就一并杀了你们。”说着手疾眼快摆开消魂琴对付众盗,就在琴声四起时,淮西四子的赤笑功也随之而起。笑声、琴声同时而起,顿时树木摇摆,石子飞旋。温慧慧凭借消魂琴声大开杀戒,但自己力单势薄难以抵制淮西四子的内力,渐渐的无力对峙,不慎被淮西四子伤到,顿时口吐鲜血倒在了一旁。卢志扶起温慧慧道:“娘子,你怎么样”温慧慧微微睁开眼睛道:“夫君,你快走,不要管我、、、、”黄水道:“卢志,快把雁形变秘籍交出来吧。”卢志怒道:“我杀了你们这些畜生。”喊着举剑冲向淮西四子。易亮道:“好啊,我正想活动活动胫骨呢,来吧。”易亮的敕命锤于剑先拼,火花不时拼出,但难以分出胜负。易亮道:“小子不错嘛,还能跟我打个平手。”黄水道:“你就别跟他玩了,我们一起上,把他擒了再说。”于是四个人齐力而下将卢志夫妇制服了。

    义泉上前道:“只要你们交出雁形变秘籍,我立刻放了你们。”卢志道:“你休想,我杀了你这个畜生。”义泉道:“可惜你没有那个本事。事到如今,我看你还是交出雁形变秘籍。”卢志骂道:“畜生,我与你誓不两立。”说着飞身将剑直指义泉。而义泉根本不将卢志飞来的剑放在眼里,一动不动。就在剑临近义泉喉咙之时,义泉双手合力将剑牢牢控制住。而卢志也随着剑飘摇空中。卢志想收回剑,但是对方的内力使他无法动弹。义泉道:“就这点本事还想和我斗,真是自不量力,这叫自寻死路,去死吧。”只听砰砰两声,剑被一折为二,紧接著一掌打向卢志的胸膛,卢志没有来得及躲避,被义泉一掌打中胸膛,倒在了十几米处口吐鲜血。温慧慧道:“夫君。”卢志慢慢爬向温慧慧,两人相依为命。卢志道:“娘子,你不要管我,你找机会离开、、、”温慧慧道:“不,夫君,要死我们一起死,你去了,我还有什么意义。”大护法走到他们面前道:“我看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不然会死的难堪。”其实这个时候的卢志夫妇已经散失了战斗能力,无法再对抗下去了。赖齐道:“徒儿,这件事情就由你们去办吧,我们要去会会那个老鬼温笑佳了。”义泉道:“也好,师傅们小心。”说着下令将卢志夫妇带去白云镇。”

    淮西四子去往温家堡的路上遇到了卢伟,但是他们没有去打搅而是径直去了温家堡。来到温家堡,堡内灯火透明,顺着灯光看到温笑佳一个人在堂屋坐着,避开守卫大摇大摆的进了堂屋。

    赖齐道:“好久不见了温堡主。”

    温笑佳见是淮西四子道:“没有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别来无恙呀。”

    赖齐道:“托你福,我们哥几个都好着。”

    温笑佳道:“你们今日来此有何事?”

    赖齐道:“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温笑佳道:“那我们之间是怨还是仇?”

    赖齐道:“当然是仇。”

    温笑佳:“既然如此,我们还在废话干嘛,来吧。”

    赖齐道:“今日你没有消魂琴,我看你奈我何。哥几个,上。”

    这个时候,温家堡守卫已经把四周围得严严实实。淮西四子见此情况后,赖齐道:“今日温家堡有所防备,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我和易亮对付温笑佳,你俩打开一条通道,我们准备走。”

    温笑佳对付赖齐和易亮显然非常吃力,因为他们的招数是子功里的金刚火拳。金刚火拳乃阳气之刚火,用内力所推出一股拳气使它形成火舌之势。在外表,看似拳头着火,其实这只是一种假象。不过,中了此拳后,全身感觉像火烧一样疼痛难忍。

    温笑佳招招化解此拳,处处小心为上,所以几十招对方也没有伤着自己。门口守卫几百人蜂拥而上,黄水和王玉于是用功赤笑功将几百人耳朵震得难以忍受,纷纷倒地捂着耳朵,不然会七窍流血。黄水见达到目的道:“三哥,快叫大哥他们快走。”王玉来到大堂内道:“大哥,外面我们已经搞定,我们走吧。”赖齐点点头转身道:“今天就算是给你个教训,咱们来日方长。走。”

    他们走后,卢伟也从温家堡赶回,在回来的路上,看到远处火光满天,按着火的方位判断一定是卢家堡。卢伟埋怨道:“叔叔,都是我没用,我来迟了,我一定为你们报仇。”于是他没有回卢家堡,心想,回去也是无功而返。就在他原地哭时,他发现一本书,捡起一看原来是一本武功秘籍,可惜他不认识字,只好将书收好。此书正是金鹰拳谱。他想了想敌人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白云镇,因此去了白云镇。

    哇哇的哭声震天,而周围静得一点嘈杂音都没有。此刻正好有一老者经过,他闻知哭声一路寻找,走了二十几里路终于找到了哭声的来源。他抱起骄梓叹口气道:“是谁又在造孽啊。”看看周围,只有东方有一丝亮点,而在东北方向灯火透明,想必有客栈,因为他要找吃的来喂食骄梓,只好选择去镇子。

    卢伟来到白云镇,希望找到贼人的落脚点后,密切注意贼人的动向,找机会救出少堡主和少夫人。

    老者抱着骄梓找了家客栈道:“老板,来碗稀饭,再来两个小菜和馒头。”这个时候骄梓已经不再那么哭了,而是十分乖巧。

    义泉带着卢志夫妇来到一家白云客栈,将夫妇两推推搡搡到一间比较大的房间。义泉道:“看到没有,今天的酒菜十分丰富,你若说出雁形变的下落,我保你们生命无忧,而且以后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怎么样,我的条件够优厚了吧。”奉峰道:“审时度势嘛。事到如今你就说了吧,留着命什么都有。”奉峰说这一番话,就是想救卢志夫妇一命。

    卢志一声不啃看着奉峰,那种眼神只有仇恨,什么也听不进去。

    义泉叫道:“给他们松绑。”三个护法上前解开了绳索。卢志和温慧慧这个时候能站住脚了,于是两个人紧紧相依。义泉笑道:“没有想到吧,本来我是想要雁形变剑谱秘籍,可是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下好了,弄的你们卢家家破人亡,你们还落到我的手里,既然落到我手里,那我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记住,这是最会一次。好酒好菜就在这里摆着,是吃还是放弃现在就有你们了。”“呸”温慧慧骂道:“我夫妻俩落难今日,怪我们武艺不精,想让我们交出雁形变秘籍,你就痴心妄想吧。夫君,咱们死也要死的其所,不要让咱们的骄梓瞧不起。”义泉大怒道:“来人,给我把她的衣服扒了,男的钉在墙上。”一声令下,进来四五个人将卢志夫妇硬分开。卢志在惨叫中被钉到了墙上,温慧慧看到卢志的惨样心中无比痛恨面前每一个人,真想吃了他们。她的心如此狠下来,这都是被逼的。

    卢伟找了半天都没有头绪,突然听到几声惨叫,顺着叫声方向终于发现了贼寇据点,原来在白云客栈。客栈里面已经被贼寇围得水泄不通,走着进去肯定不行,于是来到墙角处,扔了一颗问路石后,发现没有人把守,跳进墙内向亮灯的地方驶去。房间外围没有人把守,他用手指轻轻捅破窗户纸看到了卢志夫妇,便想立刻进去救人。但是贼寇众多,不等到卢志夫妇面前恐怕就已经命丧黄泉了。怎么办?怎么办?最后决定看看事态如何发展,一有机会立刻救人。

    义泉若无其事道:“小娘子,你的夫君好勇敢奥,你看,手被钉着还这么勇敢。哈哈哈”温慧慧那双仇恨的眼神死死盯着义泉道:“我夫妻心意相通,这些痛算什么,想要雁形变门都没有。”义泉眼看达不到自己的心愿,已是气急败坏。“好,有种。”说着上前将温慧慧的上衣撕扒开,顿时温慧慧的上身裸露。“你说不说?快说。”温慧慧吐了一口唾沫骂道:“畜生。”义泉气道:“来人,把她衣服扒了,好好给我伺候。”

    这个时候,卢志疼醒过来,看到温慧慧被扒光了衣服,想过去阻止,但自己双手已被钉死,双脚也被绳索牢牢捆绑,根本没有一丝力量来挣扎。温慧慧衣服被扒光,如此的羞辱她是无法在忍受下去,有气无力道:“夫君,我先走了。”说后咬舌自尽了。看着温慧慧嘴角流出的鲜血,心中无比伤痛。

    三护法权具拫道:“寨主,她咬舌自尽了。”义泉大声怒吼卢志道:“你说不说?不然,你死的更惨。”

    卢志愤怒的眼神注视着义泉,十分气怒。想一拳打死这个畜生,可是他无法做到。心中流着对妻子挂念的血,悲痛欲绝。

    卢伟在外面看的一清二楚,惨不忍睹的局面使他无法直视。他多少次想冲进去救下卢志夫妇,可是他无能为力,只有忍住心中的怒火寻的机会。

    卢志心中怒火激发他的一处死穴被无意间打开了,一股热流渐渐在体内游走,越来越强,整个身体热血沸腾。他提起丹田,双手双脚力大无比,腿上的绳索被断开,刺在手掌心的双镖也被内气震拔了出来飞向盗匪们,只听得几声叫,盗匪倒下了几个。三个护法见此情况简直不敢相信,一起对付卢志的攻击。没有几招,就被卢志打的大刀丢在了一边,三护法权具拫也被打成重伤。淮西四子再也呆不住了,发出赤笑功对付卢志。义泉借机,趁卢志不备一掌打向胸膛,只听一声巨响,整个房屋一时颤抖,房间大梁抖落了大量灰尘。原来卢志被打出了房屋,墙上留下了他的身形。义泉道:“去,把他给我拉回来看看死了没有。”一会,盗匪拖着卢志身体放到了义泉面前道:“还有一口气,没死。”义泉刚要动手,只见卢志爬到温慧慧身旁吐了一口鲜血,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因为他已经被义泉突如其来的一掌震得五脏六腑巨碎,愤怒的离开了世间。

    第四节奇遇拳谱

    卢伟见此情况他也无能为力,只能忍痛离开从长计议。在他转身瞬间,把身边围栏上的花盆碰了下去,一声爆响,把整个气氛都改变了。义泉叫道:“外面有人,给我抓回来。”三个护法冲出屋子看到一个黑影跳出了围墙,紧追不舍。

    客栈外围都是树林,而且枝叶旺盛,树木粗壮。

    卢伟找了一颗茂盛的大树躲了起来。三位护法来到树林,各自寻找目标。东望望西瞅瞅,唯独没有向上面搜寻。卢伟在树上面想到刚才的画面,已是悲痛交加,满腹悲愤。就在这个时候三护法权具拫正好来到他的下面,于是不顾一切的挥剑从空而下直劈权具拫。权具拫东西看着,没有注意上面,幸好奉峰听到一丝动静看去,见树上面有人下来正举剑劈到权具拫,于是大叫:“三弟快躲开,上面有人,危险。”权具拫听到大哥的叫声立刻躲开,可是已经迟了,无法躲开,只是斜了脑袋大步离开,就在此时,一剑劈在了他的左肩,接着胳膊掉在了地上。疼得权具拫在地上打滚。奉峰和尹回亲合力对付卢伟,不出几十招就被擒住了。尹回亲道:“你还我三弟胳膊。”说着举起大刀就要劈被大护法拦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袭击我们。”卢伟道:“你们这班畜生,今天可惜我卢伟只杀了你们一个。”

    “哎呀哎呀,怎么这么吵,是谁这么大胆,敢打搅小爷睡觉。”说着,从一旁树叶堆里跳出一个人,身着打扮就是一个叫花子。他走到大护法面前道:“是你这么大胆,打搅了我的睡眠,你该当何罪。”奉峰道:“少在这胡说八道快滚。”叫花子道:“真是岂有此理,打搅了小爷睡觉还这么猖狂,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尹回亲气道:“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说着大刀已经架在了叫花子的脖子上。奉峰道:“不要伤害他,看来他只是个叫花子,算了。”尹回亲道:“还不快滚。”叫花子道:“你说我滚我就滚,多没面子。你们打搅我睡觉,还没有陪我损失呢。”尹回亲道:“胡搅蛮缠。我看你是活腻了,不见棺材不落泪呀。好,我成全你。”说着就要劈叫花子。奉峰看面前这个小伙子不过十八,而且一点武功底子也没有,没法构成一点威胁。道:“你叫什么名字?”叫花子道:“我叫笑哈哈。”“笑哈哈?”奉峰和尹回亲大笑。笑哈哈接着说:“这有什么好笑的,说正事。不论怎么说,是你们打搅了我的美梦,说来说去就是你们不对。”奉峰感觉这个笑哈哈挺有意思的,道:“我看他就是个叫花子,就免他一死。”尹回亲收起大刀道:“今天有大哥出面为你求情,算你小子躲过一劫,快滚。”笑哈哈看着被擒住的卢伟,心中有些怜悯道:“两位,你们能不能把他也放了,我看他挺可怜的。”大护法道:“小子,别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有些过火了。”笑哈哈嘻嘻道:“大哥,你抓着他有什么用嘛,每天还得给他吃。”尹回亲道:“这个问题好办,就给你留下了。”笑哈哈道:“谢谢两位哥哥,明天我给你们一包梨吃。”趁笑哈哈没有注意时,尹回亲举起大刀将卢伟的头颅砍了下来,鲜血直喷笑哈哈身上。笑哈哈见过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次,他惊叫了一声并且用手蒙上了自己的眼睛道:“我让你留一个活人给我,你怎么把他给杀了。”尹回亲道:“刚开始你可没有说要活的,所以,我这样做也没有违背你的意愿那,你说对吗。”笑哈哈摸摸自己的脑袋瓜:也是呀,我是没有说要个活的。咳,我怎么这么笨呀,办事情老是这样粗心,真是一个大笨蛋。他嘟喃了一阵“好吧,今天就算我输你们一局,下次可别让我遇上你们,到时候你们会输得更惨。”尹回亲道:“恐怕永远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留着你去和阎王爷赌吧。”说着举起大刀就要杀害笑哈哈。

    尹回亲的举动又被奉峰阻止了,因为他看得出,此人只不过是个流浪娃,从穿着打扮瞧,并非江湖人士,杀了他无疑是多了一份造孽。“算了,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孩,有什么可防的,不如省省力气回去喝酒。”说着他扶起三护法,指着笑哈哈“你去找些柴火来,我要为三弟疗伤。”

    在这个树林,笑哈哈无处不知,所以找些柴火那是手到擒来。他想拒绝,可是又不敢,如果不去,或许自己的小命就会在此丢了。一会功夫柴火找了好多,然后堆到一起点燃了。大护法拿起一根燃的很旺的木头道:“你们把他给我扶住。”说着火棍烧在了权具拫烧伤部位。只听一声大叫,三护法晕了过去。奉峰扶起权具拫道:“二弟,我们走。对了,你把他葬了吧。”

    面对一个尸首不全的尸体,心中不是个滋味,但人死要入土为安。于是挖了个坑将尸体放进去道:“老兄,我想救你你也看到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也只有葬你的份了,好好安息吧。”说着将头颅放在脖子位置。但一只右胳膊挺起老高怎么也放不下去,而且拳头捏的很死。卢伟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啊,莫非他手掌中有东西?于是使劲把手指拉开,果然里面有张纸条,取出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但是笑哈哈不认的字只好收起来,“你的心愿我都知道了,这下你可放心了吧。”话落,胳膊果然放下了。在胳膊放下时,笑哈哈无意间感觉到卢伟胸膛鼓鼓的,抹去感觉是一本书,于是拿了出来,可惜没有办法。埋了卢伟,笑哈哈美美的睡了一觉,他天不管地不管无忧无虑。

    第五节客栈

    三位护法回到客栈见过义泉。义泉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这般狼狈。”奉峰道:“敌人非常狡猾,致使权具拫丢了一只胳膊,不过我们也取了敌人的胳膊并提了头颅,算是报仇了。”义泉听后非常生气道:“我问你们他有没有说出雁形变秘籍的下落,你给我提这些干嘛。”尹回亲道:“那小子什么也不说,宁死不屈。所以我们就杀了他。”义泉半信半疑道:“这么说来他还是一条好汉呀。”尹回亲道:“好汉不好汉的,总之,他就是不说。”义泉怒道:“你们就不想想办法?没用之辈。总之,我再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把它找到,否则,寨规处置,你们好自为知。”话落走了。

    老者喂了骄梓饭后,见他已经熟睡,于是想出去透透空气。走出门见到一群黑衣人骑着马匆匆离开。老者对这伙黑衣人持怀疑态度,于是奔着反的方向而去,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了解真相。来到事发地,此处依然灯火透明。他没有躲闪,而是径直来到门口。

    二护法尹回亲对来到的不速之客起疑道:“大哥,过来了一个老头,看他的精神面貌很气派,我看不是个好东西,要不要杀了他。”奉峰道:“别节外生枝了,小心惹火烧身。”尹回亲道:“大哥,你是怎么了,老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奉峰道:“今日我们所做之事,你不觉得太过残忍吗?”尹回亲道:“事到如今,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呀。”

    老者走进门口,果然气度非凡,一身紫袍打扮,走路十分轻盈有力。奉峰此刻晓得此人并非泛泛之辈,能打发走就是最好的结局。恭敬道:“不知阁下深夜闯入,有何指教。”老者道:“指教谈不上,只是有些事我想不明白,还请几位回答一二。”尹回亲急道:“放屁,你说回答就回答,你是个谁呀,好大的口气。”说着挥刀而上,大打出手,而且招招要命,式式夺人三魂七魄。尹回亲的刀式再怎么厉害,对于老者无济于事,他轻易的招招化解。奉峰见此情况赶忙出刀帮忙尹回亲。已过二十招,大护法二护法联手也没能占到一丝便宜。奉峰道:“不知高人来此,有何贵干?刚才小弟有范还请多多体谅。”尹回亲道:“跟他这般客气干嘛。”老者哼道:“我只是路过而已,没曾想到尽是如此之惨样。对了,这两具尸体是何人?”尹回亲急道:“管你何事,再问我杀了你。”老者道:“口气不小。”说着一掌打在了尹回亲的肩上。尹回亲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掌击中,然而自己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站在那一动不动,他的行为已经完全消失。

    老者来到卢志夫妇身体旁,看了看面相,似乎明白了。问道:“男的是不是性卢?”奉峰道:“你问这个干嘛,他和你有关系吗?”老者道:“最好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奉峰道:“不错,他就是卢家堡少堡主卢志。”听到这个消息老者似乎为之一振“卢家堡堡主卢少天可好?”奉峰道:“他已经死了。”老者惊道:“什么?是你们杀了他?不对,就凭你们的功夫是做不到的,快说,还有谁?”

    奉峰没有讲,只是看老者那伤心样子,想到,莫非他和卢少天有关联?突然他想起一人,有密切关联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卢少天的师弟秦玉地,难道面前此人就是?想此,他感觉到今日在劫难逃,看看三弟和二弟样,他决定一走了之,从此隐姓埋名苟且偷生。

    就在他一心离开时被老者拦住了。“别急着走,把事情交代清楚走也不迟。”奉峰道:“事情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了,何苦多此一举呢秦玉地。”“呵呵,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啊。”秦玉地粉刺的笑了一下。奉峰道:“你就让我走吧,我们也是被逼的。”秦玉地道:“是谁?”奉峰道:“我们是中山寨的,为了雁形变秘籍,我们行动了。”秦玉地惊异道:“雁形变?此剑法威力无比,但凡江湖人士都想得到,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为今武林有谁会雁形变剑法?咳,都是愚昧无知的家伙,想得到雁形变谈何容易。”奉峰道:“难道此剑谱不在卢家堡?”秦玉地道:“有是有,那只是一部分而已。”奉峰道:“一部分?此话怎么讲?”秦玉地道:“当年,我和师兄都要离开黄山,所以就把雁形变剑谱分为两部,分别交由我们来保管,要想练的此剑谱,必须合而为一。”奉峰道:“明白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呢?”秦玉地道:“你们杀了那么多人,已经是血债累累,满手血腥你觉得你还有活的机会吗?”奉峰道:“可我们也是被逼的呀,还请你手下留情。”秦玉地道:“被你们所杀害的那么多人,你手下留情了吗?”奉峰道:“既然如此你就动手吧,我绝无怨言。”秦玉地叹口气道:“冤冤相报何时了。算了,你走吧。”权具拫道:“大哥,你可不能留下我呀,把我带走吧。”秦玉地道:“他们二人已经是个废人,所以不必带走了。快走,不然我会反悔。”奉峰无奈只好一个人离开了。秦玉地来到尹回亲面前将他学位解开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所以你今天走不了了。”尹回亲感觉身体特别麻,而且全身无力。道:“你就放我走吧。”秦玉地道:“已经迟了。”过了一会,尹回亲慢慢倒下,七窍流血而亡。而权具拫也是失血过多此时也是昏迷不醒而死。秦玉地葬了几人后赶往天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