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一起上少林寺

    走了几天的路,终于可以停下来歇歇脚了,他们遇到了一家凉亭,凉亭主营饭菜。凉亭里面没有几个人,加他们一起也就四五个人。雷行和华宇找一座坐了下来,这个时候过来一老者,手拿白巾擦擦桌面问道:“二位要点什么?”雷行道:“大爷,给我们来些茶水吧。”老者嗯一声倒了茶水说道:“来此这里,一定是上少林寺的,对吧。”雷行道:“是的,大爷你怎么晓得我们去少林寺。”老者道:“因为这里是通往少林寺的必经之路。”华宇道:“这么说,少林寺也就不远了。”老者道:“还有十几里就到了。”听到快到少林寺了,他俩无比欢心总算到了。

    “小二”只见一个江湖打扮的汉子,手提大刀站在桌子旁嚷嚷。老者慢步来到汉子面前道:“客官,有何事?”汉子道:“只给我一点茶,为什么不给我几道菜。”老者道:“客官,我问你要不要饭菜,你说不要,现在又说我不给你上菜。你,,,”汉子道:“再啰嗦,我砸了你这凉亭。”

    老者只好离去。一会功夫,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端着几碟小菜摆放到了桌子上道:“客官,请慢用。”汉子看后菜道:“你有没有搞错,都是素的。”姑娘道:“客官,我们这里都是素菜,请慢用。”声落就想离去,但被汉子拦住道:“不行,给我来一盘红烧肉。”姑娘为难道:“我们这里只是这些了,还请客官见谅。”汉子道:“我不管,今日我要是吃不到红烧肉我就不走了。”老者来到汉子面前道:“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嘛。”汉子掀翻桌子怒道:“我就强人所难了怎么样。”老者很害怕,父女俩紧紧相依。

    雷行和华宇都很气愤。雷行起身来到汉子面前道:“别欺人太甚。”汉子道:“怎么,想打架啊,好呀,来吧。”雷行对汉子的举措十分反感,顿时就有了想教训他一顿的念头,但想起师傅的话他怒气暂压了,端起一杯茶道:“我不想打架,只是我觉得,你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可气。”汉子急道:“我怎么就不知道尊老爱幼了?你来的正好,你给我评评理,是谁的错。”

    话没说完又有了另一个话题,这使雷行深思了,难道,,,,罢了。雷行被汉子的问话迟疑了,他觉得此人的问话,让他感到此人并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徒。道:“我不会给你评理的。”汉子道:“为什么?”雷行道:“你的所作所为,大家伙是亲眼目睹的,不用我说,你今天是大错特错了。”汉子愣了一时道:“不会的,我不会错的。为什么我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不会的。你胡说八道。”雷行道:“如果一个人所做的都是对的,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了评理一说,你说是不是。”汉子拍拍自己脑袋瓜道:“也是啊,这么说来,我真的错了?”雷行道:“千真万确。”

    汉子突然从旁边端起一碗茶道:“我敬你。”说着推向雷行。雷行见这情况,心中似乎明白,这是对方要试探自己的功底。道:“多谢了,来者不拒。”汉子双手举茶碗恭恭敬敬,但是面目严厉道:“兄弟,请。”

    雷行伸手接茶碗,但是茶碗在汉子手中丝毫没动,即使雷行用了五成的功力也是无济于事,只好用尽全身之力来抢这杯茶。但汉子的胳膊闻风不动,挺拔有力,茶碗在他手里,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看着汉子这么大的内力,雷行真是无计可施,眼前的对策只能拼死一战了。于是用上了全部力气和汉子来个鱼死网破,没有想到汉子的力气也是到了及至。雷行的坚持使得汉子的胳膊有所动摇,胳膊开始向下坠。眼看茶碗就快搁置桌面了,汉子突然来个猛然转身,想将茶碗扔掉,但是雷行顺势随他紧紧护住茶碗,将其原放在了原位。

    汉子见自己的意图没有达到怒道:“你耍诈。”雷行道:“彼此彼此。”汉子道:“这不好玩不玩了。”雷行道:“那好啊,咱们相安无事就好。”说着端起茶喝了一口道:“好茶,谢谢啊。”汉子道:“小子,咱们还没有决分高低呢,来吧。”说着一刀就劈向雷行而来。雷行一个后滚翻躲过汉子一刀又轻松的跳到桌面上。道:“你是打不到我的。”汉子连砍数刀都被雷行一一化解。汉子刀法极快,而且刁钻古怪,招招盛气凌人,确实让雷行一番应付,但是雷行身手敏捷,见招拆招。这个时候的汉子气的要炸,叫道:“你小子从哪来的,没想到轻功这么好?”雷行得意道:“你看不出来吗?这招就是专打抱不平的。”汉子道:“打抱不平?呸,我一没杀人,二没强抢民女,三没打家劫舍,你凭什么打抱不平。”雷行道:“你虽没有十恶不赦之举,但是你今天在此如此蛮横无理,你还敢说你没有错吗?”汉子支支唔唔道:“我只是想吃红烧肉而已嘛。”雷行道:“你想吃肉没错呀,但是你不能在这不讲理,胡搅蛮缠的,你还敢说你没有错吗?”

    这个小子说的也不无道理。汉子思索一时觉得自己不讲理很是心有不甘。因为,一个饭馆应该满足客人的要求才是,我来吃菜应该没有错啊,可是这个小子就是说我做错了。不对,我没有错,他这是狡辩,对,他在强词夺理。于是嚷道:“你小子胡说八道,甚是欺人。我来吃我喜欢吃的,有什么错,你说?”

    雷行看看汉子,觉得此人也是一个心底善良的人,虽然做事不计后果,但也是一个有担当的汉子。道:“不错啊,从客观角度看,你是没错,但是从整体立场分析,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汉子听后雷行的话越发糊里糊涂。道:“你说的什么和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雷行道:“我说了一大滩,你却是一句都不明白,我知道了,我说这么多,就是对牛弹琴。”

    汉子生气道:“你把话说明白,我不就知道了嘛,啰里啰嗦的。”

    雷行大声道:“哎呀,我要疯了。我是说,你太自私了,你听明白了没有?”

    汉子还是一头雾水,但是他听出一点意思了,于是觉得自己是有些不是。道:“我自私就自私,谁没有一点自私。”

    老者跑过来道:“你们都没事就好,好了,就此打住。珍儿,快把桌子摆好。”

    珍儿动作快捷,立刻恢复了原样。

    这个时候从远处走来几个和尚,他们手握长棍径直而来。

    汉子见是和尚,一下慌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念叨“这该怎么办。”

    雷行看出汉子与和尚之间肯定有一段渊源,但不知道是仇还是搅不清的理儿。于是顺口出了一句试探话语道:“你看到了嘛,他们过来接你来了。”

    汉子转身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从少林寺里跑出来的?”

    听到汉子这样的话,雷行算是明白了。道:“你为什么要跑出少林寺,难道你干了对不起少林寺的事情?”

    汉子急道:“你瞎说什么呢。不和你说了,走了。”说着疯疯癫癫的离开了,但是在饭馆外面,正好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大和尚拦住了去路。

    汉子见是清苦大师叫道:“我的妈呀,小兄弟,快来救我呀。”雷行闻声来到汉子面前向清苦大师施了一礼道:“请问这位大师,他在少林寺可犯了错?”清苦大师道:“没有。”雷行道:“既然没有犯错,那么大师就不应该拦他去路,而是让他扬长而去才是。”清苦大师道:“施主言之有理,但有一件事施主可能不清楚。”雷行道:“大师请讲。”清苦大师道:“他本是少林寺俗家弟子。昨日,他私自下山,我们这次下山就是要将他带回去。”雷行道:“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我就不打扰大师带人了。不过巧了,我们也要去少林寺。”清苦大师道:“是吗,看你们打扮应该是从天山来的吧。”雷行道:“是的大师,我们奉师傅之命而来。”清苦大师道:“好吧,那我们就结伴而行吧。”

    饭馆老板上前道:“各位在此歇歇吧。”雷行道:“清苦大师,要不你先歇歇喝杯茶再走。”清苦大师道:“也好。”

    这个时候珍儿端着茶来到清苦大师面前道:“清苦大师你来了,你请用茶。”清苦大师见到珍儿非常和蔼可亲道:“见到你我就开心了。”珍儿点点头说我也是,大师。转身到雷行面前道:“今日真的谢谢你为我们解难,要不是你出手慷慨解难,我不知道今日会是什么样的结局,真的十分感谢。来,喝茶。”雷行道:“举手之劳,姑娘就不要挂念了,这事遇到谁都会挺身而出的,所以不必客气。”珍儿来到汉子面前道:“大叔你既然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今日之事就此罢了,来,喝碗茶。”汉子惭愧道:“刚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是,还请姑娘不要记恨。”珍儿笑道:“希望你回到少林寺以后,一定要一心向善,这样,你才能对得起我敬你的这碗茶。”汉子看着手中茶碗道:“谨记姑娘教诲。”珍儿来到清苦大师面前道:“大师,你们这么急的将他带回少林,是不是害怕他为祸人间啊?”清苦大师道:“珍儿你言重了,其中的缘由,日后我会慢慢解释给你听的。好了,我们就此告辞了。”珍儿难过道:“记得一定来看我呀。”说着眼睛开始湿润了起来,接着留下了泪水。清苦大师见珍儿落泪了便安慰道:“珍儿,乖,我会常常过来看你的。别这样,你这样我会很担心的,我走了。”

    清苦大师那种表情似乎出于父女般的那层关心,极其温馨。

    雷行和华宇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少林寺的钟声传遍了整个寺院。雷行和华宇也随清苦大师来到了大雄宝殿。殿内众佛威严,各个千姿百态,让雷行和华宇确实是大开眼界赞不绝口。

    “阿弥陀佛。”

    一个白发苍苍,双目炯炯有神,面目慈善,看似八旬左右的大和尚,身披袈裟站在了雷行华宇面前。

    清苦大师道:“见过方丈师兄。”雷行和华宇也同时道:“见过方丈大师。”方丈看了雷行和华宇道:“看你们打扮应该来自天山一派。”雷行道:“方丈大师果然厉害,不错,我们奉师傅之命来此,是有一封信要交与方丈大师的。”说着从身上拿出信交给了方丈道:“这就是师傅给你的信,请见阅。”

    方丈看后书信道:“原来秦玉地这么些年消失,他一直在昆仑山修炼,真是太好了。”

    清苦大师接过书信看了一遍道:“我们都以为他已经离我们而去了,没想到苍天有眼,还能让我们相聚,真是大快人心。”方丈道:“信中所提之事极为重要,看来那些人已经开始动手了。阿弥陀佛”清苦大师道:“依我看,此事件应该与那把剑有关联。”方丈点点头道:“我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清苦大师道:“方丈师兄的意思是,有人已经开始向武林伸出了魔爪。”方丈道:“希望我的预料是杞人忧天。”

    雷行道:“我们这一路来呢,遇到了好多离奇的事情,有不少门派弟子死于非命。正好遇到大漠三奇与宏大镖局镖头鹿会空五年约比武,奇怪的是,当时一个武林门派都没有参加,甚至武林人士都没有一个,当然除了我们。”清苦大师道:“不对呀,我们派了人去了呀,就是要了解他们的比武结果的。怎么说没有武林中人呢?这就奇怪了。”方丈思索一时道:“事情开始明朗了。阿弥陀佛,武林之争何时休呀。对了,你们来此就好好休息吧。清苦师弟,此事就交与你来处理。”清苦大师道:“请方丈师兄放心,我们告辞了。”

    雷行和华宇多日行路,已经感到十分疲惫了,今日到了少林寺,算是任务完成了。到了少林寺也算是到了目的地,于是心中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石头,开始放松了,故而躺在了床上。虽然床不是从小陪自己的那张,但躺在上面也算舒服,不知不觉呼呼大睡了,可算是香甜入梦。

    深夜,一阵狂叫将他们吵醒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

    “介怀师兄,你就别吵了,谁叫你乱跑呢。”

    “我没有乱跑,是你们无端将我关起来,还说我在此乱叫,你们讲不讲理。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你们听到没有。”

    声音是汉子和一个和尚传来的,雷行和华宇正好要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方丈来了。

    方丈道:“施主,你们受惊了。”雷行华宇见礼道:“方丈大师你多虑了。”方丈道:“你们这么晚了还没睡。”雷行道:“我们是睡了,但是被吵醒了,所以我们想探个究竟。不想遇到方丈大师你了。”方丈道:“原来如此。不过你们不必理会,还是早些休息吧。”华宇道:“方丈大师,难道你不休息吗?”方丈叹口气道:“不瞒你们说,前几年,有一伙江南水盗,传闻要来我寺盗取真经,所以我院日夜坚守不可怠慢。有一夜,我路过藏经阁,里面传出有翻阅书籍的声音,我即刻打开房门,谁知贼人武功超越,从后窗越窗而逃。此后,我每到深夜都会亲自在藏经阁巡视一番,后来我发现,藏经阁的经卷没有少一页,只是经卷被动过。发现这个事件后,我就在想,此人能随意进出我少林寺,说明此人武功高强。但如此厉害的高人,却是对我少林寺的武功感兴趣,这使的我心生同情,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见见这位高人,故而每夜查寻他的踪迹,希望有些线索。”雷行道:“方丈大师的心情我们能理解,慈悲为怀嘛,不过,你的这份善心我很是担心。”方丈道:“你的担心我能理解,不过我想听听你的看法。”雷行道:“既然方丈大师让我说我就直言不讳了。我觉得此人,其一你没有见过,其二就是本人的背景你不了解,所以我是担心,假如此人是一个江湖败类怎么办,岂不是学成武功为非作歹祸及江湖嘛。”方丈大师道:“你的这个问题我其实老早就考虑过,据我这些时日的思量,我可以确定这个人真正的目的不是对我少林寺的武功感兴趣,而是再找东西,既然是在找东西而来到了藏经阁,那么他找的这个东西就和真经分不开,所以,我没有采取极端方式抓住他,而是从他接触过的东西来分析,此而,我一直待到了今日。”华宇道:“方丈大师,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方丈道:“请讲。”华宇道:“敢问方丈大师至今有何收获。”方丈道:“有是有些情况,但是到现在还不是时候,请见谅,施主。好了,夜深了,你们就先休息为安吧。”

    这个时候,汉子的叫声胜是狂躁。

    华宇问道:“方丈大师,你说这个被你们关起来的汉子是什么原因被你们关起来的,他不是你们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嘛。”方丈大师道:“不错,他是我们少林寺的俗家弟子,至于把他关起来,说来话长呀。”雷行道:“方丈大师,你就给我们说说吧,我们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方丈大师道:“为何?”雷行道:“不瞒方丈大师说,我们在路上已经打过一架,所以我很期待他的过去。”方丈大师犹豫一时道:“好吧。前年,他来到少林寺,衣装不整,十分可怜,我们便收留了他。起先,他吃苦耐劳节守寺规,后来,我们发现他偷学真经秘籍后,便把他关了起来,谁知他打晕了守僧而逃,在路途中正好遇到了往回赶的清苦师弟,在打斗过程中,他的脑袋不小心磕碰到了石头,随即昏迷,待他醒来后,没想到就疯疯癫癫的,不认识任何一个人,见到人就会大狂大叫。三天前,他趁小僧一个不留意又跑掉了。我们怕出什么事情,所以让弟子连夜追寻,尽早将他带回来,以免发生不必要的事情。”雷行道:“听起来这个汉子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嘛,我看他的行为也只不过是对武功的痴迷罢了,好学而已。”华宇道:“我支持你的说法。”方丈大师道:“话虽如此,但他有一定的心计,不然,也不会偷学真经的。”雷行道:“我看他这样做,是不是有他的苦衷。”方丈大师道:“但愿如此胜好。阿弥陀佛。”听了这人的经过但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说道:“方丈大师,他唤何名?”方丈说我们给他的法号切空,没人知晓真名。

    第二节身入少林寺

    第二日,方丈在大雄宝殿静休,外面传来声音道:“禀方丈,外面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小施主求见。”方丈道:“带他来见。”

    笑哈哈胸藏金鹰拳谱,信心十足来见少林寺方丈。道:“方丈大师你好。”方丈道:“施主,你见我有何事?”笑哈哈道:“我从大理来,是来少林寺拜师学艺的,我叫笑哈哈,请方丈收我为徒。”

    方丈看看一脸憨厚的笑哈哈感到有些开心,道:“你的姓是姓笑吗?”笑哈哈道:“我不知道,自从我懂事后,那些人就这样称呼我。”方丈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来,你所说的那些人,并不是你的亲人了。”笑哈哈道:“对呀,我自从懂事起,我就是一个人,风里雨里从来没有人管过我。”方丈点点头道:“我问你,你学的武艺后,你准备怎么做。”笑哈哈道:“当然是保护自己了。”方丈道:“你怎么想到要学的武艺才能保护自己。”笑哈哈道:“我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只好乞讨为生,那些日子虽然不愁吃喝,但是常常受到富家子地的欺凌,不过这些都是些小事。就在前不久,偶遇一事,此事对我打击太大,也给了我一定的动力,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习武的念头。希望方丈大师能收留我,成全我的一片赤诚之心吧。”

    方丈大师非常同情,小小年纪就父母双亡真是可怜,也罢,先让他在少林寺待上一阵子再说吧。道:“少林寺是一个清静之地,而且清规戒律你要严守,你能做到吗?”

    笑哈哈明白方丈的意图,道:“多谢师傅收留。”

    方丈道:“我只是答应你可以住在少林寺,但是我没有答应你我要收你为徒,所以你要搞清楚。”

    笑哈哈道:“我虽然不知道少林寺的清规戒律,但我非偷鸡摸狗之辈。放心吧方丈,我一定恪守一切规矩,不让你为难的,方丈大师,请你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

    方丈道:“希望你说到做到,不要让我失望。”

    笑哈哈道:“多谢方丈大师。”

    方丈道:“你说你偶遇一事,我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能告诉我们。”

    笑哈哈道:“当然可以了。”

    笑哈哈把当时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了方丈听,然后将金鹰拳谱交给了方丈。

    方丈接过拳谱,似乎显的有些紧张,因为此拳谱在江湖中已经是消声灭迹了几十年,如今却呈现在自己面前,真是不可思议。方丈没有翻阅此书,而是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假如拳谱原封不动交给笑哈哈,以后要是被其它人得到此拳谱,到时,岂不江湖大乱,不行,为了武林的安慰,还是暂时将金鹰拳谱放在少林寺内阁以防万一。

    此拳谱是金飞鹰的心血,拳法至刚克柔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所学的上乘武功。据我所知,晓得金鹰拳谱之人应该只有温家堡堡主温笑佳所有,要是这么推理,那么出事的人应该就是温笑佳。不对呀,温笑佳与笑哈哈所说的那个年轻人的年龄不相符呀,看来温笑佳暂时是安全的。

    道:“笑哈哈,我将拳谱暂时保管,以防落入他手。对了,还有一事我且问你。”笑哈哈道:“方丈大师请讲?”方丈道:“你说杀害拿拳谱之人的有三个人,请你描述一下他们的特征好吗。”笑哈哈急道:“不好意思啊方丈大师,当时天太黑我没有看清楚他们的相貌,还请方丈大师谅解。”方丈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不为难你了,什么时候有影响了再来告诉我,我等着。既然来到少林寺就要懂得守规,待时机成熟时,我会教你武艺的,至于金鹰拳谱我先替你保管,你看如何?”笑哈哈喜道:“多谢方丈大师,你这就是答应我了,师父,受徒儿一拜。”方丈道:“你先别急着谢我,我还不是你的师父,不过我告诉你,成为你的师父,这要看你做得怎么样,也就是你在少林寺过一段时日而定。”笑哈哈道:“明白了方丈,我会努力成为你的好徒弟的。”方丈道:“这样就好。这些日子,你先上山打柴一段时间,你可愿意。”

    笑哈哈虽然不太愿意,但他立刻想到,这是不是方丈在考验他,于是道:“我愿意听从方丈一切安排。”

    第三节诡计不成反害己

    长圣教的一举一动都在中山寨的掌控之中。

    淮西四子此次失利,他们都怪罪于白衣郎君。

    义泉道:“各位师父,此次行动你们无功而返,说说其中的缘由吧。”黄水道:“好徒儿,这次是我们大意了,我们也是措手不及所以束手无策而归。”义泉道:“这么说,你们是没有办法对付此人了?”王玉道:“好徒儿,你不要着急嘛,我们也在商量对策呢。”义泉道:“好吧,希望几位师父不要辜负了我对你们的期望才是。”易亮道:“好徒儿你等着,我们用不了多时,一定将那个家伙的头颅带回来给你当下酒菜。”义泉笑道:“不愧是我的好师父们,来,我敬你们一杯。”酒喝完道:“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这个时候有弟子报道:“据飞鸽传书,那个坏事的白衣男子已经离开了长圣教。”

    听到这个消息后,义泉道:“几位师父,该是你们出手的机会来了,我不希望这次又让我失望。”

    赖齐道:“好徒儿,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这次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义泉道:“这次出击,我想提醒你们一下,此人武功不差,硬碰,你们并非是他的对手,不妨多动动脑袋。”

    淮西四子齐声道:“我们会的,那我们就即刻起身了。”

    义泉道:“恭祝师父们一路顺风、旗开得胜。”说着拿出一纸包给了赖齐道:“师父,带上这个,我相信你们会用上它的。”赖齐接过纸包道:“这是什么?”

    义泉道:“这是我炼制的一种毒药,见血封侯,毒性非常厉害。”

    赖齐道:“好吧。”

    白衣郎君赶路走了三天三夜,实在是饥渴难忍,终于在一处遇到了一个简易饭馆。

    店老板迎面道:“客官,你需要些什么吃的。”白衣郎君道:“老板你这有什么?”老板道:“别看我这这么简陋,但是我这里饭菜很丰富的。”白衣郎君道:“那就好,我已经几天没有好好进食了,这样吧,先来些简单的食物,我先充充饥,然后再来些主食。”老板高兴道:“好嘞,客官你稍等,马上就好。”

    这个时候,白衣郎君才注意到此店的味道。时不时的,有一阵一阵的香味飘香而来,闻不出是什么味道,只是感觉很爽。这时,老板先端来一碗茶,茶的味道更是奇妙,此而白衣郎君忍不住品尝了一口。茶味道就是独特,苦而香,一股浓厚的味道使人回味悠长。

    道:“老板,你这是什么茶,如此独特。”

    老板笑道:“这是个秘密,还请客官见谅。只要客观喜欢,我就心满意足了。客官请慢用,饭菜马上就好。”

    淮西四子一路追击,终于找到了白衣郎君的落脚点,正巧在饭馆食用。苦于没法出击制服白衣郎君的淮西四子,这个时候突然灵感大发。

    黄水道:“大哥,我们这样明目张胆过去,是不是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王玉道:“那是当然了,你忘了,这个小子能破我们的赤笑功。”易亮道:“那我们怎么办,直冲不行,难道就这样无计可施由着他吗?”赖齐道:“当然不是了,我有一计准行。”易亮道:“老大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赖齐道:“是这样,我们去一个人绕道而行到饭馆后堂将老板控制,然后将这个放到他的菜里面,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其制服。”说着从衣服里面取出一小纸包药。道:“到时,拿他就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黄水道:“老大,你这个主意好,我赞成。”赖齐道:“既然通过了,那么由谁来执行这次任务呢。”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主动承担这次任务。

    最后赖齐道:“黄水,我命令你,这次任务就由你冲锋陷阵了,记住,千万不要出差错,否则我们会前功尽弃,失败而告终的。”黄水道:“我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瞧我的。”

    黄水义无反顾的去执行他的光荣任务去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成功那将意味着他在哥几个心中的位置,于是毫无顾忌的行动了。

    看着离去的黄水,淮西三子无比兴奋。赖齐道:“易亮,你乔装打扮,坐在离那家伙不远处,要几个小菜不要让那家伙发现你就行,以待时机,去吧。”

    黄水溜进后堂,将正在炒菜的老板控制了起来。道:“不要嚷嚷,否则你会即可死去。”老板放弃反抗道:“你想干什么?”黄水道:“只要你乖乖听话,你就会没事。”老板哆嗦道:“我一定听你调遣绝不反抗。”黄水道:“这就好,听我说,将这个放到这个人的菜里之后,你就没有事了,你可听清楚了?”老板道:“知道了。”说着他拿出药纸包打开将药撒在了炒好的菜里面。

    黄水将老板带过去让他特意看了一下雷行,说明这些有毒的菜就是为雷行准备的,然而在雷行身后桌子旁就是易亮在坐,所以店老板误以为这些菜是给他的,此而先端了一碟菜放到了易亮面前道:“客官,这道菜是里面有人让我给你送来的,请品尝。”

    易亮见到菜感到疑惑,但听到老板说是里面的人让送来的,一时间他想到了老四,没想到这个老四还挺有心的,知道哥哥赶了几天的路都没有好好吃一顿像样的饭菜了,恩,真有孝心。

    想此道:“你替我谢谢他。”

    老板道:“不用。”

    老板来到后堂,黄水正在大口大口的吃刚才没有下毒的菜,见老板来了问道:“事情可办好了?”老板道:“好了,一切听你的吩咐照办的万无一失。”黄水道:“那就好。”

    说着放下筷子来到门口得意洋洋的瞧去,看看那个家伙把菜吃的怎么样了。但是他左看右看就是不见白衣郎君吃菜,而是一个劲的品茶。再看看桌面,也没有什么菜碟,急道:“你把刚才的那碟菜放哪去了?”老板道:“你不是让我把菜放到那个人面前嘛。”

    黄水仔细看着易亮,感到这个人怎么有些眼熟。

    由于易亮换了衣服而且将自己的脸用泥巴涂了一下,所以黄水一时认不出来,但是从他一些举动判断,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但是他不敢确定他就是自己的结拜兄弟三哥易亮。因为,他的几个哥哥都在不远处山坡后面等他的好消息呢,怎么可能在饭馆里面独自一人在此呢。如果他们要是来了应该是三个人才对,不可能呀。但他心里感觉发慌,突然他脑袋里面闪烁出一个要命的问题,那就是如果哪个人就是三哥易亮的话,那么,岂不是自己亲手将自己的三哥杀害了。想到这个问题后,黄水立刻跑了出去确认一下是否是三哥。

    易亮拿着筷子一口一口品尝着面前这道美味佳肴,还不时的夸奖这家老板炒的菜真是绝了,香甜可口,根本没有毛病可挑,总之一句话,好吃。

    黄水来到易亮面前仔细一看,原来就是真真切切他的三哥易亮,于是急道:“别吃了,这饭菜有毒。”说着将菜碟打翻在地。易亮正吃得高兴,见来人将自己的菜打翻在地一时气怒,那个不要命的这么大胆,敢打翻我的菜,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于是怒气冲冲起身想要教训对方,待他看到是黄水于是不高兴叫道:“四弟,你这是干什么,这菜不是你让人送来的吗?”黄水急道:“这菜不能吃,有毒。”

    易亮听到菜里有毒,而且还是两次提起,这个时候他才紧张起来,但是他现在还没有任何症状,所以笑道:“四弟你胡说什么呢,瞧我,这不好好的吗?别瞎闹,我还没有吃够呢。”话音刚落他的肚子开始撕心裂肺般疼了起来。黄水扶住易亮道:“四哥,你没事吧。”易亮道:“我肚子疼得厉害。”刚说完这句,接着口吐鲜血晕了过去。黄水见易亮中毒晕了过去,看来此毒厉害,真是见血封喉。立刻想到老大赖齐那定有解药,于是在饭馆给赖齐发信号。这个信号是他们一贯用的报信信号,是要他们即可过来。

    看到信号后,赖齐王玉十分高兴,因为这个信号代表着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于是他们满怀喜悦的来到了饭馆。

    黄水叫道:“大哥,你快把解药拿出来,不然,三哥就没命了。”

    赖齐听到黄水这么说,他一时一头雾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老三怎么就吃到了毒药?这个问题在他心里问了起来,无论怎么给自己解释也无法说服自己,因为这个问题令他无法解释并且难以接受。此刻,他知道黄水即刻要他拿出解药解救易亮的性命,可是他也没有解药,因为此毒粉是他的好徒儿义泉给的。

    他无可奈何叫道:“老三,你要挺住,我们带你要解药去。”王玉道:“这样走路,恐怕无济于事,看样子,老三可能过不了这一关了。”赖齐道:“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吧。”王玉道:“义泉给你解药时,没有说此毒的解法吗?”赖齐道:“都怪我一时大意没有问这个问题。”王玉道:“老四,这是怎么搞的?老三怎么会中毒。”黄水无心解释道:“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我们眼前当务之急应该怎么解决三哥中毒之事才是重中之重。”

    王玉拉起易亮的胳膊给他把脉,此刻,易亮的脉象一无,生命特征已经消失。道:“此毒已经贯穿七经八脉,五脏六腑已经衰竭,即使有高人在此也是无力回天了。老三他已经离开了我们,我们还是节哀顺变吧。”黄水道:“你怎么这么无情,能说出这样的话。”王玉道:“我何尝不伤心,我只是按事实说话而已,再伤心老三也不会回来的。”

    这个时候的黄水真是后悔莫及,怪他粗心大意没有把事情办好,不由得,愤怒的眼神瞅向白衣郎君。大叫道:“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小子的错,我要杀了你。”说着抡起砍命斧杀向白衣郎君。

    他们来到饭馆的一举一动,白衣郎君是看个明白,算是了如指掌。听到易亮中毒,白衣郎君也是不得其解,因而静观其变。闻听黄水的双斧从空而来,白衣郎君即刻拔剑出鞘,随即灵巧的躲开了双斧。只听得一声响,双斧劈在了桌面上,顿时桌子成两半。

    白衣郎君冷笑道:“没想到你的功夫这么差,扑空了。”

    黄水气急败坏一顿猛追狠打白衣郎君,但是他的砍命斧几招都被白衣郎君轻松而破,一个不小心,让白衣郎君一脚踢中,倒在了地上。白衣郎君道:“你们这是害人害己,罪有应得,怪不得别人。”

    赖齐王玉见黄水被白衣郎君打倒,心中胜是不舒服,于是各自亮出自己本领。他们手握兵器形成三点角度攻击在中央角度的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看看三恶道:“你们罪恶多端,还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否则,他的下场就是你们前车之鉴。”赖齐道:“好大的口气,说大话还真不害怕闪了舌头。”黄水道:“老大,别跟他废话,杀了他给三哥报仇。”白衣郎君道:“好呀,我求之不及呢。”王玉道:“小子,别欺人太甚。”白衣郎君道:“你们三对一,你也配说这样的话,真是。”赖齐大叫道:“哥几个,今天跟他拼了,上。”

    白衣郎君面对三恶的围攻毫无胆怯,因为他们的招数对他来讲了如指掌,所以招招破解、化险为夷。不出三十招时,王玉突然手慢,这一个机会让白衣郎君抓住了先机。速来一个弯腰急转,顺势一剑直刺王玉胸口。如果这一剑刺中,那么王玉就会当场毙命,就算刺不中,王玉也是随即躲开此剑躲闪一处,这样一来,白衣郎君就会轻易跳出三恶的围攻,顺势也会攻击黄水,此而战胜三恶取得胜利。果然,王玉躲开了。白衣郎君就势越战越勇打的三恶无处藏身,最后成对立局面。

    白衣郎君道:“听闻淮西四子威震武林,今日领教也不过如此,看来也是徒有虚名罢了。”黄水怒道:“士可杀不可辱,你不要得意。”白衣郎君道:“我说的可是事实而已,怎么,你有意见啊。”

    黄水刚要举斧来战,但被赖齐拦住了。

    赖齐道:“今日一战,咱们算是平手,我们还有要事,就不与你在此一比高低了。告辞。”

    白衣郎君还想与三恶争斗到底,但是对方已经失去了一个,此而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暂时放他们一把,希望他们以此事做为教训,因此能走上正道。看着远去的三恶,他想起了玛子对他说的话。

    “唉,希望他们就此能醒悟。”第三节跟踪

    大漠三奇尾随绿凤一伙来到一个偏远的地方,此处花草茂盛,环境幽雅,算得上是一个绝佳的休闲之地。又走了约有一里地,前面出现了一座高大而又宏伟壮观的建筑物。周围还有人把守,只见一对一对的红衣女子手持兵刃来回巡视,看来是这些红衣女子的老巢了。

    黑袍道:“大哥,没想到这些家伙势力还真大,瞧,这个建筑物多么壮观有气魄。”蓝袍道袍:“看来她们的背景果然不简单,也罢,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希望能有一线收获。”

    绿凤来到门前,早有一红衣女子前来道:“绿凤总管你来了,里面请。”芊芊不明白道:“总管,这是什么对方,我怎么不知道呀?”红英道:“芊芊,不该你知道的就别问。”绿凤道:“没有关系,这是我一个临时落脚点,既然我带你们来就说明我想让你们晓得,因为我要把这里交于你们来打理。”吆红高兴道:“真是太好了,今后我们就不怕整天呆在那些讨厌的树林里面了,太好了。”

    这个时候,一只鸽子从大漠三奇头顶飞过,而且飞的方向就是这个建筑物。黑袍眼睛明亮一眼就看到鸽子腿上有东西,即刻明白这是一只信鸽,于是不顾一切要抓住鸽子。

    黑袍的出现,让红衣女子大吃一惊感到惊讶,赶忙敲响手中警锣召集人手进攻。瞬间,几十个红衣女子将黑袍围的是水泄不通。

    黑袍见红衣女子将自己的路堵死无法前进,情急之下顺手掏出随身佩戴的小刀扔了出去正好将飞鸽击中落在离自己二尺远的地方。

    绿凤见信鸽被打落叫道:“拦住他,把信鸽给我抢回来。”

    听到命令后,红衣女子群不顾黑袍的攻击,不顾生死一拥而上去抢信鸽。

    蓝袍黄袍见此情况,只好跳出隐蔽的地方来到红衣女子群里,将红衣女子们瞬间打的落花流水,躺在地上不计其数。黑袍这个时候趁机将信鸽捡起,将信拿了下来。随后扔了信鸽道:“大哥,我拿到了信。”

    大漠三奇得意洋洋看着红衣女们,黄袍道:“你们这些家伙真是自不量力,还不快快给我们让开。”

    绿凤仔细思索后,终于理出了一些线索。如若不是被他们一路跟踪,我们怎么会杀不了那个小子,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他们所赐,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真是怪自己疏忽大意。能随我们这么多天,看来这些人也不是等闲之辈,今天想一举拿下他们看来是不可能了。至于飞信也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但是,在这里建立联络点的秘密就此让武林知晓了。武拼,看这些人的装扮,他们应该不是中原人,但像是大漠人,如此看来,我们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来文的,就看这些家伙能不能上套。不过机率不高,因为他们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可以说老江湖了。所以这些个算计,他们应该有防范的。文武都不可行,那只有孤注一掷了。

    绿凤道:“你们是什么人,尽敢跟踪我们,坏我们好事。”黑袍道:“我们是什么人这不重要的,你说我们跟踪你,这话不错,我们是跟踪你了,不过你说我们坏你好事,我觉得你这话不对,言过其实了。”绿凤道:“坏我好事还在这大言不惭真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红英道:“你们这些家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狂进来,姐妹们,今天不要放过他们,给我杀。”

    红衣女子们各个气势高涨,准备和大漠三奇一绝高低。即刻间,大漠三奇与红衣女子们混战在一起。大漠三奇没有亮出兵器,因为他们不想杀生,所以他们只是点到为止。不出半刻钟,红衣女们对大漠三奇也是无可奈何,因为他们的势力悬殊太大。

    黄袍道:“你们这些娃娃们,老夫不和你们玩了。”蓝袍道:“此地不可久留,我们走。”

    看着无影无踪的大漠三奇,绿凤无力追击,只能眼睁睁看着来犯之敌逍遥离开,而她却是无可奈何无计可施。无奈,她下令道:“从即日起,加强守卫,严防四周,以防敌人偷袭。”

    黑袍取下信件,里面的内容让他们哭笑不得。

    “近日有闻江湖,看似平静实则生变,你若到此,希望即刻速回,不得有误。独孤飞雁”

    黑袍道:“这是什么呀,乱七八糟的。”黄袍道:“此信说的明白,是让什么人即可回去,看来她们有大事。”蓝袍道:“按此信内容推断,这伙人应该是一个大的门派,不过可惜了她们没有注名门派地址,这让我们一顿好想。”黄袍道:“既然想不出来那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此事,我相信,日后会有机会弄明白的。”黑袍道:“大哥,我们现在这样了,也被那些红衣女们发现了,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跟踪她们以获得乌金剑的一丝希望。”蓝袍道:“这个问题着实让人极为难断定,要是这样跟下去,我怕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如果放弃,那就意味着,就此乌金剑于我们无缘。你们看该如何决断。”黑袍道:“依我说,我们还是算了,这样下去,我看没有什么结果。”黄袍道:“我们还剩二十天的时间了,我们的日子不多了。”蓝袍道:“我觉得只有继续才有希望,不然,我们以前所做的都会前功尽弃。”黑袍道:“既然大哥这么决定了,我们就继续吧。我想二十天对我们已经不少了。”蓝袍道:“好,就这样决定了,继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