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郎自从自己身伤恢复以后,就决定要找到那位救他的姑娘,于是一路打听来的消息所做出的判断告诉他,他要找的人一定在西方出现,于是来到了甘州。

    这日阳光明媚,小河流水清清。但城内一片狼迹,好像被人糟蹋过似的死气沉沉。看到行人走路东张西望的,各个惧怕什么,就连摆地摊的小商人也是提心吊胆的,这是怎么回事呢?逍遥一郎不得其解。这个时候正值中午,逍遥一郎便来到了一家饭馆,随着小二的招呼坐在了饭桌旁边。小二道:“客官,你需要点什么?”逍遥一郎道:“我有些口渴,麻烦你先给我倒一碗茶解解渴。”

    小二取下肩上搭的白毛巾将桌面擦了一遍,然后放下手中茶碗,提起茶壶倒了一碗茶道:“客官,请慢用。”逍遥一郎端起茶碗道:“谢谢。”此刻一股茶香味道已经扑鼻而来。他喝了一口,此茶虽有热度但口感清凉,一时觉得胸口比以往更加顺畅,不由得夸道:“好茶,好茶,简直人间极品。小二,你这茶是你们自己研制调配的吗?”小二道:“是的,有好多过往商人都是这样的口气。”逍遥一郎道:“原来如此呀,不过这茶真的好喝,但不知道这个茶叶是不是你们自己产的?”小二道:“当然不是了,这些茶叶都是从南方运过来的。”

    这个时候从外面凶巴巴的走进几个身穿蓝色衣服的彪形大汉,各个气势汹汹,蛮横无理。他们有六个人,三人一组各占一边。看他们的姿势应该是迎接什么人的到来。

    此刻,这样的架势将饭馆里面用餐的人吓得拔腿就跑,生怕跑的迟了遭遇什么不测,各个惊慌失措落荒而逃。小二大着胆子拦道:“你们可不能就这样走了,你们还没有付钱呢。”逍遥一郎拦住小二道:“他们的心情我们都是理解的,呆会这些人走了,再办这件事好不好。”

    小二只好答应。

    但是逍遥一郎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来此,这么多人尽然如此害怕,甚至不顾一切逃出。道:“小二,这些人是干什么的,这些人为何这样惧怕他们。”小二道:“我一时给你说不清楚,我先过去了,你要多加小心。”

    听到小二的话语,逍遥一郎感觉到一种危机正向他袭来。不过自己闯荡江湖数年,也算是老江湖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区区这几个人有何惧。

    这个时候从门外慢慢走进一个头顶好似香炉形状的金鼎人,二十多岁,满脸横肉,嘴角还有两个长毛的志。发皮两肩,绿色袍子装扮,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老板嬉皮笑脸走了过来道:“金鼎罗汉大爷,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光临本店了,本店真是蓬荜生辉呀。”店老板说这番话也是被逼无奈,为了生存他不得不低声下气讨好这位爷。金鼎罗汉看来老板一眼道:“既然是这样,那你还不快快照办规矩。”老板道:“我这就准备去。”话落退了下去。

    金鼎罗汉看了周围一眼发现饭馆内的人跑的所剩无几,只有一个人在。

    逍遥一郎没有被来人有所影响,只是端详的品尝着他认为极品的上好茶水。

    金鼎罗汉看了逍遥一郎许久,心中也有一定的思索。此人没有走,那就是说明他有一定的长处,但不管他有多么厉害,今天也得把他拿下,否则,我今后还怎么混下去。于是用手指‘指指逍遥一郎道:“你,过来。”

    逍遥一郎没有理睬金鼎罗汉,仍然喝茶。这时,旁边的蓝衣汉子来到逍遥一郎面前叫道:“我们爷在叫你了,你聋了。”逍遥一郎见到蓝衣汉子胜是生气,真想给他个大嘴巴子叫他住嘴,但是这个人也是一条狗,收拾他没有什么意义,于是决定将把领头的教训教训。道:“是吗?我怎么没有听到他在叫我呢,好吧。”转身道:“你叫我。”金鼎罗汉生气道:“不错,你给我过来。”

    逍遥一郎看着金鼎罗汉,心中早已生气,于是一步一步走到金鼎罗汉面前道:“你叫我干什么?”

    金鼎罗汉没有说话,一幅愤怒的脸色看着逍遥一郎。

    这个时候,旁边的蓝衣人叫道:“哎,你好大的胆子,站在那干嘛,不想活了,还不上香。”逍遥一郎道:“上香?香在哪?”一徒道:“看来你是外地来的,好吧,我告诉你,省得你说不知道。听着,上香就是往金鼎里面放钱,怎么样,这下知道了吧。”逍遥一郎点点头道:“知道了。可是不好意思,我一路奔波,现在已经是身无分文,对于你们的要求我可能无法满足你们了。”金鼎罗汉怒道:“什么?你别想在这里胡搅蛮缠,今天你不上香的话,我就让你在这个世界里消失。兄弟们,教教他。”

    话音刚落,过来两个蓝衣汉子双手搭在逍遥一郎的肩头,想用力气将逍遥一郎制服。逍遥一郎装聋作哑任其来人折服,但是蓝衣汉子的力气对于逍遥一郎而言简直是微乎其微,一点作用没有。蓝衣汉子见对方是一个有实力的对手,此刻那种轻视人的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拐弯由其心中惊讶,为了不失面子,他们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将对方压倒在地,可是无济于事。

    金鼎罗汉见到眼里,心中也是对逍遥一郎刮目相看,没想到此人的力气如此之大,看来是一个难啃的骨头。道:“没用的东西,滚开。”说着站到逍遥一郎面前道:“你小子还有两下子,真是不错啊。不过可惜,你那些三脚猫的功夫对于我来说就是花拳绣腿毫无用武之地。小子,听我的,还是乖乖的将香火钱上了,免遭皮肉之苦。如若不然,今天定叫你满地找牙不得好死。”

    逍遥一郎冷笑一声道:“只要你有本事让我上香那我就认了。”

    金鼎罗汉不客气道:“好。”声落,一只大手迅速的向逍遥一郎击去。

    逍遥一郎手疾眼快躲开金鼎罗汉的擒抓手,顺势一掌推向对方的胸口。如果这一掌击中对方,那么对方将会元气大伤,自己也能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然而对方来一个急侧身躲过了致命的一掌。金鼎罗汉见逍遥一郎的招式过于灵活机智,如果单打独斗,恐怕不是对方的对手,于是叫道:“你们站着干什么,快给我上。”即刻,蓝衣汉子们一拥而上和逍遥一郎打斗在一起。

    几十招过去了还是未分胜负。

    逍遥一郎面对这班江湖败类毫不手软,他敏捷的轻功,再加机智的反映,打的对方无计可施。逍遥一郎的剑还未来得及出鞘,对方已经狼狈到了几点,各个哀号之声不断发出。

    金鼎罗汉看着他那伙狼狈不堪的同伙,气的呀呀直叫:“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真是些废物。快起来,给我杀了他。”蓝衣汉子们无法起身,因为他们的腿和胳膊已经被逍遥一郎打的不同程度的挫骨了,所以疼痛难忍,根本无心再应战。只好为了不失面子于是想挽回些尊严叫道:“小子行啊,有些本事。我实话告诉你吧,我金鼎罗汉从不杀无名之鬼,因此小子你快快报上姓名。”

    逍遥一郎看到这些家伙想了好多,也明白了这些家伙在此是无恶不作胡作非为,跟强盗没有区别,简直就是危害乡里的蛀虫,今日不除等待何时。

    说道:“本人的名讳你等不必晓得,不过我清楚的告诉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听到此话,金鼎罗汉已经很害怕,不由得浑身发抖,不过他装作若无其事,很冷静道:“你的话让我很害怕呀,浑身发抖,不过我告诉你,别嚣张,既然你大言不惭,好,我喜欢,我专门收拾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狂妄家伙,好,本爷就陪你玩个够。”

    看到对方浑身发抖,逍遥一郎心中明白,这个金鼎罗汉其实是一个武功平平的家伙,没有什么真本领。说这番话也只是为了他的那些可怜的尊严罢了。道:“果然是死性不改,看来不让你受点痛苦,你是冥顽不灵。”

    说着即刻拔剑出鞘,应战金鼎罗汉。

    只见金鼎罗汉将金鼎用力扔到空中,然后双手用内力举着金鼎向逍遥一郎撞去。

    面对飞来的金鼎,逍遥一郎毫不逊色,临空跃起一剑劈向金鼎。剑气劈到金鼎然而两者相生相克毫不退让。这样的结局让逍遥一郎感到惊讶。难道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小看了这个金鼎罗汉。也许这个家伙武艺平平,但内功并不差,看来自己要用尽全身的内力来抗衡这个金鼎罗汉了,否则,由于自己轻视对方,后果将是不可估量的。

    想此,自己轻身稳落着地将内力发挥到极致。因为他不着地,他的内力就无法全部使出。即刻,剑气将金鼎慢慢压去,已经倒向金鼎罗汉一边。

    金鼎罗汉已经将内力发挥到了极点,面对强大的剑气他是几乎无力对抗。眼看着金鼎向自己砸来,但是无力还手,只能有等死的份了。就在金鼎罗汉绝望的时候,一股强有力的内力将逍遥一郎的剑弹了回去。金鼎罗汉对突如其来的救命掌力十分感激,他左右看了一眼没有见到帮他的人,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趁机收回金鼎叫道:“我们撤。”

    对刚才莫名其妙来的一股强有力的内力,逍遥一郎十分不解。他也向左右看了一圈,但是没有发现可疑之人,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这个隐藏之人是敌还是客,心生疑惑。也罢,是敌是友不去管它,既然他不想露面,就让这个事实先各执一端,待自己有时间的时候再去理会不迟。想此,他原归原位依然端起了茶碗品茶。

    这个时候店小二走了过来道:“客官,你好样的。佩服佩服。”

    逍遥一郎道:“他们是什么人?怎敢如此飞扬跋扈,毫无王法之念呢?”

    店小二道:“这些家伙目无王法为非作歹,已经好些年头了,真是无法无天祸害人间呀。今天幸亏是你,要不然我们今天不知道又要上多少香火呢。大侠,你真是我们的恩人呐。”

    逍遥一郎道:“这么说来官府不管吗?”

    小二道:“官府?哼,他们早已经买通了县老爷,所以,官匪私通,没人问津。”

    逍遥一郎生气道:“真是岂有此理。”

    这时,老板过来道:“大侠,你真了不起呀,我们乡里邻居早就盼着有这么个人出现,今日见到大侠出手不凡,真是我们的救星呀。”

    逍遥一郎道:“老板不必如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是人人职责。今日让我遇到,我岂能袖手旁观呢。”

    这时,店内已经让人围得水泄不通,乡亲们各个夸赞逍遥一郎,希望逍遥一郎能替他们铲除恶人,还他们原来的世道。逍遥一郎道:“多谢乡亲们的抬爱,刚才的情形你们也是看到了,如果没有高人的相助,刚才我已经将金鼎罗汉制服。所以,这个金鼎罗汉不是正真的凶手,而是另有其人。”

    老板道:“这么说来,事情岂不变得更加复杂了,看来我们这暗无天日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乡亲们听到这样的消息后各个惊恐议论纷纷。

    逍遥一郎道:“大家不要惊慌,今日这个幕后高人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破绽巧妙的掩人耳目解金鼎罗汉之危,想必此人乃武林高手之列,所以我们一时半会想解决此事是不可能的。”

    老板道:“那依你之见该如何才好?”

    逍遥一郎道:“为今之计我们只有集聚更多的力量才能克服眼前的困境,与我一己之力我难堪大任,我想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真是无能为力呀。”

    百姓各个焦头烂额,愁眉苦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带着这个问题慢慢散开了。

    逍遥一郎想起救金鼎罗汉之人感到有些疑惑。此人内力刚强有力,只是将自己的剑气弹回,而不是直接攻击自己,这让逍遥一郎难以解释。如果此人与金鼎罗汉没有关系,那么为何不肯现身一见呢?如果有关系,为何对我又不肯施加援手致我与死地。这个问题使逍遥一郎不可解释,但他相信日后会有答案的。这个时候,想起师父要他去寻找隐山居士乐庆菲的事情,自责道:“瞧我这记性,受点小伤就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