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风奉师父之命,来到冷玉崖找寻酥舞置的尸首,但是无法走到案发现场,因为小路阻断,前面尽是万丈深渊,青风只好望而却步。就在他万般无奈想方设法要下去的时候,此时走来一人道:“你不必下去了,下去了就上不来了。”

    青风定睛看去,原来是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年轻人。眉清目秀还英俊威武,真是一表人才。

    道:“你这么肯定?”年轻人道:“不瞒你说,我在这里已经有好几天了,我也试图下去,可是到了那个平台时,我就无法再下去了。”说着他用手指着那个平台。

    青风看了平台,只见平台狭窄而且还是峭壁之下,的确难以立足。

    道:“你说你到过那里,以下的情况你一无所知,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你这就放弃吗?放弃不可惜吗?”

    年轻人道:“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太多太多,放弃一次有何不可。好了,我就不和你在此浪费口舌了,希望你好自为之,平平安安。告辞。”

    青风对此人的举动莫名其妙,但他知道此人并非恶意,可是为何他就这样不闻不问了呢,难道下面就是如此凶险吗?自语道:“还是不管那么多了,想办法下去才是。”

    就在他东张西望时,平台上面出现了一条巨蟒。看到巨蟒,青风心中一时惊讶起来,不过他又高兴起来。因为蟒蛇都能上来,那么,我为什么就不能下去呢。想此,他用功,然后一掌推向巨蟒而去。巨蟒被青风的掌气击中了,在平台上面来回翻滚,一会功夫掉了下去。

    酥舞置在洞内练功,忽然听萧傲天道:“不好,我放出的灵莽被人击中了,快让开,我要用功将灵莽推回原位,不然,灵莽落地就会被摔死。”

    青风正要使用轻功站到平台上面,想借助平台探个究竟,不想这时,巨蟒突然跳跃平台占据了它的位置,这一举动,让青风大吃一惊,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怪事,不论如何,自己都要占据平台,不能让巨蟒挡住自己的去路。于是施展轻功来到了平台上面一角,接着一掌推向巨蟒,然而这一掌没有击中巨蟒。只见巨蟒很轻松的摇摆身体就轻易的躲过了击来的一掌。青风看到巨蟒没被伤着,心中十分奇怪,当时就有点惊讶不解。就在他疑惑不解时,巨蟒吐着芯子猛然向他袭来。

    巨蟒身粗一尺,足有二丈长,灰白颜色。

    面对袭来的巨蟒,青风立刻用上了武当剑法对抗巨蟒。不论他的剑法如此快捷轻盈变化多端,就是伤不到巨蟒,招招被巨蟒轻易化解。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青风已经是无计可施几乎无力对抗了。他不明白,这条巨蟒好像能弄懂自己的武功出路,此而招招化解,而且步步紧逼自己。无论自己多有内力抗击,就是无能为力。想即刻掉头回岸,可是巨蟒死死缠绕青风,使他无法脱离现场。

    因为,只要青风稍有松懈,巨蟒就可以有机可乘,真正用尾巴缠绕住青风的整个身体,到时,青风再有多大本领,也是难逃一死。

    所以,青风只能用内功死死顶住来袭巨蟒。青风这个时候才幡然醒悟,此巨蟒也懂得武功,而且内力非凡。相持半个时辰后,青风觉得自己越来越体力不支,而巨蟒则原封不动节节给青风施加压力。眼看青风被压倒在地,这个时候,刚才的年轻人突然叫道:“我来帮你。”

    随着声音落,年轻人已经来到青风面前,一剑临空直劈巨蟒。巨蟒已知有人来袭击它,于是即刻直立身体,然后来一个七百六十度大转身,顿时旋风四起,一股强有力的龙卷风即刻形成。在空中的年轻人即刻被龙卷风所带起的飞沙走石所挡,无奈只好收剑,来到了青风面前拉起青风道:“此物非常厉害,我们先回去得从长计议。走。”话落和青风一起逃离了平台。

    两人来到岸上,青风已经是精疲力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道:“妈呀,这是什么东西,巨蟒也会功夫。难以置信。”年轻人道:“你没有见过的还多着呢,这有什么稀奇的。”青风道:“这还不稀奇?哎呀,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蛇妖啊。”年轻人道:“什么蛇妖蛇妖的,我告诉你,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妖精,只不过这只巨蟒有灵性罢了。”青风摇摇头道:“算了,我不和你争了。对了,谢谢你,救了我。”年轻人道:“不必言谢,咱们算是志同道合,举手之劳罢了。”青风道:“也是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青风。”年轻人道:“你好青风兄弟,我叫羽化。”青风道:“羽化?好名字。你不是走了嘛,怎么又回来了?”羽化道:“其实我一直都没有离开,就在一旁看着。你不想问为什么吗。”青风道:“对呀,为什么?”羽化道:“我见过此事,但是我没有像你那么冲动不冷静,我只是一直在观察,就是找机会来对付这条巨蟒。”青风道:“原来如此。”羽化道:“我没有想到这个东西会如此厉害,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真是个麻烦。”青风道:“这条巨蟒这么厉害,我想是不是有人在指教它,要不然,他怎么会见招拆招呢。”羽化想想道:“你说的不无道理,可是我们怎么才能证明呢。”

    两人也是一时没有了对策。

    青风道:“羽兄,你来多日了,你应该知晓这周围有没有其他的小路,或者还有比这更低的地方。”羽化道:“据我的观察,这个地方应该就是这里的最低点,别无它点。”青风点点头道:“看来我们只有放弃的权利了。”羽化道:“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青风道:“别无它法,只好如此了。”

    青风不能进入崖底感到十分难过,此而不能知晓酥舞置的死活,那就不能确定酥舞置这次遭遇与逍遥宫有关了。唯有的道路却被巨蟒堵死,而自己的功夫又不能对它随心所欲,真是万分难过,恨自己肤浅功夫,在这只爬行动物面前只能无可奈何。

    两人沉默了许久。

    羽化道:“青风兄弟。你在想什么呢?”青风道:“没想什么,只是觉得怪难受的。”羽化道:“你不必自责,其实这个事不能怪你,我们都是能力有限嘛,好了,别这样。对了,我刚才见你功夫,你应该是武己老人的弟子吧。”青风道:“是呀,怎么,你认得武夷功夫?”羽化道:“我说嘛,你的功夫怎么就那么像,原来就是武夷功夫。幸会幸会。”青风道:“你认得家师?”羽化道:“你没听师父提起过我?”青风道:“我听师父说过,我有三个师哥,可是没有叫羽化的呀。”羽化道:“原来如此。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你三师哥青华。”青风更不明白道:“你不是叫羽化嘛,怎么又是我师哥青华呢?我不相信。”羽化道:“也是,算了,我就不给你细说了,日后你会知道的。对了,你打算回去还是在此琢磨如何下崖底。”青风道:“我就在此呆上十年八年的,我想我也不会有好办法解决此事的,还是回去告诉师父,看师父有没有好办法解决。三师哥,你呢,难道你不回去吗?”羽化道:“我在外面已经漂流习惯了,自由自在是我的人生追求,所以我就先不回去了,师弟你回去别忘了带我问侯师父好。”青风道:“我会的,但是你自己问候他老人家岂不是更好,难到你不想念师父吗?”羽化道:“我当然想念师父,我虽然在外面,但是我知晓师父他老人家身体安康,所以我这几年就没有回去,希望师弟你能体谅我。”青风道:“我怎么能体谅你,虽然你晓得师父他老人家健康,可是你不回去,这样让师父日日夜夜牵挂你,你说,你这样做,对吗?你这是不孝。”羽化道:“师弟,你别说了,我什么都懂,但是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做,所以我不能现在和你回去,否则,我会前功尽弃,之前的努力将是付诸东流,我的人生也会变得毫无意义。师弟,我做人的原则绝不会半途而废的。”

    听到羽化师兄的话,青风好像明白了一个道理,虽然他还是不太懂羽化的话,但是他知道,做事绝不能半途而废,否则会遗憾终身。想此,青风好像理解羽化的内心深处。道:“好吧,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希望你尽快完成你的事情凯旋归来与我们早日重逢,我们等着你。”羽化道:“我会的,谢谢师弟理解我,我这就告辞了。”

    看着远离的羽化身影,青风心中默默祈祷,师兄能事事顺利,大吉大利。然后看看平台,接着又看了那只巨蟒,无奈的离开了,他决定回武夷山向师父复命。

    酥舞置见萧傲天不再用功问道:“师父,灵莽现在如何了?”萧傲天道:“有惊无险,幸亏是个武功浅薄之辈,不然,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酥舞置道:“师父真厉害,还有这么一招。师父,这是什么招数,能在百米处不靠眼睛和耳朵就能将敌人打败,真是大快人心啊。”萧傲天道:“这不是什么秘诀,你要是到了我这个境界你也会的。小子,好好练功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