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少林寺比较清静,方丈一个人在大雄宝殿里却是无法安静,来回走个不停。由于寺内,夜晚经常有人潜入打扰少林寺藏经阁,这使得方丈无法安睡,于是找来了清苦师弟商量对策。

    清苦道:“方丈师兄,你这么急找我来有何事?”方丈道:“师弟,近日藏经阁经常有人出入,而且见首不见尾,定是一个武功高强之人,所以,我们马虎不得,否则祸及少林乃至整个江湖。”清苦道:“我也多次追寻过此人,可是此人神出鬼没我实在是无能无力。不知方丈师兄如何打算?”方丈道:“再过些日子,就要在少林寺举行六门约大会,到时候我怕此事会影响大会的召开。为了万无一失,我觉得此次六门约大会改换地点召开比较稳妥。”清苦道:“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影响正往这赶的门派呢。”方丈道:“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一夜了,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到时,我会即刻派发书信通知的。”清苦道:“既然方丈师兄已经将事情想的头头是道,应该会一切顺利的,师弟自然照办就是。”方丈道:“待会我会向天山一派弟子雷行、华宇两位施主解释的,希望他们明白。”清苦回应道:“好吧,我去叫两位施主过来。”

    雷行和华宇在少林寺已经住了三日,这天空气很好而且天气晴朗。雷行道:“华宇,今日天气不错,不如我们下山走走。”华宇道:“好呀,这几天没有出门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他们正要出门被清苦大师遇到道:“两位施主,你们这是去哪?”雷行道:“清苦大师,我们想出去看看少林寺的周围。”清苦大师道:“原来是这样啊,两位施主不好意思,方丈有请。”

    来到大雄宝殿,方丈手里拿着一封信正在等他们。

    雷行道:“方丈大师,你叫我们来有何事?”方丈道:“我叫你们来确有要事。我决定此次六门约大会将不在少林寺召开,改为你们天山一派召开,其中缘由这信里都一一说明了。”说着将信给了华宇道:“希望你们能尽快赶回天山,将这一消息告知天山客,希望他能顾全大局。”

    雷行和华宇对方丈的决定不得其解,但只能遵从方丈的意思去办,因为这件事情关乎整个武林的安危,此而他们觉得自己的使命至高无上、责任重大,因此也就无需多问什么理由准备出发了。

    方丈道:“清苦师弟,你也一同前往,以防万一。对了,这是一个人的肖像,如果发现这个人你们可以留意一下。”说着将一张画像给了清苦大师。清苦大师接过画像看了好一会道:“方丈师兄,这是什么意思?”方丈考虑了一时道:“现在我就不将事情一一说了,因为现在说这个人我觉得为时尚早,所以你们一路留意就是了。”清苦大师收起画像道:“好吧,我们这就告辞了。”方丈道:“去吧。阿弥陀佛。”

    逍遥一郎在甘州住了两日,就是想能见到他的救命恩人,但是杳无音信、一无所获,只好往回走赶往黄山找到隐山居士乐庆菲,了解酥舞置被害事情的真相。

    来到黄山一处,发现了上山的小径。沿着小径来到一处平台,平台不大足有一百平米,而且三面都是悬崖峭壁。这个时候逍遥一郎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黄山半山腰。这个时候从侧面走来两个书童打扮的人,一人手持箫,一人手持笛。一人道:“请问你是何人,上黄山何事?”逍遥一郎道:“我叫逍遥一郎,我是来找隐山居士的。请问你们认识隐山居士吗?”一人道:“实话告诉你吧,隐山居士是我们的师父。请问你找家师有何事?”逍遥一郎道:“我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见他,请两位帮我带路好吗?”一人道:“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逍遥一郎道:“此话怎讲?”一人道:“家师在两月前就出门了,至今未归,就连温师兄也出去一月有余了,至今未归。现在,家里管事的没有一人,所以,你还是先回去吧。”

    逍遥一郎只好下山。他相信,他会找到隐山居士的,于是原路返回。

    金鼎罗汉被人救下后,吓得他浑身发抖,再也不敢出门为非作歹,只好老老实实在甘州分教呆着不敢出门,害怕前脚一出门后脚就被人给砍了。战战兢兢在教内呆了几日后还是跑回了他的老巢砂教,希望他的师父能替他出这口恶气为他抹去心中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