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砂教

    金鼎罗汉被人救下后,吓得他浑身发抖,再也不敢出门为非作歹,只好老老实实在甘州分教呆着不敢出门,害怕前脚一出门后脚就被人给砍了。战战兢兢在教内呆了几日后还是跑回了他的老巢砂教,希望他的师父能替他出这口恶气为他抹去心中的恐惧。

    砂教门厅威武,门顶正中立着两个字“砂教”。周围守备森严,二十几个砂教弟子来回巡逻,就连一只苍蝇也别想轻易走进砂教大门。虽然到处可见戈壁,但此刻砂教周围尽然是绿树环绕,展现戈壁绿洲。

    金鼎罗汉狼狈的跑进教内,垂头丧气来见他的师父沙里飞。沙里飞坐在砂教大堂宝座上面,见到他的徒弟如此狼狈不堪,心中恼怒道:“怎么回事,这般孙子样,真是丢人现眼。”金鼎罗汉道:“师父,你要为我做主啊。”沙里飞道:“什么事,快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金鼎罗汉道:“近日,来了一些来路不明的武林高手,徒儿一时没有办法再继续了。”

    沙里飞听到来了武林高手,心中来气。我肃州砂教一向不与武林为敌,只是要立足与西北而已,为何他们这样苦苦相逼,真是欺人太甚。如若不给他们些苦头吃吃,他们是不知道我沙里飞的厉害之处。别怪我出手至于你们死地,这是你们逼我的。

    道:“说说经过。”

    金鼎罗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仔仔细细后道:“如若没有高人相助,师父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沙里飞道:“据你这么说,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来这里。”金鼎罗汉道:“这是我的猜测。听他的口音应该是南方人,所以我觉得他应该会向西行,到甘州应该只是他途径一站而已。”沙里飞道:“很有可能他要来此,既然来了,我就让他来的走不得。”金鼎罗汉道:“师父,那个家伙及其难对付,而且内功不一般是个茬,我们的千万小心。”沙里飞怒道:“没用的东西,尽给我添乱。”金鼎罗汉道:“谢谢师父出手,不过还请问师父,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行动。”沙里飞道:“急什么,你即刻加派弟子打探,一有消息马上回报。”金鼎罗汉道:“这个问题请师父放心,我早有安排。”

    第二节甘州

    几天后,逍遥一郎依然来到这家饭馆,早有店小二笑脸相迎道:“恩人你来了,里面请。”逍遥一郎道:“你们以后再不要这样称呼我了,我担待不起。”小二道:“如此之恩,我们甘州城的百姓对你是感激涕零,所以,恩人称之不为过,因此理所应当的。恩人,今天你想吃点什么?”逍遥一郎道:“就两个菜就够了。”这时,店老板走了过来道:“这怎么能行,起码的八道菜外加一瓶上好的西域醇,这才过瘾嘛。”逍遥一郎拱手道:“老板你太客气了。”老板道:“你尽管吃,这些酒菜算我请你的。”逍遥一郎听到老板如此慷慨道:“让你请我吃,这怎么能行。”老板道:“这怎么不行,自从你那天将那个金鼎罗汉收拾一顿后,这些日子他再也没有来过,真是大快人心啊。今日我请你吃一顿饭菜有何不妥,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逍遥一郎只好答应了老板的美意坐在了饭馆内。

    店老板问道:“你瞧我,和你说了这么多,尽然忘了问恩人尊姓大名。”逍遥一郎道:“我复姓逍遥名一郎。”老板道:“好名字。我就叫你一郎弟你看如何?”逍遥一郎道:“当然可以了,老板贵姓?”老板道:“我姓于,叫于贵酥。”

    这个时候走进来几个人,他们就是雷行、华宇还有清苦大师,他们就坐与逍遥一郎的侧面。小二招呼道:“几位,需要些什么?”雷行道:“几样小菜就好,再来几碗面条。”

    老板见菜已经上好,便拿起酒壶给逍遥一郎满满盛了一杯酒道:“一郎弟,这第一杯我敬你大侠风范除奸恶尽,来,干。”逍遥一郎举起杯道:“于老板,你言重了,我只是尽了我该尽得义务而已,作为一个江湖儿女,遇到这样强取豪夺之事谁不愤怒,于老板你就不要挂在嘴边了,干。”于老板道:“话虽如此,但是哪有各个生手像你如此厉害的,只怕是他们遇到了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消沉坐视不管。一郎弟武功高强才能镇压次贼,如若不然,现在我甘州城哪有如今太平盛世呢?”说着又端起第二杯酒道:“这第二杯酒我敬你智勇双全平易近人,救百姓与水火之中,干。”逍遥一郎端起酒杯道:“于老板真是好口才,只是逍遥一郎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都被你的言语给哑口无言了,于老板,干。”

    雷行听到于老板的话,觉得这个一郎弟武功十分了得,而且是他打败了那个金鼎罗汉,也算是为甘州百姓做了一番好事。想此,他转过身来到逍遥一郎面前道:“你就是那个一郎弟呀,我以为你是一个中年人呢,没想到你和我差不多呀。”

    逍遥一郎看到雷行,见雷行干净利落又是一幅举止大方的年轻人,看他的面相定不是来找茬的。道:“你好,我不叫一郎弟,我叫逍遥一郎,请问你是何人?”雷行道:“不好意思啊,你好,逍遥一郎,我叫雷行。刚才我听到于老板说,你已经将这里的那个什么金鼎罗汉给打跑了,我觉得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欢欣鼓舞的事情,所以我按耐不住我的好奇就过来和你们打个招呼,以表我对你的敬意。”

    于老板道:“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一跳。既然是这样那就请你坐下与我们一起畅谈如何?”雷行高兴道:“真是求之不得呀。”说着坐了下来。逍遥一郎道:“听你的口气,你是早已知晓这个金鼎罗汉在此横行霸道了?”雷行道:“是的,在半个月前我就知道了,当时我遇到了一位姑娘,这个事情我是从她口中得知的。当时,就想的要是再到了甘州,我一定将这些贼人一网打尽,没想到你下手还比我快,不管怎么说,都是为民除害,我敬佩你,逍遥一郎。”

    于老板注意到与雷行同行的华宇还有清苦大师道:“雷兄弟,你还有同伴没有给我们介绍呢。”雷行道:“你看我都忘了。”说着起身来到清苦大师身旁道:“这是少林寺执法长老清苦大师,这是我师弟华宇。”

    他们各自见礼。

    逍遥一郎道:“见到清苦大师,是我逍遥一郎的荣幸,清苦大师,不知你们这是去哪?”清苦大师道:“我们要去天山。”逍遥一郎道:“此往天山路途遥远,还请你们一路小心。”雷行道:“这个问题,逍遥一郎你就不必担心了,因为我们两个是天山来的,所以我们熟知路途,一定将清苦大师带到天山的,这一点就请你大可放心了。”逍遥一郎道:“这样就好。”

    华宇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雷行道:“什么事?”华宇道:“记得谢婉如说过,金鼎罗汉的老巢就在肃州,这些天甘州风平浪静,那就说明此贼去了肃州,如果是这样,那我们想顺利通过肃州将是异想天开。”雷行道:“这么说来也不无道理,但不管怎么样,就算他们是龙腾虎跃,我们也得闯一闯。”逍遥一郎道:“看来我在这里也呆不下去了,这样吧,我与你们一同行往,路途也好有个照应,你们看如何?”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十分高兴。

    雷行道:“有你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兄弟一起同行,我们自然是求贤若渴,求之不得呢。”清苦大师道:“这样的队伍,我想我们可以畅通无阻了。”于老板道:“我不知道你们将去何处,但我晓得你们都是江湖正道人士,这样吧,你们今夜就逗留一夜,待明日清晨离去如何?”清苦大师道:“在此过夜,我看就不必了,因为我们所办之事事态要紧就不麻烦你了,过会,我们用过膳就告辞了。”于老板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强留你们了,不过今日这顿饭算我的,这个要求你们可以答应我吧。”清苦大师道:“谢谢施主,阿弥陀佛。”

    吃过饭,他们起程了。就在他们出了门右拐时听到有人在叫雷行和华宇,他们转过身瞧去原来是谢婉如。

    谢婉如来到他们面前非常高兴道:“恩人们,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见到你们了,真是太好了。”雷行道:“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怕坏人将你抓走?”谢婉如道:“那些个坏人都被人赶走了,所以我就敢出门了。你们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出门吗?”雷行道:“为什么?”谢婉如道:“听百姓说那个金鼎罗汉被人打的狼狈不堪满地找牙,听得我是一万个高兴,真是大快人心欢欣鼓舞呀,不由得就想到了你们我的恩人,所以特意出门在此寻找你们,没想到在此果真让我找到了。”雷行道:“找到我们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谢婉如道:“为什么?”雷行道:“因为我们来此也是不长时间,所以,这份功劳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谢婉如道:“没关系的,不论是哪位英雄好汉我都崇拜。今日在这里找到你们算是我功夫不负有心人,见到你们我就高兴。对了,你们可知道是哪位英雄好汉将金鼎罗汉打的落花流水、落荒而逃的?”雷行道:“远在天边近在咫尺。就是他,逍遥一郎。”说着用手指着逍遥一郎道:“厉害吧。”

    谢婉如见了逍遥一郎后十分敬佩,又见逍遥一郎如此年轻而且相貌不凡,不由叫道:“真是英雄侠气,没有想到你这般厉害,佩服佩服。你好,一郎大侠,我叫谢婉如。”逍遥一郎道:“谢姑娘不必多礼。这事让我遇到了,我就会挺身而出,即使对方有多大的势力,遇到这么大的事件,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不会袖手旁观,因为,江湖败类人人得而诛之。”谢婉如道:“说得真好,做的更好,真不愧是侠客作为。”

    雷行道:“谢姑娘,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要不咱们就此告辞。”谢婉如道:“恩人这么说,肯定事情急,那好,我就不打搅你们了。恩人,我想知道你们要去哪,能告诉我吗?”雷行道:“当然可以了,我们要去天山。”谢婉如道:“你们去天山必经砂教,那么,金鼎罗汉的师父沙里飞肯定要想方设法拦阻你们,你们要多加小心才是。听说这个沙里飞诡计多端,而且阴险狡诈,我怕你们中了他们的圈套。”华宇道:“谢姑娘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们会平安无事到达天山的。”谢婉如道:“那就好,祝你们一帆风顺早去早回。”华宇道:“你也要小心,我们走了。告辞。”雷行道:“你也回去吧,别让你爷爷担心。我们走了。不过,我们可能不回来了。”谢婉如道:“瞧我,怎么说话呢,我都给忘了你们是天山一派的,那就祝你们一路平安吧。”华宇道:“不要那么灰心嘛,说不定我们还会到中原的。”谢婉如高兴道:“这么说,我们还会有机会再见面的。”华宇道:“一定会的,好了,再见。”

    看着远去的恩人,谢婉如真为他们捏一把汗,为他们担忧。

    看到谢婉如,雷行说道:“华宇,我怎么见到她,就想起我们在树林见到死去的八大高手呢。”华宇道:“也是,我也有同感,不过,天下之大,相像之人众多,我倒是觉得这是个巧合。”雷行道:“如果这样解释,那也可以说得通。”

    清苦大师不清楚他们再说什么,只是听到江湖八大高手死了不由得吃惊问道:“以你们所说,八大高手都死了?”雷行道:“我们也不确定,他们就是八大高手,可是在场的一系列问题头头是道,件件都能证明他们的身份,所以我们不能否认。”

    逍遥一郎道:“请你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说一边好吗?”华宇道:“当然可以了。”

    待事情说了一遍后,大家都不能给出确定的答案。

    清苦大师道:“你们当时在少林寺怎么不把这件事告诉方丈呢?也好分析。”雷行道:“当时我们也想告诉方丈大师的,苦于没有一丝有力证据。所以我和华宇商议,将此事想搁置一下,等六门约开会之时在提出来议论,谁曾想,方丈大师决定改变了开会地址,这让我们始料不及,所以给忘了说这件事了。今天要是不遇到那丫头,我们还真想不起来此事。”逍遥一郎道:“既然如此,此事还得等到开会时再议了。好了,我们还是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