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三奇一直尾随绿凤,见绿凤来到砂教门口,出示了随身携带的腰牌后,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砂教。(书^屋*小}说+网)有一砂教弟子急速告知了沙里飞。随着绿凤的到来,沙里飞迫不及待的跑出来迎接。

    “不知绿凤总管驾到,沙里飞有失远迎,还望绿凤总管不要怪罪。”

    绿凤看了沙里飞衣装不整样子道:“看来你很忙呀,忙的连衣服都穿戴不齐了。”沙里飞道:“在下没有多忙,只是仓促而已。”绿凤道:“罢了,我还没有心情管你这些破事。”沙里飞笑道:“那是那是,敢问绿凤总管来此有何事?”绿凤道:“也没什么事,宫主要我观察武林动向,所以我就顺势过来看看你们有何作为,你不要告诉我说,你们丝毫没有一些动静。”沙里飞道:“动静我们是有,我们一直都尊从宫主的命令慢慢向东发展,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些小意外。”绿凤道:“发生了什么事?”沙里飞道:“不瞒你说,我派去的人被人给打回来了。”绿凤道:“此人没有大碍吧。”沙里飞道:“谢谢总管的关心,他只是一些皮外伤。”绿凤道:“这就好。既然这样了,沙教主,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沙里飞道:“据金鼎罗汉的诉说,我觉得这个人应该要来肃州。”绿凤道:“何以见得。”沙里飞道:“这个人从东而来,一定是有事要办,想必一定向西而行,那么他的目的应该是,要去天山一派的,这样,他们来砂教那是在所难免的。”绿凤道:“如此肯定?”沙里飞道:“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赌上这一把了,何况有我一路的眼睛看着,我是胸有成竹。”绿凤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就不再疑虑了,最后祝你的猜想如愿。但不知,此人要是来了你该如何处置?”沙里飞道:“为我着奉,败我着亡。”绿凤不高兴道:“宫主宏愿,你我责无旁贷,但是,什么事情都要合理处置,千万不要犯众怒,否则,天理不容之事很容易招来杀身之祸的,希望你好自为之。好了,今天就这么多事,我还得赶回总宫报告诸事,就此告辞。”沙里飞道:“绿凤总管不必这么急离开,我已经备好了饭菜,要不今夜就在此好好休息一夜,明日再离开岂不更好。”

    在绿凤身旁的红衣女红相道:“是呀,总管,我的腿脚也有些累了,也是无法再行走了,要不咱们就此歇息一夜明日启程。”绿凤看了红相一眼道:“你呀。好吧,我答应你在此逗留。”

    大漠三奇在砂教外隐藏守了半个时辰也没见绿凤出来。

    黑袍道:“大哥,都这么长时间没有出来,我觉得这个砂教是不是那些红衣女子的老巢所在。”黄袍道:“说不定。那个丫头行踪诡秘处处提防,这个砂教有可能是她的老巢。”蓝袍道:“此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黑袍道:“大哥,既然我们无法确定,要不咱们夜探砂教如何?”黄袍道:“这个主意好,我赞同。”蓝袍犹豫道:“夜探砂教可不是个小事。”黑袍道:“大哥你怕啥,别长他人志气好不好。”黄袍道:“是呀大哥,以我们的身手怕过谁。”蓝袍道:“好吧。夜探砂教。”就在他们议论纷纷时,他们面前出现了一群人。

    黑袍道:“大哥,你看,那边来人了,还有个和尚。”黄袍道:“我早就看见了,莫不是来砂教的吧。”蓝袍道:“我看不像,不过我有预感,这些人武功高强,并非是砂教友人,与我们是敌是友就让我们试目以待吧。”

    逍遥一郎一伙急急赶路,没有注意周围,所以,他们的一举一动已经早已被人盯梢,此而,他们形同在人的眼皮下活动,完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这个时候,砂教探子回报道:“教主,那伙人已经来到我们附近了。”金鼎罗汉道:“师父,今日你要为我做主啊。”沙里飞道:“既然来到我砂教门口那就让他们来得去不得。吩咐手下,一切按计划行动。对了,他们一共几人?”探子报道:“一共四个人,其中还有个和尚。”金鼎罗汉道:“这下糟了,一个我们都难对付,这又来了四个,这这这、、、、、师父,这如何是好?”沙里飞道:“没用的东西,慌什么?”

    绿凤道:“砂教主,看来你的猜测是对的。”沙里飞道:“我只是按常理推算。总管,你就安心在此呆着,我去去就回。”绿凤道:“砂教主,要不要需要我帮忙?”砂教主道:“对付区区几个人,我还是蛮有信心的,放心吧。”绿凤道:“砂教主,我还是那句话,做事不要犯众怒。”沙里飞道:“我明白总管意思。告辞。”

    周边的土石混成的土丘随处可见,一个连着一个。

    逍遥一郎道:“这里土丘胜多,证明我们已经来到了砂教的地界,请大家处处小心。”雷行道:“既然来此,我们就有十二份的准备,放心吧。”

    这个时候,他们前方传来大队人出现的迹象。

    清苦大师道:“看来他们来了。”

    即刻间,一里之内人山人海将他们团团堵截。

    雷行道:“我们被他们包围了,没想到这个砂教势力这么雄厚,还真小看了他们。”华宇道:“人多不代表一切,说不定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逍遥一郎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就让我们满怀信心的应战吧。”清苦大师道:“大家不要掉以轻心,我想这个沙里飞不是个简单角色。”雷行道:“清苦大师对他的评价很高嘛,说说,为什么。”清苦大师道:“这个沙里飞在江湖中的名气并不高,可是和他交过手的寥寥无几。所以,我觉得此人不是一般泛泛之辈,有可能也是深藏不露之辈。看今天这个陈容,他们似乎早有准备,就等我们前来自投罗网。”逍遥一郎道:“清苦大师一番话,提醒了我们每一个人,我们不能让他们得逞阴谋,我们要极力反击,将之击溃,甚至擒拿沙里飞为江湖除害。”雷行道:“逍遥一郎说的真棒,我支持。”华宇道:“就让我们试目以待吧。”

    对他们的包围渐渐缩小只有几十米。

    金鼎罗汉得意道:“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逍遥一郎道:“手下败将,还在这里耀武扬威,真是不自量力。”金鼎罗汉道:“就算你武功高强,今日你也是插翅难逃。”逍遥一郎道:“不要以为你今天带来这么多人就以为你不可抵挡,我告诉你,我一定让你满地找牙落荒而逃的。”金鼎罗汉笑道:“死到临头还在这大言不惭,真是佩服之至,我告诉你,今天你有命来没命回。”逍遥一郎道:“是谁还不一定呢,鹿死谁手就让咱们一绝高低吧。”

    雷行看看金鼎罗汉道:“你就是那个臭不要脸的金鼎罗汉啊。”金鼎罗汉道:“你不要命了?想活命的就滚开,别在这碍手碍脚的。”雷行道:“活得不耐烦的人是你好不好,我告诉你,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你,呆会我就打的你屁滚尿流。”金鼎罗汉生气道:“我取你脑袋当下酒菜。”说着他挥刀而上。

    这个时候,金鼎罗汉没有带上金鼎,所以只好用刀。雷行把剑而上迎击金鼎罗汉。因为他知道,对这种无恶不作的畜生无需手下留情。不出五十招,就被雷行打落了刀,然后一掌打在了金鼎罗汉的胸口向后倒去。

    金鼎罗汉被砂教弟子扶住后叫道:“你是谁?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大家伙一起上,将他们一个不留统统杀光。”

    砂教弟子挥刀一拥而上,向雷行他们疯狂孽杀而去。众人一起动手,不到半个时辰,打的砂教弟子满地都是,而且哀声连天。

    雷行和华宇见金鼎罗汉要逃走,于是施展轻功将其拿下,就在他们快要逮住金鼎罗汉之时,突然一股强有力的掌气将他两打落在地,顿时口吐鲜血不能动。

    逍遥一郎见此情况看了周围,周围并没有隐藏的敌人,于是拔剑越空一剑而劈,直至金鼎罗汉而去。眼见金鼎罗汉就要命丧黄泉,但有一股沙石混杂的凤直击逍遥一郎脸部而去,逍遥一郎只好收手躲开风沙。

    清苦大师扶起雷行和华宇道:“你们没事吧。”雷行道:“还行,死不了。”清苦大师道:“那就好。华宇,你怎么样?”华宇道:“还可以。”

    这个时候风停了,一个人来到金鼎罗汉面前道:“没用的东西,丢人现眼,滚一边去。”金鼎罗汉道:“师父,杀了他们为我报仇。”

    沙里飞看看逍遥一郎道:“小子,没想到你一表人才却是我沙里飞的敌人,真是可惜了。”

    逍遥一郎看看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道:“你就是沙里飞了?”沙里飞道:“不错。来我砂教,还这么狂妄,看来有些本事。”逍遥一郎道:“客气客气。”沙里飞看看清苦大师道:“没想到少林寺高僧也来此光顾我砂教,实乃我砂教荣幸。”清苦大师道:“沙里飞,你怎可下这么重的手伤他们。”沙里飞道:“来犯我砂教,那是要付出代价的,因为,砂教这个地方不是想来就来的。”清苦大师道:“你想怎么样。”沙里飞道:“我不想怎么样。但是你们打伤我这么多砂教弟子,可把我这个砂教教主放在眼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都是你们逼我这么做,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逍遥一郎道:“是你们挑衅在先,你倒好,猪八戒倒打一耙,强词夺理。”

    沙里飞道:“这是我砂教地界,我想怎么样那是我的事,与你何干。小子,听说你挺厉害的,打的我的徒弟无处逃生,今日,我就与你过几招可否?”

    逍遥一郎道:“请。”

    清苦大师道:“一郎施主,你要小心。”

    此刻,沙里飞闻风不动,但是他的周围慢慢形成了一个沙石风圈,而且风圈越转越大几乎要把逍遥一郎圈在里面。

    逍遥一郎见到这种情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清苦大师看的清楚,一股风头已经开始攻击逍遥一郎,如果被攻击成功,逍遥一郎将会大伤。叫道:“逍遥一郎,小心有诈,速速躲开。”

    听到清苦大师的提醒,逍遥一郎这才发现沙里飞的手掌已经打向自己而来。刚才由于沙石风圈的缘故,逍遥一郎没有留意沙里飞,如不是清苦大师的提醒,自己很有可能已被沙里飞击中,真是后果不堪设想。他躲开沙里飞致命的一掌后道:“想不到堂堂一教之主,尽然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卑劣之徒,可恨。”

    沙里飞道:“这叫兵不厌诈,小子,学着点。”说着他转动双掌,那些沙石风圈又起,顿见风头直击逍遥一郎头部而来,而且速度相当快。不等逍遥一郎挥剑之时,风沙已经靠近逍遥一郎。就在这时,清苦大师即刻发功顶住沙石。逍遥一郎趁机用功与清苦大师联手对抗沙里飞。此刻,沙里飞明显支撑不了了,脚已经不听他的使唤慢慢向后移动。就在沙里飞彻底绝望时,一个强大的力量支撑着他,一时,他的力气大增,而且渐渐的将清苦大师、逍遥一郎两人慢慢推后。

    逍遥一郎道:“清苦大师,这个沙里飞真是厉害,我们快撑不住了。”

    清苦大师道:“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沙里飞看着对方慢慢被自己打败,心中胜是欢喜道:“怎么样,看到我的厉害了吧,如若现在放弃抵抗,我就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好好想想吧。”

    逍遥一郎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就是死也不放弃。”

    这个时候,沙里飞盘算着。照这样的情况分析,杀了他们易如反掌,可是今天果真杀了他们,岂不是与六门约结成了死敌,到时候,我砂教就不能在此立足了,更不要说图谋整个西方,到时候,师父那里就无法交代了。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今日就留他们性命。想此,他猛然收功道:“看来你们的功夫也不过如此,算了,今日我不想与你们为敌。不过我告诉你们,我砂教之地,乃神圣之地,所以,绝不允许有人想来就来的,你们走吧。”

    金鼎罗汉见大好机会就要失去,急道:“师父,你今日不能放他们走,你这是放虎归山啊,会后患无穷的。”沙里飞道:“你懂什么,此事就这么定了。”声落扬长而去。金鼎罗汉无奈道:“咱们撤。”

    清苦大师道:“一郎施主你没事吧?”逍遥一郎道:“没事。咱们看看他们伤势如何。”

    他俩扶起雷行和华宇后,清苦大师道:“你们俩现在感觉怎么样?”雷行道:“并无大碍,休息一下就好。”逍遥一郎道:“你怎么样,华宇。”华宇道:“还好。”清苦大师道:“既然如此,我们先找个地歇歇再作打算。”逍遥一郎道:“也只好如此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