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里飞一路走一路想,刚才是谁在背后助我一臂之力,要不是此人,倒下的应该就是我了。他看看周围,但是没有发现一点可疑之处,只好回了砂教。

    刚才的一幕,大漠三奇看的真真切切,他们也没有弄明白,明明沙里飞必败无疑,怎么突然间力气大增反倒是反败为胜,难道这个沙里飞真有其功?

    黑袍道:“大哥,他们这一战,我看就像变戏法似的,逆转乾坤。”黄袍道:“起先,我也看好他们四个人,谁知结果是这样的,变化无穷、难以想象。”蓝袍道:“不说他们了。考虑一下,我们今晚夜探砂教如何为宜才是重中之重。”黄袍道:“大哥,如果我们被沙里飞发现了怎么办?”黑袍道:“当然是拼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问,真是。”蓝袍道:“随机应变。”

    到了半夜,大漠三奇越过围墙,直接来到砂教大堂门口,然后将门轻轻的推开走了进去。突然四周蜡烛四起,照的大堂内宽敞明亮。堂内的一切清晰可见,然而大漠三奇也就赤裸裸的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此时,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让他们闻着十分舒心,好似走进了人间天堂。

    “你们来了。”

    顺着声音看去,这才发现大堂主位上坐了一人。这人的出现,让他们始料不及,这人就是砂教教主沙里飞。沙里飞的出现,让大漠三奇目瞪口呆,因为他们的行动及其周全,不可能外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晓得我们的行踪?大漠三奇一时不解。

    沙里飞道:“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你们终于可以出现了,而且还走进我砂教,真是有缘啊。”黄袍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老早就知道我们的存在?”沙里飞道:“也可以这么说,你们的行踪对于我来说不是迷。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的行踪我是清清楚楚,就连每一个细节我都清晰可见。罢了,既然你们对我砂教有这么大的兴趣,我索性就让你们看个够。”

    黑袍道:“沙里飞,你别在那里惺惺作态。我们这次来既然被你发现了,请问,你该如何处置。”

    沙里飞道:“我刚才也说了,你们对我砂教感兴趣,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这样吧,既来之则安之,如何?”

    蓝袍道:“什么意思?”

    沙里飞道:“我的意思就是我想与几位交个朋友如何?”

    蓝袍道:“我们对这些不感兴趣。”

    沙里飞道:“不感兴趣。”哼哼两声道:“我知道你们的意图。”

    蓝袍道:“那你说说看,我们对什么感兴趣。”

    沙里飞道:“路人皆知,当今武林有一把乌金剑横空出世,而且此剑的威力强大。有预言,得此剑着得天下。你们从大漠而来与鹿会空五年一约的比武失利,因此,你们要找到那把乌金剑,一雪前耻。今日出现在我砂教,就是找寻乌金剑的,对不对?”

    大漠三奇听后沙里飞的言语十分惊讶,此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跟踪我们,我们却是毫无察觉,看来这个沙里飞不简单是个人物。要不和他闲扯几句,看他有什么反应。

    蓝袍道:“不错,你说的一点都不错。”

    沙里飞道:“既然你们如此诚恳,我也得让你们一些,既然来到了我砂教也算是有缘。请坐。”

    声落,胳膊一甩,只见三把椅子向大漠三奇飞了过来。

    蓝袍道:“顶住,给他个防不胜防。”

    双方功力相对,让大漠三奇吃惊不小,没想到对方的内力及其高深,根本无法抵抗,更不要说反击了。

    沙里飞看到大漠三奇的惊慌样子,心中暗喜,称赞师父的确厉害,不愧为一代宗师。

    沙里飞得意洋洋道:“我砂教虽小,但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撒野的地方。我知道,你们无法抵御我的内功的。”

    说到对方不可战胜自己,沙里飞特别高兴,同时也提醒了他。当下之时是他宏图霸业的开始,也就是他需要大量的江湖人士为他保驾护航,眼下岂不是大好机会吗?看他们的武功不一般,如果他们愿意来帮助我,岂不是如虎添翼。想此道:“我与你们对抗,对付你们我是易如反掌,不过今天我心情好,打算不会与你们为敌了。我建议,咱们来个赌局如何?”

    蓝袍道:“什么赌局?既然要来赌局,你为何还不收手?”

    沙里飞道:“你这么说,看来你们是答应我了。”

    黄袍道:“你快说,要什么赌局。”

    沙里飞道:“我的赌局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们要是赢了我,我就放你们走,如果输了,你们就得留在砂教为我使唤。”

    对于这个赌局,大漠三奇无路抵抗,因为这个赌局就是个死局,根本就没有赢的希望。

    黑袍道:“你说了半天,等于废话你知道吗。”

    沙里飞道:“你说的没错,明知我要赢,所以我才跟你赌,如果没有结果,我又不是傻子,我凭什么和你们说这些?我的意思我不说你们应该明白。好好想想吧。其实我这个人并不是可怕、凶残,只要你们肯帮我,我会让你们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黄袍道:“我们堂堂大漠三奇叱诧江湖数年,虽不是称霸武林之秀,但也不会屈服于你,跟你拼了。”

    大漠三奇用尽全力对抗沙里飞,巨大的压力让他们的脚无法站稳慢慢向后移动,立直的腿似弯弓,根本无力在继续下去。沙里飞见到时机已成熟,猛然用功大叫一声道:“一边歇着去吧。”接着大漠三奇全部倒地,椅子也在空中变得粉碎。大漠三奇被强大的内力所伤,他们的心肺几乎被震得粉碎,即刻盘坐在地用气护住心肺。但是他们的呼吸突然有些困难,甚至要窒息,此刻他们非常难受。

    沙里飞道:“你们服不服?”

    大漠三奇一声不啃望着沙里飞,那种眼神好像要生吞了沙里飞。

    沙里飞道:“你们不必这样看着我,我能理解你们现在的感受。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服不服?”

    黑袍扯着嗓子,发出沙哑、微弱的声音道:“服与不服又有何区别?成王败寇,我们没有什么可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沙里飞冷笑道:“蛮有骨气嘛,好,我喜欢,就凭这一点,我决定给你们一次机会。虽然败兵之将没有什么要求的,好在你们有股不服死的精神,就凭这一点,我服了你们,所以我有些钦佩你们,至此,我决定不杀你们,虽然,你们不用死,可是以后完全听我的,不然,你们会死的比较难看。”

    蓝袍道:“与其受你控制,不如现在就杀了我们一了百了。”

    沙里飞笑道:“你们的生死大权现在掌握在我的手里,没有我的命令,你们想死都难。”

    蓝袍听到这个消息,忽然感觉到他们三人已经中毒了,怪不得自己无法用功,原来自己已经身中其毒。道:“你真是个卑鄙无耻之徒,居然给我们下毒。”黑袍道:“大哥,你说我们已经中毒了?”蓝袍道:“是的,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是这样的症状。”

    沙里飞大笑道:“实话告诉你们,你们已经中了我的兰花纱玉粉之毒,如果没有解药,你们只能撑过三个时辰。”

    蓝袍道:“你真卑鄙,没想到你是这个一个阴险之徒。”

    沙里飞道:“你们也是闯荡江湖有些年头了,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江湖险恶,你们又是不知道。我这一招也不能说明我就是一个阴险之辈。兵不厌诈,你们听过吗?我用的就是这一招。”

    黑袍道:“如今我们落在你手里,我们死而无憾。”

    沙里飞道:“人生在世谁没有个起起落落,重要的是如何走好每一步。俗话说,出门在外靠的是朋友,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可走,你们想想吧。”

    事到如今这一步,大漠三奇毫无斗志。死有何难?大不了眼一闭腿一伸就了事,可是唯独有一件事让他们无法放下,那就是与鹿会空的比武还没有结束,如果这样死去岂不带有遗憾。就是死了,也不能抹去活在世上的这种耻辱。不行,绝对不可以这样死去,就算死也得把事情处理的干干净净,死了也是安心的。

    想到此事,蓝袍道:“你说过要给我们机会的。”

    沙里飞道:“当然。”

    蓝袍道:“我们决定和你合作。”

    沙里飞笑道:“这就对了嘛,欢迎你们加入砂教。”说着将兰花纱玉粉之毒的解药给了大漠三奇。道:“你们快快服下吧。”

    待服下药丸后,大漠三奇觉得身体果然好多了。

    蓝袍道:“我们还有一件事还没有做完,希望你能让我们去完成它。”

    沙里飞道:“当然可以,不就是与鹿会空比武嘛,这我知道。”

    蓝袍道:“即然这样,那我们就此告辞了。”

    沙里飞道:“你们别急着走嘛。”

    黄袍道:“你还有什么事?”

    沙里飞道:“说到鹿会空,我到有一条妙计,即让你们功成名就,又让你们可以不辱使命,不知各位有没有兴趣听上一听。”

    黄袍奥了一声道:“是吗,说来听听。”

    这个时候,大漠三奇感到胸口十分疼痛,忍无可忍。

    蓝袍指责道:“没想到一教之主尽然用这么下三烂的伎俩,真是卑鄙无耻。”

    沙里飞道:“你们又轻易的上我套了。我说过,江湖险恶,不要轻易相信每一个人,我说了多少次,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可好,中毒了吧。”

    黑袍叫道:“你说什么,我们又中毒了?我跟你拼了。”

    沙里飞得意忘形道:“你们千万不可动怒,否则毒气攻心,到那时可就没得救了。”说着,又拿出三颗药丸给了蓝袍道:“其实呢,你们一直都在中毒状态,刚才给你们吃的,是另一种毒药,不过呢,这一种毒药是慢性的。你们中的第一种毒药是急性的,我给你们第一颗药丸其实就是解药,只不过,解了其毒但是又引发了另一种中毒状态,就是引发现在这种症状,明白了吧。”

    黑袍道:“你说来说去,说的都是什么,我都绕糊涂了。”

    黄袍道:“说来说去,他就是让我们身中剧毒,以后好驾驭我们。”

    沙里飞拍手道:“聪明,没想到你的智商还如此的高,值得表扬。好了,快快服下药丸,不然全身溃烂而死。今后,你们要老老实实的,千万别存有侥幸心理,不然,下场会很惨。对了,忘了告诉你们,这个药丸的药效只能维持一个月,所以,在一个月内必须回到教中,不然,我也不能救治你们。你们要去比武,我本想有一妙计,可是以你们的本性来看,你们是不会执行的,算了,就让你们自行处理就好。”

    蓝袍道:“你说完了吗?”

    沙里飞道:“你们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