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武夷山会面

    白衣郎君看到三个恶人离开后,就赶往武夷山找到无己老人。因为他知道,张生的处境岌岌可危,于是决定先去找无己老人,至于中山寨,给他们传递消息,也只能再另寻时间了。

    来到武夷山脚下,有一个门牌,上面写着三个字武夷山。看到牌子,白衣郎君知道,他终于来到了武夷山。

    但是此处空旷荒野,除了一块门牌外,别的什么也没有了。顺着曲曲弯弯的山路一步一步往上行走,希望能早些见到无己老人。来到山顶,只见有一山洞,洞口处有一标语:闲人免进。看到此标语,白衣郎君只好至步。看看周围和山洞里面,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于是他叫了起来“里面有人吗?”

    这个时候,慢慢悠悠出来一人,此人就是王水恒。道:“年轻人来此有何事?”白衣郎君见是一个中年人道:“你好,请问你是无己老人吗?”王水恒道:“我不是无己老人,你是何人?”白衣郎君道:“你看我都忘了,我叫白衣郎君,今日来此,找无己老人有要是。”王水恒道:“白公子你来的真不巧,无己老人前天已经下山去了。”白衣郎君道:“大叔,你知道无己老人去哪了吗?”王水恒道:“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去参加一个什么大会去了,要不,你先在这住上一些日子,过些天他就来了。”白衣郎君道:“不了大叔,我还有急事要办,我这就离开。”说着转身就走。

    这个时候,青风也来到了武夷山。他见一个白衣男子正在打听师父的下落不由得紧张起来,急速的来到白衣郎君面前道:“你是谁,问东问西干嘛?”

    白衣郎君见到一个年纪与自己差不多的小伙气冲冲质问自己,想必他必定是误会了。道:“我来找无己老人有大事,否则我大哥性命堪忧。”

    青风道:“你大哥性命堪忧,找我师父能解决得了吗?再说了,你大哥是谁呀?你又是谁呀?”

    白衣郎君道:“我叫白衣郎君,我大哥叫张生。”

    “张生?”青风质疑道:“你可说的是张村的张生?”

    “对呀,不然,我大老远来此干嘛。”

    青风哭道:“你来晚了。”

    “我知道呀,无己老人已经离开了,不过我们去追就一定能找到他。”白衣郎君不明白他为什么哭泣。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是说师父已走,而是说的是张生,我的三师哥,他已经和盗匪同归于尽了。”青风难过的说道

    。

    听到这个噩耗,白衣郎君如晴天霹雳,他怎么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不敢相信说道:“你在说谎,我不相信。”

    王水恒叹口气道:“这是真的,整个事情的经过,当时我就在场。”

    白衣郎君流泪道:“大哥,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请到你的师父,这都是我的错。”

    王水恒道:“你们不要难过了,虽然张少侠离我们而去,但是他的精神和事迹都一直活在我们心中,我们应该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张少侠的大侠风范才是。”

    白衣郎君道:“大叔说的一点没错,我一定不会让大哥白白牺牲的。”

    青风道:“既然是三师兄的兄弟,那我们就是一家人,请,白公子,里面叙话。”

    来到山洞里面,里面小的洞窟好多,足有七八个。白衣郎君跟随青风来到一间相对比别的山洞大的山洞里面,里面装修的和民间的房屋没有两样,看起来这是个议事厅,因为周围有好多凳子和桌子,不过都是用石料做成的。

    青风道:“白公子,我想听听你和我三师兄是怎么认识的,你能告诉我吗?”白衣郎君道:“当然可以了。”

    这个时候,王水恒端来一杯茶道:“白公子,请慢用。”白衣郎君道:“谢谢王叔。王叔,要不你说说,我大哥是怎么遇害的。”王水恒道:“当然行了。那是两月前的事了。”

    待王水恒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后,白衣郎君感叹道:“没想到大哥尽然如此英雄,真是了不起。大哥就是我今后的楷模,我要好好学习他的为人处世,为武林奉献一份力量。对了王叔,你是如何来到武夷山的。”

    “对呀,我也要正好问你。”青风看着王水恒。

    王水恒刚才说的事情,就是将乌金剑的事情给撇过去了,只字未提。现在白衣郎君问到这个问题,他随机应变道:“是张少侠临走时告诉我,他的师父在武夷山,所以我就来了。”

    青风道:“原来王叔你是投奔而来的。”

    王水恒道:“对呀,我一个无依无靠的人,总的找个安享晚年的地方吧。”

    青风道:“也是,言之有理。白公子,现在该你说了。”

    白衣郎君也将与张生的经历说了一遍后,青风道:“原来你被人抓走了,怪不得你没来武夷山,要不然,师兄也不会遭此毒手。”

    王水恒道:“这也许就是天意吧,希望张少侠早登仙界。”

    青风这个时候紧盯着白衣郎君看,觉得他跟大师兄大致相像。说道:“大叔,你不觉得这个白公子和谁有些相像。”

    王水恒听到青风的话这才注意到,他细细看了一会说道:“是呀,你看我这眼睛,真是老了不中用了。嗯,果然像。”

    白衣郎君奇怪问道:“两位,不要这样打哑语,说吧,我与谁相像。”

    王水恒道:“就是青风的大师兄逍遥一郎。”

    白衣郎君听到这个消息不以为然道:“是吗?真是太巧了。不过,天下之事本来就是很巧合的,不足为奇。”

    青风道:“你要不是穿这身白衣服,刚才我还以为你是我大师兄呢。”

    王水恒道:“现在白公子你也已经知道张生的事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白衣郎君道:“我打算去大哥坟前给他上柱香。顺便去往温家堡,打听我义父的消息。”

    王水恒道:“没想到白公子遭遇离奇,希望你能尽快找到你的义父。上天保佑你。”

    第二节决意离开去寻人

    自从白衣郎君离开长圣教以后,公孙雯就开始整天闷闷不乐,整个人憔悴了不少。她想着白衣郎君的笑容,白衣郎君离去的身影,还有他那把锋利无比的剑,在空中潇洒自如。

    这个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候了,于是雨露习惯的点燃一支蜡烛放在里公孙雯不远的地方。看着公孙雯痴痴傻傻发呆的样子,心中胜是明白。

    “小姐,你又在想白公子了?”

    公孙雯点点头道:“是的,我不知道怎么了,他的身影老是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我是不是太想他了。”

    雨露笑道:“小姐,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白公子?”

    公孙雯脸红道:“那是当然了。”

    “这么说来,小姐你已经爱上白公子了。”

    “爱?”|

    “对呀,爱就是特别特别喜欢一个人,每当他离开你,你就会牵肠挂肚、无止境的思念他。所以,白公子现在不在你身边,你就会显的精神恍惚,这就是爱一个人的全部表现。爱一个人,就不惜一切代价,这就是爱情的诱惑。小姐,我支持你。”

    “照你这么说,我真的已经爱上白公子了。不对呀雨露,你为何对爱分析的这么透彻。”

    “小姐你忘了,我可是看过花仙传的。”

    “也是。多么美好的爱情故事,可惜他们没走在一起。”

    “小姐,你只想着怎么样去爱一个人,怎么样才能把心爱的人留在自己身边就够了,至于结局,我想,就是神仙也无法预料。小姐,你说我说的在理不。”

    “是呀,只要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就好,管它长相思守呢。雨露,你说的在理,我支持,给你个赞。”

    “谢谢小姐的夸奖,不过还有这样一句名言。”

    “是什么?快说。”

    “就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奥,我知道。哎,我怎么就没有想起这句话呢,有道理。只要我忠贞不二,我就一定可以与白公子长相思守的。”

    “小姐,按你这么说,你与白公子一定可以成为一对让人瞩目的逍遥卷侣。雨露在此预祝小姐与白公子比翼双飞,白头偕老。”

    公孙雯此刻有些害羞道:“可惜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哪呢,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可好。”

    雨露道:“看你这样担心白公子,要不我们去少林寺找他。”

    公孙雯听到这个主意高兴道:“这个主意不错,好主意,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呢。”

    “小姐,我就这么一说,你真的要去少林寺找白公子。”

    “当然了,与其呆在这整天牵肠挂肚,不如找到他心里也好安心。”

    “什么时候走?”

    “当然是越早越好,我决定,明日咱们就启程。”

    第三节用武力解决促进合作

    此刻,几个黑影擦窗而过,而公孙雯她们什么也没有察觉。黑影就是淮西三子,由于他们不知道公孙常胜的住所,所以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

    这个时候,公孙常胜在书房独自看书,突然听到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音,急速的靠近自己。就在他想出去看看时,三恶已经夺门而入。

    公孙常胜对三恶的到来大吃一惊,长圣教守卫严密,而他们又轻而易举就来到自己的书房,看来这些家伙真是难缠。道:“你们怎么又来了,不怕我收拾了你们。”

    赖齐道:“我们能到你面前,都依靠你的弟子们,不然,我们怎么能大摇大摆的就来到你的面前呢。一次推理,我看你的武功也不怎么样,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不然,谁收拾谁那可是我们说了算。”

    公孙常胜道:“就算你们实力强我也不怕,因为这是我的长圣教,我说了算。”

    黄水道:“得了吧,我们又不是没有交过手,手下败将还在这大言不惭。”

    王玉道:“你的地方又怎么样,我们照样来去自如。要不是我们的好徒儿不让我们杀你,我们早就取了你的狗命。”

    公孙常胜想起那日的事情后,觉得自己的确不是他们的对手。说道:“你们想怎么样?”

    赖齐道:“我们不想怎么样。这次来呢,是奉我们的好徒儿意愿而来,我们的好徒儿要和你合作,我希望你识时务。”

    公孙常胜道:“我长圣教自创教以来,在江湖中也是威望有名,要我和一个不知名的门派谈和,真是笑话,免谈。”

    王玉道:“别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咱哥三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黄水道:“我们的厉害你是见识过的,难道还需要我们重来一次吗?要不是我的好徒儿要和你搞什么联盟,我们懒的和你费口舌。”

    赖齐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他们也都给你一一说了,我奉劝你别冥顽不灵,否则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比如说,你的女儿。”

    听到三恶提起自己的女儿,公孙常胜态度有些不强硬了。因为他知道,这几个家伙无恶不作,而且手段极其卑劣凶残。想到这一点,公孙常胜不得不考虑女儿的安慰。他长叹一口气,都怪自己不能领悟师父留下的神功,如若不然,自己会怕这些个玩意儿。如今,这些家伙以强势硬逼,不得不考虑胜多。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轻易屈服。说道:“既然是和谈联盟,你们的好徒弟怎么不来,我看你们就是在胡说八道。”

    赖齐说道:“我们的好徒儿来与不来都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此事,我们是全权负责。”

    公孙常胜道:“真是大言不惭。上次我与你们没有真正交手,所以不知道你们的功夫深浅。今日,我就领教领教你们的真功夫。”说着做好了准备。

    三恶听到公孙常胜的话,心中无比愤怒。因为这个公孙常胜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真是岂有此理。不让他尝尝自己的厉害,他是不会相信马王爷长三只眼睛。于是又施展他们的赤笑功。顿时,房间里的茶具,和一些小东西被震得四分五裂、破碎不堪。

    公孙常胜用功顶住三恶的赤笑功后,感觉对方的内力自己可以应付,心中感到欢喜。也因此,起先还是让三恶蛮吃力的。不过,由于时间的问题,公孙常胜开始有些力不从心,慢慢的,他的腿脚开始颤抖,这样下去可不行。他打算叫人过来帮忙,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叫来再多的人,也只能帮忙一时,而不能持久。为了长远打算,还是暂时答应他们,不然,吃亏的还是自己。说道:“既然你们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答应你们。”

    这个时候赤笑功停了。赖齐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为你所做出的决定而自豪的。我们告辞了,就不打搅你了,记的,五日后来我中山寨议事。告辞。”

    听到这山寨,公孙常胜又是不解,中山寨不是名门正派吗?怎么也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真是不可思议。

    刚才飞来的笑功声音也传到了公孙雯房间里,虽然声音不是那么大,但是能感觉得到。

    公孙雯道:“雨露,你听这是什么声音?”雨露听了一会道:“这个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我好像在哪听到过。”听了一会说:“是不是夫人忌日那天,那些坏人发出的那种声音?小姐你说呢?”公孙雯道:“就是。奇怪,这种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呢?”他想了想说:“我知道了,一定是从爹爹哪来的。”话落,公孙雯亟不可待的跑向公孙常胜房间而去。两人气喘吁吁来到房间,见公孙常胜毫发无损的坐在椅子上,只是脸色难看外,其它的身体部位没有什么异常。房间里面乱七八糟的;地上还有被打碎的茶杯茶碗。很显然,这里经过了一场厮杀。

    公孙雯来到公孙常胜跟前道:“爹爹,你没有事吧?”公孙常胜看到自己女儿安然无恙高兴道:“我没事。”

    雨露赶紧拿起扫把将地面收拾干净道:“老爷,那些家伙又来了是吧。”公孙常胜疑惑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们也去威胁你们了?”公孙雯道:“那些家伙没有来找我们,是我们听到声音就赶过来了。爹爹,那些家伙为何三番五次的往我们这跑,是不是爹你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们了?”公孙常胜委屈说道:“我哪有那样的闲心啊。是那些家伙揪住你爹不放才是。唉,真是麻烦。”公孙雯道:“爹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样为难。”公孙常胜道:“没有什么事,雯儿,天不早了回去睡吧。”

    公孙雯来到房间,脑袋里面在想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严重,爹爹是不会不说的,如果不严重,为什么爹爹的面色如此难看,难道此事让他难办吗?

    “雨露,以你见解,你以为刚才应该会发生什么事情?”

    “以我判断,老爷应该遇到了一个不好解决的问题,要不然老爷也不会这样左右为难了。”

    “言之有理。你在分析一下,这件事是大事还是小事。”

    “不能一时下决心的事情,应该是细细斟酌后才可以下结论的,那么依次类推,这件事就变得麻烦了,看来此事关系重大。”

    “说说理由。”

    “理由?我没有理由可讲的。小姐,你想,以我的智慧就能理解这么深,难道小姐你还不如我吗?”

    “去,我当然知道了,此事就是关系到长圣教今后的兴衰,但是爹爹为何这么不高兴呢?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事是爹爹所顾忌的,不然,今日爹爹的常态怎么那么反常,我的好好想想。”

    “那,小姐,我们预定的计划执不执行了?”

    “这个问题嘛,还是容我细细思量后再做决断吧。好了,我们休息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