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下了武夷山,准备去张家村祭拜张生,在路途中遇到了一班子人,足有二十几人。各个手持大刀,熙熙攘攘有说有笑一路谈笑风生与白衣郎君正面相迎,他们对视相望。

    过来一个汉子道:“兄弟,孤独一人是不是觉得无人照料啊。”白衣郎君无心理会道:“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一个汉子道:“人家都这样说了,我们就不要理他了。我们快走,要不然就赶不第一节夜探中山寨

    上中山寨三年一次收弟子的好时机了。快走。”

    白衣郎君听到这个消息,觉得这是一个混进中山寨的好机会,于是说道:“我随你们去。”

    来到中山寨门口,此处风景果然是与众不同。寨门口两边有一排松树,整整齐齐的,门口中央有一个圆形的大花坛,中间夹着一座假山,假山中间还有一个小孩正在撒尿。

    众人对这样的建筑物感到新颖,千奇百怪这个会撒尿的小孩怎么停不下来呢。一人好奇问道:“这是什么原理?”一人道:“这当然是山上的水了,不然会有这么多水。迂腐。”

    “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来投奔中山寨的。”

    “原来如此,来,过来,都过来这边,你们排好队,不许乱。”

    进了中山寨,到了一个大的房间面前停下了脚步。中山寨弟子道:“大师兄,今天来了二十几个,你看如何安排。”里面传出声音道:“按老规矩分配就好,去吧。”

    随着人群走了快半个时辰,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有些人开始议论纷纷。

    有人说道:“请问你们要带我们去哪?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到。”

    “急什么,这才走了半数路程,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走了快一个时辰的路程终于到了。此刻,他们隐隐约约听到有练武的声音。仔细瞧去,是大批的人在练武,有条有序。

    看到这样的场景,白衣郎君感到吃惊,原来这个中山寨有这么多人,放眼看去简直是人山人海。这个时候,过来五个走路利索的中年汉子。一个说道:“今天的规矩和往常一样吗?”刚才领队人道:“是的,老规矩,只不过呢,今天你们少领几个人罢了。好了,人就交给你们了。”

    等分配完成后,白衣郎君又随小队长来到了一个山洞,山洞好大,足有十几丈宽,深不可测。因为白衣郎君没有进去过。

    小队长扯着嗓子道:“今天你们来到这里,具体的说,你们还不是真正的中山寨弟子,要想成为中山寨的一员,我给你们提个醒,就是日夜勤劳练好武功,争取成为中山寨的真正弟子。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接下来就是要看你们的了,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听后小队长的话,白衣郎君觉得有些疑惑,问道:“敢问一句,要是我们不能通过那又将如何?”

    小队长奸笑几声道:“那还用我说吗,当然是喂狼去了。哈哈哈、、、”

    众人听到这话,各个惊慌失措,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个答案,对于白衣郎君来说,一点不奇怪,因为刚才的那一幕就是能者生存。白衣郎君对这样的做法表示难以接受。不由得问到自己:难道这就是名门正派的作风吗?他不相信。记的听义父提起过关于中山寨寨主花向海的一些事情,他的为人一向光明磊落,从不草菅人命的。难道,现在的中山寨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山寨了?难道那个人的阴谋已经得逞?也罢,好在这个后山也被自己摸清了,今夜就去看看前面。

    深夜,月色很美,每一处都照的清晰可见。除了偶尔一对一对巡逻中山寨弟子外,就是蛤蟆呱呱的跳过。白衣郎君小心翼翼的来到一间房间门前,轻轻将门推开走了进去。正要弄清楚这是谁的房间,这个时候突然灯亮了。

    “你是什么人,活的不耐烦了,敢到我房间来。”

    白衣郎君顺着声音来源看去,说话的人在床上坐着。待仔细看了一会发现,此人就是上次他在竹林遇到的哪个人。此人的出现,那就是验证他的阴谋实现了。此刻想到,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做了中山寨寨主,应该说心满意足了,可是他需要那么多人干嘛?难不成他要征服整个武林?耶,他的胃口也太大了吧。

    想此道:“你这个家伙真是不简单,尽然没有想到让你的阴谋诡计实现了,真是可气。”

    义泉看了看白衣郎君奸笑道:“我该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手下败将。上次算你跑得快,不然定叫你尸横荒野。”

    白衣郎君道:“你别得意的早,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义泉自信道:“你的武功在我眼里那就是花拳绣腿,没什么了不起的,希望你不要大言不惭。你现在要是向我求饶,我会考虑网开一面,不再追究你夜闯我中山寨之罪,如若不然,我会让你死得难看。”

    白衣郎君道:“别在那自作多情了,胜负乃兵家常事,何苦计较呢?世上有句话你恐怕不知道。”

    义泉问道:“什么话?”

    白衣郎君说道:“那就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笨蛋。”

    义泉生气道:“那我就领教一下你的武功好了。”说着盘坐之姿、飞身而来攻击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早已做好准备,他拔剑出鞘迎击义泉。他知道此人是个劲敌,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满盘皆输。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想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即使他的劈月剑法已经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地步,对于义泉来说真的是耍花腔似的不堪一击,招招被义泉破解。由于自己的内力有所提升,所以,即使义泉能破解劈月剑法也没有伤到自己。

    义泉道:“没想到这么些日子,你的武功是原封不动,真是让人扫兴。怎么,这就是你说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哈哈哈,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白衣郎君见这个家伙如此笑自己,觉得不给这个家伙些颜色瞧瞧,他是不知道他的嚣张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即刻换了功夫,改用玛子的子功。要用这套武功只能将剑收起,因为他对子爵剑法一无所知。

    义泉得意洋洋道:“小子,别在那装神弄鬼了,我知道,你再怎么样折腾都是无事于补。我劝你呀,趁我还对你有些期望,不如跪我面前说,我错了,祈求我的原谅。这样,说不定我就可以放你一马。”

    “别在那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输给你的。”说着用足力气腾空飞起扑向义泉。

    义泉似豪不把白衣郎君当回事,就算白衣郎君的招式变了来攻击,他也是毫无防备,只是漫不经心的等待接招,他相信,他会把对手打的狼狈不堪、落荒而逃、或许一命呜呼。他自信的坐在床上用功,继续等待时机。看到对方接近时,觉得时机一到。他双掌用了全身的力量打了出去,想将对方一招致命。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判断完全错了。

    白衣郎君的内力,经过玛子气功心诀练习后内气大增,如果白衣郎君要是多加练习,今日,义泉必定败与白衣郎君。只可惜,白衣郎君只是读了几遍而已,就这样,使他的内力增进了不少,所以,内功非凡。掌与掌对峙后,义泉感觉到对方的内力的确了得,幸亏自己用了最大的内力,要不然,今日丢人就丢大发了,没想到此人尽然如此厉害,是自己小看人了。他们的掌气相互抵抗形成一个气圈,难分高低,这个时候,就是拼耐力的时候了。半个时辰后,义泉的内力明显减弱,因为他的气圈慢慢在缩小。

    见到对手的体力慢慢在减弱,白衣郎君心中暗喜,今日,他就可以将这个家伙拿下,于是拼尽全力对付。

    义泉见势不妙,即刻用他的绿阴蟾毒功。此功看起来平常,但是被他的绿光射到,就会即刻中毒。此毒的功效能使人的神经坏死,达到让人体的功能衰竭。这个时候,他使出此功,可以说趁人不备,突然袭击,中奖率自然就特别高。

    但是对于白衣郎君来说,这就是个雕虫小技。看着对方快要败了,他发现对方突然眼睛发绿,接着一道绿光冲击而来。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白衣郎君无奈,没有其它的选择,只好收手,随即临空来一个三百六十度躲过绿光的冲击。

    此刻,外面的中山寨弟子听到屋内有打斗声,即刻冲了进来,把整个房屋围得水泄不通。

    义泉笑道:“小子,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走得出去。”

    白衣郎君见到这样的场景后,自己也是没有料到的,不过他们只是围满了房屋,又没有把真个房间堵满,于是心中得意,因为,他可以从人身上走过,这样,对方再厉害的武功也不好使出。想此说道:“你别得意的太早,我正愁怎么离开你这个破屋,没想到有这么多的人来相助,真是谢谢了。好了,我就不多说了,就此告辞。”

    听到这样的话,义泉有些懵懂,在他突然明白后叫道:“快把门关闭,别让他跑了。”

    而这个时候的白衣郎君岂容他们有机会关闭大门,就在他们开始之时,白衣郎君已经轻松的出了大门。

    义泉大骂道:“你们这些个废物,还不给我追。”

    第二节双双约定

    白衣郎君冲出中山寨后,走出几十里路外,发现了前方有亮光,于是走了过去看个究竟。亮光是一堆柴火发出的,火堆相当大,足有六尺方圆。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应该是江湖门派中人。

    一人持刀道:“刘一刀,你不要再狐假虎威了,否则你会死的好难看。”刘一刀道:“纠差肃,我不是狐假虎威,我是有一定的推理,不然,我也不会这样的底气十足和你们商量结合,如若你们再这样冥顽不灵下去,到时候可不要后悔今日的决断。”纠差肃道:“就如你所说,我们联合在一起去寻萧傲天,请问,我们漫无目的的怎么去找,最基本的信息你应该给我们提供一下嘛,这样,我们也好如何盘算去找了,你这样让我们怎么和你合作。”

    闫三里道:“是呀,没有结局的合作,我们是不会答应的,因为那些都是徒劳无功的事情,劳心费神的,到头来什么都落不着,还不如多找几个妞享受享受岂不快活。”刘一刀道:“非也,此言差异。虽然我对你的发表言语感到厌恶,但是我不想生你的气,因为你的话坦率直言,所以我明白了你们的真正目的。不错,我现在也在搜集萧傲天为何凭空消失的原因,可是我相信,我一定会有消息的。各位,你们就相信我吧。”

    扎巴恨道:“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让我们替你去找萧傲天出来,那个时候,你就不费吹灰之力找到乌金剑好实现你的野心,对不对?”刘一刀道:“随你怎么说。”

    揪玉道:“大哥,这个刘一刀想和我们找到萧傲天,目的就是夺得乌金剑,难道没有萧傲天,我们就不能得到乌金剑吗?“说着转身道:“刘一天,照你这样说,我们为何不亲自去找乌金剑,何苦大费周章,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呢。”刘一刀道:“这其中的奥妙你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算了,我不和你们废话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们的决定。”

    纠差肃道:“说来说去,我们跟你合作,到时侯什么好处都不会落下的。所以我想知道,我们有何好处。”

    刘一刀听到这话后,他开始高兴了,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说道:“这个你们大可放心,到时候金山银山随你们挑。”说着转身来到一个方圆一尺大的箱子面前,接着打开箱子,顿时,一箱子的金银珠宝金光闪闪。

    这个时候的江西罗刹门四弟子都被眼前的金银珠宝吸引住了。老四揪玉来到箱子面前,迫不及待的捞了一把道:“这么多珠宝,真是让人眼花缭乱羡慕死我了。大哥,这个结果我喜欢。”纠差肃看着一箱珠宝也是贪婪之心为之感动。说道:“既然柳大当家的如此好爽,那我们就大大方方的就收下了。如果我们四兄弟再不接受你的诚信,那我们就显得太不够意思了。”刘一刀道:“既然几位这么痛快,我刘一刀就此谢谢各位了,希望我们今后的合作和睦相处,长长久久。”

    老三扎巴恨道:“既然柳门主如此,那我们就笑纳了。不过拿人钱财就的替人消灾,所以我突然想到前几天听说,六门约要召开大会,要不我们先去探探消息?”老四揪玉道:“你的主意也太离谱了吧,我们和六门约那可是生死对头。”老三扎巴恨道:“笨死了,我又没有说我们明着去。”老四揪玉道:“这也是啊。”

    原来他们是江西罗刹门和山西大刀门的密约。对于他们的合作密秘,白衣郎君没有感到奇怪,因为他对这个情况毫无兴趣。再说那个萧傲天已经失踪十余年了,就算让他们找到,不是一堆白骨就是废人一个。想此,他觉得这些都是毫无意义之事。算了,自己还是走开吧,还是找个地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赶往张家村祭奠大哥呢。

    第三节祭拜大哥

    依王水恒的描述,白衣郎君径直来到了张生坟前。看到一堆堆起的土,白衣郎君晓得,他永远别想看到他的结拜兄弟了。

    哭道:“大哥,都怪我没有用,否则,你就不会离我而去。大哥,你放心,我会亲手杀了他为你报仇的。虽然他不是真正的凶手,但是,他害的我不能及时请回你的师父来帮忙,这个事,一切都因他起,所以,杀了他就等于为你报仇了。大哥,你安息吧。”

    说着将手中的纸钱烧的干干净净。白衣郎君口中的他,其实说的就是义泉,可是现在,他无法将义泉拿下为大哥报仇,所以,他决定好好练就玛子的每一门功夫,这样,他才能如愿以偿、为大哥报仇雪恨。他擦干眼泪,想赶往天山,去参加六门约大会,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与他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