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郎一伙,经过几日的奔波,他们终于到达了天山。

    雷行和华宇整整衣服见过天山客,并介绍了逍遥一郎和清苦大师的到来。

    雷行说道:”师父,我要重点给你说说这位白公子,他可厉害了。“

    天山客道:”是吗?说来听听。“

    雷行兴致冲冲道:”师父,你可不知道这位白公子有多厉害,他在甘州把一个叫金鼎罗汉的家伙打的满地找牙,整个场面无不欢呼,想起这事就解气。“待他把白衣郎君在甘州的事情说了一遍后,说道:“师父,你说白公子是不是很了不起。”

    天山客听后雷行的话说道:“瞧你,把事情的经过说的这么详细,好像你是亲身经历一般。不过,此事值得赞扬。”

    雷行此时记起方丈交给他的任务时,恍然大悟道:“奥,对了,还有一件事。“

    说着拿出一封信给了天山客。道:“师父,这是方丈大师给你的信。”

    天山客看后信深表理解。

    见到清苦大师和逍遥一郎的到来,天山客感到无比高兴。道:“你们辛苦了。”

    逍遥一郎见礼道:“我逍遥一郎见过天山一派掌门冯掌门。”

    天山客看到白衣郎君外表后道:“果然气度非凡,不愧为大侠风范,好,好,看来定是武林新秀。自古语:英雄出少年嘛。”

    逍遥一郎道:“掌门过奖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武林人士的一贯作风,岂有不理之理。”

    天山客道:“嗯,说的好。清苦大师,你觉的这位白公子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值得我们楷模呀。”

    清苦大师道:“是啊,白公子此举,应该在江湖中广泛宣传,让人人路见不平,出一份微薄之力,这样,江湖中就少了一些恶霸危害地方了。”

    天山客道:“但愿武林和谐太平。那时,我就有足够的时间来领教你的棋艺了。”

    众人开口仰笑。

    华宇道:“师父,我们这一路经过的事情太多了,可以说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最让我们难忘的就是我们被人救的场面。”

    天山客紧张道:“怎么回事?”

    华宇道:“在泸州外,有一群红衣女将我们围困,就在危急时刻,有人出手相救了我们。”

    天山客猜测道:“救你们之人是谁?”

    华宇道:“此人没有抛头露面,只是用一些碎石击退了红衣女,因此,我们才得以安全。”

    天山客想一时道:“看来此人必定有事情相瞒,不然不会隐藏的,既然此人有意隐瞒,那我们先不去刻意的寻他,我相信,总有一日,这个人会浮出世面的。

    雷行听后师父的话,觉得那些解自己燃眉之急的人的确是神秘客,但是出于什么目的呢?他是没有一丝头绪可撸。推敲说道:“此事发生在大漠三奇与鹿会空比武之后,我想,这些事一定会与宏大镖局有关联。”

    天山客思索一时道:“也有可能,必定事情发生在宏大镖局周围嘛。如此看来,大漠三奇应该还没有离开中原。”

    清苦大师分析道:“既然在十五日后再比武,按我推断,他们肯定想一个万全之策来对付鹿会空,否则徒劳。”

    天山客借言道:“也是,他们打成平手,那就意味着他们还的继续承诺他们的誓言,所以,这次比武没有分出胜负,他们是不会心甘离开中原的,因此,他们会搜集关于一切有利于他们的消息,进行反攻。”

    逍遥一郎听到两位前辈的分析后,他明白了。道:“冯掌门之意是,他们要找利器对付鹿会空?”

    天山客道:“应该是这样的构想。我的分析是这样的。因为他们的武功是有限的,然而,鹿会空凭借他的那把青铜宝剑占得上风,所以我料定,他们一定会在兵器上下功夫,不然白费心机。”

    雷行赞许道:“师父这番话说的极其有理,不然,他们这样做,难以说的通的。”

    清苦大师道:“冯掌门果然厉害,分析事情头头是道。这么说来,他们一定在寻找那把乌金剑了。”

    天山客道:“不错,这也是我所担心的。”

    华宇道:“这么说来,江湖危机随时都在,天哪,要是让他们得逞,江湖岂不大乱。”

    逍遥一郎道:“是的。相对大漠三奇来说,他们必须这么做,因为这样做对他们而言,他们大获而胜岂不美哉。我所担心的就是,这些个家伙各个凶残暴戾,要是让他们如愿以偿,武林岂不岌岌可危。所以,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得到乌金剑,而是极力联合武林之力量,将他们驱逐中原以绝后患。”

    天山客听到白衣郎君之言,觉得他好像见过大漠三奇,问道:“听你之言,你好像对大漠三奇十分了解。”

    逍遥一郎道:“实不相瞒你们,我之前受了重伤就是拜他们所赐,幸好遇到好心之人相救,否则,我早就客死他乡了。”

    清苦大师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华宇道:“师父,我和雷行这一路风尘仆仆,也算是完成了你的任务,但有一件事,我怎么就越想越不明白,还请师父解读。”

    天山客知道华宇要问的问题就是关于八大高手的事,以他分析,他觉得江湖八大高手之死疑点重重,应该不能直接定结论。道:“你是说那些死去的八大武林高手?”

    华宇道:“师父厉害。”

    天山客道:“对于这件事,我还没有作出适当的解释,不过我觉得此事漏洞百出、值得我们寻思。”

    雷行疑问道:“既然死了这么多人,为何还要公诸天下?除非他们怕江湖门派不知道此事而这样大做文章。”

    华宇道:“他们这样做,目的又是什么呢?”

    天山客道:“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是与那群红衣女有关联。所以我们最想知道的,莫过于她们的底细,这样,我们就晓得谁是幕后主使,那时,一无所知就会变得百事诸晓。”

    清苦大师道:“话虽如此,但办起来谈何容易。说起武林八大高手,他们各个身怀绝技,怎么可能在一片树林中暴尸荒野呢,真是不可相信,简直就像在说笑一样。”

    华宇听到清苦大师的话,觉得他不相信自己所说的,急道:“清苦大师,此事我们是亲眼目睹,绝对没有夸大其词。”

    清苦大师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这其中必有玄机。”

    华宇恍然大悟道:“你是说,这可能是一场骗局?”

    清苦大师点点头道:“武林之事,仅靠眼睛是说不清楚事实的,所以,我觉得此事事关重大,不可轻易结论,待六门约人到齐,我们再细作打算。”

    天山客道:“那是当然了,就凭这一件事来说,武林的安定已经就此打破了,所以我们要提高警惕,以防事态的恶性循环。”

    逍遥一郎肯定天山客的话道:“冯掌门言之有理,是我们同心协力拯救武林的时候了。”

    天山客高兴道:“没想到逍遥一郎公子如此临危不惧,真是武林一大幸事,可喜可贺呀。”

    华宇称赞逍遥一郎道:“逍遥一郎的举动,着实让我佩服,今后我一定会向你学习,早日能为武林出一份力量。对了,清苦大师,你就给我们说说八大高手的事吧。”

    清苦大师道:“说起他们,我也是对他们的消息很少,不过,有一件事,我的和你们说,那就是,十年一次的排名。前个十年,他们比武排名后,就先后消声灭迹了,我们还以为他们集体商议后归隐山林了。此事大致就这样,我们再没有关注过。如今,突然间又弃尸荒野,真是不可思议,此而,我支持天山客的理论。”

    这个时候,华宇感到自己的胸口越来越痒,而且还伴有痛。说道:“师父,我的胸口怎么这么难受。”说着将衣服扯起。他的胸口已经完全黑了,而且很大一块。

    看到华宇的伤,大家都被这个不常见的伤感到惊讶。

    天山客惊讶问道:“你的伤是何人所致?”

    华宇难受道:“此人过于肥胖,头顶大鼎,是个熊包。师父,你看上去好像很紧张。”

    清苦大师道:“看到此毒,我们当然紧张了。”

    天山客肯定说道:“依你所说之人,应该不是他。对了,那个沙里飞不是和你们交过手嘛,你们感觉到了什么?”

    清苦大师回忆事情的经过道:“以你分析,我倒是觉得这个沙里飞的确不简单,他们俩就是被沙里飞打倒的。难道你觉得,这个沙里飞和独孤剑有关联。”

    天山客道:“不错。以事情的经过,综合分析,我觉得这个沙里飞和独孤剑有着莫大的关系,只不过还需要进一步查证。”

    逍遥一郎听天山客和清苦大师的对话,他是越听越迷途。问道:“冯掌门,他们这是中了什么毒,听你们说的这么严重。”

    天山客解释道:“此毒是一种西域其毒,它的毒性温,且是一种慢性扩散的毒药。中毒者很难将毒清除,最终肌肤腐烂而亡。”

    逍遥一郎问道:“难道就无药可解吗?”

    清苦大师借言说道:“有,他就是及其罕见的雪山鸡。如果没有找到雪山鸡,按华宇中毒时日算起,华宇的生命就再有一个月时间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逍遥一郎道:“即然这样,我即刻起程赶往雪山寻找雪山鸡。”

    雷行赞同道:“事不宜迟,我陪你一起去。”

    天山客无奈道:“事到如今,也只能让你们辛苦一趟了。逍遥一郎,一路小心,我等你们凯旋归来。”

    就在这个时候,雷行也觉得十分不舒服,他扯起衣服后,让人触目一惊。因为他也和华宇的症状一模一样,中毒了。

    天山客看到雷行的症状后,叹口气道:“逍遥一郎,现在只有你一人独往了,万事小心啊。不过现在天色已晚,你还是明日启程吧。”

    逍遥一郎回应天山客的话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清苦大师和天山客将雷行、华宇扶到床上,先运功,将他们的伤势得以控制,这样,就会安安心心的等待解药的到来。

    待雷行和华宇休息后,逍遥一郎问道:“清苦大师,他们的伤势如何?”

    清苦大师道:“暂时没事。”

    逍遥一郎对这毒药很是奇怪,问道:“清苦大师,你能将这毒药说详细点吗?我好想知道。”

    清苦大师道:“好。此毒名曰:青红毒红散,是西域的青青艾草和粉红色的赤月红草交合在一起,然后加入蛇胆草、蜈蚣趴草相互酝酿而成,又称四草散。拥有者将它们的其中毒素提炼出来之后,则将它们吸收与掌部,以达到伤人不费吹灰之力。”

    天山客忧愁道:“真没有想到,在江湖中消失二三十年的其毒又这样出现了,真是武林浩劫啊。”

    逍遥一郎道:“原来这个沙里飞的确不简单,能练出如此的歹功来危害武林,真是个劲敌,那我们可不能让他就这样为所欲为下去。”

    天山客道:“不错,再过数日,待六门约相聚后,此事将是重中之重。”

    逍遥一郎道:“好,就这样办。不过我还有个疑问,还请冯掌门告知。”

    天山客道:“请讲。”

    逍遥一郎道:“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他,我想知道他是谁?”

    天山客道:“告诉你也无妨。此人就是我刚才所提到的独孤剑。这个人阴险狡诈,而且卑鄙无耻,他就是逍遥宫的创始人,去年,他突然死了。但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但我们又没有直接的证据来出示揭穿这个阴谋。不过,这个人就这样下去,我们倒是觉得无可厚非,只要他能安分守己不危害江湖,我们岂不拍手叫好。怕就怕,这个人正在进行一项预谋计策,那时,我们会措手不及的。”

    清苦大师道:“但愿事情不要像我们所预料的那样糟糕。阿弥陀佛。”

    逍遥一郎道:“冯掌门,我还想知道这个独孤剑的一生经历,你可不可以再说说。”

    天山客道:“当然可以了。”

    此人幼年时家境贫寒,但他十分喜欢练武,所以他的父亲就找到了当地的武师,希望他能收他为徒,结果武师要收取高额的费用,可是他的父亲没有能力支付,只好放弃了。不认输的独孤剑一气之下跑了,当时他才六岁。到了十八岁时,他突然回家了,而且在他爹娘面前显摆所学武艺,可是他如何彰显自己的武艺,他的娘也看不到,因为在他走后,他的娘哭瞎了眼睛,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他的父亲也因他的出走,事情的始末就怪罪于武师,于是找到武师评理,结果让武师暴打了一顿,致使残了一条腿。听到这个情况,独孤剑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就去和武师说个清楚,不料,武师振振有词,说是他爹挑衅在先,罪有应得,独孤剑气不过就杀了武师。官府得知此事后,大力追捕独孤剑,结果是一无所获。也因此,这个独孤剑在江湖中消声灭迹了,二十年前,突然从西域回来了,并且以青红毒红散独步武林,当时死的人不计其数。我们六门约也是那个时候才因此联手对付独孤剑,希望能将其制服,给武林一个交代。谁想此贼狡诈,得知我们联手,就自告奋勇给方丈写了信说:当时是他一时糊涂才放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还请我们手下留情,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还以永远不踏入中原为条件。我们看到这封信,也是半信半疑。最后,少林寺方丈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我们就此罢手了。一年后,他在青海湖旁创建了逍遥宫。

    逍遥一郎道:“听起来这个独孤剑其实也并不是无恶不做之徒。就如所说:人之初,性本善。”

    天山客道:“话虽如此,但是,你可不要听了他的过去就对他心生怜悯,这样你就是大错特错了。也因此,你会付出沉重的代价的。一个人要是善良的,他又怎么会做出如此狠毒的事呢。逍遥一郎,你还是太年轻,对事情的本质理解还是很浅薄,所以,记住,轻易不要相信一个人,而且是江湖中人。”

    逍遥一郎听后天山客的话,觉得颇有深见。道:“警记冯掌门授言。”

    这个时候,秦玉地抱着骄梓出来,见到清苦大师道:“清苦大师,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天山,真是好啊。”

    清苦大师见到秦玉地施礼道:“从信上得知,秦施主原来是去昆仑山修炼武功了,如今武功修炼成功,真是可喜可贺。”

    秦玉地回礼后说道:”我这也是被逼无奈,虽然有些成就,但是,那个魔头已死,真是一大憾事。对了,你这次来天山,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清苦大师道:“我来天山,是奉方丈师兄之意。”

    这个时候,天山客将方丈的信给了秦玉地。秦玉地看后书信说道:“原来如此。难道你们就没有试图就其拿下,为何任由他人来往于藏经阁呢。”

    清苦大师满脸惆怅道:“此人武功卓绝,非在方丈之下,所以我们现在也无力擒之。待时机成熟时,自然手到擒来。”

    秦玉地道:“但愿如此吧。”

    逍遥一郎见礼道:“前辈你好,我是逍遥一郎。见到你真是幸运。”

    秦玉地看看逍遥一郎的外表道:“果然英俊,真是一表人才。听你的事迹真让人竖指赞叹啊,可谓,英雄出少年,了不起。”

    逍遥一郎道:“多谢前辈的夸奖。哪些之事不足前辈挂齿。”

    第二天,逍遥一郎一大早就赶往了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