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三奇离开砂教,一直打探乌金剑的下落,但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一连数日一无所获,然而,比武的日子节节近逼。

    此时,他们躲在一座破庙里,生了一堆火,正烤着一只野鸡。

    黑袍没有信心道:“既然我们找寻了这么多天也没有宝剑的下落,我看就算了,大不了再和他打个平手。”蓝袍道:“如果说只是要得到这个结局,那我们这些天的努力岂不白费。再说了,就此罢手,我们会被鹿会空他们笑话的,这样,以后我们怎么在江湖上混。”黄袍道:“大哥所言极是,我们绝不能就这样罢手。依我看,那个鹿会空完全凭借青铜宝剑作威作福,不如,我们将此剑盗取,到时候,他没有了趁手兵器,他还怎么和我们比。”蓝袍道:“这样做,有背江湖道义,不妥。”黄袍道:“大哥,你就不要左顾右盼的,如果事情成功,谁又能晓得是我们动了手脚呢,大哥,别犹豫了,干吧。”

    蓝袍细细思量一番后,觉得老二老三说的不无道理,也罢,与其顾着江湖颜面成事不足,不如偷鸡摸狗闯的一片天地。虽然这样做,日后会有人知晓,但是为了荣誉,我们不得不堵上一把。

    说道:“既然你们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也就不再有什么好说的了。”

    待他们吃饱喝足后,三人直扑宏大镖局,准备夜探镖局,盗取青铜宝剑。

    鹿会空与大漠三奇的比武,吸引了武林人士的重视。由于鹿会空两度打败大漠三奇,再加上鹿会空本人为人处世很道义,所以百姓都很喜欢,因此,他的徒弟已有快两百人。就这样,他的镖局在全国各地口碑很好,无人拦阻,江湖败类也不敢任意刁难,可以说在中华大地上叱诧风云。

    这日,宏大镖局来了客人,鹿会空正设宴款待。

    鹿会空道:“不知王将军深夜来访有何事?”王将军道:“鹿镖头,我来是有一事先告。”鹿会空问道:“我就是一介武夫,怎能承受的起王将军亲自跑一趟呢,有什么事,差人送一封信就好,如有在下办的到的一定不负重托。王将军,请讲。”王将军道:“鹿镖头客气了。由于此事事关机密,所以我的亲自来。”说着从袖口里面拿出一封信给了鹿会空。

    鹿会空看过信后,表情大为震惊。

    王将军看到鹿会空的表情有些紧张,道:“看鹿镖头的神情,此事你是办不妥了?”鹿会空为难道:“我宏大镖局一向秉公守法,所以这件事很棘手,还请王将军另请高明。”王将军道:“这件事看起来是有些麻烦,但是你要是将事情换一个角度,那么,此事就好办的多了。”鹿会空道:“此话怎讲。”王将军道:“不瞒你说,我们对于你的一切行动,我们都是做了调查的,所以这件事对于你来说轻而易举,不难办到。”鹿会空道:“即使我在江湖中的威望很高,但是万一被人发现,那我这一生就算是毁了,一辈子遭人唾弃。”王将军劝说道:“此事你大可放心,我们会一路保护你的,确保你们平安无事、顺利到达的,因为此事对我们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千万不可有一丝差池。你懂了吗?”鹿会空更是为难道:“即使这样,我也不能拿镖局前途做赌注。”王将军不高兴道:“你现在说这话,我想你已经没有权利说了。”鹿会空不明白问道:“为什么?”王将军言辞凿凿道:“你已经晓得我们的秘密,请问,岂有你想不想做的道理,而是非做不可。”鹿会空道:“你敢威胁我?”王将军道:“有什么不敢的,就你区区一个镖局有什么了不起的,说让你在这世上消失,那也是弹指之间。你好好考虑吧。”

    此刻,房屋顶上传来微弱的声音。即使这个声音再小,对于鹿会空这样的高手来说,就像地震山摇一样。

    鹿会空叫道:“屋顶有人。”瞬间拿起一双筷子插向动静处。只听两声咣咣的石瓦破碎声后,接着是人的叫声。原来是黄袍的脚被筷子刺中,疼得他直打哆嗦。黑袍赶忙扶住黄袍将筷子拔出道:“此地不可久留,大哥,我们撤。”

    “想走,没那么容易。”鹿会空和王将军已经出屋施展轻功来到了屋顶。他们即刻运功,顿时屋顶的瓦片飞扬砸向了黑袍一伙。黑袍只好将黄袍推给蓝袍道:“大哥,你快带老三走,我来对付他们,快走。”蓝袍扶住黄袍道:“你要小心,一定要回来。”

    说后,带着黄袍跳下了房顶,见院内已经是呐喊声音四起,料定是宏大镖局的人即将把这里围困,于是一刻钟也不能耽误在此,否则,后果可想而之,那就是全军覆没。

    黑袍用内力顶住飞来的碎瓦片,见到他的两个兄弟安全离开,已经是心满意足了。因为,他知道,他们也不再是以前他们,所以,死对他们来说,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安慰。他一个人的力量最终难抵两人,不到一会功夫,就被对方伤了内脏,口吐鲜血而亡。

    王将军问道:“他们是什么人?”鹿会空答道:“是大漠三奇。”王将军惊道:“大漠三奇?这些人我听说过,不过我不明白他们的做法。不是说这些人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今日看来,怎么也是些卑鄙下流的东西。”鹿会空道:“这就是,世上之事,难以解释。”王将军警惕道:“这件事兹事体大,我不想有人知晓,所以还请你务必将其消灭,否则,我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鹿会空道:“那是当然,为了不能让人诋毁我的名誉,我会将此事办的滴水不漏,你就放心吧。”王将军道:“你的那些人我看也不会将此事办的妥妥当当,所以,我的人就先借给你一用。”说着将腰中牌子给了鹿会空道:“我的人在一里外,你拿着它去,他们看到这个牌子就明白了。”

    蓝袍拉着黑袍越过围墙,一直向东奔跑,前面正好是一片树林。此时月黑风高,黑漆漆什么都看不到。

    蓝袍道:“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等等老二。”黄袍道:“好。”

    鹿会空拿着牌子,果然在北边见到一群人,密密麻麻的,足有一百多人。守卫的一个人叫道:“你是何人?”鹿会空举起腰牌说道:“王将军叫我过来找你们,要你们随我抓一个很重要的家伙。”

    这群人领头的过来见到腰牌后说道:“我们一切听你的安排。”鹿会空道:“好。你们即刻向东边树林搜寻,他们就在那里。出发。”顿时间,整个树林亮起了火把,照的黑漆漆的树林跟透明似的。

    蓝袍等了好久,还是不见黑袍的到来,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说明老二已经身遭不测。说道:“老三,我们再不能等下去了,我们快离开这。”黄袍道:“大哥,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我们要为二哥报仇啊。”蓝袍道:“那是当然了,可是我们现在身处险地,而且已经重重被包围,根本就没有时机。如果我们被他们拿下了,岂不辜负了老二的一片心吗?”黄袍哭道:“二哥,你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啊。”

    蓝袍和黄袍一口气跑到了树林的边缘,结果这个地方三面都是悬崖峭壁。看到面前的情况,蓝袍自语道:看来天要亡我。

    黄袍道:“大哥,现在怎么办?”

    蓝袍看看黑乎乎不见底的山崖,顺手拿起一块石头扔了下去,想探探山崖有多深。只听当的一声响,蓝袍就能估计出山崖的深度,因为获取石头掉入崖底的时间来推测。

    黄袍问道:“大概有多深?”蓝袍道:“看来有百米深。”黄袍道:“看来我们还有一线希望。”蓝袍疑惑道:“这就靠我们的运气了,希望下面不是石头堆。老三,不论我们能否活着,只要是活着就得记住今天血耻大恨。只要有一线生机,绝不能放弃报仇的机会。”黄袍道:“大哥,我记住了。”

    火把的亮光已经将他们统统围困了,走在前面的人见到蓝袍和黄袍后叫道:“他们在这里,快过来。”

    蓝袍见一人跑过来,手里还有火把,即刻想到一个计谋。

    将其击倒,然后火把就可以点燃树叶形成救火现场,趁人不备溜之大吉。

    先来之人见到蓝袍两人后得意的将他们嬉笑了一番。

    听到那人的话,蓝袍顿时感到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断送了兄弟们。蓝袍再也听不下去了,至此怒气冲冲捡起一块小石子扔了过去,只听得一声惨叫,那家伙倒在了地上,火把也扔在了地上,顿时,火点燃了干枯的树叶即刻燃了起来。

    “快救火。”众人一时惊慌。

    就在大家救火之机,蓝袍认为时机已到来,于是拉起黄袍道:“我们绕开他们从侧面走。”

    就在他们走出二十几步的时候,他们的去路被再一次堵截。这个时候,鹿会空和他的弟子们已经赶到。

    鹿会空得意说道:“怎么,走这么急?这样的风格应该不是你的一贯做法。”黄袍骂道:“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尽然暗算我们,真是可恨。”鹿会空冷笑道:“你说这话倒是我的不对了,我告诉你们,我宏大镖局虽不大,但是,也不是你们来去自如的地方,今日的结局,完全是你们造成的,怪不得别人,可以说成是咎由自取、自取灭亡。”

    蓝袍听话鹿会空的话着实生气,可是现在,二弟生死未卜,也只能委屈求全问道:“鹿会空,我二弟他现在怎么样了?”鹿会空道:“你还是想想你现在怎么办吧。”蓝袍急道:“你快说,我二弟他到底怎么样了。”鹿会空漫不经心道:“好吧,我回答你。不过,我的回答会让你失望的,因为他已经死了。”

    听到黑袍的死讯,蓝袍霎间流下了眼泪,不过这个结局也是他料想到的,所以他坚强道:“你想怎样?”鹿会空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要你们死。”

    黄袍气急败坏道:“我跟你拼了。”说着拖着他那条受伤的腿脚。

    刚才黄袍被鹿会空的筷子刺伤后,感觉十分疼痛,跟往常受伤的情况大不相同。就是除了相当痛之外还用不上一点力气。看到黄袍扑过来,鹿会空拼尽全力应付,不过几招,黄袍就被一脚踢中胸口倒地了,接着口吐鲜血晕了过去。

    蓝袍赶忙扶起黄袍道:“兄弟,你要挺住。“抬头看着鹿会空叫道:”鹿会空,今日之仇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找你报仇。”鹿会空无所谓道:“好的,我记住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你们利益熏心,不惜一切来我宏大镖局,目的就是盗取我的青铜宝剑,好让我失去一股力量,那样,我就会成了你们的阶下囚。我承认,这样的想法的确不错,我都为你们加油。但是,运气总是向着我,没办法,你们注定是失败者。现在我在想,你们这样做,我真为你们叹为观止,亏你们还是大漠高手。”

    蓝袍被鹿会空的言语说的一时哑口无言。即便是如此的羞恶,蓝袍也是默默忍受。

    这个时候黄袍醒来了,他见事情危机,便道:“大哥,一会我来应付他们,你找时机脱身。”蓝袍绝望道:“为今哪有我们脱身之路。”黄袍硬撑着说道:“还有一条路,就是跳下去,这样,还有一线生机。不然,我们真会全军覆没。”

    鹿会空对他们的对话感到有兴趣,因为他知道,此崖很深而且崖底石头从横,跳下去必死无疑。除了崖壁附着的一些树藤外就没有其它好的象征了,所以,他觉得要是不出意外,他们就会命丧于此。但是万一有什么意外发生,日后,他们将今日之事公诸于世,岂不毁了自己清白的一生。想此,他决定将他们即刻杀死,来个一了百了。

    理直气壮道“你们这样拖拖拉拉的不敢跳了吧,我告诉你们,下面全是石头,跳下去必定当场毙命,我劝你们还是理智点,跟我回去,这样还有一线生机,如果冥顽不灵那就是找死。你们好好想想吧。”

    黄袍有气无力说道:“大哥,不要听他的话,宁死都不跟他回去。大哥,听我的,你走,我来挡住这个家伙。”蓝袍道:“不行,要走一起走。”

    鹿会空看自己的方针不能将他们吸引过来,从而达到一网打尽的计划也就落空了。为时之计,不得不实施他的第二套方案,就是先下手为强。想此叫道:“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半步。”说着施展轻功,想越过蓝袍和黄袍来到山崖处阻止他们跳崖的计划。

    就在鹿会空腾空跃起之时,黄袍明白了鹿会空的阴谋,于是用他那剩余的微薄之力,来阻止鹿会空,以达到拖住对方的目的,好让大哥跳崖逃走。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做到了。瞅准时机,一跃而起,将鹿会空的脚用双手紧紧锁死,不让鹿会空前进半步。鹿会空见事情可能因此而失败告终,情急之下,运功,临空一掌劈在黄袍头上。即刻,黄袍口吐鲜血、不醒人事。待他取开黄袍双手时,蓝袍已经忍痛跳崖了。看着跳下去的蓝袍,鹿会空还是有些担心,因为他怕万一。这个时候,他看看黄袍,越看越生气,于是愤怒的拉起黄袍扔下了山崖。

    怒道:“是你们逼我的。”

    几百人见此情况也都慢慢散开了。

    鹿会空命自己的徒弟道:“明日,你们下山找到他们的尸体后,就地掩埋了。”

    鹿会空这样做,不是因为出于善心来善后,而是,他要的的确确知道他们的死讯,就是死要见尸。

    来到宏大镖局后,王将军一直在镖局内等着。见鹿会空回来了问道:“鹿镖头,事情可否办好?”鹿会空不高兴道:“算是处理了,你放心吧。”王将军欣慰道:“这就好。那我们是不是该说说正事了。”鹿会空烦道:“王将军,事之重大,我需要考虑。”王将军冷脸道:“事到如今,你还是最好不要考虑,否则你的镖局从此就会凭空消失的,此话可不是吓唬你的。”鹿会空晓得,自己和史将军的副将做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为难道:“这是为什么呀,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王将军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做,也是离不开你的,因为只有你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些东西运到京城,他人没有你这么好的江湖信义呀。”鹿会空叹口气说道:“既然事情瘫到我头上了,那我就依你这一次,希望以后我们再不要合作,就此一次。”王将军笑道:“其实我们也就是这一次的买卖,仅此一次而已,绝无下次。”鹿会空道:“那好,你把地址给我,我们明日就起程。”王将军道:“早就准备好了。”说着将地图给了鹿会空。

    鹿会空看后地图,道:“我们一言为定。”然后将地图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