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和雨露为了找寻白衣郎君,决定离家出走,为了不让公孙常胜担心挂念,出门时给公孙常胜留了一封信,信中所言都是让公孙常胜大可放心之类的话语。

    走了好几天的路,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为了不让公孙常胜追来,所以他们选择了绕过大路专走小路。绕过一个小山头,发现了一条小溪。顺着小溪而下,不料又被一座高耸入云的陡壁山体给拦住了去路。

    这时正是清晨时分。

    雨露放下包袱,来到小溪旁,用手轻轻拨弄清澈透明的泉水。心情娱乐道:“小姐,你看这条小溪,多么让人爱恋呀,你看他们时高时低起起伏伏的,好像再说,他们天不怕地不怕,勇往直前,没有去不了的地方。”公孙雯明白雨露的话意,说道:“是呀,他们可以无忧无虑的前进是为了最低的那地儿,可是我们艰难万幸,就是不知道白公子他人在何处。”雨露道:“小姐,你不要叹气呀,我们一定会找到白公子的。”公孙雯道:“我不是叹气,我是觉得我们何时才能相逢。”

    说着坐在了一块石头上面,感觉非常舒服,或许是长时间走路没有休息的原因吧,何况天不亮就已经行路了。

    雨露双手合并,然后捧了一手心水尝了一口,感觉此水没有异味而且带有甜味,口感十分舒服。嗯一声说道:“没想到这小溪水这么好喝。小姐,要不你也尝尝。”

    公孙雯道:“不了,我不渴,我歇会就好。”雨露点下头道:“好吧。“突然她觉得内急,说道:”小姐,我想方便一下。”公孙雯道:“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跟我说这个。”雨露道:“不是了,我在家也习惯了,到了外面,人家害怕嘛。”公孙雯道:“我就在这,你不要离我远了就行。”

    雨露往前走了十多米,向周围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安心的方便完后,回过头来再看看面前挡着的山体。

    这个时候正是太阳升起不到一竿子高的时辰,什么物体都能一目了然。此山体虽然陡峭,但是有好多的树藤掩体,看上去不是那么光秃秃,周围更是杂草装饰,显的绿意横生。心中不由得赞叹,好美的一处天堂。在看到山体侧面时,有一个被树藤倒挂的东西让他有些好奇,于是走了过去弄个明白。走近一瞧,让她瞠目结舌。

    大叫道:“小姐,小姐,快来呀。”

    公孙雯听到叫声,以为雨露发生了什么事情,即刻提高警惕拔剑驶去。来到雨露面前,见到她安然无恙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你这是怎么了,大惊小怪的,吓我一跳。”

    雨露着急的指着前方说道:“小姐你看,这里的树藤好粗,尽然能将人倒挂金钩。”

    听到这个消息后,公孙雯第一感觉就是要迅速的将人解救下来。于是胆大心细的看看前方到底是什么情况,然后在实施解救方案。仔细观察后,发现这些树藤都是古老的稀罕物,生存足有百年。树藤弯弯曲曲绕来绕去形成一个大的漩涡,所以从空而落之物,要是在它的这个方位,那就正好被它接住。

    蓝袍就是一个幸运儿,他就掉在了这个天罗地网里面。由于蓝袍是直立而下,因此,他的身躯毫无拦阻的通过树藤缝隙而下,但是他的身体被树藤桩刮的血流成河。由于他的衣服被刮成一条一条的,此而,布条缠绕在树藤桩上,将蓝袍留住了。至此,他的整个身躯便悬在半空中。

    公孙雯想用剑砍断树藤,将人解救。就在公孙雯动手时,雨露叫道:“小姐,树藤下面有两条毒蛇。”

    公孙雯见是两条绿青色的蛇,意识到此蛇毒性极强,攻击性也是蛇类中的佼佼者,切不可轻举妄动,真成了打草惊蛇。看到两条蛇缠绕到一起,而且盘踞在此。公孙雯分析到,他们这是在休息,并没有攻击目标的迹象,看来此物真的在此休养生息。即刻想到,现在趁它们不备,上去给它们来个措手不及,将其消灭岂不好哉?但又一想,这些家伙绝不是待以作毙的物种,因为他们有着特别灵瑞的嗅觉,在十几米内就能嗅到对方攻击的气息。所以,万一治其一而不能全歼,那时,自己有可能停留在防不胜防的危险之中,顺理成章的成为毒蛇的攻击对象。不行,不能轻举妄动,得想个万全之策。要想达到万无一失的目的,只有诱敌深入,将它们分开,这样一来那就是万事俱备手到擒来了。

    想此道:“雨露,要想制服它们,我还需要你的帮助。”雨露给力说道:“说吧小姐,只要能将它们除掉,我和你联手出击。”公孙雯道:“这就好,不过你的小心,千万不可有一丝闪失,否则,你我都会有事。“雨露信心备至道:”小姐,你还不相信我吗?“公孙雯点点头道:”我信你,好,我就给你下任务。“雨露道:”说吧,保证完成任务。“公孙雯道:”你用木棍将他们迎开,我趁机消灭它们。”

    听后任务,雨露有些胆怯,她毕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蛇。不过,她很快调整心态,装作若无其事领了任务。

    雨露找了一根三米长的棍子来到公孙雯面前战战兢兢道:“小姐,你确定要这样做?”公孙雯点头果断道:“非做不可。”雨露鼓起勇气道:“好,我支持你的决定,我去了。”

    雨露拿起棍子,面不改色的冲向毒蛇,将棍子狠狠的插在了两条蛇的身上。蛇即刻被疼痛惊醒,瞬间立起它那不可一世的身子。看到竖起的蛇身,差点没把雨露给吓晕,她惊呆了,立在那一动不动。因为竖起的蛇身,高有两米五以上,粗有十公分多,整个蛇头足有拳头大小。这样的场景,雨露是从未见过,因此他懵了。

    公孙雯看此情况叫道:“雨露快跑,他们要攻击了。”

    雨露被公孙雯一语惊醒,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躲开毒蛇的攻击,于是向左面突然跳过一步,接着向前跑开了。他的这一跳开,正好躲过毒蛇的毒液喷射,如果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毒蛇见目标移动了,于是追了上去。两条蛇相互缠绕在一起,而且速度极快,眼看就要追上雨露了,这个时候,公孙雯瞅准时机,掏出藏在衣袖中的小刀扔向毒蛇。就在毒蛇咬住雨露脚脖时刻,就被小刀击中喉咙部位即刻倒下挣扎。而另一条毒蛇见自己的同伴倒下了,即刻调转目标向公孙雯袭击而来,一道毒液随即喷出攻击公孙雯。公孙雯见机躲开毒蛇的毒液,临空居高临下,挥剑一劈而下将蛇头砍落在地。

    见到两条蛇被拿下,雨露惊慌失措的样子总算平复了。说道:“吓死我了。”公孙雯担心道:“没事了。”雨露见公孙雯灭毒蛇的经过太精彩,说道:“我没事。小姐,你真棒。对了,你的那把小刀为什么以前没见你耍过?”公孙雯道:“我也是灵机一动,刚刚才想到的。你也知道的,我只是用它来肖苹果吃的,没想到,今日派上用场了。走吧,我们想想怎么救人。”

    这个时候,两条蛇还在不停的挣扎,还在跳着。雨露见此情况后,搬起一块大石头,狠狠的砸在蛇头上,把整个蛇头砸的粉碎,这样,两条毒蛇就这样完全被消灭了。

    看看蓝袍被挂的地方,离地面足有二十多米,凭公孙雯的轻功想轻而易举上去,那是完全办不到的,她只有另想办法。她环视四周后,发现有一处能上去的小坡,这个小坡有十几米高,距离树藤还真近。如果能安全到达,那么,这个人就可以安然无恙的救下。

    想此,公孙雯拔剑出鞘,准备徒步而上。

    雨露道:“小姐,你这样做会很危险的,你要小心啊。”公孙雯道:“放心吧,我一定将他救下。”

    她小心翼翼的来到一旁陡壁上,准备跳上树藤,救下蓝袍。结果,她的计划顺利进行,达到了最终目的。公孙雯跃上树藤后,将蓝袍拉了起来,然后又找了一根细的树藤系在蓝袍身上,慢慢的将其放到了地上。

    公孙雯这才用手探了他的气息后,说道:“谢天谢地,他还活着。”

    雨露赶忙拿出毛巾,到小溪旁沾了水给蓝袍喝水。水一点一滴都进了蓝袍的喉咙。过了好一阵子,蓝袍还是没有醒。

    雨露着急道:“小姐,他这样有没有活过来的机会?”公孙雯道:“他现在还有气息,活的机率可以说还存在,所以,我们不能放弃。”雨露道:“他喝了这么多水,也该醒过来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呢。”公孙雯道:“哪有那么容易,你看看他的伤,遍体鳞伤,我看他是失血太多才造成他不能醒来的缘故,我们要有耐心。”雨露道:“也是啊。瞧我这样,干着急,没用的。小姐,要不我找些柴火来给他取暖如何?”公孙雯道:“这个主意不错。”

    雨露东转转西看看,不觉得来到了山坡侧面,没走几步又大叫起来道:“小姐,你快过来,这还有呢。”

    公孙雯以为又遇到蛇了,便拔剑冲了过去。见雨露平安无事后,她受惊的心平息了。原来又是一具尸体呈现在她们面前。这具尸体全身是血,就连头部几乎是破碎的,总之死的很难看,很惨。

    雨露道:“小姐,怎么办?”公孙雯道:“看来我们还得动动手,把他埋了。”雨露道:“好吧。”

    但是她们没有任何挖坑工具,所以只好找来了好多树枝和杂草将其覆盖。

    蓝袍这个时候慢慢的苏醒过来了,耀眼的阳光让他无法睁开眼睛。两眼迷迷糊糊的见是高大的山峰,想必自己已经躲过了危机。他躺在地上,心中有一丝丝的欣慰。心想:老天有眼,我终于有机会为二弟报仇了。此刻他想到三弟,于是奋不顾身的想站起来,可是,他那麻木的双腿根本就不听他的使唤,因为,他全身没有一点感觉。此刻,他十分痛心,不能为二弟报仇了。

    就在他万分难过时,他的视线被两个年轻俊俏的小青年给占据了。他想取兵器保护自己,但是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放弃抵抗。他有这样的心态,是因为,以为鹿会空派的人已经到来将他擒之。刚才的举动,让他动了胳膊,所以,他觉得胳膊无比疼痛,叫道:“我怎么这么难受,你们是谁?”

    公孙雯和雨露见到所救的人醒了,感到十分欣慰。

    公孙雯道:“老伯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老伯,你不要紧张,我们不会害你的。”雨露道:“对对对,你醒过来就好了,也不枉费我们的一番功夫。”

    蓝袍听到如此亲切的话语,感到面前的两个小子不是鹿会空派来的,一时放宽心了。从言行举止判断他俩,自己应该是让这两个小青年救下了。想说声谢谢,但是他没法开口。

    公孙雯即刻将两条蛇扒了皮取了胆,然后把蛇串起来烤熟了。

    雨露小声说道:“小姐,他这样子怎么吃?”公孙雯道:“你扶起他,我来喂他。”

    蓝袍对两位公子的行为感动了,于是一口一口的将蛇肉慢慢吞下,一会功夫,他觉得喉咙不是那么甘疼了,可以开口说话了,刚要说声谢谢,这个时候听到有大批人即使而来,听脚步发出的声音,可以判断出这伙人据此不过二百米。

    蓝袍分析后,他们已经是危机四伏,他知道,这是鹿会空的人,如今自己已成半个废人,想走是不可能的,但是不能牵扯到他们受累。想此着急道:“有大批人过来了,你们快走,不然会有麻烦。”雨露不明白问道:“这里山穷水尽的,哪有人过来,你别胡思乱想了。”公孙雯道:“是呀,我也没有听到有人来的声音,大伯,你就安心的躺着,说不定,你马上就可以起步走路了。”蓝袍急道:“我说的是真的,快走,我不想连累你们。”公孙雯见老伯着急,看来事情犹如他说那样,可是自己却是没有听到任何风吹草动。安慰道:“就算有人来,那也说不上是坏人啊,我们不必担忧。”蓝袍心急如焚说道:“我不和你们开玩笑,我说的千真万确。所来知人他们是我的仇家。”雨露道:“是这样啊。少主人,要是这样,那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公孙雯看看蓝袍的表情,判断老伯没有说谎。说道:“即使是这样,要走我们一起走。”蓝袍道:“我这个样子,就是个废人,我会连累你们的,听我话,赶快离开,不然,我死,也不会瞑目的。”公孙雯道:“老伯,我们会将你带走的。雨露,帮忙,我们把老伯架起来躲到侧面去。”

    说着,两人一人一只胳膊搀扶,终于将蓝袍连拉带扯的带到了山壁侧面。山壁这边也是空旷广野,除了一条小溪流淌之外,就没有什么可遮风挡雨的地方了。山壁上面,依然有树藤的影子,但是都是些细微的东西。左看右看都没有躲藏之地,这样的困境让他们束手无策。

    蓝袍道:“你们将我放到这就行了,你们顺着小溪往下走,一定会有出路的。别和我呆在这,否则,我们都会命丧于此。”公孙雯道:“老伯,我能将你救下,我就不会轻易将你丢下不管,还是那句话,要走一起走。我们走。”雨露问道:“往哪走,少主人。”公孙雯道:“我不相信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所以,前方肯定有奇迹的。”蓝袍固执说道:“我知道你们对我好,可是为了我这一个年过半百的人牺牲,我真是痛心。你们不要再白费心机了,这样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知道吗?傻瓜。”公孙雯道:“老伯你一定要相信我们,奇迹会发生的。”

    走了快一百米的地方,他们发现不远处一只狗熊正在水里嬉闹,或许是在正常饮水。

    对于这一现象,公孙雯想到,既然这里有狗熊的出没,那么此处就有山洞的存在。公孙雯一边走一边注意周围的情况,希望能找到山洞。待他们往前行走了不到十几米时,狗熊突然大叫起来,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他们。

    蓝袍道:“再不能往前走了,狗熊有攻击的动向。”雨露问道:“这怎么办?”蓝袍道:“我们只能先停在这了,不然,他会找我们麻烦的。”公孙雯道:“事到如今,我们不能让这个畜生挡了我们的去路。”雨露道:“少主人,你想咋样?”公孙雯言语霸道、底气十足说道:“我们绝不能认输,要是他胆敢过来,我就让它命归西天。我们继续。”

    他们没有走出二十步时,狗熊又一阵狂叫,狂叫后,它快速的向公孙雯她们迎面而来。

    公孙雯道:“雨露,你好好搀扶着老伯,让我来对付这个东西。”雨露担心道:“少主人,你要小心。”

    蓝袍挪挪自己的腿,觉得能有走动的迹象后,道:“你不必担心我,我觉得我可以能独立自主了,目前就是全身疼痛难忍而已。”公孙雯道:“这就好,这样我就安心了。”说着,掉头迎战奔来的大狗熊。

    蓝袍叫道:“对付大狗熊,你要智取,不可硬战,否则会吃亏的。”

    听到蓝袍的话,公孙雯觉得暖暖的,至此,她更加相信她救的这个人绝不会是个忘恩负义之辈。

    狗熊冲到公孙雯面前,立刻立了起来,接着两只大掌向公孙雯拍来。如果被狗熊拍中,那就意味着公孙雯将不会有反击的机会。眼看狗熊的大掌就要击中要命的一掌,这个时候的公孙雯已经胸有成竹,做好了回应大狗熊的致命一招。

    早在她十岁那年,公孙常胜就带她去打猎,那个时候,就是大狗熊攻击他们。

    这个时候的公孙雯早已吓得不敢睁开眼睛,只是畏畏缩缩打颤。

    公孙常胜道:“雯儿别怕,看爹爹怎么拿下这只臭狗熊。”

    结果公孙常胜一招就将大狗熊拿下。

    见过治服大狗熊的一招,所以,公孙雯理所应当、当仁不让的充当起治服大狗熊的责任。她来到大狗熊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就是引大狗熊出招,就在大狗熊出招时,公孙雯迅速跃身而起,顺势越过大狗熊,临空一剑,插在了大狗熊的颈部,即刻,大狗熊挣扎一会功夫倒地了。

    雨露拍手道:“少主人,你真厉害。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招,真棒。”

    蓝袍道:“我也是头一次有人这样和大狗熊搏斗的,精彩。”说着竖起大拇指以此动作鼓励。

    公孙雯道:“谢谢老伯的夸奖,不过我们情况危机,所以我们必须赶路。”

    雨露道:“好,我们走。老伯,你能走路了,真好。”

    蓝袍站起来走了几步,感觉好多了。虽然疼痛,但是比起刚开始,疼痛减去了一半。道:“我现在完全可以行走了,你们放心吧。我们走。”

    走过十几米处,果然有一个小山洞。山洞口有两米宽,一米多高,看来完全是个狗熊窝。

    看此情况,这是唯一的希望。公孙雯道:“你们在外面等一下,我先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听到我叫你们,你们再进来,好吗?”蓝袍道:“去吧,千万要注意。”

    公孙雯大胆的进去了。来到洞内,公孙雯才发现,这个山洞原来入口小,里面却是很大,这是没有让她想到的。叫道:“你们进来吧。”

    山洞足有一百个平方,而且里面还不潮湿。

    雨露看看这看看那,什么也没有发现。

    公孙雯问道:“雨露,你在找什么呀?”雨露道:“我在找大狗熊的窝在哪。”蓝袍笑道:“傻孩子,狗熊是不会建窝的。”雨露道:“原来如此。害我在这好一顿寻思,原来这些家伙是这样的习性。咳,没有文化真可怕。”

    鹿会空的人马来到崖底只是见到了黄袍的尸体外,再没有见到其它的东西,于是感觉不妙。因为在他们来的时候师傅特意吩咐,务必找到两具尸体,否则,挖地三尺也得找到。

    领头的感觉此事麻烦了,要是找不到人,他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他是一清二楚。于是下令,两侧大搜捕。一侧各五十人进行地毯是排查。因为,他们相信,就算哪个人神通广大、侥幸逃过一劫,也是死里逃生,绝对走不了多远。经过搜索,他们应该会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这就是他们坚持不放弃的理由。走过百米,发现被杀害的狗熊后,领头的证实了,哪个人就是从这里离开的。他们又走了不到十米,山洞终于让他们发现了。

    听到山洞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蓝袍关心的说道:“那些人来了,我们得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

    公孙雯道:“大伯的功力就是厉害,能听到百米之外的声音。”

    蓝袍得意道:“这不算什么,日后你也会听到的。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先躲起来吧。”

    一群人来到山洞口,各个不敢进去瞧瞧,原因是洞口小,被确定为狗熊窝,所以没人敢进山洞查看,害怕里面继续有狗熊的存在。

    领头的指着两个人道:“你们进去。”

    “大师兄,你就饶了我们吧。再说我们已经找到一个了,回去复命师傅就是。”

    “对呀,说不定哪个人昨夜就逃跑了。”

    “废话少说,快进去。”

    两个人缩头缩脑、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山洞。到了山洞里面,他们发现里面很大,而且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此刻他们的那种紧张消失了。

    “大师兄,你们快进来。”

    一群人先后进入了山洞,这个山洞可真大,尽然将他们全部容纳了。

    领头的往里面走了去,没走几步就至步了,因为前面没有路了。看到里面起起伏伏的洞内山峰,他起了疑心。

    “你们给我仔仔细细查寻每一处角落,不能放过一个地方,听到了吗?”

    “知道了,大师兄。”

    经过一番查找,他们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大师兄,这里没有发现那人的踪迹。”

    大师兄左看右看后,还是有些不相信。他指着最里面光线比较暗淡的地方说道:“那里你们看过没有?”

    “看过了,只是一个圆圆的小山峰。”

    大师兄虽然听了师弟们的话,可是他就是不信,于是大步的走了过去。仔细观察后,情况属实。无奈只好退出山洞继续寻找。

    见到山洞内的人走光了,公孙雯一伙也出现了,原来他们藏在了山峰顶上了。

    原来公孙雯在洞内转了好长都没有找到好的藏身地点,于是她抬头出口气,准备和敌人决一死战。就在她抬头的瞬间,让她看到了一处比较安全又很不引起别人注意的地方,那就是小山峰上面的山峰背后。想到这一点,公孙雯果断的跳上去看个究竟,果然,此处可容纳四五个人的藏身。

    来到蓝袍面前道:“大伯,我找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可供我们躲过一劫。”

    蓝袍道:“真是太好了,我们走。”

    来到找好的地方后,公孙雯道:“只是这个地方有些高,恐怕老伯你不方便。”

    蓝袍道:“现在没事了,和你们走了这么长的路,我的血脉已经开始疏通,不再麻痹了,我也可以大步的走路了。”

    公孙雯高兴道:“这样就更好,事不宜迟,那我们就行动吧。”

    他们藏身之地也就是宏大镖局的大师兄搜寻了两遍的地方。只不过,目标错位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对于公孙雯他们来说,其实危险就是一步之遥。

    下了山峰后,他们又不能即刻出去,只好呆在山洞内等待时间的飘逸,是凶是吉就看时间来决断。

    雨露想想事情的经过,觉得这个老伯很可疑,于是将公孙雯叫到了一边,然后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轻声说道:“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的快点离开这个人才是。”

    公孙雯对雨露的表现不解,觉得她的话话中有话。问道:“什么意思?”

    “小姐,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他的秘密,是好人还是坏人啊。”

    听后雨露的话,公孙雯觉得有道理。是呀,我们现在应该知道他的一些事情了,但是想了好久,决定还是不问了,因为问了,他也不会一五一十的说出。如若不知道他的秘密也好,这样就不会惹祸上身了。再说了,即使是坏人,就凭我们救了他一命的份上,他也不会恩将仇报的。算了,一切听天由命吧。

    开心说道:“是好人是坏人,这个问题对我们而言毫无危险。理由一:如果是好人,那我们一切顺其自然,还可以多交一个朋友;理由二:即使他是坏人,我们也不怕,因为,我们对他来说是救命之恩,所以,你不必担心。”

    “看他打扮应该不是中原人。”

    “至于他是什么人,我们不要过问,只要他为人行的端就好。”

    天终于黑了。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忽明忽暗。忽然多一颗,接着又少一颗,偶尔还有流星划过。

    雨露和公孙雯来到山洞口看着美丽的天空。

    雨露道:“今夜天空没有云彩,好美呀。”公孙雯道:“是呀,每到夜晚,我就会想起我娘。”雨露道:“小姐,求求你,忘了那些不开心的事吧。”公孙雯道:“我没事,我只是想到和娘一起看星星的时光。”雨露道:“这就好。”

    公孙雯和雨露在山洞外所说的话,都被蓝袍听得一清二楚。原来她们是女扮男装,是离家出走的孩子。于是轻轻的长叹了一口气。

    雨露见公孙雯不高兴,想到赶快把小姐带进山洞,不然又勾起了她的伤心事。

    “小姐,夜深了,我们进去休息吧。”

    公孙雯点点头道:“也好。”

    来到山洞,蓝袍慈祥的注视着她们。

    公孙雯道:“大伯,你还没有休息吗?这么晚了。”

    蓝袍道:“你们先歇着,我还没有睡意,我在呆会。”

    公孙雯和雨露毫无警惕的美美的睡了一觉。

    天渐渐的亮了。蓝袍慢慢的将疼痛的身躯移动了一下,觉得比昨天好多了,没有那么疼了。但是当他站起的时候,他觉得他的神经十分疼痛,好像就要倒下似的。硬撑着站了一会,神经开始放松了,不再难受。现在只有脚脖子还是酸麻,只好用手好好给自己捏捏。

    公孙雯此时也醒了,但没有爬起来。

    蓝袍见两个姑娘醒了,于是走了过来,他想迫切知道他的三弟的下落。

    见到一瘸一拐的蓝袍向自己走过来,心中有些恐惧,问道:“你这是干什么?”蓝袍哑着声音道:“你不要怕,我是有事情想知道。”公孙雯道:“请说。”蓝袍道:“你们见过我三弟没有?”

    公孙雯犹豫道:“他是什么样子?”

    蓝袍道:“他身穿黄色长袍。”

    雨露奥了一声道:“就是那个摔得不成样子,血淋淋的尸体吗?”

    听到这个消息后,蓝袍发急道:“他在哪里??”

    雨露道:“当然在我们救你的地方了。”

    蓝袍道:“那我们这就去。”

    公孙雯没法阻拦蓝袍的决定,只好跟随蓝袍到了事发地点。

    来到一个被草遮盖的地方,雨露拨开草后,出现了一具血淋淋的尸体。看后衣着打扮,蓝袍确定了此尸就是他的三弟,顿时痛苦不止。因为他的大意决定,断送了他的两位好弟弟。

    哭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们。如果看清楚树林前面的石碑,你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公孙雯来到蓝袍身边道:“人死不能复生,大伯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雨露道:“大伯,你说他们的死与你有关,这话从何说起。”

    蓝袍叹口气道:“不瞒你们说,之前我们曾考察过山上的树林,在进入树林的边缘我们看到了一块石碑,石碑上写了什么,我们没有去看,以为是哪个人的墓碑。我们走进树林的中央处就没有往前再走了,因为树林里面的树木整整齐齐,一排一排的井然有序,至此,我们一眼没有望穿尽头,所以我们以为这个树林相当大,是个逃生所选的好地方。这就是导致我们没有继续往前走的缘故,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疏忽,尽然给我们带来了致命的机会。”

    公孙雯道:“这么说来,的确是你们疏忽大意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石碑的事的?”

    蓝袍道:“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跑过来一个拿着火把的人,他见我们无路可走,嬉笑说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狂进来,你真是个高手啊。哈哈哈。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说,树林旁边有一石碑,清清楚楚写着,树林前面是悬崖,此路不通。这个时候,我才幡然醒悟,原来我们走上了绝路。那人又说,石碑上面还写着,南面是通往上京的大路,畅通无阻。可惜呀,你们选错了路。我一气之下将他用石子打晕了。”

    公孙雯道:“原来是这样,但现在你也不要太自责、太伤心了。”雨露道:“对对对,现在应该是要面对事实的时候了,你应该养精蓄锐,把身体养好才是第一位,否则,你怎么给他们报仇啊?如果连你都出事了,那个时候啊,你就彻底没有机会为你的两个好兄弟报仇雪恨了,到头来,你们三兄弟就死的一文不值了。”

    蓝袍听到她们的话虽然觉得不是那么舒服,又觉得很有道理,毕竟这是事实。于是抹去脸上的泪珠说道:“三弟你就放心的安息吧,大哥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然后他到了小溪旁边将自己的脸洗干净后,然后,双手齐并形成一个手瓢,用手捧了一手水给黄袍洗干净了脸说道:“三弟,你就放心的去吧。”

    看到感人又伤心的一幕,公孙雯起身准备挖一个坑将黄袍葬了,让蓝袍拦阻说道:“我们大漠,人死是天葬的习俗,身上每一处都要抛出,也就是奉献出去喂了飞禽走兽,这样,才显得庄严,世间没白走一遭。”

    公孙雯脑中有好些个问题,没有问,因为现在不是时候,就算老伯肯说,事情也得不到该有的结局,还是等老伯心情好一点再找机会。

    他们又回到了山洞,山洞里面依然是那么安静。

    雨露拿出所带的干粮给了公孙雯,公孙雯示意先给老伯吃。雨露来到蓝袍面前道:“老伯,给你干粮吃,只是现在我们不能出去觅食了,你就将就一下,待出了山洞,我给你买好吃的大盘鸡给你吃。”

    蓝袍看看干粮不想吃,因为他整个胃里全装着仇恨的种子,看到干粮,他的胃开始咕噜咕噜想开了。

    听到咕噜声音后,雨露安慰道:“大伯,人以食为天,所以呢,人不能离开干粮,吃一个吧。”

    蓝袍叹口气,接过了干粮,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蓝袍自语着走出了山洞。

    看着满天星斗的他,此刻又想起了两个弟弟和自己快乐的日子。不知有多少个日子是度过这样宁静的夜晚,也不知道有多少个日子,三兄弟齐头并进抓野兔、捉山鸡、捻山羊,一起烤着吃。不知有多少个日子是遇上危险的一幕,然而都是那么的神智泰然、漫不经心的一起解决,那种情景是多么的同心协力、共度难关。那时的一幕一幕全部出现在眼前,挥之不去。突然间,二弟三弟血淋淋的向他走来,似乎在指责他,不为他们报仇。他要解释,但是他的二弟和三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消失了。他不由得又流下了泪水,心中的酸痛谁知晓。

    这个时候,公孙雯来到蓝袍身榜说道:“老伯,你没事吧?夜深了,快进来,不然你会着凉的。”蓝袍擦下泪水道:“我这就进去。”

    来到山洞,蓝袍谢道:“多谢两位小姐救命之恩。”

    听到小姐两字,公孙雯的心跳加快了,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太厉害了,自己经过多么严格的精心打扮后才出门的,如今,他一眼就拆穿了自己的身份,天哪,太厉害了。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蓝袍见公孙雯向后退,可能是自己太突然了,好像吓到了两位姑娘,忙抬手示意道:“两位姑娘,不要害怕,也许是我的唐突让两位感到惊讶,对不起。其实,你们昨天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不必惊慌。”

    公孙雯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你的眼睛厉害,让我们的乔装打扮也无所遁形呢。”

    雨露奇怪问道:“不对呀,我们说话的声音那么小,你都能听得到?”

    蓝袍道:“你们说话的声音虽小,但对我来说已经够大了。”

    雨露瞠目结舌道:“这么厉害。”

    蓝袍道:“等有一日你们也会和我有同样的感觉。对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两位小姐的尊姓大名呢?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乌拿须托。”

    公孙雯道:“我叫公孙雯,她是我的好姐妹,雨露。”

    蓝袍道:“公孙姑娘的名字好记,我这就记住你们俩个了。”

    公孙雯认真问道:“我一直有个问题,它一直在我心中多时了,不知道老伯能否告知?”

    蓝袍道:“公孙姑娘有什么事情尽管问来就是,我定会一一解答。”

    公孙雯问道:“大伯,你们是大漠人,不知道来中原是为了什么事?”

    蓝袍看看公孙雯,迟疑了一下说道:“好吧,我就实话实说。在三年前,我们奉大王之命来到中原找一件奇珍异宝的。”雨露接言道:“我知道了,你们是来我中原盗宝贝的。”

    蓝袍道:“雨露姑娘误解了。”

    公孙雯道:“那,是什么宝贝?必须来中原一趟。”

    蓝袍道:“三年前,大王的女儿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得到消息说,只有中原有一种神奇的药草,也就是被人称之为樱桃荷叶草才能治好公主的病。”

    雨露惊讶道:“樱桃荷叶草?”

    蓝袍道:“不错,此草性寒而烈,有抗病毒之功效。”

    公孙雯问道:“按你这么说,天下之大,就没有其它办法了?”

    蓝袍道:“姑娘说的对,别无它法。对了,你应该就是公孙常胜的女儿吧?”

    公孙雯奇怪问道:“大伯你真厉害,这个你也知道?”

    蓝袍道:“那是当然了,对于我来说,这只是个路过的问题,不必挂在心上。”

    公孙雯道:“没想到大伯还很谦虚。对了,你家公主得了什么病,这么严重?非得此草不可。”

    蓝袍道:“当日,公主在花园散步,突然就晕倒了。第二日,皮肤就开始慢慢的紧绷起来,接着一片青一片紫的,再几日后,整个人的皮肤就是,一个疙瘩连着一个疙瘩起来,起起伏伏,循环不断,并且全身发痒,痒的让人揪心的难受。大王让我们找来大漠最好的大夫给公主看病,但是无济于事。于是我们只得来到中原,找一个能解天下奇毒的人。他的名字没有人知晓,我们只知道江湖给他的称号神其子。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们千辛万苦的找到了他。我们对他说了病情症状后,他给的答案也是樱桃荷叶草才能治疗其病。于是我们询问这草的位置,他告诉我们说,在长白山内或许有,但其草极其稀有,你们去未必找得到。就此,我们哥三不信这个邪,来到长白山寻找了半月有余就是没有发现樱桃荷叶草的蛛丝马迹,我们只好回去复命。大王听到这个消息后,脸色苍白,全身发抖。后听大巫师建议,摆堂做法,为公主驱邪祈福。再后来,我们只能听到公主痛苦哭泣终日。无奈,大王张榜告示,只要能治好公主之病的能人乔士,愿满足三个条件。果然,过了三日,来了一人,此人是个江湖郎中。待他给公主诊病后,我们才知,这不是什么病,而是中了毒。”

    “中毒?什么毒呀?”雨露早已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了。

    “中了一个叫蟎犬蛇的毒,此蛇长年累月不出洞,只有五十年才爬出洞外一次,所以其毒深寒,但它的毒液却是燠热状态。这个郎中给出的药方也是樱桃荷叶草,不过还有一药方,那就是雪山鸡,天山雪莲,还有百年牛蛙。雪山鸡,天山雪莲,我们都找到了,就差百年牛蛙没有找到。由于我们不知道百年牛蛙的特征习性,找了好百只蛙都不是所需要的。无奈,求得郎中告诉了牛蛙的样子。

    头形三角,身躯极短,四肢粗长,身上颜色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一跃十米,医学称虎蛙。此蛇与此蛙相生相克,自然都会找到对方吸取灵气。公主的伤情就是几日之内,我想它们应该闻到相互的气息了,说不定已经在一起搏斗了。

    于是我们大批人马齐头共进,兵分四路,四个方向寻找,终于在离我们这一百多里的地方找到了它们其中的一个,就是虎蛙。他的腿部严重受伤,显然是刚刚经过搏斗。此蛙足有二十斤,爬在原处一动不动,好像在等待什么。果然,我们看到在三米处的地方,有一条蛇,足有婴儿腿骨般大小,它立着身子,正注视着虎蛙。蛇的形状跟郎中描述的相当一致,我们确定后大快人心。借着它们相互搏斗的机会,我们小心翼翼的将他们轻而易举的抓捕了。

    我们将蛇和虎蛙带回来交给了郎中,算是完成了任务。

    郎中看后叹口气说,此虎蛙已被毒蛇所伤,现在还不能用来给公主吸毒。蟎犬蛇现在还没有死去,它只是太累了。你们是幸运的,要是在它正常状态下,你们不可能将其轻易抓获。好了,将其封在蛇匡内,不然待它醒来,我们就不好收拾它了。

    我说没有那么夸张吧。郎中说,它的力气无比大,跳跃一次近十几米,而且还具备远距离喷射毒液的能力。如果我分析的不错,按公主病情来看,她就是被蔓犬蛇远距离攻击到了。幸亏有虎蛙的干扰,毒液不是专攻击公主,所以毒液只是有几点沾到了她的手臂,不然,公主早已危亦。

    大王着急问,现在可有几成的把握?

    郎中说道,公主的命不用堪忧,只不过,完全解去此毒,还需一段时日。

    公孙雯关心的问道:“你家公主病情以后怎么样?好了吧。”

    蓝袍摇头道:“毒是解了,但由于中毒时间过长,以至毒性已入经脉,留下了遗憾。罢了,不说这事了。其实,这件事不是让我们来中原的真正目的。”

    雨露接言道:“原来还有其他的事情,大伯,你们不会来中原打劫的吧?”

    公孙雯示意雨露说话不要直来直往,道:“雨露,别胡说,我看大伯他的为人,不会做这倭寇之事的。”

    蓝袍道:“我们三兄弟孑然一身,一向光明磊落,所以不会去考虑那些的。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这次来中原,就是找宏大镖局的镖头鹿会空比武的。由于我们技不如人,三比一,还打成了平手,于是约定二十日为限,再比一场定输赢。为了赢得这场胜利,我们东奔西走,挖空心思的想计策,但是都以失败告终,而且身中毒丸受制于人。也因此,我们这次夜探宏大镖局的直接失利原因,就是和这个毒有关系,因为我们无法释放出全身的力气,此而遭撵杀。”

    公孙雯难过道:“大伯,希望你以后放下恩怨,不要在一味的想着报仇了,因为,我听我爹说起过这个鹿会空,此人也是在江湖上极有名望之辈,所以也算是武林一对一的顶尖高手,大伯,你要是找他报仇,我想你一定会吃亏的。”

    蓝袍听到这个鹿会空的名字就愤怒,说道:“公孙姑娘的好意我知道了,我会有分寸的。不过,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公孙雯道:“既然大伯主意已定,小女子就不在多言,只是希望大伯平平安安就好。”

    蓝袍道:“多谢公孙姑娘关心。事已至此,那我就先行一步了。”

    公孙雯问道:“不知大伯何处去?”

    蓝袍叹口气道:“为今之计,我可能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想。”

    公孙雯道:“我们两人一时也是无处可去,不如我们同行。”

    蓝袍道:“好吧,多一个人多份照顾,走吧。”

    白衣郎君祭拜张生后,就赶往天山,希望能在六门约开会期间赶到,希望得到关于义父宝贵的消息。但在路途中,他又被一些事给拦下了。在路上,有一对人,足有七八个,跌跌撞撞的,好像被人打伤了,因此,他的侠义之志再次萌生,准备拔刀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