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巧遇路途中

    “快走,快走,要不然就没有命了。”那群人急促的赶路,嘴里叫个不停。

    白衣郎君明白了,这些人的后面肯定有人追。不由得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就在做决定的时候,仔细瞧去这些人的服装,发现有些眼熟。想了一想,原来,这些人就是中山寨的弟子。这些人这么慌张,难道被仇家追杀吗?还是静观其变,看个究竟。

    这个时候,后面果然追来了一人,二十七八岁,手握宝剑,显的格外潇洒的年轻人。他腾空飞跃来到了人群前面,挡住了去路。

    责问道:“快说,你们在罗刹门里具体目的是什么?不然,要你们好看。”

    “大爷,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也只是个跑腿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人乞求道。

    “真的是这样吗?我看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说着,举起剑就要打杀。”年轻人根本就不信他的言语。

    一人举手求饶道:“我说我说。我们是奉义寨主之命去罗刹门办一件事,就是送一封信。”

    年轻人问道:“信的内容可知?”

    “这个就不知道了。”

    年轻人十分恼怒道:“信不信我杀了你,再不如实招来,定将你碎尸万段。”

    “大爷呀,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信使,我有什么资格知道信中内容呢?再说信封都有封印的。”

    看到这情况,白衣郎君来到小伙面前道:“以我分析看来,他没有说谎。”

    小伙看见从侧面出来一人,见他言行举止坦荡荡,走路潇洒样让他没有了戒心。问道:“你是谁?替他们说话,莫不是他们的同伙。”

    白衣郎君道:“你别紧张,我只是就事论事。现在看他们的表情来判断,你也会明白他们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并非他们一伙,我只是路过的闲人而已。对了,自我介绍下,我叫白衣郎君。”

    小伙听到白衣郎君的话后,觉得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就算晓得了事情的真伪,那又能怎样?他收起剑,做礼道:“你好,我叫温怀玉,幸会。”

    听到温怀玉这个名字时,白衣郎君联想到了温家堡。说道:“幸会温怀玉。我突然有个问题想问,不知温兄弟可否介意?”

    温怀玉道:“不必过虑,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请讲。”

    白衣郎君道:“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听到你姓温,不由得我就想起了温家堡堡主。”

    提到温堡主,温怀玉产生一丝不安,紧张问道:“你和温堡主什么关系?”

    白衣郎君笑道:“温兄弟无需紧张,我和温堡主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有件事情问询而已。”

    温怀玉道:“原来如此,什么事,重大吗?”

    白衣郎君严肃道:“不瞒你说,我一直在找温家堡,就是确定不了他的具体位置,今日遇到你,又听你姓温,所以我就情不自禁想知道,你是否与温家堡有直接关联?”

    温怀玉放松警惕道:“原来是这样啊,你早说不就完了,何必绕一大弯呢。不过,我想知道,既然你和温家堡没有冤仇,那你的目的是什么?难不成是为了武林秘籍。”

    白衣郎君摇摇手道:“非也,你又猜错了。我去温家堡是有目的,只不过都不是你说的那些,我是去打探一个消息。”

    “打探消息?是什么消息能告诉我吗?”

    “告诉你也无妨,只不过呢,你是不知道答案的。好了,你现在该告诉我了,你和温家堡是什么关系了吧。”

    “温堡主就是我爹。”

    听到这个消息,白衣郎君十分高兴,因为,他终于找到温家堡了。

    “太高兴了,但不知你能不能带我去。”

    温怀玉考虑一下说道:“当然可以了,只不过我现在还有好些事情要办,暂时不能带你去了。”

    白衣郎君很失望,说道:“我知道,我要求你随我去,这样显的我好自私,可是这件事对我而言重千斤呀。所以,我不想就这样失掉,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求求你,温大哥。”

    温怀玉难以抉择。如果答应他的要求,那么,终于得到的一丝线索就会中断。如果一心随着这些家伙渴望揭开一些秘密,那我真是异想天开,想的简单了。也罢,今日就到此吧,希望以后会有更好的机遇。

    “我愿意和你去温家堡。”

    白衣郎君高兴道:“我太感谢你了,我们这就启程。”

    第二节讨论

    几天后,白衣郎君如愿来到了温家堡。到了温家堡门外,他们被温家堡的人给堵住了。

    “你们是干什么的,报上名来。”

    温怀玉道:“我是温怀玉,你们不认识我了吗?”

    “温怀玉?我们是听过,少堡主就叫温怀玉,可是你这些年出门没曾回来过,谁知道你是不是温怀玉,我们不能轻易相信。”

    “我真的,不骗你们。不信,你去叫我爹来。”

    听到如此肯定的话,守卫不得不信。但是,由于没有即时将坏人阻拦,差点遭到整个温家堡毁于一旦,即使再怎么相信他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损失重大,只好派了一个人去请温堡主。

    “不好意思,你们得等一会。”

    温堡主住的地方离此还有二里多路,所以还需静心等候。

    安福兴奋的进来说道:“堡主,少爷回来了。”

    正在书房钻研武功秘籍的温笑佳,听到儿子回来了,真是喜上眉梢。

    迫不及待问道:“他人呢?”

    “被外面的人给拦住了,进不来。”

    “奥,是这样啊。安福,还是你亲自走一趟吧,毕竟你和他最熟了。”

    “好的堡主,我这就去。”

    安福来到大门口,老远见到温怀玉,他也有些迟疑,因为,好几年没有见面了,难免生疏。但是仔细瞧瞧后,他的那种走来走去焦急的样子是一点没有变。因此,安福放心了。

    见到安福到来,温怀玉见礼道:“安叔一切安好?”安福笑道:“托你的福,我好得很。少堡主,你这是一去近十年,这一回来到是风光依旧,可想,在外的日子是不好过了。”温怀玉道:“安叔,你是不知道外面有多刺激,不过呢,我学的东西可不少。”安福道:“少爷还是贫嘴,好了少爷,堡主可等你多时了,我们走吧。”转身看到白衣郎君道:“这位是?”温怀玉道:“这是我的朋友,白衣郎君。”安福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吧。”

    来到温笑佳的住所后,白衣郎君才感觉到温家堡有多大。

    温怀玉见到温笑佳赶忙跪地道:“爹爹,是孩儿不孝。”

    温笑佳见到儿子也是激情万分,不由得流下了热泪。

    白衣郎君见礼道:“我是白衣郎君,见过温堡主。”

    温笑佳见到面前这个年轻人,似曾有一种相识的感觉,但就是说不出理由。在看到他的举止后,感觉到此人必定是一代武林新秀。说道:“你们都免礼,赶快就坐。”

    温怀玉道:“这些年孩儿没有在你的身边,爹爹你辛苦了。”

    温笑佳道:“辛苦也算不上,只要你平平安安的,爹就心满意足了。”

    温怀玉道:“最近江湖中发生了好多事情,儿子也是夜不能寐,日不能安,就是在找寻线索,查出真凶。希望能早日为妹妹沉冤得雪,只可惜儿子一无所获。”

    温笑佳道:“此事我们不必着急,我想此事已经有人在着手调查了,相信很快就得到答案的。”

    温怀玉道:“儿子不明白,还请父亲名言。”

    温笑佳道:“难道你没有听到,江湖六门约在天山召开大会吗?”

    温怀玉道:“当然知道了。原来爹爹的意思是让我去天山听会。”

    温笑佳道:“孺子可教,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白衣郎君听后他们父子俩的对话,觉得挺有趣的,不由得又想起了他那慈祥的义父。

    温怀玉见白衣郎君发呆,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白衣郎君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我的义父。”

    温笑佳问道:“不知你的义父是何人?能告诉我吗?”

    白衣郎君听到这个消息,他求之不得呢,因为自己老早就想说这个问题,但他们父子重逢难免有一大堆的话要说,所以就默默无闻的在一旁等待时机。

    “回堡主,我义父真正叫什么名字,我也是一无所知。最近,我从百变手游三其口中得知,我的义父叫陈仲褓,江湖人称飞客大侠。不知堡主可否晓得?”

    “飞客大侠?”温笑佳听到这个名字一惊道:“飞客大侠我当然认识了,因为他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原来你是他的义子啊,幸会。”

    白衣郎君道:“幸会不敢当,因为我还不能确定,飞客大侠就是我的义父。温堡主,实不相瞒,我这次来温家堡,就是为了查寻我义父下落的,还请温堡主成全。”

    温笑佳道:“你要说飞客大侠是你的义父,,我还有办法去查寻,但是你要是不能确定的话,看来我也是爱莫能助了,只能说抱歉。对了,百变手他不可能无端这样给你分辨的,一定是他了解了你所说的义父形象,他才这样决断的,对不对。”

    白衣郎君道:“的确这样。”

    温笑佳沉稳道:“看来是八九不离十的事了。好了,我就说说飞客大侠的事情。”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自从他救了我的父亲之后,就被独孤剑盯上了,所以,一路在追杀他,无奈他告知我,他要找一个相当安全的地方躲避一时,所以,从那时起,我们就失去了联系,从此杳无音讯至今。”

    白衣郎君道:“看来我要和他相聚还得一段时日。”

    温笑佳安慰道:“有些事冥冥之中好像已经注定好了,无需刻意的去勉强。孩子,学会接受现实最为重要,想开些,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们会重逢的,放心吧,就让时间证明一切吧。”

    温怀玉道:“听我爹的,一定不会错的。那爹,我们明天就去天山,或许在开会期间,也许能得到飞客大侠的消息也是有可能的,对吧爹。”

    温笑佳道:“但愿如你们所愿。”

    第三节一无所获

    绿凤和红箱回到逍遥宫后,将路上发生的事情一一报告给了独孤飞雁。

    独孤飞雁对武林之事极为关心,道:“照你这么说过,中山寨已被易主,而且卢家堡之事也是他们所为,这样分析看,这个义泉着实是个人物。”绿凤道:“此人阴险狡诈,是个十足的小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宫主,你可不能这样评价此人。”独孤飞雁道:“好了,你不必着急,我只是随口说说。对了,还有什么事?”绿凤道:“这个人目前的动作很明显,就是拉帮结派,巩固他的势力。还有原定在少林寺召开六门约大会,改为天山一派举行了,江湖有些门派已经继往天山,希望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独孤飞雁道:“看来这个义泉是个对手,有点意思。至于六门约的事,我们还是保持警惕,必定这些人掌控着各大门派的维护权,我们不宜制造事端,给他们留下借口。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派些人去往天山的。”绿凤不明白问道:“这样做,会不会遭到他们的质疑?”独孤飞雁道:“不会的,因为我们在暗中行动就可以了。”绿凤点点头道:“也是啊。”独孤飞雁道:“传令下去,让尹馨刀客、笑面虎、长鞭乙狼还有麻子六速速赶往天山,秘密行事,打探有价值的消息,千万不可滋生是非,以防节外生枝。”绿凤得令下去了。

    江西罗刹门的四兄弟已经来到天山多时,但是他们只能从天山脚下的险要处爬上山,以取得想要的消息。但是他们没能如愿,因为,这次大会和萧傲天的事情没有丝毫关联。

    六门约如约来到了天山一派。

    今日,终于要在天山一派召开武林正义大会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