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回到教内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沙里飞就听得弟子有报,“不好了,教主,六门约的人来了,已经在教门口等候见教主你。”

    听到这个消息,沙里飞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出门相见吧,自己肯定是凶多吉少,因为自己做了苟且之事。不见吧,又有失堂堂一教之主的尊严,真是悔不当初。当日,绿凤总管曾提醒自己不要多事,否则后患无穷。如今,他们找上门来了,也不知如何是好?想了半天,他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于是从密道溜走了。

    七八月的天气十分酷热,何况今日烈日当头。

    六门约的人来到砂教门口已经等了好长时间了,就是不见沙里飞出来。他们各个焦躁不安,非常的愤怒,讨论硬闯砂教。

    此刻,城楼出现俩人,一个就是金鼎罗汉。另一个,是一个身体单薄、满脸锨一个大嘴巴的家伙。金鼎罗汉明知故问道:“你们是何人,找我师父干吗?”

    柳一天道:“我们是六门约的人,想在此讨杯水喝。”

    金鼎罗汉道:“我师父他不在,我做不了主,还是请你们走吧,我无能为力。”

    柳一天道:“各位,这个沙里飞,看来今天是准备不见我们了,躲在里面不出来了。”天山客道:“既然这样,我们只有硬来了,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够耽搁的,人命关天那。”无己老人道:“也好。总之,事起砂教,就应该有他们解决。如果大家没有异议,那我们就此开始吧。”

    六门约一起动手后,砂教的守卫根本不堪一击。

    上官一见门楣紧闭,于是运功一掌将门打开,大家伙长驱直入。

    金鼎罗汉见势不妙只好像狗一样摇尾乞怜跪地道:“各位大爷,你们可不能这样遂意糟践砂教圣地,否则,我会没命的。求求各位爷了。”

    柳一天问道:“区区砂教,何来圣地,今天我就砸它了咋地。”说着踱了一下脚。

    金鼎罗汉顿觉地动山摇般一下,周围的木制梁上飘下了灰尘。此刻间他已哆嗦成疾不敢直视柳一天,于是眉飞色舞、嬉皮笑脸、客客气气道:“各位爷,我们还是到里面坐吧,你们不是口渴吗?傻了愁,快去泡茶。”

    傻了愁就是刚才那位满脸镶一个嘴巴的人。他来到会客厅,速度很快的将茶冲好了。

    来到会客厅,众人就坐,但各个十分警惕。

    天山客道:“傻了愁,我问你,你师父他在哪?”傻了愁道:“不瞒各位,我师父他前几日出门了,至今未归。各位,你们请用茶。”

    看着眼前的茶呈绿色,还飘着一道淡淡的茶香味。

    “怎么,不敢用茶?怕什么,又没毒。”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但是没见人进来。

    见到这种事情,众人习以为常。因为这种武功就是荡山传音功夫。

    听到其话,六门约再也不能坐着了,准备品尝绿茶。因为他们怕丢面子,失去颜面。众人心知肚明,此茶极为诡道,不能轻而易举就喝下去。不过,就算有毒,他们也会凭借自己的内力将毒逼出。想此,各个慢慢品茶。茶的味道极为特殊,但是又是那么的清凉润喉,喝下去的确舒服。

    就在众人慢慢体味其中的韵味,突然,一个砂教弟子扬了茶碗,抱着肚子叫疼。众人纷纷放下茶碗盯着金鼎罗汉。

    金鼎罗汉不慌不忙拉起小徒把脉后说道:“大家不必惊慌,没事,他只是享受不了师父调制的绿茶而已。说实话,我都不敢喝。”天山客道:“以你所说,他的功力还不够资格喝着茶了?”金鼎罗汉道:“不错。”天山客道:“看来我们还的谢谢你的师父了,能给我们这么好的凉茶。”金鼎罗汉道:“师父所调制的这道茶,有着气血疏通之功效,不知各位现在是否感觉到身体清凉气爽。”

    众人的感觉的确一样,感觉神清气爽,都很满意。

    上官一道:“金鼎罗汉,你快看看,他有没有事,要不要找大夫。”

    金鼎罗汉还没有开口说话,这个时候走进一人道:“没事的,死不了。”此人就是沙里飞。沙里飞道:“各位,久仰了。”

    天山客道:“你就是沙里飞?”沙里飞道:“不错。不知各位远道而来,怠慢了,还请见谅。”

    上官一道:“如此独具一格的欢迎仪式真叫人佩服。”沙里飞道:“你们突然光临,有失远迎,多有不周还请多多体恤。”柳一天道:“沙教主内功深厚,让人敬仰,因为你的调茶功夫让我们大开眼界,或许今天这一幕让我们终身难忘。”沙里飞道:“过奖,过奖,承蒙各位抬爱了。”柳一天道:“实话跟你说吧,我们今日到此,不是为了品茶而来,。而是有一件事情请你帮忙,不知沙教主意下如何?”沙里飞道:“你这是客气了,何来求字一说,有事你就说吧。如果我沙里飞但凡能够做到的绝不推诿。请讲。”天山客言语泼词道:“我们来意,想必沙教主心知肚明,何苦这样呢?你不觉得可耻吗?”沙里飞道:“天山客,你不要无事生非,我可什么都不知道,还请你明示。”天山客道:“好,我就说个明白。前些日子,我的两个徒弟路经此处,是不是你所伤的?”

    沙里飞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清苦大师道:“那日,你伤他们后,逍遥而去,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这时的沙里飞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神情木然,就像在听天书一般。出口道:“你们的徒弟受伤关我什么事,莫名其妙。”

    天山客愤怒道:“你在蛮不讲理,我定叫你碎尸万段。”

    沙里飞道:“不是我所做的,我为什么承认,你们不要占着人多就欺人太甚。”

    天山客道:“并非我们无中生有,强加于你,只是证据确凿你还这样抵赖狡辩,你可真是无药可救。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交不交解药?”

    沙里飞看看众人,顿时口气腼腆道:“我不是不交解药,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徒弟所中之毒啊,你让我好难办。”

    天山客知道沙里飞还是不肯交出解药,已经忍无可忍,就在他要动手之时,沙里飞突然拉起刚才所喝绿茶倒地的弟子大笑。

    上官一道:“你这是干什么,我奉劝你,不要转移目标移开话题。”

    沙里飞道:“他的武功底子差,根本不够资格喝这样的绿茶了,因为,此茶有提气促功之效。然而,这个自不量力的家伙功力太差喝了此茶,此而反受其害,准确的说就是他的内气倒流,至使全身血液沸腾,导致经脉承受有限,至其经脉断裂而亡。所以,这事应该归结为,咎由自取,自作自受。同时也可惜了我多年研制的功力大补茶呀。”

    清苦大师道:“你这种态度简直不可理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难道你就看着他死去吗?”

    沙里飞道:“清苦大师,你别在那满口仁义道德的,我不是佛,所以我不懂佛家道德经。”

    天山客道:“众位,这个家伙刚才已经把事情说的够清楚了,所以我们不必在此浪费口舌了,我们动手一举将他拿下再说。”

    沙里飞见大家已经恼怒,立刻又阳奉阴违道:“你们能不能将事情的原委再说个清楚明白,我到现在,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天山客道:“你别在这里装疯卖傻拖延时间了,我们没有时间和你周旋。快交出解药。”

    沙里飞觉得再不能顺利的逃过责任了,因为对方已经虎视眈眈就要动手了,于是准备找时机逃走。他左看看右看看,众人已经将他围得水泄不通,然而留给他的空间也只有三四个平米而已。看着大家怒火冲天的样子,沙里飞实在是难以维持现状,无法在辩白下去,也知道再则难逃。虽然下毒之事不是自己所为,但他明白这事的前因后果。想想自己,为什么要替别人担待这一切呢?他懊悔。如果没事则罢,如果事态严重,可是要搭上自己的小命的,想到这一点,他就后怕。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开工哪有回头箭,对,绝不能因为害怕就妥协,要是这样,以后岂不无颜见人。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就一站到底吧。

    说道:“你们不要人多势众就可以欺人太甚为所欲为。我告诉你们,我砂教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撒野的地方,我奉劝你们不要无中生有毁我清誉。”

    天山客道:“看来你是致死不肯交出解药,好,我成全你。”

    说着就要动手。沙里飞赶忙伸手拦阻,面对众多武林高手,他是无计可施,恨不能找一个老鼠洞钻下去。

    他这一拦为时已晚,天山客的一个大嘴巴子已经打了过来,正好打在脑门侧边,也就是耳朵部位。一个耳光将沙里飞打倒了。此刻,众人看到沙里飞的样子,各个诧异。原来,这个沙里飞脸上蒙了一层仪容皮让天山客打落了。

    清苦大师仔细看后道:“你是什么人,尽然冒充他,如实招来。”

    假沙里飞见自己的事情败露,即刻跪地求饶道:“你们千万不要杀我,我也是被逼无奈。我是砂教的弟子,名叫沙粒虫,师父刚才走时要我扮成他的模样来敷衍你们,谁知道你们还是将我拆穿。求你们别杀我。”

    天山客道:“你师父他在何处?快说。”

    沙粒虫道:“他已经走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六门约的人失望至极。

    天山客道:“虽然他人不在,那我问你,你师父的卧室在哪?”

    沙粒虫道:“我带你们去。”

    经过三道拐路,终于来到沙里飞的房间了,原来他的房间在后院。

    沙粒虫道:“各位,这就是我师父的房间了。”

    众人看到房间整整齐齐的,除了名胜古迹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众人知道,唯一的希望就从这里开始了。于是他们不愿放弃每一处角落,仔仔细细搜寻了起来。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这个时候大家高涨的心情骤然下降,各个坐在了座椅上毫无斗志。

    天山客道:“既然如此,我们只有去逍遥宫了,否则,别无它法。”

    柳一天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希望能有所收获。”

    这个时候,只有子云子在注视着房间里每一个可疑之处,因为他不相信这个沙里飞房间里没有玄机。果然,他看到沙里飞的床极其特别,与他床大不相同。果然,在床头处有一个黄豆大的东西与别的地方有所不一致,这引起了他的注意。起身来到此处,用手摸摸看,是不是与床分开的东西,摸了后,感觉告诉他,是的,是分开的物体。他顺手按了下去后,只听的床下面响了一下后,从床下面冒出一个盒子,盒子有一尺长,宽有二十厘米。打开盒子后,发现里面有一瓶药。药瓶不大,有四公分高。打开药瓶,里面装有两颗药丸,药丸呈麻色。取出药丸,大家都很高兴。因为有了解药,中毒之人就有的救了,但是他们有了疑问,那就是这个药丸是不是解药。

    天山客见到药丸喜出望外道:“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柳一天道:“可是我们怎么才能确定,这就是青红毒红散的解药。”

    天山客道:“有,总比没有好。不管怎样,我都的一试。”

    子云子道:“既然找到了,那我们就此离开吧,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大家一致同意。走出房屋,来到走廊里,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走廊旁边地上有血迹。看着血迹,不像是畜生留下来的,倒像是受伤之人口吐而置的。此时大家越发警觉起来,准备查个究竟。

    上官一道:“此事既然遇上了,我们应该看个详细才是,要不我们跟随它一探究竟。”

    跟着血迹来到了砂教地牢里,里面被他们关押着两个人。

    上官一问道:“沙粒虫,他们是怎么回事?”

    沙粒虫不敢说谎,害怕自己小命不保,于是实话实说道:“这两个人也是刚刚被师父抓回来的,好像也是中毒了。”

    听到中毒,天山客真想一巴掌打死沙粒虫,但是,他忍住了愤怒,即刻拿出药丸喂给了两个互不相识的人。

    过了一刻钟,白衣郎君和温怀玉慢慢醒了过来,看到面前的人,一时分辨不出是敌是友。

    白衣郎君道:“你们是什么人?”

    天山客道:“我们不是砂教的人,我们也是来寻找沙里飞的,结果发现了你们。你们放心吧,你们没事了,因为你们吃了解药。”

    温怀玉看看眼前的这些人各个次没善意的,也就没有了戒心。说道:“谢谢各位救命之恩,在下温怀玉。”

    白衣郎君道:“谢谢你们,承蒙各位相救,我白衣郎君感激不尽。”

    天山客和柳一天扶起了他们后,柳一天道:“救你们纯属碰巧,不必挂在心上。”天山客道:“既然你们现在没事了,那我们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出了砂教之门,天山客道:“为今之计,我们不得不再去逍遥宫了。”

    上官一道:“事到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向逍遥宫讨取解药了。”

    大家一致通过。

    柳一天道:“两位,你们的身体现在已无大碍,我想我们也该分手了。”

    白衣郎君道:“看你们的行事和作风,让我想到了他们。”

    柳一天疑问道:“他们是谁?”

    白衣郎君道:“他们就是江湖赫赫有名、惩恶扬善的六门约,所以,我敢断定你们就是六门约的前辈们。”

    无己老人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却是晓得我们这些老朽,真是难得啊。”

    上官一道:“不知你们为何让沙里飞逮到了?”

    白衣郎君道:“我们原本也是赶往天山,去参加六门约大会的,不想在这里不小心中了奸人之毒,真是惭愧。”

    上官一理解白衣郎君的委屈道:“原来是这样,你们不必自责。现在我们要去逍遥宫,不知两位欲往何处,是否愿往?”

    白衣郎君满怀信心说道:“我们愿往逍遥宫,愿出微薄之力助各位前辈一臂之力。”

    温怀玉道:“我也愿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