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温怀玉信心备至说道:“我也愿往。”

    上官一高兴道:“好,我们又多了两个帮手了,真是给力,不愧英雄自有共识。”

    无极老人看看两位年轻人的决定感到欣慰道:“后生可畏,我们启程吧。”

    这个时候,尹馨刀客四个人悄悄露出了头,远远的看着六门约。麻子六道:“尹馨刀客,我看他们应该去往逍遥宫了。”尹馨刀客道:“这还用你说,呆会,我们就进砂教,用信鸽传书告知宫主。”麻子六道:“什么内容?”长鞭乙狼道:“很明显,他们是求得解药。”麻子六道:“你看我,这么笨,明明知道天山客的徒弟受伤了,还明知故问。”笑面虎道:“这样推敲,那我们和砂教的关系不就暴露了。哎呀,这些家伙倒是聪明,能想到这一层。”尹馨刀客道:“这个事是迟早的问题,瞒是瞒不住的。算了,还是如实上报就好。”好了,我们这就去砂教。

    罗刹门四兄弟其实一直跟随着尹馨刀客他们,因为他们太想知道萧傲天的消息,至此不放过一丝有价值的东西。自从他们发现他们,就处处谨慎,希望从他们身上捞得一线希望,可是,他们押宝又出错了。

    闫三里问:“我们是不是还得继续?”扎巴恨道:“这一路什么情况都没有,还这样继续岂不痴人做梦。”揪玉道:“看来我们的调整路线了,在这样下去,肯定以失败告终。老大,你到说句话,怎么办。”纠差肃道:“我觉得这些人要去逍遥宫,免不了一顿厮杀,不然我们也跟着去看看热闹也好。”揪玉道:“好主意,我赞同。”纠差肃道:“就这么定了,不过我们的小心提防这些家伙。”

    第二节

    从肃州出发,一路东行。由于西北地广人稀,所以,难免有客栈的踪迹,只好露地宿营。经过几日艰苦的岁月,他们终于来到了甘州城,然后找了一家饭店,这家饭店就是于贵酥开的。

    于老板见是清苦大师来到,急忙迎了上来道:“大师们一路劳顿,快请坐。”清苦大师道:“施主生意兴隆,可喜可贺呀。”于老板道:“托你们福。各位,今日想吃什么?”

    子云子道:“清淡饭菜就好。”

    看着六门约的前辈,白衣郎君想到了自己的义父,于是问道:“各位前辈,在下有一件小事情想请教几位前辈,是否妥当?”

    天山客言语坦荡道:“白衣郎君,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们都会为你解答的。”

    白衣郎君道:“多谢各位前辈,那我就直言不讳说了。各位前辈,我想打听一个人,他的名字叫陈仲褓,人称飞客大侠。”

    众人听到这个名字感觉很亲切,因为这个人他们人人皆知,而且非常了解。其实飞客大侠的名字,在江湖中人,那是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只是十几年前突然消声灭迹,无人晓得他的踪影。今日听到这个年轻人的问题,众人哑口无言,不知从何说起。

    天山客问道:“白衣郎君,你与此人有何关联。”

    白衣郎君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道:“我觉得飞客大侠就是我的义父,所以,我寻找至今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我和温怀玉也是从温家堡赶往天山的,谁知遭遇不测,幸亏遇到各位前辈才使我们转危为安,安然脱险,在此,我再次谢过各位前辈的救命之恩,至此,我以茶代酒敬各位。”

    众人不约而同的举起杯一饮而尽。

    上官一道:“说起飞客大侠,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他的踪迹,不过此人一生正气,行为端庄,可谓江湖一大侠客,就如白衣郎君你所说那样,侠肝义胆。可惜,我们无人晓得他的下落,真是抱歉。”

    白衣郎君道:“上官掌门不要自责,我想日后,我义父会出现的。”

    此刻,于老板端着菜来到众人面前,看到各位神情异样说道:“各位,世间有无数些事情都不是那么的尽人意,但是我们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的。来,各位,菜好了,快快趁热品尝,绝对好吃可口。”

    中山寨为了巩固势力,所以义泉就想把西北的砂教联合,于是他派奉峰前往砂教。来到甘州,由于一路奔波,累了,要找个饭馆好好吃一顿,补补身体。到了饭馆,他要了好酒好菜,准备大吃一顿。

    大家伙用过餐,准备就此离开,就在他们告别于老板时,不经意看到一个人,觉得此人有些面熟。想来想去知道了,他就是画像里面提到的人。

    子云子拿出画像对比后,完全确定了。

    上官一来到奉峰面前开门见山道:“你就是中山寨的大护法奉峰?”

    奉峰自己知道,他们在江湖中干的事情那都是些伤天害理的事,死后定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所以在江湖上尽量不出头,以免被人认出,造出不必要的麻烦。他听到有人在问他的名字时,他提高了警惕道:“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上官一听到此人拒不承认,于是拿出了画像展开道:“你看,这是谁。”

    奉峰不敢直视画像,因为他害怕。道:“你拿张画像就说我是奉峰,你们也太武断了吧。”

    天山客道:“我看你神情紧张,肯定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然,我们只是问问你,是不是奉峰,你这么害怕干嘛,分明是做贼心虚。我看你就是奉峰无疑。”

    奉峰出门时带了他的一个徒弟叫霍尖,在路途中好有个照应,见到如此的阵营,他已经紧张的不行了,全身发抖。

    奉峰想了想事情的结果是多么的严重,所以他绝不能承认。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有什么好隐瞒的,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

    天山客道:“事实摆在眼前还在这睁着眼睛说瞎话,说来说去,就是拒不认账。”

    上官一道:“只要你如实说来,我们不会为难你的,事到如今,我希望你能够清醒,不要执迷不悟,因为我们已经将事情的经过了解的一清二楚,现在,也就是核实阶段,你好好想想吧。”

    霍尖哆嗦道:“师父,如今我们已陷重围,不如你就认了吧,他们可都是武林高手。”

    奉峰道:“要是认了,我还能活吗?”

    霍尖道:“师父,我倒是觉得你要是认了也不一定是坏事。”

    奉峰听到霍尖的话,不明白问道:“此话怎江?”霍尖道:“师父你想想,虽然你是参与者,但是,你不是直接预谋者,你要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我觉得他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再说,义泉作恶多端,应该借这一次机会除去才是。师父,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奉峰觉得此话有一定的道理,一来能刷清自己的耻辱,二来,自己也可以借机摆脱义泉的控制。想此,他决定将事情的真像全盘托出。

    上官一问道:“怎么样,想好了吗?”

    奉峰道:“想好了,我决定和你们合作。”

    上官一道:”实话实说,不然,等待你的结果你很清楚。“

    ”我知道。“奉峰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诉说了一遍后道:“这就是事情的真像。”

    天山客道:“原来如此,这个畜生真该死。”

    奉峰道:“自师父失踪后,中山寨就处在一片危机当中,果然,义泉预谋夺得寨主之位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欲夺雁形变秘籍。接着,他就对卢家堡实施了监控,从而一举将卢少天之子卢志擒拿,以此要挟,得到雁形变神功秘籍。但是,他没有想到温慧慧和卢志冲破了他设的防线回到了卢家堡。这个结局是他始料未及,于是命令整个中山寨倾巢而动,将卢家堡灭亡了,最后,他还是没有如愿以偿,没有见到雁形变神功秘籍。此人野心勃勃想统霸整个武林,最可怕的是,他在练绿魔大法。”

    “绿魔大法?”听到此功,众人无不吃惊。

    上官一道:“据武林史书记载,绿魔大法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失传了,就连温家堡都没有它的一丝踪迹,没想到这个义泉是怎么得到这本奇书的。”天山客道:“如果此言得到属实,岂不是武林之害,江湖之难啊。”子云子道:“大家不必惊慌,此功要想练就,其时间是第一位,最快也得需要二十年。说到此,我想问一下,奉峰,你有没有见过他发功是的样子?”奉峰道:“我没有遇到过。”

    白衣郎君听到这个问题,觉得在中山寨交手的家伙,应该就是义泉。虽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当时在中山寨号令众徒的就是此人,这样看来,此人就是中山寨的寨主义泉。想此肯定道:“各位,我见过。”

    众人见是白衣郎君,都有些疑惑。因为绿魔大法内力十分强劲,而且毒性比较强,如被绿光击到,皮肤就会开始腐烂直至全身。

    天山客疑问道:“白公子,你真见过?”

    白衣郎君道:“不忙你们说,我两次和这个家伙交过手,两次都躲过了他的绿光攻击。所以我可以确定。”

    天山客道:“白公子看来,功夫的确厉害。不过我们还想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所以,还请白公子慢慢说来。”

    白衣郎君将事情的经过说后,众人表示满意。

    奉峰道:“原来那夜大闹中山寨的人就是你呀,佩服。”

    无己老人道:“据白公子的说法,义泉练得绿魔大法,依我看,现在就在第四层徘徊,还好,我们有机会。”

    上官一道:“看来除掉这个魔头那是事在必行了,不然,后患无穷。”

    天山客道:“这个家伙是怎么得到绿魔大法的,既然有了这么厉害的秘籍,不好好利用,为何还要强取雁形变秘籍呢?这个家伙真是贪得无厌。”

    柳一天道:“也许,这就是这种人的本质吧,贪婪。”

    子云子有一事搁在心里,就是想知道白衣郎君第一次和义泉交手时,偶尔被人救走,这个人是谁。问道:“你说,你被人打晕救走了,不然就会被击中。”

    白衣郎君道:“千真万确。就因为这样,我的大哥才被奸人所害。”

    无己老人道:“请问白公子,你的大哥是那位?可否告知,他是什么人所害。”

    白衣郎君道:“我大哥是我在张家村结义的大哥,姓张名生。我听到大哥为了百姓的安危着想,就想除去长期盘踞在牛头山的盗匪野豹,谁知此人拥有金鹰拳,让我们束手无策,所以大哥想请他的师父下山帮他,就让我去武夷山请他师父,谁知半路被人打晕了,我醒来时,在一个山洞里面,一呆就是三个多月,最后,让我成功脱险出来了。”

    提到张生,无己老人感到十分难过,可是又想,自己的徒弟可真叫一方英雄侠士。虽然牺牲了,但死的值,死得其所、虽死犹荣,因此他为他的徒儿骄傲。道:“原来,张生还有你这位兄弟,真好。”

    白衣郎君道:“你就是张生的师父无己老人吧,你看我一路,都没有提及此事,真是该死。还请你见谅。”

    无己老人道:“我知道你心中事情多,不怪你。”

    子云子道:“这么说来,你对哪位救你的人也是毫不知情?”

    白衣郎君道:“但我醒来时,山洞里面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到,就凭水声,我才找到了一丝希望。”

    子云子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白衣郎君没有将山洞奇遇之事公诸于世,他是谨记玛子的预约,到了时候,自然一一解开。

    这时,奉峰思索义泉得到绿魔大法的时间应该是掉下山崖的那段时间,要不然,他的手胫和脚胫如何好的,难道这个绿魔大法还真有奇效?以此可见,江湖传言并非虚假。说道:“要说他是什么时候得到绿魔大法秘籍的,我想应该是在十年前。”

    无己老人道:“此话怎讲?”

    奉峰道:“十年前,这个畜生强奸了小师妹,被师父关押了起来。小师妹一时想不开就跳崖自尽了。为了给小师妹报仇,我们哥三将义泉的手胫脚胫挑断,扔下了山崖。没想到,十年后,他活着回来了,将中山寨闹得鸡犬不宁,夺得寨主之位后,还给我们吃了毒药。之后,他的四个师傅也在中山寨指手画脚,根本没有我们说话的权利。为了中山寨的以后,我们不得不苟且偷生。所以,还请各位替我们做主啊。”

    天山客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真是可悲。没想到这个家伙如此邪恶,真是将中山寨的威望毁于一旦。”

    奉峰道:“我身为中山寨的大护法,却没能尽到职责。原本恪尽职守的决心就这样一击消失,真是可悲。这些日子,每每想到做过的事,我都是难以入睡。虽然,这些事都是强行之事,但我们罪不可恕,还请各位惩罚。”

    无己老人见奉峰也是迫于无奈,也是形势所逼。说道:“此事也不能怪你,我们会从轻处罚你的。”

    奉峰赶忙跪地道:“谢谢各位。说了半天,还不知道各位是何方高人,还请告知。”

    无己老人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奉峰看了看各位的装扮,想了一会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就是六门约的人?”

    天山客道:“恭喜你,答对了。”

    柳一天道:“看来你本质不坏,我们就不予计较了。”

    清苦大师想到,如果顺利除掉这个义泉,不如来个里外夹击。道:“既然你想回到原来,那好,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奉峰问道:“还请大师明鉴。”

    清苦大师道:“就是要你回去,我们来个里外夹击,一举灭了这个家伙。”

    奉峰道:“这个计策好,不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动身?”

    众人没有给出及时的回答,因为,天山客的徒弟命在旦夕,最主要的,就是先取的解药救人,然后才能进行围剿义泉的计划。

    天山客心系徒弟的安危,坦然说道:“不瞒你说,我的两个徒弟身中剧毒,所以,我们先的得到解药救人,至于义泉之事,我们只有推迟一步进行了,还请你谅解。”

    奉峰道:“原来是这样,没关系的,只是便宜了义泉这个畜生。也罢,就让这个畜生多活几天吧。不过各位英雄,我想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做?”

    无己老人道:“你现在做的,就是一切照旧,切不可暴露自己,否则,铲除义泉之事恐怕困难重重。”

    奉峰点点头道:“明白了,请各位放心。”在此遇上奉峰,大家可谓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此刻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想知道,他们到此的目的是什么。

    天山客问道:“你们这是去哪?”

    奉峰如实相告说道:“我们是奉义泉去肃州砂教,准备给沙里飞教主送一封信,可能是为了结盟一事。”说着从衣袖里面取出一封信,将信给了无己老人。

    六门约的人将信传看后,各个惊叹。

    无己老人道:“这个家伙,真是狼子野心,人人得而诛之。就让我们试目以待、一叫高低吧。”

    天山客道:“看来此人的野心不小,我们的先下手为强。”

    柳一天毫不把义泉放在心上,哼一声说道:“就义泉所做之事来分析,我认为,此人桀骜不驯又自以为是,依我看来,这个家伙并不可怕,收拾他如探囊取物,伸手擒来。所以,大家不要被他的什么绿魔大法而折服,因此,我们还是按原计划进行,不知各位有没有异议?”

    对于柳一天的看法,六门约的人一致赞同,都认为,义泉的绿魔大法再厉害,相信他们联手,一定可以制服对手。

    最后,子云子道:“为了两不耽搁,我们还是一步一步进行,先上逍遥宫取得解药,下一步再计划中山寨之事,这样稳妥。”

    众人附议。

    奉峰师徒就这样回到了中山寨,准备做好他的卧底工作。

    逍遥宫对武林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件件清晰可见,因此,独孤飞雁要逍遥宫上下各个警惕,准备应对六门约的再次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