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走来一个丫头说道:“各位,请跟我来。”

    大家跟着丫头来到一间百余平方的房间,里面铺好了八张床铺。房屋中间摆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有茶碗还有茶壶。丫头说道:“各位,这是宫主为你们铺设的休息间,供你们休息。呆会饭菜就好,我们会把饭菜送过来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天山客此时心情稍有些放松,但是心系徒儿安危使他不能安静,更不要说在此住下。说道:“诸位,此次到来,我们已达到目的,应该早些离开才好,但由于天气的影响,我们也是住上一夜也好,可是我心系徒儿危机实属心中着急,所以我想即可离开,还请诸位理解。”

    天山客此番话,大家深表理解,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容许各自外出,因为关系着个人安危。

    子云子道:“你的心情,我们大家都能理解,但是你别忘了,我们此次来的目的绝非就此一事,希望你稍作休息才是。”柳一天道:“不错,雷行和华宇的伤势固然重要,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关系到整个江湖武林的安危,所以,请稍安勿躁。”

    天山客心中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动作,并非他自私。而是作为师父,他此时此刻万分着急,因为早一刻回到徒儿身旁,他们就少受一份折磨。可是眼下听到各位的言语后,他似乎感觉到大家的话语句句真金在理。道:“对不起,诸位,是我考虑不周,有些私心过重了。”

    无己老人说道:“此事不能怪得你,就怪那该死的独孤剑。”上官一道:“提起这个独孤剑,我们现在也该议议如何解开独孤剑之谜。”

    子云子的脑袋一直没有闲着,总是回荡着独孤剑的问题。说道:“诸位,今日我们都注意到了独孤飞雁的表情,以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独孤剑的死因绝非简单,不知各位有没有同感。”天山客道:“提到此事,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每说到关于青红掌,她就特别紧张,好像此事与她父亲脱不了关系,但我们没有一点证据来拆穿此事。”上官一道:“说起找到证据,我倒有想法,就是,我们不妨夜探墓穴一看究竟。”听到这个消息,无己老人觉得很好,道:“此计看来值得一试,不过,逍遥宫守卫森严,艰难险阻、危险重重,我看不宜动手。”柳一天对无己老人的话持反驳态度,说道:“无己老人之言差矣,怕什么?即使刀山火海,我们也义无反顾的去完成这项任务,否则,我们永远也别想知道独孤剑的阴谋。”无己老人道:“柳一天,你好像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不是怕,而是担心。今天大家也都领教了独孤飞雁的作为,她的所作所为就是不让我们得到解药,如果我们夜探墓穴,我是担心她另有心计,诱我们进入她的圈套。”清苦大师道:“无己老人施主的担心是对的,在这个时候我们绝不能麻痹大意、掉以轻心,我们要防范于未然。逍遥宫的八大高手各个都是武学好手,武功深不可测,如果我们贸然行动,将会迎来危机的。”柳一天道:“大师之言不无道理,我是持赞同态度的。不过我们这些人就是应该知难而上,在困难面前绝不退缩,否则,江湖和平之责我们又有何颜面去当担。”

    看着争论不休的前辈们,白衣郎君感到慷慨,深表敬仰。说道:“各位前辈,容我说一句可否?”无己老人道:“有话请说,不必拘束。”白衣郎君道:“各位前辈的这份敬业精神让我钦佩,是白衣郎君日后学习的好榜样。就此事而论,我觉得应该夜探墓穴。”无己老人道:“你所说的问题我们都在考虑中,但是我们现在也是在考虑,要是被发现了,我们应该怎么解决。”

    白衣郎君听到无己老人的话,他幡然醒悟,原来是自己建议迟钝落伍了,一时感觉无地自容。

    温怀玉道:“不知各位前辈,有何妙策?”

    上官一道:“如果夜探,必须只有两人同往。”无己老人道:“原因。”上官一道:“人多碍事。一人负责掀开坟墓,一人探知棺木之内情况。”

    听完上官一的诉说,大家表示支持。有谁执行这一项艰巨的任务,一时间,他们争先恐后。

    清苦大师道:“看来夜探墓穴之责非我莫属。原因是,我的大力金刚指可以让坟墓完好无存的移开,再需要一位将棺木打开检阅,以此,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任务。”听到清苦大师的要求,上官一道:“这样的要求只有我最合适,你们别忘了,我的青雀功。”

    提到青雀功,白衣郎君和温怀玉早有耳闻,但无亲眼得见,听到青雀功他们都非常想知道此功的厉害之处。温怀玉问道:“上官掌门,久闻此功威震武林,却不曾一睹为快,今日有幸见到本人,经不住就想得知它的精华所在。所以,敢请上官掌门讲述一二。”

    白衣郎君也是信心备至,愿闻其详。

    上官一对温怀玉的要求不以为然道:“说起此功,也不是什么高深武学。我觉得,此功最大的长处就是身手敏捷,快、准。你们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夜探墓穴了吧。”

    温怀玉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听后他俩的自我推荐,

    大家觉得有他们二人组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定能将事情完成。

    天山客道:“祝你们马到成功。”

    白衣郎君还是想亲自目睹青雀功的威力,于是恳求道:“各位前辈,我想一同前往。”

    对于这个问题,大家疑虑一时。

    无己老人道:“年轻人有这份心是很好的,我表示赞赏。不过此事过于危险,我们大家都得有一万分的准备,毕竟这是在逍遥宫。逍遥宫现在的势力,论门派,谁都不是它的对手。即使我们现在在一起,也难分伯仲。所以白衣郎君,你应该和我们做好防范准备就好。”

    白衣郎君不甘心,又一次要求道:“各位前辈,你们就无需担心我的安危,就让我去吧,我会好好配合两位前辈的。”

    对于白衣郎君再次的请求,大家觉得三人同往,也有个照应,觉得可行。

    无己老人道:“我们也想一同前往,但出于人多目标大的原因,所以我们决定,在这一次的行动任务中,只有强手行之。因此,少林大力金刚指迅速能将坟墓移开,而青雀功敏捷即刻将棺木内扫个清楚,用时不到半刻钟,这就是人少的原因。现在你再次要求与他们同行,让我们感悟到多一个人也不是坏事,所以,我们同意你去,不过你去的任务就是望风放哨你可愿意?”

    白衣郎君求之不得道:“当然可以,谢谢各位前辈。”

    大家还想要说些重点的话语,此刻,听到外面有人驶来。

    “当、、、”的敲门声让他们警惕起来,一时鸦雀无声。天山客打开门,原来是刚才的那个丫头领着四个丫头端着饭菜来了。她们放下饭菜后就匆匆离开了。看着热腾腾的饭菜,大家无一敢动筷子,因为江湖险恶。待无己老人从衣袖里面取出银针一一探过后,才开始吃饭。

    清苦大师端起饭碗道:“在吃饭之前,我想说,我们在后半夜行动,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无己老人道:“好吧。”

    众人附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