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飞雁来到后堂对绿凤的所作所为极为不满,对着绿凤骂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尽然背着我自作主张将解药拿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宫主。”绿凤见独孤飞雁大发脾气,赶忙跪地道:“我错了,请宫主责罚。”独孤飞雁道:“事到如今已经无法弥补你所造成的过错,你说,我该怎么处罚你。”

    绿凤没有开口求饶,只是看着独孤飞雁,听她意,似乎感觉到宫主也不想处罚自己。

    独孤飞雁对绿凤的做法一时气愤,但是她又考虑到,她这样做肯定有她的理由。看在她是自己两小无猜,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的份上,看她如何解释。说道:“给我个理由。”

    笑面虎见到宫主如此生气,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插言道:“宫主,你根本无需心软,无需给她解释的机会,这次之事纯属她自作主张坏了宫主你的大计,依我看狠狠罚她才是。宫主,不如惩罚之事,就交于我去督办,宫主你看如何。”独孤飞雁听后笑面虎的话,知道他是别有用心,或许甚至不怀好意,说道:“毕竟她是逍遥宫的总管,要怎么样处罚,怎么的也轮不到你来执行,此事就此打住。”

    笑面虎此刻明白宫主的心意,在她的心里绿凤一直都是第一位,即使犯了大错,也会大事化小。想此,只好默不作声。

    绿凤看到宫主如此对自己器重、信任,感到欣慰。

    独孤飞雁道:“绿凤,我给你机会,希望你照实说来。”

    绿凤想了一下,她将她所想的一一道出。

    说道:“宫主肯给我机会解释,绿凤心有感激,多谢宫主信任。宫主,当然我一直也在琢磨这个问题,给还是不给。宫主请你想想,我们现在是养兵屯田时期,万不可为了一点小事而坏了大事,这就是所谓的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我们切不可轻举妄动,这是其一。二来,我们就此与他们大动干戈,凭借天时地利人和,未必一帆风顺,因为我们与他们势力几乎相当,因为我们占尽人数上风。就这样说来,我们依然会损兵折将,他们也会是大伤元气,结果还是两败俱伤,或者,我们会以失败而告终,因为他们都是以一当百的武学好手。到时,我们的结果可想而之。接着,老爷辛辛苦苦所创逍遥宫,就会在我们手里毁于一旦。至此,我才大胆将解药奉上,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既然我们教主已仙逝,我们为何不借此机会拿出解药证明自己呢?另外,也让他们晓得,我们逍遥宫宫主是心怀武林安危的,更是对江湖友人关爱有加,而不是为知不动、落井下石之人。宫主,我这么做并非胆大妄为,而是一切行动都是为了逍遥宫的安危着想。请宫主三思。”

    听后绿凤的言语,独孤飞雁觉得此话在理,虽然有些强词夺理,不过,她把事情分析了一遍,听起来我们的确不宜动手。想此,她又觉得绿凤过于悲观,尽是些不打气的言语,真是多余。但是,事情果真要是如此,那该如何是好?她叹口气,为绿凤的所作所为,心感欣慰,不由的,心中说道:真是难为她了。刚要开口说话,笑面虎打断了独孤飞雁的寓意。

    因为他看出独孤飞雁已经被绿凤的言语所打动,如果不加以阻止,绿凤就会平安无事,自己的如意小算盘也就会落空。插言道:“宫主,你千万别被她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她纯碎胡说八道,你看她把我们逍遥宫的人说的一毛不值。”

    这个时候,七大高手也对绿凤的言语所不满,因为他们受到了别人的轻视。尹馨刀客道:“宫主,这丫头说话没高没低的,纯碎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归根结底说我们没用,希望宫主为我们做主,应该严惩。”众人一呼百应。

    独孤飞雁对绿凤的言语,给她的感觉很好,因为绿凤把事情的结果分析的透彻。虽然有些话自己不喜欢听,可是事实如此,没啥过于不去的。不过,六门约的人来此,给他的直觉是,自己一直很是被动,就像被人牵了线似的。所以,她要改变这种局面。说道:“你的话虽然在理,但我们也不能一味的谦让,任人宰割。好了,你今日所做之事,我今天就不再追究,起来吧。”绿凤起身谢道:“多谢宫主,宫主英明。”独孤飞雁道:“谢就免了,不过你记住,今后绝对再不能发生类似事件,否则,严惩不贷。”绿凤道:“谨遵宫主训令。”

    独孤飞雁向前走了几步,脑袋里面在想六门约的人今日为何停留在此,难不成别有企图。想此道:“我虽然不与他们动手,但是他们未必就这样老老实实的,我敢肯定,他们夜间一定有活动。”尹馨刀客道:“如果要是这样,那我们要不要动手?”独孤飞雁脸色阴沉说道:“真要是那样,我们就不会任他们在逍遥宫里胡作非为,理应格杀勿论。”八大高手听到独孤飞雁这样的话语表示赞赏认同,各个叫道:“宫主英明。”独孤飞雁命令道:“今夜,你们一定严守各个机要密地,切不可闻风不动、掉以轻心。如有异象,无需通报,格杀勿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