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二更,清苦大师和上官一还有白衣郎君一同来到了灿峰亭独孤剑的墓穴附近,四周打探后发现没有人把守,决定刻不容缓、即刻动手。清苦大师运功将指头对准坟头,围着坟头四周划了一圈,一会,只见坟头慢慢连根拔起,丝毫没有一丝滞留痕迹的迁移开了。白衣郎君见状,用功将棺木盖子掀起。上官一瞅准时机一个箭步就进了棺木内。

    说实话,上官一的步伐他是没有看清楚,因为上官一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一闪而过,根本没有时间让自己去看,不由得感叹。

    上官一进了棺木,从衣袖里面拿出一根蜡烛用炭火石相擦起火点燃,顿时棺木内灯火透明,照的棺木内一清二楚。棺木内有尸体,但衣帽不整。按他们原先的推测,棺木内肯定是一无所有,看到这样的情况,上官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觉得是不是他们的预测出错了。但不管是什么情况都得一如既往的将事情进行下去。尸体左手旁放着一个小银铃铛外,什么也再没有了,只是尸体腐烂的气味一阵一阵的扑鼻而来,于是上官一即刻离开了棺木。白衣郎君见状,手疾眼快的将棺木盖复位。清苦大师也毫无破绽的将坟头复原迅速的三人一起离开了。

    将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尹馨刀客带着一队人巡夜经过,碰巧与白衣郎君他们相遇。

    尹馨刀客见他们如此急促问道:“你们这么晚了不在休息,为何连夜到此,难道你们不知,这是逍遥宫未经允许绝不可擅闯之地,擅闯者,死。”话音落,尹馨刀客双指插嘴里即刻响起了口哨。

    他们三人晓得这个口哨是他们的联络信号,这就意味着大队的人马即刻赴来。见此情况,白衣郎君问清苦大师道:“大师,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清苦大师道:“看情况,今日算是被他们逮着话柄落下口实了,想蒙混过关是行不通的,为今之计只有大打出手了。”上官一道:“不错,跟他们没有什么好说的。”

    听到信号,绿凤知晓六门约的人果然有行动,于是即刻向独孤飞雁报告。道:“宫主,有情况。”

    此时的独孤飞雁其实一直没有入睡,她就在等待这个消息,果然,她的猜想应验了。听到绿凤的禀报,她十分高兴。问道:“他们在什么地方?”绿凤道:“听信号断定,应该是灿峰亭。”

    “灿峰亭?”听到灿峰亭这个地名,独孤飞雁再一次证实了她的判断,果不然,他们是开棺验尸。一时惊愕,却又异常的冷静,因为她们早有准备,来了一手移花接木,以假乱真。想到这一层,独孤飞雁显得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的向灿峰亭赶去。临走时命令道:“速速将他们住的地方包围,今夜我要好好给他们些颜色瞧瞧。”

    绿凤见独孤飞雁如此的霸气,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不过她对这样的决定很是担忧。道:“宫主,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操之过急了。”独孤飞雁当然晓得绿凤的心思,虽然心里怪绿凤多管闲事,可是她的想法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归根结底还是为自己着想。于是没有责怪说道:“怕什么,现在的阵势对我们可是相当占优势的,别忘了,我们还有乌金剑在手,所以,无须担心。对了,今夜就亮出乌金剑,看看此剑是否是传说中一般。”

    绿凤对乌金剑有所感觉,可是独孤飞雁就是对它毫无知觉,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也是很纳闷。她担心,今夜乌金剑不会有太大的灵气相助,不过宫主时时刻刻都在琢磨它的威力,看来宫主对它有信心。但是,宫主刚才所言并无十足把握。想此道:“宫主还需三思。”独孤飞雁不高兴道:“你不要再说了,左顾右盼能成事吗?我们走。”

    绿凤只好打开机关,将藏在内室的乌金剑取得。拿到此剑,绿凤感觉一股莫名其妙强有力的暖流涌入体内,即刻觉得,好像自己的内力大增,全身容光焕发。

    六门约的其他人也没有入睡,而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等待消息。这个时候,门外急促的脚步声有远而近,听声音,像是将他们统统包围。这样的举动,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行动暴露,计划显示着失败。众人无不对这样的结局紧张起来。虽然屋子里黑灯瞎火,外面的人也毫不松懈的将整个房屋围困。

    此刻,独孤飞雁已经闻讯赶来,见到清苦大师三人后她感到疑惑。为何只有他们三人行动?在她的想像中,起码也得有五个人才能完成盗墓,看来真是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不过,这样的结果也让她放心,因为人少就不会盗成墓,这样,她底气十足了。

    尹馨刀客见到独孤飞雁说道:“宫主,这些家伙鬼鬼祟祟擅闯灿峰亭,我已经将他们控制在此。”独孤飞雁满意的哼了一声道:“做得好。”

    看到逍遥宫的八大高手各个簇拥着独孤飞雁左右,狐假虎威,好是一幅盛气凌人、不可锐挡架势。清苦大师三人看着来势凶猛的对手,已经做好以武解决此事,所以以静制动没有说一句话。

    今夜月色朦胧,如果没有火把的燃起,他们双方就不会如此清晰可见。

    独孤飞雁说道:“没想到少林寺的和尚夜里是不念经的,倒是学会了到处乱转,稀奇。不过,忘了告诉你们,逍遥宫不是随便走动的地方,尤其是此地,违者格杀勿论。”听到此话,上官一他们自然明白,独孤飞雁想置他们死地。道:“事到如今,你也不必巧言令色、拐弯抹角了,来吧,动手吧。”独孤飞雁叫一声好说道:“痛快,真是名不虚传,今日就让你们领教一下我逍遥宫八大高手的厉害吧。尹馨刀客,你们还等待什么。”声落,八大高手一起攻向白衣郎君他们三人。

    面对八大高手,他们的手中兵器五花八门。有刀,大刀,枪,剑,扇,鞭,剪子还有隐藏阴险的飞镖。于是他们的兵器各有所长,于是他们动手也就相互搭配,相互利用,也就是无意中形成了一种默契,于是轮番上阵。他们再是厉害也不能将白衣郎君他们三人即刻抵制,而是变成了只有相互自卫而没有进攻动向。由于他们人多,出手还得相互防范,于是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攻击力,至此导致接连失败,自攻不前的局面。

    清苦大师的少林大力金刚指,指气似利箭,箭箭穿人心,这招让八大高手防不胜防、处处小心。上官一的青雀功迅速敏捷,好似化日长空的流星忽有忽无、闪烁飘渺,让人难以琢磨。白衣郎君的劈月剑法已经是炉火纯青的地步,剑在挥动时,就像无数把剑在跟进,争先恐后,于是形成上万把剑在攻击。

    面对这样的对手,八大高手无力还击只能把守,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死于非命。经过这一次的交手,八大高手平时的傲气荡然无存,各个畏首畏尾不敢上前。

    白衣郎君三人已经是极力而为,如果,独孤飞雁和绿凤的攻击,他们就会危在旦夕、凶多吉少了,好在独孤飞雁,绿凤还没有出手。

    在屋子里面的人被困一时,他们开始讨论如何冲出去,不然,白衣郎君他们三人必遭不测。

    无己老人道:“我们不能在此多呆一刻钟,我们还是冲出去解围,不然,他们三人凶多吉少。”柳一天道:“我赞同。”子云子道:“就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何地,我们不知向何处追寻。”天山客道:“按现在的情形,我猜测他们就在来去的路途中,因为,他们发现了我们。”无己老人道:“言之有理,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出发。”

    他们打开门瞬间,即刻,外面的守徒各个手握长枪刺了过来。对于他们这样的动作,柳一天毫不费吹灰之力,大叫一声雄鹰掌,随即,门口几十个守徒被掌气推向三十米远,各个丢盔弃甲狼狈的倒在地上痛苦哀嚎。柳一天一伙借此机会迅速的赶往白衣郎君事发地。

    独孤飞雁见此情况大怒骂道:“没用的东西,一群饭桶。绿凤,拿剑来。”

    绿凤将剑给了独孤飞雁后,即刻,那种流淌在身体里的热流荡然无存。那种感觉让她强劲有力,感觉整个人无比强大。

    独孤飞雁借机杀害白衣郎君他们三人,绝不给喘息的机会,否则前功尽弃。叫道:“无论无何,今日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一起上。”我的QQ号1052523171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