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时迟那时快,无极老人一伙及时赶来了。(书=-屋*0小-}说-+网)看到如此危险的地步,他们第一想法就是即可救人,否则,对他们的决定悔之晚矣。

    无极老人眼疾手快来一招武夷剑法第八式,横冲直撞扫乾坤。这一招,是武夷剑法最高境界。因为武夷剑法只有八式。

    绿凤见无极老人背后放冷招,叫道:“宫主小心,有人背后偷袭。”她边叫边跑向无极老人,想阻止,可是她的行动显然迟到。只见一把白色的气体似剑迅速的攻击而去。

    独孤飞雁听到叫声不得不浑然休手,来一招青凤游龙直上九霄,即可躲开了背后的剑体。而麻子六和笑面虎,剪子李没能来的及防备,至此被剑气伤到就此倒地哀嚎。清苦大师和上官一趁机扶起白衣郎君来到了无极老人身旁,这下,他们安然无恙了。温怀玉即刻抱住白衣郎君叫道:“白兄弟,你醒醒。”说着抬头问道:“清苦大师,他这是怎么了?”清苦大师拉起白衣郎君的胳膊号了脉道:“他没事。”

    看到这样的结局,独孤飞雁十分恼怒,虽然自己占有优势,可是实力悬殊她也是无计可施。此刻她临空一颗大树上,正观望下面的人的一举一动。她现在所处的这颗大树,正是给独孤剑坟墓遮阴的。此树枝叶茂盛,树杆盆粗,看来是百年福景。

    绿凤见独孤飞雁没有事,心中万分高兴。叫道:“宫主,你快下来.”

    独孤飞雁此时已经气急败坏,她不相信他们这些人能将逍遥宫夷为平地,所以,不管绿凤如何的劝说,她都是无动于衷。就算不能将他们铲除,也不能就这样认输。所以,一心将对方打败。想此,她轻身着地趾高气扬道:“今日是你们挑衅在先,休怪我。”无极老人上前一步道:“今日之事,确实是我们行动在先。可是,我们这样做,无非要查实一件事,所以,还请独孤宫主谅解。”

    听到无极老人的话,独孤飞雁非常明白,但是无论无何也不能承认此事。明知故问道:“是吗?听你这么说,我倒是很有信心想知道,如果方便的话就请一说可否。”无己老人叹口气道:“此事的话题,我不用明说,我觉得你也是早已晓得。这次来逍遥宫取得解药,独孤宫主难道就一点也不觉得此事蹊跷吗?”独孤飞雁惊讶道:“无己老人你的话我似乎不明白。不错,这青红毒红散解药我逍遥宫的确有,也给了解药,按理说你们应该谢谢我才是,不曾想你们尽然得了便宜还倒打一耙,试问,你们是何居心?”无己老人道:“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不再打哑谜了。我们这么做就是证明独孤剑到底死了没有?为何他所创的青红掌别人所绘手法一致,丝毫不差。这就是我们所有的疑惑,难道独孤宫主没有同感?”听到无己老人的话,独孤飞雁早已愤怒道:“你们这是无中生有,荒谬之举。你们怎么能这样侮辱死去的人,真是大不敬,该死。”说着挥剑冲向无己老人。

    看到独孤飞雁怒火冲天,七大高手也是蠢蠢欲动,但是他们知道,刚才三个家伙就让他们难以对付,何况现在,他们也是七人。如果就这样进攻,无疑是飞蛾扑火,所以他们没有进攻只有声势助威。

    无己老人的武夷剑法和独孤飞雁的青红剑法相比,原本青红剑法更胜一筹,但是由于独孤飞雁的内力有限,至此,武夷剑法比较快捷,招招抢先与独孤飞雁的青红剑法。就算如此,武夷剑法还是不能击败青红剑法,过了三十几招后,双方不论高低,依然平分秋色。子云子见他们这样缠着难解难分,于是助无己老人一招,来一式大化手。

    大化手神功是崆峒派的振门神功,所以,只有掌门才能熟知。

    独孤飞雁见势不妙,于是停止攻击。只见一只有气形成的大手向自己的脸面击来,如果自己躲闪不及,要是被击中了,自己就会不死也是残,想到这一点她果断的躲开了。

    温怀玉见白衣郎君怎么叫都不醒,不由得怒火烧身,他放下白衣郎君起身挥剑叫道:“你还我兄弟性命来。”说着奔向独孤飞雁。这个时候的独孤飞雁刚好躲过子云子的大化手,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来攻击,所以,被温怀玉的剑刺中胳膊。原本温怀玉想一剑刺入独孤飞雁的心脏,但是独孤飞雁听到叫声后,有意识的将自己的身躯收回一尺,所以刺来的致命一剑就这样躲开了。剑刺在胳膊上后,独孤飞雁疼得扔了乌金剑抱着胳膊,表情十分痛苦。温怀玉借机再来一剑,于是一样的攻击重复两次,目的依然是心脏。

    见到独孤飞雁受伤后,绿凤奋不顾身的跑来扶住快要倒下的独孤飞雁,随即拿起乌金剑,瞬间将独孤飞雁拽走。温怀玉见独孤飞雁躲开了攻击,心中生气,来一个跨洋步身轻起,临空一剑劈向逃走的独孤飞雁。

    1微信ertyuI欢迎阅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