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清苦大师仔细端详着面前的独孤飞雁和绿凤的长相,觉得她们有相似之貌,不由得联想到一个人,此人就是他的妻子----未雨荷。(书^屋*小}说+网)面前的两个丫头都有同一相像之处,就是她们的鼻子。而这道鼻子,又和自己妻子未雨荷的鼻子不分为二。心问:世间怎么还有如此巧合之事?此刻,不能不让他想起伤心之事。

    记得那是个雨夜,自己和食人魔王萧傲天约定比武,两日的比武结束后,不分高低就此约定五年后再一较高低。回家后,发现孩子和自己的娘子都不在,问了左邻右舍都不知晓,最后在自家菜窖里发现了珍儿。事隔多年,年年问寻,就是没有他们母女的音讯,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杳无消息。上一次见此她们,就是觉得好似熟知,但未有如此之强烈欲望。当近一步又一想,自己失踪的孩子只有柯儿,如今眼前是两人。想到这一层,他的思索就此打住了。

    天山客见清苦大师看着独孤飞雁和绿凤发呆问道:“清苦大师,你在想什么,难不成你想向她们求情放了温怀玉。”

    此刻,听到问话,清苦大师如大梦初醒,他不知道如何答复天山客的问话,只是手搓佛珠一言不发。

    无己老人道:“为今之计我们只有讲和别无它法。”天山客道:“难不成真求她们?”无己老人道:“不是求,而是商量。别忘了,我们处于劣势,形式对我们并不乐观。”

    想到这样的处境,天山客似乎平静了许多。是啊,只要能将温怀玉救回,看来这样一步的确得走。

    独孤飞雁此刻心中明白,要不是莫须有的内力相助,怎会有如此的结局。现在好在有筹码,就是抓住了一个人作为人质以此要挟,这样,他们就不会在逍遥宫大闹下去了。否则,这些老家伙真要是急了,后果那是可想而之的。看到六门约的人议论不休,不免让她猜想到她手中的人质极为重要。

    问道:“各位,你们是不是因为他而烦恼?”说着指一指温怀玉。

    柳一天道:“当然是也。怎么,你要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即刻放了他,否则,他必死无疑。”

    众人听到此话,感应到独孤飞雁有意将温怀玉放回,都是松了一口气。

    众人对温怀玉的伤势心急如焚,希望独孤飞雁即刻将温怀玉放过来,因为,他的伤势过重、性命堪忧,如不及时处理,命在旦夕。

    柳一天道:“有什么条件就请独孤宫主诉说,看我们能不能办到。”

    然独孤飞雁漫不经心说道:“你们一定办的到。今夜之事,是你们无辜挑起,事到如此地步,你们可要付全责。但是,念在逍遥宫与各位俗无恩怨,我也就不再追究下去了,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大家伙听后此话,觉得独孤飞雁真是强词夺理,显然有好多话要说,因为此事还是和逍遥宫有直接关系,但是现在这样的场景,不容他们再有时间辩解。

    无己老人道:“独孤宫主就此了事,我们倍感欣慰,希望独孤宫主尽快放了温怀玉,因为他伤势严重,需即刻用功疗养。”

    独孤飞雁道:“不碍事,他死不了。既然你们这么关心他,好吧,我就将他给你们,我可不想落下杀人的罪名。不过,我的条件还没有说呢。”

    无己老人道:“请说。”

    独孤飞雁说道:“条件很简单,就是你们即可离开,以后也不准踏进逍遥宫半步。可否做到?”

    众人思量一会后,这个条件必须答应,否则温怀玉命危亦。至于日后之事到时再作打算。

    无己老人道:“可以。”

    独孤飞雁听到此话,心中有些高兴而放心,因为,以后的逍遥宫再也不会迎接这些瘟神了,说道:“今日之事乃君子之约,希望记住你们答应逍遥宫的事。”说着,一只手推着温怀玉的肩用力后,只见温怀玉像行尸走肉脚步未动的来到了六门约众人面前。

    随即,清苦大师用功点了温怀玉的几处大穴后,又用内气疏通了他的内於之血。此刻,温怀玉觉得全身不再痛苦,此而慢慢的醒了过来。见到醒过来的温怀玉,大家算是安心了,可是,还有一人让他们担着心,那就是依然在沉睡中的白衣郎君。

    清苦大师见到独孤飞雁此举,有了好感道:“独孤施主此举功德无量。”

    独孤飞雁听到清苦大师的称赞心感稍安。此举果然有效,心中得意的暗喜,但她没有言谢。

    柳一天道:“不错,独孤宫主此举值得赞扬,不过,我希望好人做到底。”

    独孤飞雁明白柳一天之言,说道:“你们大可不必担心,他明日就会醒来。”

    听到这样的话,六门约的人总算放心了。但乌金剑一事该如何解决,这是他们面前的头等大事。按现在的情况,夺回乌金剑是难上加难,因为,刚才的教练众所周知。再者,狡猾的独孤飞雁拒不承认,眼下可以说无凭无据。

    独孤飞雁见对方低声嘀咕,说明他们还对乌金剑持有幻想。但是她无须担心,因为,目前没有一丝证据指证自己。所以眼下,是要将他们即刻赶走才是,免得夜长梦多。想此道:“诸位,事到这一步,我就无需留你们了,请即刻离开。”

    众人对独孤飞雁的逐客令没有感到烦恼,因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即使没有这一句,他们也会此刻离开的,因为此地不宜久留。

    大家义无反顾的带上白衣郎君和温怀玉起程了。

    这个时候的清苦大师看着独孤飞雁和绿凤恋恋不舍,因为他很想知道她们的以往,但是现在,时间不允许他这么做,只好离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