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逍遥宫不到几公里就是冷玉崖,众人停留此处后,找了些柴火点燃。即刻,周围明亮如白日。

    这个时候,无己老人问道:“清苦大师,你们此次行动可是顺利?”清苦大师道:“还行,就在我们往回赶时遇到了八大高手,算是一切顺利。上官掌门,棺木内可有什么发现?”

    上官一将棺木内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一番后,说道:“原本我们以为棺木内可能是一座空坟,谁知里面确有尸首,这样的情况让我们很是被动。当时,我就在想,是不是我们的预测哪儿出现了问题。”说着将小银铃铛拿了出来让大家看。

    众人看到小银铃铛后,都有同一样感觉,那就是这个铃铛似乎在哪里见过,只是对它的影响模糊一时记不起。

    清苦大师道:“虽然里面有尸首,但我觉得事情变得更复杂了。”

    柳一天道:“大师你的意思是说,棺木内的尸首可能另有其人?”

    清苦大师肯定道:“是的,以我分析,不知又是那位武林高手遭袭。”

    众人疑惑。

    无己老人道:“此铃铛是现在的唯一线索,只要解开它的谜底,我相信,事情就会水落石出。”

    上官一听后此话,觉得也有可能此尸不是独孤剑,而是个掉包。道:“如果是这样,我们要理清楚此事还需好长一段时间。”

    这个时候,白衣郎君慢慢醒了过来,见到众人议论纷纷,各个表情十分严肃。此刻他的脑袋很疼,于是拍拍自己的脑门想让疼痛减轻。

    众人见白衣郎君醒来都很开心。

    温怀玉拖着病痛的身体说道:“兄弟,你总算醒了,担心死我了。”

    白衣郎君原本躺着的身体坐了起来说道:”我没事,温兄弟。”说着他看到温怀玉的面部表情及其难受,看来是受了重伤。问道:“你这是怎么伤的,严重吗?”

    温怀玉勉强的笑笑道:“没事,过几天就好。”

    白衣郎君点点头,但是心中也是难受。

    上官一道:“为今,我们的之前分析,现在一一得到解答,算是水落石出了。”

    无己老人道:“虽然事情一目了然,可是现在我们没有一点证据说明此事与逍遥宫有关联,为今,我们就得分派人手将证据掌握,不然,说的一切可能就等于零。”

    柳一天道:“不错,可是查找证据何其难,一时半会都不会有结果的。”

    清苦大师道:“事情都会有因果的,我相信,不会太遥远。”

    子云子道:“但愿如此。如今我们要找的人杳无音讯,看来只有相遇之机了。”

    这时,天亮了,他们决定启程。到了甘州,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就是天山客和温怀玉带着解药赶往天山,为华宇、雷行治病疗伤。另一路就是其余人赶往中山寨。

    就在他们到达逍遥宫时,逍遥一郎也赶到了雪山。

    面前白茫茫一片,起伏景象连绵不断,除了皑皑白雪一望无际就什么都没有了。此刻威风凛凛,寒风刺骨,虽然这些严酷的条件对武学好手没有什么影响,但在雪山之巅不能大意。

    走过一座山头连一座山头后,终于发现了一个不大的雪洞,洞口向东南。此洞高约三米,宽约两米。按此洞的设计,可能是有人居住。想到有人,心喜,于是跨步上前来到洞口。看到洞口里面,静悄悄并无一人,就连地上的痕迹也是没有,见此情况警惕的走了进去。洞内宽敞如殿,干净舒适,是个躲风的好地方。

    此刻,听到有鸡的叫声由远而近。听到鸡叫声,逍遥一郎心情愉悦准备出去行动。即刻意识到,此处只有这么一个雪洞,说不定它们会进来。想此,他躲了起来。

    果然,雪山鸡惊慌的跑了进来。此鸡胜小,只有家鸡的一半大,全身白色羽毛似银装素裹,及其漂亮。

    逍遥一郎见到雪山鸡外表后为之惊叹,就想即刻抓住它。就在他准备出现时,又听到外面急速的声音就要即使而来,但是判断不出是什么动物发出的跑路声音。紧接着,一只小狐狸得意的追了进来。

    这只狐狸全身也是白色毛皮,不过它的尾巴有九条。见到这只狐狸,逍遥一郎简直不可思议,此种动物只有说书的夸夸其谈而已,没想到世间果真有这些家伙。今日所遇,着实让他大开眼界。

    雪山鸡跑,九尾狐追,看来这只雪山鸡命休矣。

    见到此种情况,逍遥一郎担心,雪山鸡被九尾狐所伤,于是果断的出现在它们后面,将它们的路封死了。这样,就可以达到保护雪山鸡的目的。九尾狐见到这样的场景,意识到危险正走向它,于是奋不顾身的跳跃反扑,想就此溜走。九尾狐这样的举动,逍遥一郎怎肯让它得逞。无论九尾狐再狡猾,也是无济于事,最终都被逍遥一郎节节制止。折腾了半个时辰后,九尾狐精疲力竭再也狂跳不起来了。它吸了几口气后,意外的爬在地上给逍遥一郎点头求饶。这样的举动,逍遥一郎很是稀奇,这样的举动,只有说书的讲过,今日不曾想,让自己遇到了。想到,此物乃世间灵物,不可乱杀。也罢,就放了它。于是自己站到了一边,给九尾狐让了一条道。此刻,九尾狐站立起身,嘴里发出吱吱声音,双爪靠拢又一次施了一礼后跑了。

    见此情况,逍遥一郎无不感叹。现在,就是抓捕雪山鸡的绝佳机会,于是向里面追去。

    雪洞不知是怎么样形成的深不可测,但是越往里越窄。这样的情况,逍遥一郎越是心欢,因为,雪山鸡无处可逃,可谓手到擒来。经过百米深的长跑,终于见到雪山鸡躲在雪洞边缘一动不动,绝望的看着逍遥一郎。

    看到雪山鸡的神情,逍遥一郎感觉到,这些野外东西莫非真是灵性从横,各个懂得悲欢离合,危机四伏的寓意。

    想此道:“雪山鸡,今日抓你,情非得已,要你,是去救命,请你谅解。”

    此话一出,雪山鸡好像听明白了话语,即刻闭上了眼睛,没有一丝挣扎之意。逍遥一郎见此情况真想一走了之,可是,他不能这样做,因为,两条人命再等着他去救,于是走了过去抓起了毫无抗拒的雪山鸡离开了雪山之巅,赶往天山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