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途中,蓝袍乌拿须托中毒快一个月了,所以近日身感不适,两眼偶尔发黑,头晕还恶心,没有一丝力气再走下去。

    说道:“两位姑娘,看来我的毒没法抑制了,再不能跟你们一起同行了。”

    公孙雯见此情况,心急如焚,希望尽快找到一家医馆。左右什么也没有,只是荒凉景色,无奈看看前方,见是快到镇子上了,说道:“老伯,你别担心,眼前就是一个镇子,到了那里,你的毒就有的解了。”

    蓝袍摇摇头道:“此毒在这里无药可解,除非到了砂教才行。如今距离砂教胜远,看来我命休矣。”

    雨露道:“你怎么知道前面镇子就没有能解这毒之高手,万事没有绝对的,去了就晓得了,老伯,别那么固执了,对自己有信心才是。”

    公孙雯看了雨露一眼,示意她说话不要太直板,这样,会让老伯误会的。掉转头说道:“老伯,我们去看看,说不定奇迹会发生的。”

    蓝袍见公孙雯恳求的表情后,觉得自己若是再不去就会显得太自私了。可是自己这样做,无非就是不想再连累她们了。但是自己就这样将她们推开,于心何忍,毕竟她们和自己经历过生死抉择。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他发现这两位姑娘的确仁慈。想此,就答应了她们去镇子上一走。

    “好吧,不过成功与否,我都会离开的。”

    公孙雯斩钉截铁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

    来到此镇,镇子上人烟稀少,就连做生意的小贩也没有几个。一连走了百米也没见到一家医馆。

    雨露道:“小姐,这是什么鬼地方,也太荒凉了,就连一棵像样的大树也没有,太精辟了。”

    公孙雯看到此景发愁道:“也许这里偏僻吧。”

    这个时候,路旁坐着一个女人,约莫四十出头五十不到,但看起来满脸春风,与她的年龄及不相符,好似三十过点。她的身旁立有一招牌,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让人看了赏心悦目、无不动心,是人都想跟进瞧瞧,但是街面宽大就是没有一人去。

    看到这样的招牌,公孙雯她们三人无不欢心。雨露念道:“解世间其毒,医天下怪病。毒圣。小姐,咱们真是好幸运呀,没想到此处真还有奇迹出现。大伯,你有救了。”蓝袍点点头道:“也许吧。不过江湖説士我们还得小心。”公孙雯道:“大伯,不管她有没有本事,我们试过才知呀,所以,我们不能妄下结论。走吧。”

    来到毒圣面前,坐在了已经摆好的凳子上面目盯毒圣。

    见到面前的病人,毒圣瞬间紧张起来。

    公孙雯见毒圣如此紧张,觉得此人好像见过此毒症状。问道:“毒圣如此紧张,是不是了解此毒?”

    毒圣没有回答,只是注视着面前的蓝袍。一会功夫问道:“你中此毒快有一月?而且恶心、头晕症状?”蓝袍点点头道:“的确如此。”毒圣问道:“什么地方?”蓝袍道:“在肃州砂教。”毒圣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说着从衣袖里面取出一粒药丸给了蓝袍道:“把它服下你的病情即刻可以得到缓解,不过此药丸不能将其毒性完全清除。”

    公孙雯听到毒圣的话,感觉到此人对砂教十分了解。问道:“听前辈之言,你似乎对砂教很是了解。”

    毒圣道:“非是。我只是一个行医救人之辈,所以,走遍大江南北,中华之事可以说知晓一二。因此,此毒对我来说也是知之胜少,至此,我只能将他毒性缓解但不能化解,还请见谅。”

    雨露道:“毒圣,你既然能让此毒缓解,一定就会有办法将它解毒的,我信你,毒圣前辈。”

    公孙雯道:“是呀,毒圣前辈,我求求你了。”

    毒圣沉默了一时道:“办法是有,只是我们在坐的无人能及。”

    公孙雯问道:“此事这么难吗?不过,我想知道。前辈,你就说吧。”

    毒圣道:“之所以能将此毒缓解而不能根治,原因就是少一味最主要的药材,那就是千年鱼尾石花。”

    “鱼尾石花?”听到这种花,公孙雯想起爹爹曾提起过,只是忘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依稀记得爹爹说过,此花只有在鬼谷出现过。今日听到毒圣提起,觉得好生惊奇,不由得叫出了声音。说道:“提起此花,听爹爹说过,鱼尾石花只有在鬼谷现过,其后无人得知。”

    “不错。当年为了能得到它,多少武林人士不惜生命刀枪相见,可惜,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没想到姑娘小小年纪,对武林奇事知之胜多,真是不简单。敢问家父何许人也?”毒圣彬彬有礼。

    公孙雯回礼道:“毒圣前辈客气了。家父公孙常胜。”

    “公孙常胜?奥,知晓。就是长圣教教主,看来你是他的女儿公孙雯了。”毒圣很有自信。

    听到毒圣的问答,公孙雯一时惊呆,没想到此人果然厉害。说道:“前辈真是神奇,令小女子佩服。”

    毒圣摇摇手道:“公孙姑娘不必如此,我之所以如此,都是听来的,不足为奇。”

    蓝袍觉得一时精神大振,摆摆胳膊觉得浑然有力道:“不管怎么说,今日解毒之事我还得谢谢你,授我一礼。”说着左胳膊靠腹部摆了姿势行了一礼。

    毒圣双手抱拳回一礼道:“济世救人乃功德无量,所以,这是我的本分,你不必谢我。我这里还有一粒药丸你带着,如果没有找到替代鱼尾石花的药草,两月后,你可将它服下,这样,你所中之毒就可延迟复发,快则一年有余。”说着将药丸给了蓝袍。

    蓝袍接过药丸将它放在了一个安全的对方,隐秘起来了。所以谁都不知道他藏哪了。

    蓝袍的毒已解,这样的结果令人鼓舞。

    公孙雯让雨露拿出银两给了毒圣道:“毒圣前辈,多谢解毒救人,这些是些散碎银两还请你笑纳。”

    毒圣看看白花花的银两推辞说道:“客气了。我是一个游散之人,所以,钱财对我来说如粪土,还请公孙姑娘收回。”

    公孙雯见此情况,更加佩服毒圣前辈道:“前辈果然是人间活菩萨,公孙雯再次谢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