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多么感人的一幕啊。”此时,从街头东边发出声音。

    这句话就是淮西三子所言,他们奉义泉之意找寻公孙雯的踪迹,今日,终于让他们找到了。声落,他们已经来到了毒圣面前。

    赖齐指着毒圣说道:“别在那卖狗皮膏药了,快滚开,不然让你皮开肉绽。”

    毒圣没有理睬赖齐,反而坐在了座位上看着赖齐的一举一动。

    黄水见此情况叫道:“死老婆子,我大哥让你快滚开,你聋了?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往前走去。

    蓝袍见到几个恶人都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之像,问道:“你们是何人,如此横行?”

    王玉打量蓝袍一番,见是大漠之人道:“没想到哪来的野幡子也敢这样对我们说话,看来真是活腻了。”说着挥起索命剑刺向蓝袍。

    见此情况,蓝袍毫不犹豫挥动弯刀相对。十几招过后,王玉明显不是蓝袍的对手。蓝袍瞅准机会,左手将王玉的右胳膊控制,右手挥刀即刻砍向王玉的左胳膊。眼看目的就要实现,黄水的砍命斧向他左侧砍去。此招非常狠毒,要是中了,蓝袍无疑命丧。

    公孙雯见此险情,立刻挥剑应战黄水,但是,公孙雯的武艺太差了,根本造不成黄水进攻的绊脚石,一点威胁都没有。只见她的剑和斧头相对,她的胳膊一时间感觉麻木,不知不觉掉了剑,自己也倒在了地上。虽然公孙雯由此倒地,但是给了蓝袍防备的机会。

    蓝袍见到公孙雯为了给自己解危,差些受伤,因此自己才有防备之时,躲过了黄水一击,可是由此一举,王玉也躲过了一劫。他见蓝袍松动手臂之机,趁机跑了回来免遭断臂之灾。

    王玉狼狈道:“大哥,这个家伙不好对付,要不我们一起用功将他们震死。”黄水道:“这招中用,省去好多事。”赖齐道:“如此一来,公孙姑娘怎么办?”黄水道:“这个好办,我们只是将他们震晕即刻,然后将他们该杀的杀算是了事了,随后带走公孙雯就好,这样,我们也就顺利完成任务了。”

    淮西三子议论一时后决定计划开始。

    即刻,赤笑功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刺得公孙雯她们的耳朵极度难受,接着脑袋疼痛。

    蓝袍听到此功后,他也没有应对之策,无奈,只好提气运功顶住来犯之音。但是,他的内力只能抵御一时,因为,身受之毒使他无法将内力发挥到界无止境。此而,此功很快就将他的护体内功攻击成功,接着,脑袋闷胀发疼。

    然而,毒圣安然无恙的坐在椅子上,姿势依旧,注视着他们。

    这个时候的三恶瞧见毒圣并无大碍,开始心中发紧,心问: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的赤笑功对她毫无伤害,难道她懂得赤笑功的内功心法?再看看公孙雯的样子,三恶觉得再不能发功下去,否则,公孙雯必定会受到伤害,到时,徒弟会责怪的。想此,他们收功了。

    在收功之时,赖齐示意落功时,即刻将公孙雯夺回一走了之。就在他们行动极快之时,毒圣从椅子上跃起来到了公孙雯面前。幻影般摆动双臂,两只手灵巧的上下移动,忽左忽右,忽有忽无。

    然,这些招数对于三恶来说,面前这个妇人就是站立不稳,没什么本事。出于小心谨慎,他们还是抡起家伙胆大的进行。然,他们的判断完完全全的错误。还没等他们的兵器挥动而下之时,他们已经被打中招,一个个毫无抵抗的倒出十几米远。

    倒地的三恶,这个时侯他们才明白,原来,对方的速度不是慢,而是快的几乎是一招形样,所以,妇人刚才的样子不是站不稳,而是发招姿势如此。想此,他们已经木然了,不知所措。

    毒圣转身扶起众人后问道:“你们没大碍吧?”

    公孙雯见毒圣安然无恙,料想到,一定是她又一次救了她们谢道:“多谢前辈再次救命之恩。”

    蓝袍行大漠礼道:“没想到今日尽然是你两次相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毒圣道:“你们不必这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我们每个武林子弟都应该做到的。”

    三恶爬起来后,觉得身体并无大碍,算是没有一点伤害。赖齐问道:“敢问你是哪路神仙?可否留个名号,日后见了好有个称谓。”

    毒圣冷声道:“你们淮西三子原本是四子,只因行为不端去了一子,而今,还不知悔改依然无恶不做、罪恶滔天。今日,本想给你们些教训,但是,本圣今日心情好,就给你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我就不再惩罚与你们,希望你们今后好自为知。”

    见对方晓得自己的底细,三恶再没有说什么,于是见好就收。但是,公孙雯就在眼前,可是他们无能无力,只好再作打算。即刻,一溜烟跑了。

    公孙雯见此情况感慨道:“前辈果然厉害,真不愧标语一出,********。”雨露道:“对呀,毒圣前辈,你就是厉害。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不知可否?”毒圣道:“但说无妨。”雨露道:“前辈,我觉的,这个标语上的名字一定不是你的真名,所以我想知道你的姓名,不知前辈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其实我们大家都想知晓。”毒圣犹豫一时说道:“这个问题我还是不回答了,你们就称呼我毒圣就好。如若有缘,我会告诉你们的。”

    这样的回答,大家就再没有追问为什么,只是大家点点头表示同意这个观点。

    蓝袍道:“公孙姑娘,刚才我说过,不管我的伤势如何,我们就此别过,所以,我想我是离开的时候了。”公孙雯道:“如果老伯执意要离开,公孙雯也只有预祝老伯身体早日见好,希望再见。”蓝袍道:“好的,希望再有缘。”转身对毒圣说道:“多谢,我这就告辞了。”公孙雯又问道:“不知老伯去往何处?是否回大漠?”蓝袍摇摇头道:“如今我无脸再回大漠,好了各位,珍重。”话落,步步远去。

    看着蓝袍的离开,雨露问道:“小姐,我们现在该去哪?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公孙雯对于这个问题,很是明确回答道:“你难道忘了,我们要去少林寺的。”雨露拍拍自己脑袋说道:“看我。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呀,够凄凉的。毒圣前辈,你告诉我们吧。”

    毒圣听了她们话语后,说道:“原来二位是去往少林寺的,恩,路是行对了。此处小镇叫岳华镇,以岳性为主,此而起名曰岳华。此镇以前很是热闹、繁华,由于盗匪出没,所以就变成了这副模样,荒凉人稀。”

    公孙雯道:“既然如此,听前辈之言,在此也是住了好长时间了,敢问前辈为何在此久居呢?”

    毒圣走了几步,欲言又止,似乎有难言之隐。

    公孙雯见毒圣的表情后裁断,前辈定是一世武林高手,除非有要事所在,不然,定不会留此荒凉之处。想此道:“前辈,既然你有隐情,那我们就不再问起。此时已是午时,看来我们也该上路了,就此别过前辈了,保重。”

    毒圣道:“好的,希望你们一路顺风,早日到达少林寺。保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