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一郎带着雪山鸡一口气赶到了天山,想找到秦玉地问问,此雪山鸡是煮着吃还是只要血,但是找了好半天就是不见人,于是一个人来到了雷行和华宇房间。(书=-屋*0小-}说-+网)见到雷行和华宇脸色苍白,心知他们毒气已攻心脉,看来吃雪山鸡的概率成零,想此,他立即将雪山鸡的腿部动脉刺破将血点点滴滴喂给了他们。一个时辰后,雷行和华宇的气色得到好转,渐渐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这样的情况,逍遥一郎很是开心,因为他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问道:“两位,你们现在的感觉是不是精神好多了?”

    雷行见到逍遥一郎满头是汗,知道他是好忙了一阵子。说道:“看把你忙的。”说着,慢慢挺起身榜想做起来。

    逍遥一郎明白雷行的举动,上前扶住雷行坐了起来。道:“要是身体软,就不要起来,还是躺着吧。”雷行气虚道:“没事。”

    华宇见雷行坐立也是按耐不住自己想坐起。逍遥一郎也将他扶起坐立。

    这个时候,天山客和温怀玉也赶到了,见雷行和华宇气色好转心生愉悦。看到逍遥一郎在一旁服侍他俩,即刻明白逍遥一郎去雪山一切顺利,而且已经将雪山鸡血给他们服下了,看来雪山鸡的确有化毒温补奇效。

    说道:“逍遥公子果然生手了得,令我佩服,真是有劳了。”

    逍遥一郎道:“冯掌门说这话就有些客气了,在下只是尽微薄之力而已,冯掌门不必言谢。”说着看了温怀玉一眼道:“冯掌门,这位是?”

    不等天山客开口说话,温怀玉双手抱拳表示见礼道:“我叫温怀玉,见过逍遥公子。”

    逍遥一郎回礼道:“我叫逍遥一郎,见过温兄弟。幸会。”

    看着逍遥一郎,温怀玉对他的相貌觉得大致和白衣郎君有八分相,心中不由的就有一个问题接连而生。问道:“逍遥公子,不知你可否认识白公子?就是白衣郎君。”

    对于温怀玉的问题,逍遥一郎自然是不知道,感觉一头雾水。回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

    温怀玉只是失望的奥了一声。

    逍遥一郎问道:“冯掌门,此次砂教取解药可否顺利?”

    天山客道:“不顺利。此去千里砂教,真是千辛万苦,真是一言难尽啊。”

    逍遥一郎问道:“这么说,解药没有取得?”

    天山客叹口气道:“解药是拿回来了,不过,此药不是砂教所取。”

    听到天山客之言,逍遥一郎越是糊涂了问道:“此话怎讲?”

    待天山客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后,逍遥一郎感慨道:“前辈们辛苦了,好在现在手上有解药,也算是值了。”

    温怀玉生气道:“可惜我没能将那魔女刺杀,真是悔亦。”

    逍遥一郎心平气和说道:“万事皆有定数,看来时机未到。”

    天山客打断他们话道:“看来雷行和华宇病情大为好转,我们总算可以安心了。两位,舟车劳顿的,你们还是休息一下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逍遥一郎道:“还是我来吧,你们刚经过一场大战挺累的。”

    天山客道:“不累,那只是活动一下胫骨而已。好了,你就别争了,我来照看就好,去吧。”

    无奈,他们只好依了天山客。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秦玉地抱着骄梓进来了。见到众人有说,再看雷行和华宇气色好转,心中明白,他们此次任务顺利的完成了。

    道:“各位,想必你们来时已早。”

    天山客道:“我也是刚来,倒是逍遥一郎早到了。”

    秦玉地道:“不愧是血气方刚啊,有胆有识。对了,你走时我忘了告诉你,雪山鸡极富灵性,你要对它说明原因,它就会任你抓捕,否则,你是无法抓捕到它的。见雷行和华宇气色恢复,看来你是将雪山鸡血已经让他们喝了。不过我好生疑虑,不由问你,你用什么办法将它拿下的?”

    逍遥一郎将经过说了一遍后,大家都是惊讶和奇怪。

    温怀玉道:“没想到世间真有九尾灵狐。”

    秦玉地道:“这不算什么。其实,人间流传的生态信息,其实都有它的定性。罢了,我们不说这些了。”

    天山客道:“秦兄,刚才我叫人前去找你,回来人报,说是你出去了。”

    秦玉地看看怀里的骄梓道:“是呀,刚才骄梓哭得不停,无奈我就跑了几个山头,才将他哄睡,你们瞧,他睡得真香。”

    天山客点点头表示理解。

    秦玉地道:”你们几位多日辛苦,就不要在此守着,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大家放心的去吧。”说着他看看温怀玉道:“这位是那方才俊?”温怀玉即刻施礼道:“在下温怀玉,见过秦前辈。”秦玉地道:“不必多礼,看你伤势还未痊愈,应去休息,去吧,好好休息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