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峰从甘州往回赶,一路慢走,思索回去怎样应付义泉。此贼狡猾成性,稍不留神就会走进他的圈套,所以得有一个适当的理由。霍尖见师傅愁眉苦脸想事,自己感觉此事不用发愁,万事皆有六门约的人给我们撑腰。问道:“师傅,莫不是你还在担心义泉那个奸贼?”奉峰道:“何尝不是。此贼反复无常,我担心这次之事如没有个完美解释,他会怀疑的,那时,一切都会前功尽弃的。”霍尖想想说道:“也是奥。不如这样,师傅,我倒有一计不知可否?”奉峰急道:“有什么计策快说别磨叽。”霍尖道:“索性我们给他这么说,砂教不吃联盟这套。就是说砂教教主沙里飞目中无人、欺人太甚之类的话就好,还说义泉何许人也,也敢高攀砂教真是自不量力。”

    听后霍尖之言,奉峰觉得此计胜好,就这么办。

    半个月的路程后,他们终于回到中山寨了。回寨消息理所应当的有小卒禀报了义泉。来到中山寨议事大厅,奉峰心平如镜,一点慌张之意都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一幅严肃之像。见到高高在上,威武不屈的义泉,心中骂道:好个贼头,看你还能嚣张几日。但是为了大局着想,只能对义泉像狗一样摇尾乞怜。

    行礼说道:“寨主神武。”

    义泉见奉峰回来,迫切晓得与砂教联盟之事进展如何,问道:“奉护法,此次西行,事情办的可顺利?”

    奉峰道:“回禀寨主,此事恐怕有些麻烦。”

    义泉迫不及待道:“麻烦?此话怎讲,快快说来。”

    奉峰若无其事、废话连天道:“一路走去,才知哪个沙里飞着实厉害,传闻洞天入地、无所不能。到了砂教见此人后果不其然,非常的令人大吃一惊;此人头大嘴小脸面光滑没有一点毛呈现在面部。待我开门见山的把寨主你所嘱托之事告知他时,他一丝考虑之意都没有就说:中山寨这个小小寨子,也配与我们联盟,真是笑话。要合作也可以,除非先拿黄金万两,美女百人,否则免谈。他还说、、、、、、”

    义泉打断话头问道:“还说什么?”

    奉峰道:“霸的江湖岂是容易之事?武林中人才辈出,各个武艺超群,武功深不可测,这些人岂是坐视不理之人?他奉劝你,不要犯众怒。另外,此事就算成功,他也捞不到好处,所以,他不会劳民伤财的。”

    义泉怒道:“好个沙里飞,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尽然和我讲上条件了。他什么东西,敢来教训老子,真是不给他些颜色瞧瞧,他还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过几日,我就亲帅大军踏破砂教,报侮辱之仇,如若不然,今后怎么在江湖上混。”

    奉峰阳奉阴违道:“寨主英明。”

    义泉道:“护法听令:五日后集合众弟子,讨伐砂教。”

    听到这样的命令,奉峰觉得此事不妥,得想办法阻止才是,因为这样一来,义泉不在,六门约的人要是赶来,岂不规划的一切都会成东流水。说道:“五日后恐怕急了一点。寨主,由于中山寨的人马都是以新人较多,所以,看起来气势恢宏,但战斗力太弱,何况千山万水之距,请寨主三思。”

    义泉对奉峰之言极为恼怒,但是考虑到实质性问题后,觉得奉峰所言有理。说道:“依你之言,此事应该怎么办才妥?”

    奉峰道:“依我之意,我们先将人们调集,待他们经过层层严关之后再上战场,那时,我们就会不费吹灰之力将其摧毁。”

    义泉虽然对奉峰的作为有所怀疑,但是他一时无法猜测出奉峰的用意,因为,奉峰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即使是这样,义泉对奉峰的今日反常举动有所留意。不过,他没有即刻责问奉峰,因为,他觉得此人再是何等厉害,在他眼里也不会掀起任何风浪的。只好说道:“也好,就依护法。”

    夜晚三更,奉峰溜到了岳海房间里,见岳海还没有睡而是独自一人饮酒。生气道:“好个没用的东西,就知道整天喝酒,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了,也该醒醒了。”说着就岳海手里的酒壶截了过来。

    岳海似醉非醉道:“醒,醒,醒什么醒,这样岂不更好,无忧无虑多好。给我,把酒壶给我,我还要喝。”

    奉峰骂道:“真是无药可解。”

    话虽这样说,奉峰心中明白。是呀,现在中山寨这样的局势给谁都会整天酩酊大醉、借酒消愁的。造成如此的现状,他们的责任无可推卸。想此,轻声道:“岳海,我们的机会来了?”

    岳海听到这样的消息,冥笑了几声道:“机会?我们现在无依无靠,就像被困的小鸟,何来机会一说,真是痴人说梦。大护法,别天真了。”

    奉峰见岳海置之不理,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哪有说笑。”

    岳海听到这样话,似乎有些清醒,感觉到大护法是认真的。

    奉峰又道:“自你懂事以来,我什么时候说过没有把握的话了。”

    听到这句话,岳海感到这句话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近。是呀,他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他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年,他才十岁,奉峰领着他东奔西跑,答应他的事从不荒废,定是一一实现。想此,猛然精神大振、直立身躯道:“奉峰叔,我信你,你快说,什么消息。”

    奉峰将遇到六门约的事情轻声告诉岳海后,说道:“这回你总该晓得了什么机会了吧。”

    岳海点点头道:“原来如此,真是太好了,如若成功,我们从此就跳出火海了。可是,我还是担心,事情会有那么顺利吗?”

    奉峰道:“只要有机会,我们就得拼一把,否则,你我终身暗无天日。”

    岳海道:“奉峰叔,你准备怎么办?”

    奉峰想一时,看着岳海。

    岳海见他那眼光里面藏着为难之意。看到如此为难,想必他的主意也是情非得已,也就是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大护法不会有这样的表情。道:“奉峰叔,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奉峰问道:“我走这几日,哪几个恶人在吗?”

    岳海道:“前些日子,我听小徒说,易亮中毒死了,按日子算,他们应该在。”

    奉峰道:“他们在就好,可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