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海道:“听奉峰叔之言,看来是胸有成竹,事在必行了。(书^屋*小}说+网)”

    奉峰毫不夸张道:“为了迎接新的一天,我决定给义泉狗贼一个见面礼。”

    岳海不明白奉峰之意问道:“此话怎讲?”

    奉峰道:“就是将耿立师兄从石牢放出来,将现在的形式给他说清楚,要他给义泉狗贼些下马威。不管成功与否,我们都会给与他自由。这样,我们就理所应当的将他释放。当然了,师傅给了他教训,都这么些年了,我想也该是让他恢复自由了。”

    岳海思量一番说道:“至于耿立之事,我不是很清楚,如果奉峰叔觉得可行就好,我大力支持你。不过我想知道耿立是因为什么事被师宗囚禁的,奉峰叔,你能告诉我吗?”

    奉峰叹口气道:“此话说起来一句两句是说不清楚的,罢了,日后我在慢慢告诉你吧。”

    岳海遗憾的点点头道:“好吧,你现在怎么办?什么时候动手?”

    奉峰道:“越快越好,所以,我即刻动身。”

    岳海道:“我也去见见耿立可否?”

    奉峰答应了岳海的请求,两人同往后山石洞。

    石洞之处,路途艰难。

    翻过一座山峰后见到一根铁链,这跟铁链就是通往石洞的必经之路。铁链在两山腰链接,所以距离地面形成万丈深渊。

    岳海见此情况说道:“奉峰叔,这么隐蔽之处是何人所建?”

    奉峰道:“当然是师傅的杰作。原本这石洞是师傅的修为之地,为了让耿立闭门思过,所以师傅特选了此处。”

    岳海听得津津乐道道:“原来是这样。”

    奉峰道:“我们趁月色越过去吧,不要在此处耽误时辰。”

    说着拉着岳海似蜻蜓点水般顺着铁链一跃而过。

    走进山洞,里面静悄悄一般,偶尔能听到水滴答的声音不断。他们走了几十步,就听到有人扯着不清亮的声音叫道:“这么些年了终于有人来了。”

    声音由远而近,但能判断出声音是那么凄凉,而且包含着希望之音。

    岳海终于见到被关押的耿立,一眼看去,似乎使岳海有些恐惧。因为耿立头发乱蓬,衣衫褴褛,光着两个大脚板满地转悠。他的面前有铁柱形成监狱,使他无法穿越。他只能死死抓住铁柱叫道:“你们是不是来放我出去的?奉峰师弟,是不是?”

    奉峰看到耿立快要发疯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是呀,是个人被关十几年都会如此的。说道:“师兄,你想出来眼前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不知你愿不愿意尝试?”

    耿立听到这个消息,那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当然不容错过,迫不及待道:“师弟你快说,什么机会?”

    奉峰毫不犹豫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道:“师兄,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你可愿意教训他们?”

    耿立嘴里嘟喃道:“原来师傅他失踪了。”叨念着表情很是伤悲。伤心过后,即刻精神道:“这个义泉何许人也?中山寨奇耻大辱,我要和他一叫高低,气死我了。”

    奉峰对耿立的为人品质十分清楚,所以没有丝毫质疑的必要。只要他答应的事情就不会言而无信,失信于人。再着,刚才所见耿立流泪足以证明他已知悔意,看来真心悔过。

    “师兄真是忘了,义泉这个人你怎么就不记得呢?”

    听到奉峰之言,耿立似乎记起道:“难道他是小绺子?”

    “不错,就是这个畜生。”岳海气愤说道。

    耿立见是陌生人问道:“你是何人?”

    岳海抱拳行礼道:“我是岳海,见过耿立叔叔。”

    听到这样亲切的称呼,耿立心中十分温暖。

    奉峰道:“这就是我们的新寨主。师兄,我这就放你出来。”说着从绣衣口袋里面取出钥匙打开了紧闭的铁门。

    耿立迫不及待的出了铁门,害怕奉峰反悔,所以一出铁门就躲着远远的。说道:“我们还是即刻离开这吧。”说着向山洞口跑去。

    奉峰见此情况叫道:“耿师兄你这是去哪?”

    耿立头也不回道:“我去找义泉算账。”

    奉峰急道:“耿师兄,你先别急着去,否则,你会没命的。站住,听我详细说来,再作打算。”

    耿立没有理会奉峰一溜烟跑了。

    岳海见此情况说道:“奉峰叔,他是不是胆怯跑了?”

    奉峰道:“不会的,我现在担心他这样毫无防备的去,只能是以卵击石,性命堪忧。不行,我们的前去与他好好计划一番才是。”

    话落,两人急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