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立心生怨气,径直来到寨主大院内叫道:“小绺子,给我滚出来,你这个王八蛋,中山寨的败类。”

    义泉被愤怒的叫声吵醒气的额头生烟破门而出。见到一个蓬头盖脸的怪人乱叫自己的小名,想到此人自己一定认识。说道:“你是何人?敢在此大呼小叫,也不怕闪了舌头。”

    耿立斜着眼从那头发缝隙见到义泉说道:“小子,你连你叔叔都不认识了,真是个狼心狗肺之辈,怪不得专做欺师灭祖之事。”

    义泉对来人蓬头盖脸的数落,心中似乎晓得此人是谁,所以没有太过生气。说道:“你莫非就是失踪多年的耿立叔叔吧,看我,都不敢相认你。不过话说回来,耿立叔,你这是什么打扮,好生奇怪,难怪我都认不出你。”

    耿立生气道:“看来小子还认识我,你就好办。”

    义泉对耿立的言语不是太懂问道:“好办是指?”

    耿立道:“你是聪明人,即刻滚蛋离开中山寨,我就与你不算以往的恩恩怨怨,否则命归西山,让你魂飞魄散。”

    听到这样的话语,义泉还是稳若泰山,丝毫没有胆怯之意。对耿立之态度反之欣赏道:“耿立叔今日脾气真是不小,但是你此刻来之算是迟到了,所以你说的那些话已经毫无意义。说实话,我在计划夺取中山寨之时,在我的预料当中,应该继承中山寨寨主人选就是你,可惜那日不是你,如若那****在,今夜,我们也就不必在此多此一举了。”

    耿立气急败坏道:“那你还等什么,来吧。”说着挥动他那好久不锻炼的胳膊大打出手。

    耿立的招式在义泉看来真是张牙舞爪,乱抓一通毫无规律可言,但是有一点,义泉深知,此人这些年没有他的消息,今日凸显肯定有原因,于是提高警惕应对耿立。

    义泉跟他的四位师傅所学的武功使出对于耿立而言毫无威胁,所以招招被解,式式化消。对这样的结果,义泉很是惊讶,因为这样的局面是他意想不到的,此而大吃一惊。

    “你这是什么招式?完全不是中山寨武功。”

    “哼哼,害怕了吧?好吧,我就告诉你这是什么武功。此功就是赫赫有名的龙腾手,现在知道了吧?”

    义泉镇定道:“原来如此,不过我不认为此龙腾手赫赫有名,因为他根本不值一提。”

    “什么?我看你是不见黄河不死心。看招。”|

    在耿立洋洋得意为自己所创武功夸耀之时,义泉已经用功提气将绿魔大法使出,就想一招将耿立击毙。果不然,耿立为轻敌付出了代价。

    就在耿立再次出手之时,义泉的双眼发出的绿光击倒了耿立。随即,在院落内的小徒一拥而上想制服耿立,一时,千道兵器压制而去。耿立见此情况,来了一招化地旋风,就地成旋风力大无比将围来的小徒一哄而散,自己也借机逃走了。因为,身受之伤的感觉告诉他,他不能在此长留,因为有中毒之像。

    看着远离的耿立,义泉联想到了奉峰和岳海,但是无凭无据,只好来日方长还怕没有证据一说。想此说道:“别追了。”

    奉峰和岳海显然来迟,他们来时,耿立和义泉已经交上手了,只好躲在僻静出观望,希望有出手之机。但是义泉的绿魔大法实在是厉害,只有祈福耿立能躲过魔爪。还好,耿立逃走了,他俩也放松了一口气回房休息了。

    第二日,义泉命人将岳海、奉峰叫来,奉峰道:“不知寨主急着唤我来所为何事?”

    义泉从头到脚,上下左右看了一遍奉峰,然后用那鄙视的目光道:“要你办件小事都办不好,你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听到此话,奉峰明白,这是义泉在找自己麻烦。即刻想到应该找个理由说服他,否则,昨夜事情败露。另,里应外合之事难以实现,这样,消灭义泉就会前功尽弃。

    道:“寨主,你说什么,我好像不太明白,还请寨主明示。”

    义泉道:“明知故问。我问你,昨夜耿立之事,是不是你们所为?”

    奉峰所虑是正确的,道:“寨主,昨夜之事今日起床有耳闻,至于耿立来犯,我们的确不知,还请寨主明察。”

    岳海搭言道:“对呀寨主,我们也是今日清晨所知,绝无半点谎言。”

    义泉看着他们二人的表情,心中觉得此二人心机深刻,问是问不到什么情况的,于是放长线钓大鱼。道:“既然如此,此事我就不再追究了,今后,还请二位为了中山寨的安危辛苦了。”

    奉峰问道:“寨主之意是让我们夜里巡回是吧?”

    义泉点点头道:“正是。”

    奉峰、岳海领命道:“一定完成任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