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此时的天气无比闷热,六门约的人也是赶到了中山寨附近,就等奉峰的消息。

    而此刻,一个走路不稳、衣服破烂、看不见脸的人,慢慢接近他们,此人不知什么原因,昏昏沉沉的跌倒在他们面前。见此情况,子云子赶忙拉起胳膊号脉后得知是被人所伤而且中毒了,但是说不出来是什么毒。见他胳膊有血迹,扒开衣服瞧去,看到肌肉成黑绿色正在快速腐烂,不时还发出一股恶臭,这样的伤势众人无所得知。按此刻病症分析猜想,有可能是中了绿魔大法掌所致。

    子云子道:“如果此毒就是绿魔大法之毒,那么此人肯定与义泉教练过。可惜,我们还没人能解其毒。”

    上官一道:“此人污垢成疾,看来被关押许久,看来与中山寨有关联,可惜不知道他是谁。”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奉峰及时赶到,见耿立在此昏迷不醒,立刻扶起耿立叫道:“师兄,你醒醒。”

    无己老人道:“原来你认识他,他是谁?为何成这样?”

    奉峰将昨夜之事诉说了一遍后,求道:“各位,你们想想办法救救我的师兄吧。”

    无己老人道:“不是我们不出手相救,而是我们无能为力。看他伤势,毒已攻心,所以,我们没有回天乏术之力了,还请节哀。”

    奉峰哭道:“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自作主张,师兄你就不会这样了、、、、、、”

    清苦大师道:“施主,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便。对了,义泉此贼可有怀疑?”

    奉峰道:“应该没有察觉吧。”

    这样的回答众人都是十分满意。

    这个时候,远处露出了两个人头,原来,奉峰的行动早已被人盯梢,看来义泉已经有防备。此刻,无论无何不能让盯梢趟子回去报信,否则艰难重组。想此,子云子大跨步跃去,想一网打尽,但是,由于地界的原因,抓住了一个,一个还是跑了。

    无己老人道:“事不宜迟,我们即刻上山。”

    跑回的小徒连滚带爬报道:“寨主,大事不好了。”义泉见小徒狼狈样生气道:“什么事,这么慌张?”小徒道:“寨主,不好了,大护法带着一群人上山来了。”

    听到这样消息,经过耿立之事,义泉早有猜想,所以对此事的发生,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但不知他带来的人是敌还是友?自语道:自从他回来,我就觉得他形迹可疑,完全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果然不出我所料,尽然违背寨规擅自行动,真是好大的胆。“传我命令,严守上山路口,以防闲杂人等上山。”

    白衣郎君一伙来到中山寨门口,守卫明显增多,戒备森严,而且各个手提兵器都恨警惕。

    奉峰上前一步道:“今日为何突增守卫?”

    守卫见是大护法领着一群老少抱拳见礼道:“恭迎护法。是这样的,寨主临时吩咐的。”说着看了其他人道:“大护法,他们是何许人也?”

    听到这样的消息,奉峰明白,贼头已有防备。轻轻奥了一声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好了,我们这就进去了,你们辛苦了。”

    就在奉峰一伙大踏步进去,此刻从里面冲出一人来,他就是刚才盯梢跑回来的哪个人。

    奉峰见到此人道:“罗四,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四耀武扬威站在奉峰面前道:“大护法,他们是什么人?你好大的狗胆,敢带陌生人进寨,你活得不耐烦了?”

    罗四是义泉得意的心腹,看他样子就得知义泉已知此事。但听言语分析,他们还不知来人的底细。这样的结果对自己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义泉还不知真正意图。于是冷言道:“原来是你这个马屁精,我该是谁呢,大惊小怪的。”

    罗四对奉峰的话语生气道:“大护法,少来废话了。快说,他们都是什么人?”

    奉峰道:“他们都是武林贵客,想来我们中山寨做客。由于我在半路遇到他们,事出突然,我就带他们来了,进去再禀报寨主不迟。”

    话落,就开始行路,但被罗四拦住道:“事情还没有说清楚急着干嘛去?”

    奉峰对罗四的行为不耐烦了,因为他急着去见岳海,告诉他一切按计划行动。想到岳海突然间又想到他的安全,问道:“岳总管现在干什么?”

    罗四没好气回道:“他还能干什么,整天的呼呼大觉,”

    听到岳海在睡觉,不由得生气,心中骂道:真是个活宝,都什么时候了还能睡得着。

    这时,罗四看奉峰发呆大声叫道:“大护法,你说话呀?你哑巴了。”

    奉峰此时已怒,在罗四毫无防备之时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罗四随即倒地口吐鲜血当场身亡。

    门口的守卫见此情景都没有言语,都觉得这应该是他的下场。因为罗四借义泉之威作威作福多日,众人对他的行为极为不满,这样的结局,大家都是欢欣鼓舞,所以没人理睬。

    奉峰道:“将这个东西给我扔到山下去喂狗。”

    守卫齐心协力抬着罗四扔下了悬崖。

    众人此刻顺理成章的大摇大摆走进了中山寨,一切按原计划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