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峰来到岳海房间见他走来走去问道:“你在干什么?”岳海见是奉峰,看到他,他那份担心即刻消失,问道:“奉峰叔,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急死我了。”奉峰道:“虽然有些小插曲,但事情算是一切顺利,我们一切按原计划行动。”岳海听到此消息,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喜悦道:“我即刻去召唤中山寨大小头目,让他们按原计划行动。”

    岳海的传令兵意义传达,自己只身一人来到了中山寨议事厅见义泉。

    义泉高高在上丝毫没有半点戒备,反而自信心十足问道:“你来的真是时候,听罗四说,奉峰带来了好几个陌生人不知你可晓得?”岳海道:“我正是为此事而来。”义泉道:“看来你的消息挺灵通的嘛,说说看,奉峰这次行为我该如何处理?”岳海毫无思绪道:“严惩不贷。”

    义泉对岳海之言似乎半信半疑,因为他俩的关系谁人不晓,这样的话从他口出谁人能信?所以,可信度只是百分之零罢了。不管怎么说,他能说出此话,算是对自己的一点尊重。道:“依你之言,该如何解决眼前之举?”

    岳海感觉到义泉对自己没有了戒心道:“以我之言,我们即刻召集中山寨所有弟子在平台集合。目的有二。一,可防御外来势力侵犯,二,可将奉峰一度抓起严惩。寨主,这就是在下计策,你看可行?”义泉思量一时道:“为今之计这也算是一条计策,虽然没必要这样办,不过这样也好,搓搓他们棱角也好。行,就这样办吧。”

    工夫不大,中山寨弟子齐聚平台。看到上千的弟子,岳海心中大悦,因为他的第一步计划就这样开始进行了,而且很是顺利,看来天时地利人和都向着他。

    奉峰见时机已成熟来到人前面说道:“众位弟兄,今日召集大家,是有一事想让大家知晓,那就是,你们难道忘了吗?这个魔头是怎么当上寨主的吗?自从他得到寨主之位后,奸淫掳掠,无恶不做,干尽了坏事。此而,堂堂武林之秀就这样蒙受奇耻大辱。今日,就是我们拔除这个祸害的时候到了,兄弟们,我们还等什么呀!”

    没等小徒开口,从空中飘来一人影他就是义泉,立在中山寨的旗杆顶头。旗杆足有百米高,义泉就在上面,从下看上面有如旗杆加了个帽,所以没有人一时间找到他。

    “没想到呀,我可真小看你了,厉害。”

    岳海东张西望没有见到人影,只是听到话音。

    声音又来:“别找了,我现在还不想要你命,所以,就不下去见你。”

    岳海叫道:“你这个贼头,你快出来,躲躲藏藏的算什么?缩头乌龟。”

    “你骂吧,反正我又听不到,不过我告诉你,我在你面前时你就是死尸一具,记着我的话。”

    “魔头,你快出来,我要活剐了你,我要和你决一死战,你快出来。”岳海怒吼着。

    “吆喝,这么心急,不过我劝你还是稍安勿躁,因为我要等那班混蛋的到来,也好一网打尽。至于你嘛,你不要着急,呆会,自然会有人收拾你的。徒儿们,快将他们拿下。”

    中山寨的弟子听到命令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执行,因为他们只能听到义泉的声音而不见人影,就如神龙不见其首,就此判断义泉武功非凡,但他一人难敌四手。面对如此的场面,中山寨的弟子们很难抉择,要不要将面前之人拿下?因为双方的势力旗鼓相当。于是他们选择了等待,准备追随红方。

    义泉见没人动手,叫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快将这两个叛徒抓起来就地正法。”

    这样的严重语气,似乎义泉大惊失色,因为这样的结局令他无法置信,所以有些措手不及。

    岳海见弟兄们没有听义泉的招唤心感欣慰。说道:“各位兄弟,你们再不要被这个贼头迷惑,刚才奉峰大护法已经将事情说的一清二楚了。为了将这个魔头出去,我们特意将六门约的人请来了,今日就是他的死期。兄弟们,我们要匡扶正义,所以联起手来齐心协力将这个魔头铲除才是。”

    听到这样的消息,众人议论纷纷。如果事实当真如此,各个表态义不容辞消灭此贼,为武林除害。

    有人问道:“岳海寨主,六门约的人在哪?”

    还不等岳海回答,子云子一伙施展轻功来到了众人面前。见到六门约的武林高手,各个欢欣鼓舞、斗志飞扬。齐呼“跟贼头血拼到底。”于是各个手挥刀枪准备冲进大堂将义泉砍为肉泥。待他们跑进大堂时却不见义泉。

    淮西三子听到叫声后都跑了过来,于是走进大堂见义泉,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却不想见到中山寨的弟子们手举刀枪杀声震天。

    中山寨的弟子们见到淮西三子后也是极为愤怒,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向他们。淮西三子还没有理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被追杀。

    黄水说道:“他们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吃错药了。”王玉道:“看他们来势汹汹,定是发生了大事件。”赖齐道:“看来局势对我们极为不利,瞧,咱们的好徒儿都不在。”黄水道:“即然这样,还等什么?为了尽早结束战斗还是运功将他们震伤,这样我们就可以离开这了,否则后果难料。”

    赤笑功的威力对于中山寨的弟子来说自然是锐不可挡,所以听到笑声后,各个脑袋有如针刺一般疼痛难忍,接着抱着头口吐鲜血倒地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