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和六门约的人一直在外面守着,因为他们早就晓得义泉的所在之处,就等机会的到来。

    岳海见弟子们冲向大堂,但是没有阻止他们,因为人多反而会给义泉逃走的可乘之机。即使是这样,仍然还有几百人在平台之上。

    此时,声音又来。“好,你们既然不听我的,那我只好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声落,只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紧接着噼里啪啦的声响之后,只见众人惨叫着倒下,胸口无名炸裂,鲜血直流而亡。

    待岳海看清楚来人是谁,他已经面临危险。只见一只发绿的手掌袭击而来直至胸口。

    对于义泉的行动,六门约的人一直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对于他的来袭武功都已知晓是绿魔大法早有预防。

    见到岳海有生命危险,上官一飞身上前来几招青雀功想以快治敌。挡去义泉来袭之掌后,义泉就地来几个后空翻跳跃几十米远立稳脚跟说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幸会幸会。”

    无己老人上前一步说道:“幸会之词用于你这种人简直是一种浪费,你不配。义泉,你为人狡诈狠毒,真是人人诛之。”

    义泉冷笑一声道:“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应该不择手段。试问,哪朝哪代帝王登上金銮宝座之前不是大开杀戒,又有哪位将军功成名就之时不是两手血腥。对了,有这么一句话这么说的,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我想没有人不知道这句名言吧。”

    无己老人道:“花言巧语,死不足惜。”

    奉峰叫道:“该死的,你过来,我要杀了你。”

    义泉见是奉峰叫嚷,开口大笑道:“真是不自量力,说这话也不怕摔倒掉地上摔死。手下败将还敢大言不惭,真是不怕丢人显眼。”

    奉峰气呼呼的对义泉之言感到非常羞愧真是无地自容,所以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子云子见到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心想:不给些教训,他是不会服软。道:“各位,和他这样费口实,不如来些实的,就让我去领教他一番吧。”说着,飞跃一个山头与义泉交织在一起,此刻两人打斗的场面形成山峰对决。只见他们招招环扣,步步逼人,都想取跃与对方,将对方置于死地。大化手乃武林变化多端之功,可以说当今武林无人能及,但是绿魔大法每招都含有一种食稀的毒,碰着中毒。就是因为如此,几十招过后,子云子无法取胜,只能相互抵制,形成两虎相争、互相对峙的局面。

    看到这样的结果,众人都在分析如何能一招击毙义泉。

    上官一道:“看来此贼绿魔大法已经练到了第五成了,子云子危亦,我去帮他解围。于是长驱直入与子云子联手形成二比一的战场。二合一,果然厉害,不几招,义泉被青雀功和大化手的招式连中几招。义泉看此情况,只好选择逃避,于是飞奔越上另一个山头。

    柳一天见这样好的机会不能浪费,于是叫道:“贼头,那里走,没那么容易。”说着追了上去。

    上官一想想刚才的招式也不过不是狠招,为何此贼想法逃走。此贼反复无常,诡计多端,这样的举动肯定有诈。想了想,终于明白了,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趁不备打个冷不防。想此叫道:“柳一天掌门,别去,小心有诈。”

    此话一出,众人对义泉的行动有所认为,无疑是奸计。可是,柳一天已经追了上去,已来不及阻止。

    只见义泉突然调转身躯,直向柳一天相对而来。只见两眼发绿死盯着柳一天自信的叫道:“绿魔大法,魔法无边。”即刻,两道绿光像光速般闪来。柳一天见势不妙,发一招雄鹰掌第五式力推千斤,想用掌力克绿魔大法击来的绿光。两眼之光是被堵截了,但是他觉得还是有一种功力在靠近自己,所以感觉双臂发麻,使自己渐渐感觉无力。义泉很狡猾,就在柳一天发功之时,他又运功双手攻击柳一天的腹部,这样,就形成了上下夹击,可以说对方防不胜防。这一招,义泉料想到,对方定中招。

    就在义泉得意洋洋之时,他的梦想被破灭了。

    大家看到柳一天危险一局,都是万分担心,可是无计可施。此刻,白衣郎君毫无顾忌的迎刃而上。只见白衣郎君挥动长剑,随即撒手利剑直逼义泉而去。见到迎面而来的致命一击,义泉不得不撒手防备,于是收功,接着来几个后空翻站上了另一座山头。

    柳一天虽然被解危险,但浑身无力的落地不稳。见到这样的局面,各个都很诧异,感觉到绿魔大法的确厉害。

    无己老人扶住柳一天问道:“柳掌门,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柳一天无力回答问题,只是默默无语立着。待深深喘了几口气后说道:“我还好,不过你们要注意,这个绿魔大法真邪门,任你的功力何等厉害都会让它慢慢侵蚀,所以,不能直接面对,否则危亦。”

    众人见到柳一天的症状后,各个十分担心他的伤势。无己老人、清苦大师立即将柳一天扶坐,接着用功付入真气与体内,希望将毒气克制。

    上官一早已怒不可待,于是向义泉冲去。

    义泉见上官一驶来说道:“你跟我玩,我现在不想和你玩,我要和他们玩”言落,向中山寨门口而去。

    上官一急转身,联合子云子追之义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