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见六门约的人鬼鬼祟祟,定是讨论联手对付自己。道:“你们这些人做事从不论对与错,只是一味的认为对自己有利可图之事就会一拥而上,既然是这样,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来吧,我与你们誓不两立。”

    语气透着凶残叫道。

    子云子道:“各位,我们还是联手一举将他拿下。”

    众人各显其能准备而上。

    看着六门约的人蜂拥而来,他又是胆怯了,毕竟一手难敌众拳。忽然想提起它事,这样就可转移目标。于是冷冷笑道:“你们别忘了,当年金飞鹰是怎么让你们逼死的,难不成故技重施?”

    众人对义泉之言十分气恼,哪壶不开提哪壶。对于此事,大家都觉得对金飞鹰的事情处理上欠缺考虑,致使留下遗憾。但此时,贼头提起这事,分明想让他们分心,好给自己提供一线生机。

    上官一道:“各位,我们不要为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眼前之事重中之重,所以,千万别分心,小心中了魔头之计。”

    义泉看到六门约的人对此事不闻不问,看来自己的计划初步失败。说道:“既然你们这么不在乎当年逼死金飞鹰一事,看来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正邪之分。所谓正派之言,看来都是谎言而已,唯有这样的解释,才能验证,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句话的道理,谢谢你们教会我做人的道理。”

    笑声落运功提气,使出他的看家本领绿魔大法第四式旋风掌。只见急转三圈急风起,草石纷飞,让众人无法睁开眼睛。众人为了以防万一手拉手联合在一起,即刻发出一道强有力的内力相迎而上。对于这样的局势,他们别无它法只能硬碰硬阻止来攻的旋风掌。义泉眼珠一转又将魔功从眼睛发出,来一招出其不意。可是,他试了两次都没能如愿以偿,即刻明白了其中的缘由,那就是他的功力不足,无法达到他的欲望。至此,他又用上了淮西四子授他的赤笑功。此功一出,能使六门约的人即刻化去一半的功力对付,如若不然,他们的头疼痛难忍,随着功力的减弱,身体也会发生变化而发软。中山寨的弟子更是不用再提,各个头胀脑昏极其难受。这样的结果就是义泉相当想要看到的,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计划得逞了。于是义泉加大攻击想一招制敌。

    看到大家功力减退,自己也是无力而为,白衣郎君极为担心,如此下去今日必败无疑,必须立刻将对方阻止才是上策。想此,他放开手收功,接着挥剑避过旋风掌径直而上直刺义泉。

    就在义泉得意洋洋之时,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对于白衣郎君的举动让他出乎意料之外,没想到此人对赤笑功熟知,说明他懂得此功的内功心法。面对挥剑而来的危险,义泉不得不即刻收功躲避,否则命休矣。

    就在义泉收回功之时,大家的症状即刻恢复往常。

    子云子道:“白衣郎君这一招,会使贼人防不胜防。各位,我们趁胜追击,一举歼灭此贼。”

    各个点头同意。即刻临空,形成五子星位,无己老人当仁不让排在最前面。接着,一股强有力的内力又一次冲波义泉而去。

    义泉见到这样的情况,想躲已是无能为力,无奈只得接招,哪怕粉身碎骨,于是绿魔大法再次复用。由于白衣郎君的剑法想让义泉就此毙命,所以瞅中义泉之要害猛插而去。前方有强大的内力侵袭,后方有致命一剑而来,真是让他防不胜防、无处可逃。在这样的局势下,义泉只能选择避其锋芒而留一线生机。他想躲过白衣郎君致命一击,所以,他无法在应对强大的内力,至此,被内力击中,那种感觉,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及其疼痛难忍。内力正好击中胸口,接着就掉下空中着地后又向后滚了十几步,没想到十几步后正好是悬崖,就这样,义泉掉下了万丈深渊。

    众人对这样的结局十分满意,所以心中喜悦。

    上官一道:“看到这个情况,我想大家和我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高兴。”

    子云子道:“不错,可是下面的地形我们谁都不知晓啊。人都说死要见尸,活要见人,我觉得我们应该下去考察一番才是,以防万一。”

    众人对子云子的意见极为支持,因此他们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