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掉下山崖并没有摔死,因为有内功护体所以安全着地,但是在落地之时没有防备而跌倒在地,再加上被六门约多人的攻击受伤严重,跌跌撞撞爬起来,庆幸没有被摔死。这样的结果,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值得珍惜。站起来的第一想法就是既可离开,因为他非常清楚,六门约的人很快就会追来。他看看四周,什么都没有,而且静得出奇。崖底野花再现,各种颜色的小花争奇斗艳,各不逊色。花开两边它们中央又现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流。流水清澈,偶尔有水流被堵弹起的水声。看着眼前自然景色,义泉叹口气,多么美好的景色,可惜自己的路曲折弯曲,一时间,好像找不到前方的路。转了一圈,没有目的的向一处绿色之地走去。

    众人从中山寨后门绕到崖底,找了好是半天都没有见义泉的半点踪迹,而是发现了一条被人踩过的印迹。道路十分崎岖难走,顺着印迹来到另一座山峰。山峰有一处很大的平台,平台对面呈现着好几个山洞,像是有人特意经营过的。对于这样的场景,众人一时不知该进那一个才算正确,一时窃窃私语起来。

    义泉由于走路不便因而躲进了一个又小又潮的小山洞里面,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是一个能或许躲过这一次劫难的机会。此山洞不知有多深,由于山洞里面漆黑一片,义泉就没有往里面深入,就是躲在了离洞口不足十米的地方。就在他感觉身体很累时想准备休息一时时,忽然隐约听到前面山洞外面熙熙攘攘有人而来,顿时神经紧绷了起来。

    好在在他进山洞之时,他把痕迹处理了一遍,让人一时发现不了。在他进了山洞后,发现此洞非常的深足有五十几步,虽然深入行动艰难,但是一瘸一拐还是走了进去,当他看到渐渐有亮光出现时,还以为就此可以离开,于是感觉到生存的机率大幅提升。可是走出山洞之时又让他大失所望,因为他的面前还是好些山洞存在,无奈选择了最偏远的山洞,只好躲藏了起来。

    众人漫步边走边说义泉的去处,所以在几个山洞门口徘徊,难以抉择。

    无极老人看看奉峰问道:“你是中山寨这里最老的元老了,应该对这里的地形比较熟悉,说说看,这里你来过没有?”奉峰看看眼前情况,他也是头次经过。说道:“不瞒大师你说,我还真没来过。在十几年前,师傅说起这里有条小路,可是我那时只是顾及寨中之事,所以就把这里忽略了从未来过,今日得见,真是有愧啊,一无所知。”无极老人道:“依你所说要是有山路存在,那么,义泉有可能以此小路而逃了。”

    白衣郎君思量一时说道:“义泉掉落山崖,定是身受重伤,虽然勉强能走,他也不会行多远的,再加此处山洞众多,我看小路也会就此中断。以我分析,他会躲在这些山洞里面才是,绝无行路之意,因为,掉下山崖不死也会半残的,就算武功再是厉害,他也不能毫无伤害,轻而易举脱身的。”

    众人对白衣郎君此番话给了肯定。

    上官一道:“白衣郎君分析所言极是有道理,我赞成,贼人一定在山洞的某一处。”

    于是大家决议搜寻面前山洞,希望奇迹出现。

    众人对唯一的印迹没有遗弃而是顺藤摸瓜,可是痕迹在离山洞二十几步的地方腾空消失,这样的情况让大家没有了目标。最后决定个个寻找,于是分头行动。一刻时间后大家相继完成了任务,唯有白衣郎君没有来会和。

    无极老人看看大家说道:“各位可发现情况?”

    众人说一切正常。

    无极老人见白衣郎君没来问道:“你们可见白公子?”上官一道:“我和他是一同进的山洞,按理说应该回来才是,难不成有发现?”子云子道:“可能吧,事情总在一瞬间发生。”

    就在众人疑云重重时,听到白衣郎君在喊叫“各位前辈你们快来有情况。”

    顺着声音来源,大家和白衣郎君会和到了一起。在山洞里面,大家的面前出现了亮点。

    上官一道:“这是什么情况呀,山洞越来越亮,看来这个山洞两头都是通的。”

    一语提醒了大家。

    清苦大师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先行再说,看看前方什么情况。”

    走出山洞,面前还是山洞,大小不一一字排开,山洞只有两个。此处绿草清清,一眼望去已经是另一座山峰之地。

    听到声音后,义泉悄悄爬进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这个地方在山洞里面是个小坑,所以他爬在里面后,地面犹如平地一般。

    岳海带着中山寨弟子几十个人相继赶到,他们拿着火把吵吵嚷嚷将山洞照的清晰可见,慢慢的小心前进。

    白衣郎君,无极老人;上官一为一组,探视最边上的一个山洞,而子云子,清苦大师,岳海和奉峰领着中山寨弟子踏进了义泉躲藏的山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