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接近义泉之时,在山洞深处传来迷糊不清的声音。(书^屋*小}说+网)听到声音后大家意外的高兴,因为他们就快找到贼头了。

    岳海道:“奉峰叔,听到没有,里面有动静,看来是贼头发现了我们因此再往里面跑呢。”奉峰道:“有道理。我们快追,别让贼头溜了。”

    于是大家加快脚步追赶了上去,恨不能一刀劈了贼头。

    义泉胸口就像被针刺一般,呼气困难,好像有淤血所滞留。再加左脚环严重受伤,此时中的比大腿都粗,想动一下真是痛的要命一般,看来是骨折了。看到火把步步接近,他的心里第一感觉就是他真的大祸临头了,毫无疑问命丧此处,真想出去杀了奉峰和岳海二人为自己陪葬,可是看到清苦大师和子云子后,这种想法就即刻破灭了。但是就这样死去真的是心有不甘,觉得应该出去寻找机会。就在他做出决断之时,就听的背后有大的动静。

    一会功夫,果然有鸟拍翅膀的声音由远而近。

    清苦大师听到拍翅膀的声音判断出,这只鸟很大,因为一对翅膀相加足有四米长。这样的判断,心里即刻有了估计,那就是这只鸟肯定是食人类的动物。想此,叫道:“各位小心,有伤人的东西出现。”

    话出还未落音,此时就听得有人惨叫,接着火把摔地人也跟着倒地身亡。只见一只非常难看的怪鸟突袭了走在最前面的人。见此情况大家纷纷惊慌而逃,深怕被怪鸟袭击。怪鸟只是突然而来又瞬间消失了,至此,清苦大师没有看清楚怪鸟的模样。走进伤亡的人跟前,死去的样子极其难看,一时间面目全非还在继续溃烂,看来怪鸟的袭击点是头部。短短一刻钟后,一股非常难闻的化尸气味臭气熏天,布满整个山洞,看来是中了剧毒,没想到此怪物口中含有毒液。

    想此叫道:“大家快撤。”

    然而,他们的反映迟钝了。此刻,大鸟已经来临,想撤已经是没有空间余地了。此刻,大鸟拍打它那威武的翅膀凶猛而来,毫不留情的啄食众人,一时间火把乱地滚,接着人仰马翻的境界。

    清苦大师接着火把的亮度凝视着飞来的怪鸟。此怪鸟从未见过,头大、脖子细长弯曲,身上没有几根毛,怪模样胜是吓人。

    子云子来到清苦大师面前道:“大师你认识这个东西?”

    清苦大师道:“没有见过,这是头一次。”

    奉峰靠近他们道:“大师,我们动手杀了它吧,不然会拖延时间找义泉。”

    于是奉峰举刀辟向怪鸟。由于他的出手急匆匆没有把准,致使没有伤到怪鸟的要害,让它乱叫着逃向里面去了。

    子云子很想出手相助,可是来不及了,怪鸟连飞带跑急速离去。

    看到这样的情况,大家无不欢喜,各个能动的捡起火把在岳海的率领下继续行动。刚要开始出发,就听山洞深处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由远而近。

    清苦大师仔细聆听后,立刻明白,这些家伙是倾巢出动。说道:“听声音分析,这次来之好多怪鸟,看来是鸟群出发了,所以,此地不宜久留,应该即刻离开,不然,被它们包围后,对我们十分不利,形势会很严重。”

    奉峰道:“大师这样肯定,我们听从就是。只是就这样撤出去,岂不对贼头太便宜了。”

    子云子道:“当下形势严峻,我们必须撤出,至于贼头之事只能另选时机了,不然,我们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奉峰还在犹豫,被岳海拉住胳膊道:“奉峰叔,清苦大师之言已经说的够明白了,否则危亦。”

    就这样为了顾大局,他们撤出了山洞。

    义泉看着离去的人群松了一口气,看来天不灭我。但是伤势也随之而至,疼得他差点叫出声来。看到此处已经无人在,他想也要离开,因为他也怕那些个怪鸟。他想出去,但是动弹不得,所以无法离开。他知道他的伤势有多么严重,所以对于骨折来说轻而易举可以治好,因为,绿魔大法里面专有一章写到关于自疗断骨篇的内功自疗法,但是对于内伤他的好好养些日子,因为伤的不轻,几乎要命。不知是累了还是放松了心情,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昏睡了过去。

    清苦大师一伙冲出山洞,一口气跑了几十米,边跑边看山洞里面有没有怪鸟追来,见怪鸟没有追来于是停下了脚步,这才松了一口气。

    白衣郎君和无己老人还有上官一,他们所在山洞里面也是同样的情况,他们躲过怪鸟,还想继续向前,但由于里面情况不明,他们只好离开了。出了山洞见到清苦大师一伙感到他们或许也是相同情况,不然不会各个神情紧张的东张西望。

    众人会和后都是同样的问题,不约而同、脱口而出。待大家讨论之后都是对发生的情况疑惑不解,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上官一道:“此怪鸟头大还有毒,真是世间少见。各位,请问你们那位见过或是听闻过?”

    清苦大师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很早以前的事了。记得在少林寺,有一本(异物志)里面有关记载,此怪鸟俗称象鹫,看外表分析,应该不假。说道:“各位,这些怪鸟俗称象鹫,喜欢群居,以腐食为生。至于剧毒方面,书中所提这些家伙并无含有剧毒,而今之事真让人费解。”

    大家听后清苦大师的诉说,各个好像明白了。

    无己老人道:“依你之意,这些怪鸟莫是人工饲养?”

    清苦大师道:“不错,有这样的可能,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