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山洞边缘一处他们先是躲了起来,瞭望山洞里面的情况,不看不咋地,一看让人触目惊心、心惊肉跳。只见山洞洞口,围着好些只大头象鹫,各个撕揪着死尸美餐一顿。不一会功夫,一具具尸体立刻变成了白骨呈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不能理解的是,它们吃完一具再从里面拖出一具吃,真是一群奇怪的东西。

    白衣郎君不明白问道:“清苦大师,这些家伙真是奇怪,你看它们吃个东西还把他们拖出来,这是什么情况?”

    清苦大师道:“据记载,这些家伙不喜欢让外界打扰它们,所以,只要是发现它们的动物,绝不可活着。也许是这个原因吧,所以它们这么愤怒。”

    白衣郎君和上官一都是点点头表示明白。

    待仔细观察这些怪鸟的形体后,让他们分外惊讶。

    头大嘴尖脖子细长,双眼发红,全身没有多少羽毛,只有两对翅膀长满了羽毛但是很短。身体似没气的圆球扁形而长,一对双腿粗长好似人腿,尤其是一对大脚,圆形又是五指俱全。

    “多么怪异的东西,好生奇特。”上官一情不自禁大声说道。

    这么一说,把眼前的大头象鹫给惊醒了。听到周围有动静,像是得到命令似的不约而同,四分五裂开向四周巡视。

    清苦大师低声说道:“这下糟了,我们的立刻离开,否则后果严重。这些东西性情残暴,不会放过一个见过它们的物体。所以我建议,还是趁它们不备即刻离开。”上官一道:“要是这样,我觉得也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大伙慢慢移动,生怕被发现,可是,他们无论如何伪装也没能逃过大头象鹫的发现。一只象鹫凶猛的飞扑而来他们面前后,紧接着几声怪叫像是召唤同伴。果然,一群大头象鹫成群结队飞奔而来。

    遇到这样的现象,他们没有惊慌失措相反泰然屹立。

    清苦大师道:“事到如今,我们只能联手抗敌了,大家小心。”

    白衣郎君见一只大头象鹫死死盯着他们不放,即刻拔剑出鞘,临空一剑劈之。因为,他想一招毙命。眼看就要斩下怪鸟头颅,但是这时迟那时快,几只怪鸟相继而来,拍打着翅膀向白衣郎君揪去。

    清苦大师和上官一也是一样,同样遭到了怪鸟攻击。他们见到白衣郎君有危险,但是无能为力,因为他们也面临着危险,有几十只象鹫扑向他们,疯狂的张牙舞爪。

    白衣郎君听到身后有怪鸟的攻击,由远而近,待它们几乎接近之时,即刻左脚踩右脚垫脚借力瞬间再施展轻功形成居高临下的局面,紧接着来一招劈月剑法第五式剑扫千军。只见剑在手中如开了包的菊花瓣叶般剑影随形,一时间成千把剑对付大头象鹫。

    大头象鹫再是灵性也不可能防范急速来攻的奇妙剑法,所以,顷刻间死伤大半,怪呀呀的声音满地都是,鸟尸一具连一具。

    清苦大师和上官一的功夫也是让大头象鹫无法近身,虽然没有致死,其让象鹫望而却步不敢攻击。

    这个时候,从另一山洞里面慢步走出一只更奇特的象鹫,他看看死伤的象鹫不仅摇了几下头,又看看眼前众多之人,那发红的眼睛变得更加凶残,可是它的本性却是发怒但是没有采取攻击,于是长鸣几声后,所有的大头象鹫与它集体狂奔而去,一时间没有了踪影。

    这样的局面让大家无不奇怪,尤其是清苦大师更是一头雾水。难道史料记载也会出错?不由的低头颂经。

    见到离开的大头象鹫,白衣郎君,清苦大师还有上官一都觉得让它们就这样跑了,怕日后对人类造成无辜的伤害,于是三人眼色一对准备出击,但被无己老人高声拦道:“三位不必去追,就随它们去吧。”

    三人只好回头与众人回合。

    奉峰道:“三位高人果然厉害,不愧武林之秀,佩服佩服。”

    白衣郎君听到奉峰这样的称赞,觉得言过其实说道:“奉大护法过奖了,我一个后生怎能与武林前辈们同起同坐,着实不敢当。”

    清苦大师道:“白施主太过谦虚了,你的本事那是众所周之的,不必如此,应该坦然接受才是。”

    白衣郎君对清苦大师之言表示接受,于是对清苦大师深鞠一礼。

    岳海见危险已经离去,是再一次进山洞找寻义泉的好时机。

    岳海道:“各位,现在危险已解,我们是不是应该再进山洞?”

    无己老人道:“是时候了。”

    子云子道:“由于刚才的情况不明,至此造成重大伤亡。我提议,为了不再受伤害,我们兵和一处再一次探寻山洞,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众人对这样的提议举手称赞,于是顺利的得到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