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被大头象鹫惊醒后,眼前的场景让他触目惊心。(书=-屋*0小-}说-+网)因为他也没有见过这样血腥的东西,看着被它们叼走的一具具尸体令他毛骨悚然,说不定马上就轮到他了。要是真的到了这一步,他的举动肯定是无所动形,只有毫无抵抗的被揉碎凋零。果然,不出所料,他的厄运立刻将至。眼看大头象鹫闪着血红双眼来临,不料外面的声音让它们即刻分散,就这样,义泉躲过了最危险的一刻。待大头象鹫完全出走后,义泉意识到,外面的人还会将至来临山洞,于是提气运功绿魔大法伤情自疗法篇章,已至让自己的脚骨接连,这样,就可以很快的离开这个危险之地。经过一阵全身发绿色的光之后,他的脚骨完全连接,虽然走路还是有些跛脚,而且还发麻,但是在几个时辰外,他的脚就会像往常一样灵活。就这样,他一瘸一拐向山洞里面驶去,唯有这样的行动才能有一线生机。虽然胸口极具难受,但是坚持的走到了山洞底部。虽然说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好在长时间在黑暗的山洞里面,不由的对黑暗产生了克服,因而山洞里面再是黑暗他也能迷迷糊糊看的清楚,所以,有意识的知道山洞已到尽头,因为面前都是石壁。这样的局面,让他再一次对生存产生失望。就在绝望的空间里,他还抱有希望,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此而,又仔细再看,果然,发现有一条不宽的缝隙展现在他的面前。他心中明白,眼前的这条缝隙,就是这个山洞唯一的行路,也是他的最后希望,但不知有多深。按眼前的情况估计缝隙情况,发现缝隙高约一丈,宽约一尺。这样一条缝隙毫无考虑可以说要想通过道路艰难,况且缝中不明情况,如果贸然进去,必定危险重重。就在他犹豫不决时,听到后面的声音越来越近,甚至能听到众人在说些什么。听声音的分析可以判断出众人就在他的身后,但是义泉心中清楚,由于山洞内存在隔音,所以,距离千米外也能将声音传来。声音由远而近,再有百十米就会与后来之人照面,于是毫无思索的进了缝隙。

    人身虽不能直行,但侧身后就可以委婉的行走。

    外面的人相继走进山洞,但是在山洞深处,里面的道路及其狭窄无法行走。山洞周围除了光秃秃的石壁就再没有什么了,这样的结果让大家心生疑惑。

    不由心问,那些大头象鹫难道没有栖身之处?那么,义泉又去哪了?

    上官一道:“这里的地形无疑是绝路了,难不成义泉从这道缝隙里面钻过去了?”

    子云子拿火把照照缝隙,一眼没有见到底。说道:“诸位,这道缝隙好深,好像是个无底洞。”

    听到子云子的分析,众人感到迷漫。就这样的处境,大头象鹫的巢穴在什么地方?义泉是不是不在此处?这样的问题让大家好生争议。

    无己老人道:“这样的形式对我们来说及其不利,因为看不到一丝希望。”

    清苦大师道:“也许是我们分析出了遗漏,或许义泉就不在山洞之内。”

    白衣郎君道:“如果这样分析,我觉得有些地方无法说得通。我一直以为,义泉身受重伤,再加山底无路可走,所以,我敢断言,义泉绝不可能走出这里其中的一个山洞,他就在山洞里面。”

    这样的分析,众人没有反驳,倒是奉峰和岳海觉得此话有理。

    奉峰道:“白公子言之有理,所以我赞同。”说着来到缝隙跟前,拿一把火把照在缝隙里面,看了半天却是什么也没有见到,只是知道它的无限之境,一眼看不到头,所谓遥不可及。这样的情况让他有意识的退缩了,没有了前进之意。

    岳海紧靠奉峰问道:“奉峰叔,里面情况如何?看你表情,缝隙里面的情况很可能不是乐观是吧?”

    奉峰叹口气道:“里面情况复杂,看来义泉不可能从这里过去。”

    岳海带有失望的表情没有开口再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次让义泉躲过这一劫,那么,中山寨以后就不会有一天安宁之日。

    面对这样的情况众人毫无策略。

    无己老人道:“事到这步,我们只好相行离开,到另一个山洞去看看,或许有发现。”

    对于无己老人之言,大家一致通过,就这样向另一个目的地行去。到了另一个山洞里面,情况和先前山洞的情况大致相同,唯有不同一点就是山洞底部没有任何缝隙存在,绝路一条。

    由于心系柳一天的伤势,众人都是十分着急。

    无己老人道:“既然此处绝壁死路,看来我们也是没有必要再寻下去了,不如暂回,因为,柳一天身中绿魔大法,我怕伤势有变。”

    清苦大师道:“也只能这样了。对了,岳寨主,要不先让中山寨人手先行寻找,待有一丝线索,我们即刻动手,岳寨主,你看如何?”

    岳海道:“全依大师,我这就去布置。”

    现实的无奈,他们只好打道回府,寻找义泉的任务,只能派好几百中山寨弟子地毯式封山搜寻。

    回到中山寨内堂,见柳一天独坐一处,正在闭目修养。

    柳一天的伤势越发严重,于是自己运功疗伤,希望能用内力克制毒性的快速蔓延。

    看到柳一天痛苦的样子,这样的情况,众人已经有所明白了,就是柳一天的伤情开始恶化了。众人即刻涌到柳一天身边,无己老人和清苦大师还有子云子立刻打坐成三子位,将内力灌入柳一天身体内助他一臂之力。果然,效果甚好。

    柳一天即刻感觉身体内热流涌动,除了伤口之处,其他地方浑然有劲,好似三十年前的光景。接着感觉,毒性慢慢被逼到伤口之处,于是他信心大起想将毒排出体外,即刻接触大家的内力猛然用功,可是他失败了。只见伤口之处渗出大量的黑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