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一天即刻感觉身体内热流涌动,除了伤口之处,其他地方浑然有劲,好似三十年前的光景。接着感觉,毒性慢慢被逼到伤口之处,于是他信心大起想将毒排出体外,即刻接助大家的内力猛然用功将毒逼出,可是他失败了。只见伤口之处渗出大量的黑血。

    他这样的突然举动,让大家没有防备,所以在他用功之时,间接的将他们三人推翻在地,好在没有内力反噬,所以没有大的伤害。

    柳一天的举动没有将毒清理干净,因为伤口之处依然疼痛。虽然有毒血渗出,那只是处在伤口部分之毒。

    他们三人从地上起身后,以为毒性已除。因为在他们莫名其妙被柳一天的内力强震后,瞬间看到柳一天的伤口之处冒出一股黑血,所以明白了柳一天的举动。虽然被震倒,感觉也是值得的,因为有了付出定会有回报。他们来到柳一天身边,想看看伤势好了的情况,不料让他们大失所望。

    伤口依然黑绿色,丝毫没有一点变化,看来此毒渗透力极强,不易清除。见到这样的结果,大家都是极度失望,也很生气,真想抓出义泉暴揍一番来解气。

    无己老人道:“可恶的义泉。”

    白衣郎君看着柳一天的伤势,道:“各位前辈,你们可否有好的办法治疗此伤?难道就没有可医之法了吗?”

    无己老人看到白衣郎君着急样子说道:“白公子,不必着急,此毒应该有解。但目前,我们还没有真正了解此毒,所以一时之间无法分析。以我判断,义泉定是在练功之时提用了什么草药的成分,只要我们能了解了这一点,我想,解此毒应该不是问题。”

    听到这样的分析,众人没有反驳意见。

    清苦大师道:“岳寨主,你和奉峰陪伴在他左右,就没有发现一点关于义泉练功所用草药的一些蛛丝马迹吗?”

    岳海道:“不瞒诸位,我们根本就无法接触此人,因为此人警惕性很高,而且反侦察能力极强。这么些日子,我们都是小心行事,要不然,早是他的掌下之鬼了。苟且到现在,目的就是在等这一天。”话越说越生气。

    奉峰接言道:“不错,再大的委屈我们也能受。忍辱负重到今日,只是今日没能除掉义泉,算是遗憾,希望巡山弟子有消息带来。”

    上官一对奉峰和岳海的话语有些意见道:“你们两个就不要叹气了,我想事情会有一个圆满的解决方法。虽然今天没能将义泉除去,但是此人绝不会轻易上山的,这一点你们尽可放心。眼下之事,是找到义泉练功的地方,寻找解药才是重中之重。”

    白衣郎君道:“奉大护法,这个义泉是不是白天黑夜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房间?”

    奉峰想了一时说道:“看来的确如此。”

    白衣郎君道:“那好,事不宜迟,我们即刻过去寻找,希望有机会找到一些线索。奉大护法,请带路。”

    无己老人道:“贼人十分狡猾,我看他不会轻易丢下任何线索,所以你们要仔细寻找,不可放过任何一点可疑之处。”

    白衣郎君道:“无己前辈你就放心吧。好了我们去了。”

    无己老人和清苦大师留下来照顾柳一天,其余他人纷纷随奉峰而去。

    他们来到寨主房间,房间里面和往常一样,并没有不寻常之处。

    看到这样的情况,白衣郎君不由的想起上次与义泉交手的那一刻。记得义泉寸步不离他那床,想到此处,白衣郎君径直来到床跟前说道:“奉大护法,我觉得此床问题大,我们将它掀起看看。”

    于是奉峰搭手和白衣郎君将床稳稳抬起,果然,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让人震惊。

    奉峰道:“大家快来看,这里有暗道。”

    众人看后暗道后各个惊喜,因为他们好像已经看到渺茫的希望了,即刻决定下去暗道,探个究竟。

    暗道口有一个平方大,入口处有挖好的台阶。顺着台阶下去,大约走了三十几个台阶就到了一间特别大的地下室,地下室足有两百多个平方。地下室四周围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但不知是什么东西。

    上官一道:“各位,就让我们动手打开这些箱子吧。”

    说着运功一掌拍打了过去。只听一声巨响后,箱子破碎了。随着箱子的破碎,箱子里面的东西也随之到了满地。看到满地之物,众人无不惊呆。只见黄灿灿一堆之物金光闪闪,原来是一箱黄金。有圆的,有长的,形态各异。

    上官一道:“好家伙,这个义泉真是不简单啊。”

    子云子拿起一块长方形金条,仔细看了看,发现金条上面有官家印记。说道:“这些金条都是滁州被劫财务,原来它们都在这呢。”

    听到是滁州被劫金条,白衣郎君想起了往事。那是一年前,在滁州城里,官兵连夜查访,只准进城不准出城的局面。布告上悬赏一万两找寻丢失财务,原来一夜之间不翼而飞的财务竟然在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