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是滁州被劫金条,白衣郎君想起了往事。那是一年前,在滁州城里,官兵连夜查访,只准进城不准出城的局面。布告上悬赏一万两找寻丢失财务,原来一夜之间不翼而飞的财务竟然在此。

    子云子道:“各位,我们把其余的箱子都打开吧,看看里面还有什么。”

    声落,劈里啪啦的声音过后箱子就被一一打开。箱子里面所成物件乱七八糟的放了一地,即刻间人没有了太多的空间。

    地上之物除了黄金还有纸卷,还有草药和瓶瓶罐罐,看来这是义泉的库房宝地。草药品种众多,足有十几味,这样配置应该就是义泉练功所需物品。

    白衣郎君和子云子还有上官一分别拿起一些草药放入口袋,还有一些个瓶罐手中带着,拿出去好让大家集体分析加以研究。

    上官一道:“诸位,我们先将这些草药带出去,或许能找到线索。”

    奉峰道:“既然上官门主发话,我们每人带几味就好。”

    众人依次出去,只有白衣郎君还在放眼四周巡视,突然,一枝发黑了的小木枝让白衣郎君提高了警觉,于是来到小木枝跟前想将它捡起,刚要用手捡,突然间脑海里面显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此小木枝发黑,百分百被毒侵蚀过。想此,用自己的衣服角裹着小木枝来到了大堂。

    他们所有人对自己手中的药草一无所知,只好全摆开了,亮了一地。

    无己老人和清苦大师仔仔细细将药草翻看了一遍后也是说不上个一二三,因为他们对草药一无所知,只是一幅失望的表情展现在大家面前。

    白衣郎君这时亮出发黑的小木枝问道:“无己前辈,你看看这根发黑的木枝,我觉得它好像是被毒气侵蚀过。”

    无己老人用块棉布接过小木枝仔细端详后说道:“不错,是被毒气侵蚀过。”自语轻声道:“什么样的毒这么厉害?让它成这样,凸凹不平。”

    众人一时停留在小木枝奇异被毒侵蚀的问题上。

    岳海沉静一时,让他想到了一个或真或假的消息,因为他也是偷听到的。说道:“近日,有弟子报,有一中年妇女手握标牌,行走江湖,自称毒圣,据说能解尽天下其毒。如果能找到此人,或许柳一天掌门的毒就有的解了。”

    奉峰道:“你说的这个消息你也不是确定,我看还是不要指望了。令则,就是有其人,那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无己老人淡淡说道:“有消息总比无消息好,不管是真是假我们都得抱有一线希望,否则别无它法。好了,就让我们看看这些瓶瓶罐罐里面是什么东西。”

    说着拿起一个小黑瓷瓶离开柳一天够远的地方,也就是走出了大堂来到了院落中央。众人也是随手拿起药草跟随无己老人到了院落中央等待奇迹的发生。

    瓷瓶有拳头般大小,是众多瓷瓶中最大的一个。瓷瓶口用红色丝绸封着,拔出丝绸,即刻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众人无不将鼻子即刻堵塞,害怕臭味能把人熏晕。待无己老人把瓷瓶里面的东西倒出后,众人无不惊慌。只见瓷瓶里面装的是一条一条发绿的蜈蚣正在慢慢爬出,足有二十几条。

    对于这样的现场,大家似乎全都明白了,原来绿魔大法的由头从这里开始。

    无己老人看看发黑的小木枝,再看看那些蜈蚣,好像知道了小木枝发黑的原因了。

    说道:“如果没有估计错误,这些毒蜈蚣就是以它为食。”

    话音未落,果然,蜈蚣纷纷跑向小木枝。这样的举动,又让大家无厘头,一时无法解释蜈蚣为何啃噬木枝?难道这跟小木枝很奇特?

    无己老人道:“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解释。”

    听到解释,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无己老人。

    白衣郎君深思一时无己老人之言,快速的反映出了其中的含义。说道:“无己前辈,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这根小木枝是经过特意的处理过。”

    无己老人嗯了一声道:“聪明。不错,这根小木枝是经过加工了的,现在,我们最先找出这根小木枝上面涂了什么的原因,有了原因,我们就会一一分解。”

    清苦大师道:“如此说来,这个原因好像及其简单,因为我们只需要知道蜈蚣爱吃什么就行,不然,这些蜈蚣不会这么急的蜂拥而至。”

    无己老人道:“|清苦大师所言胜是,只是说对了一半的理由。”

    清苦大师听到无己老人对自己发言给了肯定,但是只是说对了一半,于是好有兴趣问道:“无己大师,老衲愿闻其详。”

    无己老人道:“清苦大师客气了。好吧,我就单方面发表我的一些看法。这些毒蜈蚣,爱吃他们所谓的美味,其实不单单这些原因,另外还特意加了一些左料,目的就是将一些练功用的药粉加入其中,其后将毒蜈蚣的天生之毒与药粉在蜈蚣体内相配,两者相合,最后所产生的反应就是毒蜈蚣变成了黑绿色,因此它的毒就成了天下无敌,无人能解,之后在练功之时所提取。这就是我所设想的一整套思路,不知各位赞同否?另外,各位还有没有更好的建议?”

    大家听完无己老人的发言,没有一丝说不过去的道理,所以表示认可,没有人再有别的伟论发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