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说道:“无己前辈真是高明,分析事情头头是道,让大家心悦诚服,更令我由衷的受益非浅。”

    无己老人道:“白公子过奖了。”

    奉峰道:“大师之言确实有一定的说服力,令我深感敬佩。但目前就是不知小木枝上面所涂究竟是何物。”

    上官一道:“如果说蜈蚣最爱什么,我想大家都会说那就是地上之物的缝隙中的湿气为生,偶尔也会捉些小虫。不过这样的解释也不能说明什么。”

    子云子道:“对于你所说的,这是大家通常可以认为的解释,但是这样的解释也是不可缺少的,因为,我敢断言,最初的绿魔大法练习或许就是按这样的思维去构想的。”

    白衣郎君听后众人的分说,似乎彻彻底底明白了。说道:“各位前辈的精彩议论似乎把事情的经过分析的一清二楚,所以现在可以断定毒蜈蚣与绿魔大法的相互关系的由来,那么,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讨论下一个问题了,就是什么样的药粉才能让毒蜈蚣百食不厌而且成了一种依赖。”

    无己老人听到这个问题,心中其实一直在琢磨,但是苦于眼前的药材闻所未闻可以说一窍不通。不由得又回想起岳海所说的毒圣之人,如果这个时候此人在,那么这些疑难问题就会一一得到解答,可是,这个人的消息只是传闻,就算是真有其人,那么,上哪里才能找到此人呢?不行,这样设想就此打住,因为太不切合实际了。想此说道:“对于这个问题,现在应该得不到答案。由于我们对药材的孤陋寡闻,所以现在没法得到结论,不过,我想,这只是时间问题,因为,我们只有把希望放在一个人身上、、、、、、、、”

    众人一本正经的听分析,可是无己老人却是没有把话说完,看无己老人得意洋洋的样子,估计是故意留作疑问。因为无己老人正在挨个看他们的表情,是否着急。

    上官一问道:“无己老人,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吧,看把他们急得不行。”

    无己老人点点头道:“我所说的一个人,其实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就是当地的郎中。”

    听到这样一个答案,大家恍然大悟。

    岳海道:“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真是愚笨至极。”说着转身叫道:“速派人去请郎中,不得延误。”

    一徒得令后转身离去。

    白衣郎君看着地上的毒蜈蚣说道:“各位前辈,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奉峰道:“还是原封照旧吧,待郎中看过再处理。”

    无己老人道:“也好,就这样办,不过要小心抓捕,以防被他们咬,见它们样子分析,这些家伙看来好久没有进食了,已经饿疯了。”

    奉峰道:“放心吧无己老人,我会叫几个人一起将它们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举抓捕的。来人。”

    声落后,来了四个弟子。一人道:“请问大护法,有何吩咐?”

    奉峰道:“你们趁它们不备之时将它们抓捕放入罐内,记住,不要被它们咬到了。”

    岳海看众人在外面几乎没有什么事情了,说道:“诸位大师,我们还是请里面坐吧,有什么疑问待郎中来时自然会有分晓。各位,请。”

    众人看看在小木枝上面啃噬的毒蜈蚣,觉得它们吃饱了应该就会回去原来的地方,只有白衣郎君有不同的看法。所以不由而然的觉得这些家伙只要放出来就不会轻易被收复,总觉得看这些家伙的行动哪一块就是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一个理由,只好怀疑的进了大堂依旧的来到柳一天身边。

    上官一道:“柳掌门,你现在的感觉可有什么变化?”

    柳一天的伤势越是严重了,开始发出一股淡淡的恶臭味扑鼻而来。闻到这种气味,大家都知道就是和罐子里面发出的味道一模一样。这种局面,大家联想到,他们所构想的思路符合逻辑推理,一点不错。看着自己同伴在受苦,大家心里及其难过,可是他们目前无能为力。真是有劲没地使,急死人。所以都知道,只能等,急没用。

    柳一天忍着痛苦道:“我还好。”虽然说出这几个字,众人都能听得出来他的气力明显不足。

    四个人站在毒蜈蚣旁边一时就是等待机会抓捕,一会功夫毒蜈蚣开始举头好像要离开,见到这样的情况,四人异口同声说:“不好,它们要逃走。”于是不顾被咬的危险,手抓早已准备好的布子急速的按了下去,想将毒蜈蚣制服然后装进罐子。布子正好将毒蜈蚣全全盖住,可以说无一遗漏。就在他们兴奋的将布子卷起把毒蜈蚣一同带起之时,不料,布子即刻变成了绿色迅速的侵染到了几个人的手指。接着四人大叫,因为他们此时此刻伤口非常疼。

    听到叫声,白衣郎君第一个冲出门外,因为他对门口的毒蜈蚣依然不放心,时不时的再看外面。听到惨叫的声音,一个箭步就出门了。门外,四个人都抱着手,惨状让人揪心。再看看乱地疯跑的毒蜈蚣,第一时间就是立即斩杀它们,否则后患无穷,于是瞬间拔剑出鞘。剑法如同画图一般在地上精准的点来点去,一只只毒蜈蚣就这样在地上奔奔一时停止了心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