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见郎中要扔了药包,第一时间就是晓得,也许这个毒圣真不是口若悬河、夸夸其谈之辈,说不定真是江湖不可多得的稀世解毒高手。(书=-屋*0小-}说-+网)想此他拦住郎中的举动道:“郎中大哥你先别急着,待我们仔细研究后再做打算也不迟,请稍安勿躁。”

    郎中收回了自己的行为,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等待结果。

    无己老人问道:“白公子,你有此举动,或许有着一定的见解,不妨明言。”

    白衣郎君道:“无己大师,我就是觉得,既然有这样的一份解药,我们何不利用呢?说不定会有奇迹的。”

    大家听到这样的判断,于是有了新的看法。

    清苦大师说道:“能解去此毒的解药,看来是非比寻常的药物,既然想利用,那么,问题即刻出来了,就是谁来实验此毒?对于这个问题,在座的都不可能身先实验的。”

    不错,这个问题的确很棘手,众人都知道此毒的厉害,觉得以此毒做实验,定是身亡,毫无疑问。不是谁不愿意去做而是这样的实验就好比自杀,根本没有必要去做。

    白衣郎君想了一时,即刻有一个方法能代替人身做实验,那就是以动物的躯体来做实验。想此道:“大家不必担心,我有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

    听到两全齐美之策,大家理所当然的看向白衣郎君,希望他的办法能解眼前困局。还不等白衣郎君开口,在一旁的柳一天已经坐立不安了。

    柳一天听到这个以身实毒的消息后,自己即刻反映出,此毒如此厉害,别人去完成这项任务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大家为了自己的安全却是忽略了自身的生命安全,与其无辜伤害他人,岂不自己来呢?想此,毫不犹豫的明显的气力不足低声说道:“你们的提议就不必再议论,我就是活生生的实验支架,来吧,把药粉拿过来给我敷上。”

    无己老人看看柳一天的表情,显然很是痛苦,但是事情不到最后一刻时,绝不能让他搞这样有威胁生命的举动。说道:“柳掌门,我们都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此药粉能否解你之毒,我们不得知晓,所以,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们不支持你的提议。”

    柳一天道:“据郎中分析,你们也是知晓此毒的厉害,所以,可以说我的伤口已经是无药可解。如今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何不拿来试试?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听到柳一天的话,大家心中更是难受。虽然没有太多的言语表达,但是心中默默地为柳一天祈福,希望他平安无事。因此,理所应当的对柳一天的要求持反对意见。如果真有它法,就能让柳一天躲过危险一劫。随即,想到了白衣郎君的两全齐美之策。

    上官一问道:“白公子,刚才你说有好办法,不知是什么办法。”

    白衣郎君道:“就是抓来一只鸡或是家兔就好,以它们做实验,这样就安全了。”

    这么简单的一个理由,确实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如今白衣郎君脱口而出,被视为一个不错的办法,为了安全也是唯有的一个办法。

    清苦大师道:“白施主所言极是,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因为别无它法。”

    岳海即刻叫人去准备,一会功夫,有人抓着一只外表美丽无比的五彩鸡呈现在大家面前。奉峰接过鸡问道:“各位,接下来该怎么办?”

    白衣郎君道:“将鸡的身体靠着柳掌门的伤口处让它伤着,接着敷药在鸡身上即刻。”

    奉峰照着白衣郎君的说法一一进行,他将五花鸡的鸡爪靠近柳一天的伤口处染上了其毒,即刻,鸡爪开始变了颜色,随即,鸡爪开始脱落外皮,接着流出了血水。

    见到这一刻,白衣郎君打开药粉小心翼翼的涂在五花鸡爪子上面。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看药粉在鸡爪上面的效果,一秒,两秒,时间在一点一点流失。大概过了一刻钟时间,奇迹发生了。那就是原本毒在鸡爪上面开始腐烂之举及时得到了控制,显而易见那流的血水即刻停滞。看到这样的效果,大家可谓欢天喜地议论不休。

    无己老人道:“没想到这药粉真有奇效。柳掌门,你看到了吧,此毒并不是无药可解。”

    白衣郎君赶紧将药粉敷在柳一天的伤口上,说道:“柳掌门,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疼不疼?”

    柳一天道:“一点不感觉有疼,倒是痒痒的特别难受。”

    这样的回答,大家心中都明白,有痒的感觉那就说明伤势正在愈合。

    郎中来到柳一天跟前看看伤势,发现那发绿的肌肉已经开始发黑,虽然没有血水再流出一滴,但是那些被毒侵害过得肌肉像中毒一般准备脱落。见到如此情况,说道:“大家快来看,这样的情况是喜还是优?”

    对于郎中的疑问,大家先后看过柳一天的伤口,心中各自有一个答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