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郎中的疑问,大家先后看过柳一天的伤口,心中各自有一个答案。

    无己老人道:“我看这是正常的,”

    清苦大师道:“一般被解过毒的肌肉应该是和往常一样的,可是现在的症状让人堪忧,疑惑。”

    白衣郎君道:“我看情况也是正常的,至于肌肉的发黑,我想应该是药物的反应所至,所以我们不必有虑。待过些时间,自有分晓。”

    岳海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冷静一下吧,大家请坐。”

    大家原回到原位,各自品尝面前的美味,一时之间,他们都说点心好吃。原来,他们的心情,随着得到柳一天的伤势肯定会被医好的消息下而放下心来大吃大喝。

    一炷香的时间后,柳一天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动手拿起点心在可口的品尝,看到这样的情况,大家无不高兴,即刻那份担心立刻消失了,无影无踪。剩下的就只是畅快的吃喝。

    奉峰随即端起一杯酒来到柳一天面前说道:“见到柳掌门的举动,使我晓得了你的伤势已是得到化解,为了表示祝贺,我端来这杯酒,敬柳掌门伤势得到医治。”

    柳一天本身就是一个爱喝酒的人,今日见奉峰举杯相敬,他没有推辞而是端起了盛满酒的酒杯,一饮而尽。由于伤势得以控制,因此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是非常高兴,就想喝几杯。喝下酒说道:“多谢奉总管。”说着又盛满一杯酒接着高举道:“今日得以大家相助才有现在的结果,所以,我今日借花献佛,诸位,请。”

    大家欢快的举起酒杯,满怀欢喜的喝了这杯不一样味道的美酒。

    郎中见大家高兴所以没有了先前的那般紧张,于是随大家吃好喝好,真是那句话,既来之则安之。他看看众人喜悦的样子,感到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

    说道:“诸位大师,我来此的任务应该是完成了,所以我要离开,还望大家玩的愉快,告辞。”

    岳海见郎中要走,也不能让人家空手而归,要是这样,传出去还不得让人戳脊梁骨骂个不消停。于是道:“郎中且慢行。”

    郎中原本转身离去,忽听有人叫即刻转过身来。郎中这样的反映,就是担心中山寨不让自己回去,原因是在找他上山时他不肯,于是中山寨弟子就来了硬招将他恐吓威胁而来。自己本应就要离去,曾不想又让人给叫住了,所以听到叫声他是不带迟疑的立即转身。见是中山寨寨主传唤,哪有丝毫怠慢。问道:“寨主叫我还有什么事要吩咐?”

    岳海见到郎中的神情,几乎明白了他的一些委屈,看来是刚才所派弟子出了问题。想到这一层,岳海满脸微笑说道:“郎中不必害怕,我并没有什么事要吩咐,而是,你来一趟不容易,而且为我们解开了不少的秘密,就这样两手空空的让你离开,我们怎好意思,于心何忍?见你这样的神情,我知道郎中你是一定遭到我派去的人的威胁,所以,如果给你造成有什么损失,我愿意代他们给你赔礼道歉。”

    听到这样的话语,郎中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堂堂的中山寨大寨主,竟然给自己道歉真是莫大的荣幸,想此赶忙说道:“岳寨主言重了,即使有那也是过去之事了,不必在意。要说我的到来,那也是我的本分之能,所以谈不上谢意。岳寨主客气了。”

    岳海见郎中说出这番话,分明是心中还是害怕,只时嘴上不说而已。说道:“郎中这样说,莫不是心有余悸?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样,真的。”

    郎中看着岳海半时没有说出一句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众人。

    岳海见郎中不言语,分析后知道自己的话一招点中,说道:“我们就不绕弯子了。来人,打赏。”

    即刻,一个人走上前道:“寨主,大赏多少?”

    岳海道:“一切按老规矩办就好。对了,今日郎中非常出色,就额外的奖励,所以,另加百两黄金重谢。”

    郎中没有想到有这样的赏赐,真是天上那个掉香饼。忙谢道:“岳寨主真是仁义,我在此谢过。”说着要鞠躬行礼。

    岳海见郎中的举动,赶忙来到郎中面前说道:“你别这样。”

    众人对岳海的行为表示赞赏,各个都说宅心仁厚,定是中山寨之福。

    郎中但之无愧的拿着大赏安然无恙的离开了中山寨。

    随着郎中的离开,大家也是酒足饭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