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无己老人来到柳一天面前问道:“柳掌门,你的伤势现在情况可好?”

    柳一天动动肩膀觉得伤口不再流血,而且没有了剧烈的疼痛,说道:“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吧。看,我都这样动,都没有感到疼。”

    见到这样的柳一天,感到仿佛他又回到了之前。无己老人道:“这样就好。如果确实感到不舒服,我想你应该留下来,多住上些日子,待伤势好转再下山。”

    柳一天听到这话,心中犯嘀咕,难道他们要离开?说道:“无己老人,你们这是现在就要离开吗?”

    无己老人道:“不错,因为眼下之事胜多,给我们的时间实在是太有限了,所以,为了你的安全起见,你还是在中山寨把伤养好在行路。柳掌门,你看我们的意见是不是你应该采纳呢?”

    柳一天坚决道:“不,我不留下。你们也看到了,我吃酒吃肉无所不能,我觉得我应该和你们一起离开。”

    众人对柳一天的决定没有反驳,也没有支持,只是没有说一句话,也许是默许了。

    白衣郎君看着大家默默无闻,好像都在暗暗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但是他急切的想知道下一步大家应该去向何方。

    说道:“各位前辈,接下来我们有何打算?”

    上官一道:“现在的两件大事算是搞定了,目前,就是找寻隐山居士最为重要。”

    子云子上前一步道:“是啊,要想找到此人真是大海捞针何其难呀。”

    白衣郎君听到子云子的话好似有些失望,说道:“前辈们不必失意,我想此人一时隐蔽,也许是有什么原因所致,所以请大家不要放弃,俗话说的好,坚持就是胜利嘛。”

    大家的眼神告诉白衣郎君,自己的一番话并没有打动他们的判断,只是看着他没有说一句话。因为大家觉得,该说些什么呢?才能让面前这个小子折服。

    停顿一时,清苦大师道:“我觉得事情急不得,应该顺其自然就好。”

    无己老人道:“不错,关于隐山居士之事,以后再论,目前,我想有一件事更让我们关注,那就是乌金剑。”

    提到乌金剑,各位都是想见见另一把乌金剑,所以众人的表情极为积极,那脸色表现的相当温柔。

    上官一道:“无己老人,难道你把剑带来了?”

    无己老人道:“我的意思是,我邀请你们到武夷山去观剑,并没有带来。”

    大家恍然大悟,即刻都明白了。

    清苦大师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何时启程?”

    无己老人道:“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等柳一天的伤势好些再行路,这样稳妥。”

    岳海听到大家要在中山寨过夜那是求之不得,说道:“真是太好,我这就吩咐下人设宴。”刚叫人吩咐此事,被无己老人拦住道:“岳寨主,不必设宴,只要你愿意提供几间房屋供我们睡觉就好,其别的大可不必。”

    岳海道:“大师不必推辞,今日各位的辛苦我们都是历历在目,所以这顿是免不了的,就听我一回吧。”

    众人听到岳海之言,再没有说一句话,因为再说那就是谦虚了。

    无己老人道:|“那好吧,我们就客随主便吧。”

    岳海道:“当然了,我这个地主该是尽尽地主之谊了,各位请。”

    无己老人道:“那好,我们明日就离开去武夷山观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