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进了狭窄的缝隙中,一刻都不能停留,因为害怕后面的追兵即可将至,于是气喘吁吁的往前行。大概走了几十步的时候,狭窄的缝隙渐渐的宽松了。见到这样的局面义泉欢喜万分、心情大悦,那份紧张兮兮的样子即刻得到修复,于是一个阴险狡诈的面孔很快回复了原态。心中默许:如果我能躲过这一劫,定叫伤害我的人付出千倍万倍的惩罚。想到这一点他的信心备至,一股好似万能的能量即刻赋予他身顿觉热流贯穿,于是随着缝隙的越来越大一步一个脚印向前驶去。走了不到二十余步,面前是一个大的平台,足有四十多个平方。此处热流涌动但是不是那么热,觉得温度也就是三十几度,感觉不穿衣服胜好的样子。不由得感觉累了,也许是长时间的躲藏造成了疲惫,于是一屁股坐在了平台上面,接着,眼睛已经无法睁开就这样慢慢的睡着了。

    待他醒来时,好像已经过了几个时辰,因为他的肚子一直在咕噜的叫唤,此时他又饥又饿。看到黑漆漆的前面,隐约有一丝亮意。追着亮点,不顾胸口的疼痛以往直前。走了没几步,觉得胸口郁闷气有些上不来而且伴有剧烈的疼痛,此刻不由得再一次大失所望。看着眼前的亮点,还是给自己加油,绝不能就此倒下。刚要立直身躯准备行动,就听得有一种嗤嗤的声音在响。听到这种的声音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周围定有一条蛇正在注视着他。做出这样的分析,他想活捉这条蛇来充饥,于是注意地上的动静,果然,地上有东西在爬动而且慢慢的向自己靠拢。定睛一瞧,几乎把自己吓个半死,原来是一条巨蟒正向他爬来,吓得他直冒冷汗,心中所想要拿它充饥的想法即刻消失。

    心问:这如何是好?

    眼瞅的巨蟒快要接近自己,可是自己胸口的伤势让他不能动弹因为十分疼痛,一动好似要命一般。

    心中骂道:这个畜生也真是的,怎么就不向别的地方去呢?偏要向自己驶来,这不是诚心要自己的命吗?

    见即将来犯的巨蟒,义泉心中即刻挣扎起来。不行,绝不能坐以待毙,否则必死在这条虫子的嘴下。想此,想找东西反抗。眼前漆黑的场景,让他一时看不到有很好的东西可以作为利器防备蟒蛇的攻击,于是不由自主的左摸摸右摸摸终于让他摸到了一块石头。石头在手里能感觉到它的大小,所以石头不大只有一只手那么大。手握石头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蟒蛇的到来。而这个时候,蟒蛇却改变了路线向另一方向驶去。接着蟒蛇的改变方向,义泉才真正看清楚蟒蛇的情况。蟒蛇全身黄色,原来是条黄金蟒,足有十几米长。见是黄金蟒,义泉似乎那种害怕的心态即可消失,因为黄金蟒没有剧毒。此刻,他的肚子咕噜噜叫个不停,于是有了又想吃这条黄金蟒的想法。

    虽然有此想法,可是他的胸口的伤让他无法行动。眼看着黄金蟒就此从眼前溜走,可是自己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真想放弃。想放弃,可是肚子叫个不停,于是鼓足力气拼上一拼。即刻忍痛跳了过去直踩黄金蟒的前端,随即抬手将手握的石头直直砸在黄金蟒的头部。击中黄金蟒的头部,黄金蟒即刻不再动弹。看到黄金蟒的姿态,义泉认为黄金蟒已死,这时他松了一口气。

    此刻他又无意中想到大头象鹫吃人的样子,不由得有几分后怕。

    就在此刻,黄金蟒突然起立,将义泉甩出十几米,然后猛然扑过来,想咬住义泉的头部。义泉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在拼命的时候就什么也顾不上了,迅速的提气挥起拳头一拳打向飞扑而来的黄金蟒的头部右侧。没想到,这一招没有击中黄金蟒,但是打在了黄金蟒的头下面的位置,也就是脖子部位。被打中的黄金蟒受不了猛击,于是倒在了十几米远的地方。义泉这一击,由于功力无法正常发挥,所以没有将黄金蟒击倒,因是黄金蟒有了更疯狂的攻击。瞬间,黄金蟒,迅速的将义泉缠绕。

    黄金蟒的速度就连义泉也没有分清楚,待他明白时,黄金蟒已经将他死死缠住。义泉的伤越是越来严重,又加黄金蟒的缠绕,无疑是雪上加霜,至此,义泉根本不是黄金蟒的对手。

    黄金蟒越来越紧,好似要将对手来个挫骨扬灰。这样的情况,义泉非常明白,这样的举动黄金蟒会越发越紧直至将自己置于死地才肯罢休。义泉这个时候已经是呼吸都觉得困难,几乎无法呼吸,要是再这样下去,他定当没有了生存的概率。黄金蟒一圈一圈将义泉慢慢移到下口的地方,想一****吞了义泉。

    义泉被黄金蟒死死固定没有一丝可活动的余地,就觉得自己身上的骨头像刀子割一样疼痛。好在他的头部被慢慢移到黄金蟒的身躯部位,见到这种机会,义泉毫不犹豫的张开大嘴一口咬了下去。

    说实话,这样的举动,义泉在黄金蟒缠绕他时脑子里面就出现的一招,但是苦于没有机会实施,只好忍受黄金蟒的任何打压。

    义泉咬住黄金蟒身体,就算是剩最后一丝气他也要拼出全力,因为这是他唯一的解救方法,如果这次失败,那就意味着他固定就会死于黄金蟒之下,所以他使足了力气毅力而下,顿时鲜血四溅。对于又饥又渴的义泉来说,这无疑是一次解决饥饿难耐的好机会,于是张大嘴巴不松口,但是他也在喝黄金蟒的鲜血。

    黄金蟒由于失血过多的原因,慢慢松开了紧骤的身躯,接着无力的躺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