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不知吸了有多少蛇血,总之黄金蟒的血是不流了,看来是流干了。吸了黄金蟒的血后,义泉感觉精神大振,而且有了无尽的力量。接着这股力量,他试着运气,看能不能将内力发挥的极限。至此提气运功,一拳打向黄金蟒。瞬间,黄金蟒被劈成了几节而且裂成了碎片,掉的满地都是。

    此时,感觉身体舒服多了,胸口的伤势也得到了抑制,不是那么疼痛了,而且觉得功力大增。对于这样的奇怪事情,义泉心感难以接受,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对于这条黄金蟒,有些不解,。自问,这是一条什么样的蛇,能有这样的奇效。他越想越奇特,越是无厘头之事。算了,不必理它,对我有好处就好。此时,他又想起了大头象鹫那一幕,不由得毛骨悚然。

    自己在这里折腾了许久,按理说,这么大的动静,它们应该听得到的,相反,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难道是它们吃饱了就不再觅食?不对呀,这不符合逻辑。罢了,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此时,突然间觉得恶心干呕,想吐又无法吐出,接着头晕目眩,赶紧打坐压制了不正常的反映,就这样的反映,整整持续了几天。

    几天后,逍遥一郎见雷行和华宇的伤势得到康复心中胜喜,因为他急着要离开,原因是他心里一直在想着救他的那位姑娘。于是来到天山客面前说道:“冯掌门,我已在天山多日,该是离开的时候了。”天山客道:“雷行和华宇的伤势才以得到稳定,我希望你能多留几日,待他们的伤势完全回复时,我让他们陪你一起下山如何?”

    逍遥一郎此时心急,因为他还在惦记着救他的那位姑娘,所以一时半刻都不能停留。说道:“冯掌门,我不是不愿意,而是我确实无法再呆下去,因为我有事急着要办,还请冯掌门谅解。”

    这个时候,秦玉地抱着较梓不时的逗玩,那小孩的笑声传遍四方,随着笑声的到来,秦玉地也走了进来,听到逍遥一郎要离开,说道:“有什么事这么着急?非要即可离开。”

    逍遥一郎见是秦玉地,忙道:“秦大师,不瞒你说,我离去是有原因的,所以我要即可离开。”秦玉地道:“这么说,离开是肯定的了?”逍遥一郎道:“是的。”秦玉地道:“难道连我们也都不告诉原因吗?”逍遥一郎道:“不是的,秦大师你误会了。”秦玉地道:“那就说说吧。”

    逍遥一郎只好将事情的经过一一告诉了大家。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各位,我该不该去找这位救我的姑娘。”

    天山客和秦玉地的表情都显示逍遥一郎的做法那是理所应当,男子汉就应该有恩报恩,切不可有忘恩负义之举。所以对逍遥一郎的行为表示赞赏和支持。

    天山客微笑道:“我们支持你。虽然我们不想看到男子汉以情迷误事,但是你的做法和行事风格我们愿意相信你,至此,我们预祝你早日找到那位救你的姑娘。”

    还不等逍遥一郎说声谢谢,雷行和华宇相后赶到。

    听到服侍自己的小徒说,逍遥一郎要离开的消息,于是他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雷行说道:“逍遥大哥你不能离开。”

    “是呀,我们的伤还没有恢复,你答应我们的,要等我们伤好才离开的。”华宇带有责怪的语气。

    逍遥一郎见是雷行和华宇,听到他们责问的话语,逍遥一郎面带微笑说道:“是呀,我是说过,所以我才呆了好些日子,算算也是十日有余了。两位兄弟,我不是不愿意呆下去,而是我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办,因此,我不得不即可离开,还请两位不要多怪才是。”

    雷行还要开口说话,让天山客拦到说:“你们的心情我想逍遥公子应该能理解。”

    逍遥一郎自然理解他两的心情,说道:“要不你两一起和我离开怎么样?”

    听到逍遥一郎的话,雷行和华宇那是求之不得。雷行说道:“逍遥大哥真的愿意和我们一起下山?”逍遥一郎道:“那是当然,只要你们愿意。”华宇道:“当然愿意了。”?逍遥一郎道:“好,那我们即刻起程如何?”

    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两不由的看看他们的师父天山客,好像求得师父的同意。

    天山客自然明白他两的意思,于是道:“只要你们觉得伤口不是问题,我是没有上面意见的。”

    这样的回答,雷行和华宇自然是欢快万分。于是他两同时给天山客鞠躬拜谢。

    “谢谢师父。”

    天山客道:“这次出门我没有特意的安排,所以在踏入江湖中的时刻你们处处要小心,更加的警觉,因为江湖险恶,这四个字要时刻提醒自己,丝毫不能松懈,否则,你们会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雷行和华宇听到师父这样的话语,觉得师父还在把自己当十年前的小孩一样叮嘱,不由得有些不情愿。

    华宇道:“师父,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能分辨的出是非,还请师父不要多当心才是。”

    天山客听到弟子这样的回话,觉得华宇还是有些毛躁,说道:“华宇,外面的世界无奇不有,一不小心就会钻入别人的圈套,奉劝你们做什么事还是多留个心眼就是。好了,我的话说完了。”